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滿京華-假條
更新時間:2022-09-23  作者: 寂寞的清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滿京華 | 寂寞的清泉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寂寞的清泉 | 春滿京華 
正文如下:
綜合搜索玄幻奇幻

秘密之所以稱之為秘密,自然是因為無法說出口的。

木黑崖當然不愿意說出秘密。

一切都是為了能夠順利脫身的借口罷了。

但令這位安全委員會總部成員沒有想到的是歌德竟然會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現。

等等!

歌德為什么會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現?

還有剛剛展現出‘大宇宙之力’真的只是因為‘血脈’而無法抑制嗎?

會不會是故意的?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出現在了木黑崖的腦海中。

一同出現的,還有一個又一個個的猜測。

是猜測,不是答桉。

可正因為這樣的猜測,卻讓木黑崖腦補出了更多的答桉。

面對著木黑崖的凝視,歌德沒有做任何解釋。

女刀客端起茶壺,為歌德泡茶。

水燒開后,控制在七十度左右。

茶是趙蛇買的本地茶,名為‘小龍珠’。

綠茶為胚,白蘭為枝。

女刀客一抬手,水從壺嘴而出,順勢而下,茶壺隨即抬高,立刻水線‘畫’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線,而這弧線隨著女刀客握壺的手不斷上下移動,而縮短、拉長距離,讓茶碗內的茶葉在最短時間內,溢出了濃郁的香味。

蓋碗輕撥,茶湯鮮艷,倒入茶杯。

歌德端起茶杯與女刀客相視一笑后,輕輕抿了一口。

歌德對茶沒有研究,但女刀客泡的茶卻是極好的。

不苦不澀,有一絲甘甜。

木黑崖對茶有研究,所以他知道女刀客泡的茶是極好的。

因為,女刀客用了心。

但只是為歌德用了心。

給他泡的?

基本上是和大碗茶差不多。

即使茶葉也是一樣。

而且,不知道為什么,木黑崖看著相視而笑的歌德、女刀客總覺得兩人眉宇之間有那么兩分相似。

“傳說中的夫妻相嗎?”

木黑崖想著就覺得喉嚨發干,下意識端起了茶杯,就想要潤潤喉,可是茶水才入口,就覺得胃里一陣頂得慌,耳邊似乎還響起了一陣陣狗叫。

汪汪汪……單身狗……

汪汪汪……中年單身狗……

汪汪汪……吃狗糧的中年單身狗……

莫名的,木黑崖耳邊就回蕩著這樣的聲音,他真想一把將茶杯摔了,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但,他不敢。

之前的歌德,他打不過。

現在的歌德,他更打不過。

而且,歌德的謀劃……

想到這,木黑崖面容一正。

“你是故意顯露出已經擁有了‘大宇宙之力’的事實,既是為了震懾,也是為了‘釣魚’,因為你很清楚,對方的聯盟是松散的,甚至就是一戳就破的。”

“所以,你要戳破這個聯盟。”

“讓更多的人倒向你。”

“然后,你再出手解決真正的敵人。”

“就如同‘武圣’大人說的那樣:拉一批,打一批。”

說著,木黑崖嘆了口氣。

歌德:你在胡說什么?

看著明顯進入狀態的木黑鐵,歌德沒有理會。

他一邊端起茶杯,一邊看著似乎陷入回憶的木黑崖。

“你從最早進入‘他們視野’開始,就知道不可能有更溫和的手段,雙方一旦撕破臉皮,那就是不死不休,所以,你一直隱藏著自己。”

“直到你認為擁有了足夠的實力。”

“就如同當年的‘武圣’大人潛伏在拳館內一樣。”

“甚至……”

“你應該猜到了我會主動要求來綠藤市!”

“不!”

“不對!”

“你不僅猜到了我會主動要求來綠藤市,而且,你因為我主動來綠藤市,才會確認了‘安全委員會’并非鐵板一塊。”

“還有!”

“你所謂的‘閉關’,也不過是在吸引更多人的目光。”

“三個月的時間足以干很多事了——

例如:引出‘天道盟’、‘帝蓮教’、‘聽棋閣’。

你也應當知道‘七殺堂’是四門四堂‘圣心會’之一,正是‘天道盟’、‘帝蓮教’、‘聽棋閣’接下來的目標。

所以,你為他們布下了一個良好的局。

這也是為什么按照你的性格會高調對‘七殺堂’出手的緣故了。

是這樣嗎?”

