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滿京華-第二百七十五章 嚇昏
更新時間:2022-08-05  作者: 寂寞的清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滿京華 | 寂寞的清泉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寂寞的清泉 | 春滿京華 
正文如下:
綜合搜索玄幻奇幻第二百七十五章嚇昏第二百七十五章嚇昏

謝氏很疲倦,悄聲說道,“大長公主夜里沒睡好,多夢,偶爾還喊眼睛痛,頭昏。”

江意惜坐在床邊的凳子上,剛把手搭在大長公主的手腕上,大長公主就說道,“吉兒,是吉兒回來了?”

江意惜笑道,“大長公主,是我,江氏。”

大長公主才清醒過來,捏了捏她的手失望道,“可不是,吉兒的手怎么會這么小。八年,不知他變成什么樣了,可惜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說著,就流出淚來。

鄭璟趕緊握住她的手說道,“祖母,祖父已經寫信給我爹了,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看你的。”

謝氏又說道,“江氏有特殊本事,說不定能治好你老人家的病。您不要太焦心了。”

何氏張了張嘴,什么話都沒說出來,看向江意惜。江意惜正好也看向她,她又趕緊把頭轉過去。

她眼里的冷意江意惜還是捕捉到了。

江意惜表示自己很冤枉,她也氣鄭吉兩頭辜負,她更不愿意當鄭吉的女兒好不好。何氏要恨,不該恨她。

江意惜不好說自己能治好病,也不好說自己不能治好病,只得說道,“大長公主莫難過,聽我祖父說,他也給鄭將軍寫信了……我帶了補湯過來,能緩解胸悶。”

大長公主知道江意惜煲的補湯好,由著謝氏和鄭婷婷把她扶起來斜靠在床頭,何氏喂她喝了一小碗。

江意惜開了藥讓人去煎,又用特制藥湯給她洗眼睛,再是施針。

做完這些已經午時末,大長公主又睡著了。

廳堂的男人們都吃完了飯,幾個女人和鄭璟又出去吃飯。

桌上有一道清蒸桂魚,江意惜又是一陣惡心。

很奇怪,這次她只對魚味非常敏感,而對其它味道都沒有特殊感覺。

見她這樣,謝氏問道,“辭墨媳婦這是又有了?”

江意惜紅了臉,悄聲說道,“時間短,還不確定。”

謝氏讓人把魚撤下去,拉著她的手說道,“難為你了,小心些。”

飯后,江意惜跟鄭老駙馬等人說了一下治療方桉,“眼睛要每天洗兩次,我會告訴嬤嬤怎么洗,內服湯藥我會看情況換。前三天每天施一次針,之后的一個月每隔四天施一次,一個月以后再看情況定……”

江意惜又教大長公主身邊最得力的夏嬤嬤和王嬤嬤如何洗眼睛,“我即使不來,也會每天讓人送藥湯過來,隔了夜的不能用。”

江意惜和孟辭墨走的時候,大長公主府送了一車禮物。

回到成國公府,江意惜覺得非常疲倦,回浮生居歇息去了。

孟辭墨去了福安堂,跟老夫婦說了江意惜可能懷孕的事。

老太太一迭聲地讓人去請溫御醫來診脈。

溫御醫精婦科,極淺的滑脈也能摸到。

傍晚時分溫御醫被請來,老太太親自去了浮生居。

溫御醫診過脈后笑道,“恭喜老太君,恭喜孟大奶奶,雖然滑脈很淺,還是摸到了。”

老太太高興地賞了溫御醫五十兩銀子。

兩老口又是高興又是擔心。但宜昌大長公主的忙不能不幫,只得把抬轎的人換成最妥當的人。

孟辭墨又提議,抬轎的人不能換,哪怕是去了大長公主府,也得是他們。

老爺子道,“我會給駙馬爺寫信說明情況。”

子時,半輪明月升至中天,水一樣的月光傾泄下來,把冬夜沖洗得更加寒冷和明亮。

宜昌大長公主府里,一只貓走在前頭,后面跟了一群老鼠。它們悄無聲息,隊形整齊,穿過樹林,走過墻根,來到一片宅子前。

貓咪跳上圍墻,再跳下去,后面的老鼠爬上去再爬下來。

貓咪用小爪子往那扇小窗一指,老鼠呈一字隊形往那扇小窗挺進……

突然,一聲尖叫劃破寧靜的夜空,“啊……鬼啊,怪物啊……”

浮生居里,在西廂房等到半夜花花還沒回來,水靈和水清有些急切起來。可大奶奶懷孕了,又不敢拿這事去煩她。

突然聽到一聲貓叫,她們高興地跑出屋,只見一只貓從圍墻上跳下來,正是花花。

花花沒理她們,往娘親的小窗邊跑去,被水靈一把抓住。

她小聲說道,“大奶奶和世子爺歇息了,不許去煩他們。”

若只有娘親一個人,花花肯定會不管不顧跑去告訴娘親那個好消息。孟老大在,它就不愿意去了。由著水靈和水清把它洗干凈,擦干毛毛,鉆進被窩里睡覺。

寅時,江意惜還睡得香,孟辭墨悄悄起身。沒敢在東側屋吃早飯,而是讓人擺在了西側屋。

花花聽到孟老大走了,悄悄去了娘親的屋里。

它站在蹋板上立起身子,前爪把在床沿上輕輕叫了兩聲,“娘親,醒醒。”

江意惜睜開眼睛,朦朧中看見花花正在沖她笑。她愣了一下才想起來,昨天夜里讓花花執行任務去了。

她問道,“怎么樣,完成任務了嗎?”

花花輕輕喵了幾聲,“嘻嘻,何婆子嚇昏過去了。”

江意惜笑起來。那些貴婦嬌貴,何氏的身體也不算很好,這么一嚇,起碼要病一個月。一個月以后,她娘家也會牽扯她一部分精力。

江意惜笑道,“好兒子,過幾天讓吳有貴送你去鄉下。”

還是困,她打了個哈欠,又躺下繼續睡覺。

上午,浮生居門口來了一頂四人轎子,很寬敞,是老太太的專座。抬轎的是四個三十幾歲的中年人。

江意惜坐上去,的確好過多了,幾乎感覺不到顛簸。

到了大長公主府,再一路到正堂,轎子和抬轎的人都沒換。

轎子停下,梅香把江意惜扶下來。

臥房里,只有兩個御醫和謝氏、鄭婷婷,鄭璟也不在。

不知鄭璟上學去了,還是去何氏床前盡孝了。

鄭婷婷和下人輕聲說了一下大長公主夜里的情況。

謝氏和鄭婷婷把大長公主扶起來倚在床頭,江意惜親自喂補湯。

大長公主依然不敢睜眼睛,問道,“璟兒上學去了吧?課業重要,不要耽誤久了。”

謝氏說道,“聽您的吩咐,璟兒昨天下晌就去了國子監。弟妹也病了,過幾天再來這里服侍你老人家。”

第二百七十五章嚇昏是的章節。作者大大寂寞的清泉歷盡各種艱辛細作而成。只是收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寂寞的清泉其他作品<<棄妻似錦>> | <<金玉良醫>> | <<農嬌有福>> | <<農家嬌女>> | <<農女錦繡>>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 <<嫌夫養成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