獨占金枝-第五百九十六章 一起
更新時間:2022-08-05  作者: 漫漫步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獨占金枝 | 漫漫步歸 | 明智屋小說網 | 漫漫步歸 | 獨占金枝 
正文如下:
熱門:第五百九十六章一起第五百九十六章一起→:楊衍腳邊山石縫隙中探出頭的小花連動都不動一下,沒有什么山風,當真風太大聽不到嗎?

或許只是不想聽到。

季崇言沒有再開口說第二遍,畢竟,已經不需要了。

曲著腿靠坐在山石壁上的天子輕笑了一聲:“原來,大家都一樣啊!”

楊衍自詡聰明絕頂,到頭來卻到底還是低估了大麗的狠辣和陰險。又或者,這兩人內里其實是同一種人。

華服錦袍之下,藏的都是些陰險毒計。

山風吹來,莫名的令人有些頹然。

山中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良久之后,楊衍將身后帶來的筆同絹布放在正中昏死過去的陳石身上,而后垂眸道:“我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錯的。”

“我是父皇唯一的兒子,我聰穎好學,卻偏偏因為大靖那些頑固老臣所謂的傳承,所謂的遺詔而不得不離開皇宮。”

“我遠在姑蘇,看著那個被選中的暴君將整個大靖毀的生靈涂炭。”

“我受父皇身邊人庇佑,自幼心懷挽救大靖之志,我想向那些人證明與其信所謂的傳承,不如信我。”

他一步一步按照父皇規劃而來,漸漸行至如今的地步。眼看成敗就此一舉,可……

“眼下也不必再爭什么對錯了!”楊衍伸手,緩緩解開自己的外袍,露出了捆綁在身上的一排黑漆漆的鐵丸子。

在場眾人臉色微變。

這是……

天子動了動唇,似乎想說什么,臉色轉為青灰。

“世子他們或許不認得,你當是認得的吧!”楊衍摸了摸綁在身上的鐵丸子,朝幾人笑了笑,道,“當年將滿城百姓同物資盡數送給異族人后,為了滅口以絕后患,他用了東瀛人送來的最厲害的火器。”

楊衍說著,比劃了一個“一”字:“一顆。只要一顆就足夠讓這一大片山石塌方,威力驚人!”

“你是不是以為這批火器不會再有了?”楊衍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你用光了所有的火器,連同東瀛所有能制此火器的師傅都殺了個精光。以為不會再有了,是不是?”

靠坐在山石壁上的人臉色青灰,沒有說話。

顯然對這批火器的威力很是清楚。

畢竟是當年用來滅城的火器,其威力可見一斑。

楊衍道:“可再如何算無遺漏,卻還是少了幾顆漏網之魚。”他摸了摸身上的火器,道,“眼下,這些都在我這里。”

季崇言同姜韶顏對視了一眼,向后退去。

楊衍對他二人的退卻不以為意,而是看向面前靠著山壁而坐的人笑了笑,毫不猶豫的抬腳向前走去。

對身披火器以身赴死的人來說,自不會再懼怕那一拳能將人直接打死的拳頭。

楊衍手里摩挲著引線,看向不遠處的天子,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古怪又似是舒展開來的笑容:“這瘋子其實說的不錯,誰能活著下山誰就是最后的勝者!”

肉眼可見的,那鐵丸子開始變大,眾人臉色頓變,便在此時,半靠在山洞石壁上的陛下突然出手,那半曲著的傷腿一下子站了起來。

曲了許久的腿,等的就是這一刻。

他上前一步,猛地抓住楊衍的衣襟向山石之外扔去。

楊衍卻似是早就在等著這一刻一般,在陛下伸手的瞬間,猛地連咬帶抓直接纏住了陛下。

看著面前被他死死纏住的陛下,楊衍咬緊牙關,吐出一口血,狠狠道:“你們都要死!”

誰也別想活著下山。

陛下皺了皺眉,幾乎想也不想的,手中寒光一閃,一刀朝楊衍纏著他的手臂砍了下去。

血花四濺,楊衍痛的慘叫一聲,卻被陛下一腳踢至了半空中。

“嘭”地一聲,一道雷自半空中降下,熱浪席卷而來,山頂炸裂開來,碎石如雨。

白色的熱浪夾雜著殷紅的霧氣滾滾而來,最后四散至山間各處。

季崇言早在楊衍被踢飛至半空中時,就已經帶著姜韶顏退至山間半山腰了。

退至半山腰后卻并沒有立刻下山,兩人在原地站了片刻,待到山頂熱浪不再席卷,碎石也不再向下滑落之時,再次向山上走去。ъìυΕt.℃ǒΜ

哪怕是個發瘋中的楊衍,可他既然如此想要眾人陪他陪葬,難道想不到自己的動作無異于以卵擊石?

在陛下面前用這般蠻橫的又抓又咬的法子有什么用?難道陛下手下還會手軟不成?

陛下當然不會手軟,方才一刀直接斬了他扒上去的胳膊便是最好的證明。

山頂之上云霧散去,楊衍不見了蹤影,恍若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只有火器殘留的硝石的味道提醒著他們方才的一切確實發生過。

陛下站在那里,垂眸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一動不動。

察覺到有人去而復返,他抬頭,向他二人看來,卻沒有說話。

“他……”姜韶顏蹙了蹙眉,剛要開口,便聽身后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別過去!”

聲音有些莫名的熟悉,卻不屬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

有人自山腰處向這邊走來。

他身著一身將士的鎧甲,面上帶著鎧甲護面,抬起頭向這邊看了過來。

護面遮住了他大半張臉,露出了眼。

那雙眼睛……

那人抬手,沐著日光摘去了自己臉上的護面。

一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姜韶顏本能的看了眼身邊人。

季崇言朝她點了點頭,道:“是他!”

那張與季崇言生的無比相似的臉在視線中越走越近,最后近至跟前。

只是,遠看還無比相似的臉待到近處卻已不再相似。

他經年為毒纏身,更瘦些。當然,最重要的是二十年光陰逝去,微笑間眼角的細紋泄露了人真實的年齡。

“言哥兒。”他點頭,朝季崇言和姜韶顏兩人笑著打了個招呼,道,“此番,真是多謝姜四小姐相救了!”

姜韶顏看向他,開口認真道:“無妨,應該的。”

當年做江小姐時受他照看,免受侵擾,此恩難以回報。

不過換了張皮,他顯然不曾認出這張皮囊之下的江小姐。

只是對著姜韶顏等人,他道:“別過去,他手里有東西。”

------題外話------

還卡著。。。這幾天寫的少了點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大神漫漫步歸的

御獸師?

→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漫漫步歸其他作品<<大理寺小飯堂>> | <<盛世第一嬌>> | <<天作不合>> | <<女配修仙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