說著,木黑崖抬頭看向歌德。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

但有一點你沒有想到。”

歌德一本正經地承認了。

他也不想的,但是木黑崖說服了他。

好像就是這么回事。

他不承認的話,反而顯得有些矯情了。

但有一點,他必須要強調。

“哪一點?”

木黑崖眉頭緊鎖,他自認為想到了全部,怎么可能還有遺漏?

當即,木黑崖就越發的好奇起來。

然后——

歌德扭頭看向了女刀客,抬手就握住了女刀客的手。

“你是我的意外。

我從未想過的預料之外。

你讓我的計劃出現了變故,我是一個十分討厭變故的人,我甚至花費了三個月去思考值不值,但你知道我這三個月是怎么過的嗎?

日日夜夜,每時每刻都在想你。

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煎熬的滋味。

那是比我面對任何絕境都要難受的滋味。

意外?

那是恩賜。

我感恩。

我遇到了你。

你讓我的世界充滿了顏色,也讓我知道了人生中除去‘復仇’之外,還應該有更多。”

歌德聲音輕柔,表情真摯。

女刀客表情動容,眼中更是有了一絲淚花。

木黑崖?

汪汪汪!

他后悔了。

他好后悔啊。

問什么問?

剛剛不是挺好的,非得自找沒趣。

等等!

李鳶?

俠客?

原來是這樣!

木黑崖不僅被狗糧頂得胃脹,還有點心慌起來,但就算是這樣,他冷靜思考后,依舊發現了一點兒不一樣的東西。

李鳶,是‘俠客’成員,這一點他是知道的。

正因為知道,這一點,他才以‘俠客’三十年前的秘密來做餌。

但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而是:歌德知道李鳶的心結,所以,讓他做‘餌’,然后再現身,逼迫他說出一切。

為了讓李鳶解開心結,竟然主動暴露自己隱藏的底牌。

女人果然會影響我的拔刀速度。

只是……

這種澹澹的羨慕,是怎么回事?

木黑崖想著想著,臉上就浮現出了一抹苦笑。

他抬起頭凝視著歌德,忍不住問道。

“值得嗎?”

“值得。”

歌德笑著,澹澹說道,目光卻自始至終看著女刀客。

木黑崖翻了個白眼。

他發現自己就不該問。

問也是白問。

陷入戀愛的酸臭之中,一切都會變得不可理喻起來。

一切的不可理喻,卻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同樣的,木黑崖也明白。

他必須要如實說出三十年前‘俠客’的秘密,不然的話,他根本走不了。

歌德這個看起來很講道理的家伙,恐怕第一個就會向他出手。

畢竟,看起來的只是看起來的。

實際上?

布局了這一切的對方,早已不是‘心機深沉’一詞能夠形容的了,應該是‘可怕’了。

但這對于一位‘復仇者’來說,不是正常嗎?

或者說,只有這樣。

才有復仇的可能。

想到這,木黑崖嘆了口氣。

“三十年前,‘安全委員會’內部出現了不同的聲音——因為‘武圣’大人后裔和十三洲的某些規則……那些能夠被少數人感受到卻無法明言的規則。”

“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有兩套規則。”

“一套給所有人看。”

“一套給少數人用。”

“看到的都是滿口的仁義道德。”

“用到的卻是一字不能提的利益。”

“前者熬出了雞湯,一飲而盡美味。”

“后者?”

“吃下了雞肉,軟爛飽腹。”

“所以,當有人想要把后者公之于眾的時候,很自然的就受到了所有既得利益者的圍攻,‘安全委員會’、‘天道盟’、‘帝蓮教’、‘聽棋閣’。”

“都是既得利益者。”

說到這,木黑崖看了一眼拳頭攥緊的女刀客。

他的聲音不自覺壓低了。

“‘安全委員會’的某些人在那次行動中成為了‘餌’,由‘帝蓮教’布局、出手,直接斬殺了‘俠客’的中堅力量。”

“讓俠客元氣大傷。”

“還有呢?”

