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朱門-第四百五十章 南洋船回
更新時間:2022-09-23  作者: 芭蕉夜喜雨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戰朱門 | 芭蕉夜喜雨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芭蕉夜喜雨 | 戰朱門 
正文如下:
最新網址:第四百五十章南洋船回第四百五十章南洋船回←→:宮子羿跟在一旁看熱鬧,看得眼熱得很。

“你們明年還去南洋嗎?”

霍惜看向他:“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宮子羿挑眉:“你想的哪樣?”

霍惜笑笑:“沒想哪樣。不過,你最好想都不要想。你一個鹽商家的繼承人,好好呆在國內就行,躺著吃,混吃等死都行,別做那些不切實際的夢。”

“怎么是不切實際的夢了?”

“當然不切實際啊。你家大業大,家里又不是沒人了,怎會讓你一個少東家跑出海?一個不慎,人都回不來,你不怕家業被你幾個庶弟吞了啊?”

宮子羿默了默。

暗自嘆氣。他向往廣闊的天地,希望走遍看遍國朝的每一寸好景致。如今聽聞海外國家的風土人情,心里又惦記上了。但他知道,家里是不會同意他出海的。

也許將來等他成為家主,他就能決定自己想做的事了。

收拾好情緒,看向霍惜,戲謔道:“記我家的事,記得這般清楚,有何圖謀?”

啊?我記性好,這還有錯了?

見霍惜瞪圓眼珠子看自己,宮子羿好笑地用手在她一雙大眼睛上蓋了蓋。

霍惜一個沒留神,被他蓋住眼眸。

有些不適應這樣的黑暗,眼睛眨了眨。長長的睫毛在宮子羿的掌心里刷啊刷,刷癢了他的心神。

見他沒有放開手,霍惜直接把他的手扯了下來,朝他齜牙:“干嘛?占我便宜!”

宮子羿臉一下紅了。飛快轉過身去,耳朵都熱得燒了起來。

霍惜看得一陣莫名。怎么近來這大少爺,有些奇奇怪怪?嘖嘖,看來是陰陽失調了。

見他還跑了,也不理會,只去鋪子盤點這批南洋帶回的貨物,跟楊福及幾個掌柜管事們商量,安排往哪里運送販賣。

貴重的珠寶,香料,工藝品擺件,收拾出大部份,交給瑯光閣。其余東西,挑挑揀揀,安排在兩個鋪子里出貨。

并往各城池的鋪子送。如今另外四家都運回大量的番貨,東西一多,都堆在京城,怕是賣不上價。

很多消息靈通的商家,沒有能力出海的,也盯緊了他們幾家,紛紛上門來采買。準備運到更遠的地方賣。

只要價錢合適,霍惜都賣。如此大宗出貨,是比零賣要少一些利潤,但收籠資金也快,不占用人工及其他成本。

再過兩月,東洋的船也要回來了,怕貨物堆積,還是收籠資金的好。另一方面也可加強與各商家更緊密的合作。

自跟船出洋后,萬家木材行在京城開起了番物鋪子。

但這萬家,族人多,其他四家是獨門獨戶生意,只萬家的貨物中,還是各族人拼的一部分。如今運貨回來,萬家族人各自為營,競爭起來,那價格也是亂的很。

霍惜頭疼的很。

果斷地把自家的貨,留存壓庫了一部分,精品稀罕貨交給了瑯光閣。另一部分送到其他鋪子,一部分大宗出貨給其他商家。

就不在京城跟萬家那些,自己人都能跟自己人打起來的二貨們攪和在一起了。

其他三家也很煩萬家。

但沒辦法,兩次買船都是萬家搭的線,也不好干那過河拆橋的事。

就萬家主,他自己都頭疼得很。

自貨物運回后,族人天天跑他家要說法。

“族長,一斤胡椒四房只賣四錢五分,比市價低那么多,這還讓我們怎么賣!”

“我賣四錢五分是我家的事,與你何干。賣四錢我都賺不少,我樂意。你愿意賣五錢,六錢,你只管賣去。”

萬家主頭疼得很:“市面上一斤五錢,你賣得太低,會攪亂市價。”

價格賣低的族人不以為然,開高價賣不出去的族人,又跳腳吵個不休。

一個胡椒價格還沒爭出個好歹,其余沒占到好處的族人又上門來鬧了。“族長,什么時候輪到我家啊。”

“什么輪你家,去年該你家,你家又不樂意,怕去南洋回不來,現在來眼紅了?你想排隊,只管往后面排,別想插隊。”

萬家天天熱鬧得很。

等萬家把胡椒價格賣到三錢五分的時候,霍惜知道了此事。

她家的胡椒賣不動了。研磨器京城里也仿得到處都是。

霍惜這個氣啊。

立刻讓沈千重代表廣豐水,聯合了裴家、瑯光閣、鑫久通,四家人找到萬家主,讓他管管族人,若把市場價格做亂了,以后剔除萬家,再不跟他家合作了。

有三錢五分一斤的胡椒,別人會傻到買四錢買五錢一斤的?

如今運回大量胡椒,你萬家想出貨,想收籠資金,很正常,但你別惡意競爭,干破壞市場價格的事啊。

你萬家把胡椒價格賣低了,連累他們幾家也要跟著低賣,到時被別的商家低價買去囤貨,等這一波過去,胡椒緊缺,別人再囤貨居奇,他們辛苦出海一趟,全給別人做了嫁衣。

“萬家要是如此競爭,我們四家就跟著叫價,等把你家的胡椒壓到最低價,我四家再聯手,全數收購,到時你萬家別怪我們四家不講舊日情分。”

萬家主這才慌了。

少賺點錢,不是什么大事,這兩年他家也賺了不少。正經木材生意都做得少了,只盯著出海的生意。

萬一被另四家拋棄,以他家如今能力也不是不能獨資出海,但一是他不敢冒這么大的險,二是怕被人聯壓。

萬家主終于下了狠手,收拾了一番族人,又給四家賠了無數的笑臉,送了厚厚一份禮物,四家這才不跟他計較了。

“惜兒,咱明年去東洋,別跟萬家一起了。而且我知道他家已經偷偷在準備船只了,準備他們族里自己拼貨去東洋。”楊福頗為不忿。

去東洋,不管從寧波出發,還是從太倉出發,也不過一千六千里左右,比去廣州港還近。去東洋的海路這幾年各商家也都跑熟了的。

跑兩年沒出事,各家都蠢蠢欲動。

誰不想多賺點?朝廷一天一個樣,萬一又海禁了呢?

霍惜沉吟一番:“等東洋的船只回來,看他們幾家的意思。估計也不止我們一家想單獨出海,咱們別提,由著他們先提。”

楊福點頭。這五家里,表面看著廣豐水最弱,不能做出頭鳥。還是像惜兒說的,低調,不露頭,悄咪咪掙錢就好。

其實霍惜并不想獨家去東洋。

東洋沿海的倭寇,浪人,戰斗力還是很強的。要去東洋,還得拉上瑯光閣一起。瑯光閣有人手。而且瑯光閣還占了廣豐水兩成干股。

只怕那摳門少爺會同意的。

而去西洋南洋線,她如今還不敢拆伙。估計那幾家也不太敢。但裴家有過獨家出海的成功經驗,若拆伙,怕是他家也愿意的。

←→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芭蕉夜喜雨其他作品<<嫌妻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