女刀客的聲音變得冰冷。

歌德則在這個時候,輕輕拍了拍女刀客的手背。

女刀客有些不明白,不過,她相信歌德,立刻將話語權交給了歌德。

而歌德看向了木黑崖。

“說說‘帝蓮教’吧。”

“我最不想要交談的對象就是歌德你這樣的人,如果是李鳶的話,我還能夠避重就輕一些,但是你……”

木黑崖再次苦笑起來。

這位安全委員會總部成員再一次見識到了歌德的敏銳。

“‘帝蓮教’是之前王朝破滅時,那些流亡的王室成員組建的組織,他們從明面上轉入了暗處,以王朝的資源建立了‘帝蓮教’。”

“甚至,‘天道盟’和‘聽棋閣’真正的出現,也和‘帝蓮教’息息相關。”

“至于‘安全委員會’?”

“一開始是沒有的。”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帝蓮教’潤物細無聲,也將自己的觸角伸了進來,‘安全委員會’中九名議員中至少有一位是‘帝蓮教’的人。”

“是誰?”

歌德問道。

“是‘君子劍’閣下。”

木黑崖如實說道。

“不會姓岳吧?”

歌德一挑眉,隨后問道。

歌德奇異的表情令木黑崖意外,他不知道‘君子劍’和姓岳有什么關系,但是那位議員確實是不姓‘岳’。

“不是,那位閣下姓‘馮’。”

“謝家、秦家都各自擁有一位議員席位。”

“我的老師‘江一拳’也是議員之一。”

“還有就是王、趙、李三家。”

“最后兩位則是‘太乙山’掌教‘凌霄子’前輩與‘大林寺’主持方丈‘玄悲’前輩。”

木黑崖介紹著九位議員。

“你說至少一位。

那你還懷疑誰?”

歌德繼續問道。

“凌霄子和玄悲前輩不可能,太乙山、大林寺家大業大,兩家在數個王朝之前就存在著,流傳至今已經有千年歷史,安全委員會也是主動邀請兩位前輩的。”

“海外秦家同樣不可能,秦家那位在海外簡直是皇帝一般,也不可能。”

“謝家也是類似。”

“所以,王、趙、李三家嫌疑最大。”

“但具體是哪一家?”

“我無法確定。”

木黑崖回答著。

這位‘安全委員會’成員很自動的將自己的老師省略。

對此,歌德并不意外。

這是人之常情。

但也正因為這樣,讓歌德對這位木黑崖的老師‘江一拳’越發的好奇了——越是不可能的人,越是有可能成為那個可能。

在‘俱樂部’的時候,歌德就知道這個道理了。

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加入俱樂部了。

“關于‘帝蓮教’具體的事呢?”

歌德沒有糾結‘江一拳’的問題,而是繼續問著自己感興趣的。

“不知道!”

“別這樣看著我,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這些年來,因為知道了一些自己根本不想知道的事情,早就選擇了得過且過的日子——如果不是我的老師的話,我恐怕早就被驅逐了。”

“在這樣的前提下,我能夠知道這些,已經是極為意外了。”

“還想要知道‘帝蓮教’?”

“那真的是不可能的。”

木黑崖一攤雙手,聳了聳肩。

歌德則是笑了。

笑容有點冷。

有那么一點滲人。

“歌德你別這樣笑,正常一點。”

“我向你保證,我會調查‘帝蓮教’的!”

“給我點時間!”

“兩個月……不,一個月就行!”

木黑崖賭咒發誓地說道。

因為,他真的在歌德眼中看到了殺意。

他發誓他說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沒有騙人。

但,歌德貌似誤會他在耍人了。

“一周!”

“你只有一周的時間!”

歌德強調著。

“一周是不是有點太短了……沒問題,一周就一周!”

“那我現在是不是能夠離開了?”

木黑崖一臉無奈地問道。

歌德點了點頭。

立刻的,木黑崖起身就走。

那些下屬也從南海四絕、邙山六鬼、江東三義、錢丁和孫六的看管下走出了房間,登上大卡車,一熘煙兒全走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蛇卻從遠處走來。

“老爺、夫人,有人遞了拜帖。”

趙蛇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了一張拜帖。

拜帖整體呈現白色,但是在最中央的位置,用朱砂紅筆寫了一個字——

是的章節。作者大大寂寞的清泉歷盡各種艱辛細作而成。只是收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寂寞的清泉其他作品<<棄妻似錦>> | <<金玉良醫>> | <<農嬌有福>> | <<農家嬌女>> | <<農女錦繡>>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 <<嫌夫養成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