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朱門-第三百一十三章 到嘴的肉誰會不要
更新時間:2022-08-06  作者: 芭蕉夜喜雨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戰朱門 | 芭蕉夜喜雨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芭蕉夜喜雨 | 戰朱門 
正文如下:
最新網址:第三百一十三章到嘴的肉誰會不要第三百一十三章到嘴的肉誰會不要←→:王氏見吳氏不聽她的勸阻要吩咐人動手,面色不虞。

蠢貨,在這里呈什么威風,對付一個庶民,什么時候不能找補回來?

但也不好這會去拆她臺子,讓旁人看她婆媳的笑話。

吳氏正要吩咐人去抓霍念,張輔三兄弟趕到,喝住了她。

“這是做什么?”張輔低聲喝斥。

下人把情況說了一遍,張輔瞪了張解一眼,又看向與兒子起沖突的小子。

這一看,與霍念驚訝的目光對上,有些吃驚。

“伯伯?”

拉著他的楊氏和霍二淮聽到他叫伯伯,低頭去看他,而張輔也有些驚訝,見霍念喃喃地叫自己,朝他隱晦地搖了搖頭。

霍念便看懂了。

姐姐要是朝他搖頭,念兒便知道姐姐是不想別人知道是姐姐,他便叫哥哥。伯伯搖頭,是不想別人知道他們認識,霍念抿了抿嘴。

張輔嘴角揚了揚,就說這孩子聰明。

瞪向張解:“分明是你做錯了,還想獨占這塊山石,霸道地想趕人下去,現在還想讓比你小的弟弟向你道不是?”

見張解低了頭,張輔又看向吳氏,眉頭緊皺。

見圍觀的人眾多,又不好當眾喝妻罵兒,只好自己對著楊氏和霍二淮道了聲歉意,說自家孩子不懂事。

霍二淮和楊氏見對方比自己身份高,向自家賠了不是,有些不自在,忙沖他擺手,說只是小兒玩鬧,都別放心上。說完又去晃霍念。

霍念便看了張解一眼,對張輔說道:“是我不好。不該推哥哥的。”

事情也就這么了了。

等霍惜楊福幾人匆匆趕來,張輔正帶著一家人轉身要走。

霍惜見是張輔,整個人愣住了,目光緊盯著他不放。

張輔似有所感,目光向她投了過來。

霍惜見他身邊跟著吳氏等人,張解張碧瑤等人都圍在他身邊,一家人和樂融融的樣子,拳頭緊緊地攥了起來,眼睛冷冷地瞇了瞇。

張輔感覺有些奇怪,但也沒多想,目光很快移了開去。倒是張輔的二弟張輗深深看了霍惜一眼。

張家的人嘩啦啦走了個干凈。

“姐姐!”霍念見著霍惜,忙跑過去抱住了她。

霍惜對著他運氣:“不是跟你說過,對著比自己身份高的貴人,要避開嗎?不能避開,就不要起沖突嗎?你是不帶腦子嗎?姐姐跟你說過的話,你是一句都沒放在心上是不是?”

霍念一聽姐姐明顯帶著火氣的話,呆愣住了。

仰著頭看她,一臉的委屈,癟起嘴。

“上次你跟他在內城起沖突,姐姐是不是跟你說過,讓你避著這些貴人一些,你不是答應得好好的嗎?這才多久,又忘記了?”

霍惜眼前浮現張輔一家子,妻妾子女圍在身邊,親親熱熱走在一起的模樣,心里起了莫明的火氣。

她不想霍念跟他們遇上,吳氏要知道霍念還活著,是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世襲的爵位,只要衛朝不倒,吳氏的子子孫孫都會承襲新城侯的爵位。

張輔不僅拿到一個世襲罔替,與國同休的爵位,還得賜一方丹書鐵券。除謀逆不宥,可宥其他死罪。

吳氏會讓出這個爵位?

霍念沒想到自己明明沒有做錯,還要跟人賠不是,而且那人竟是伯伯的兒子,心里委屈得很。

現在又被姐姐訓斥了一頓,先是抿緊了嘴,慢慢地越想越委屈,小金豆子就掉了出來。

見他抓著自己腰間的衣裳,也不嚎哭,只委屈地默默掉眼淚,霍惜也心疼,但不給這小子吃個教訓,這孩子只要認為自己是對的,就不會妥協。

不知道身份貴賤。

霍惜狠著心不哄他不理他。

楊氏和霍二淮等人都驚住了,從沒見惜兒這么訓斥過念兒。平時她極疼愛念兒,現在竟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半點不留情地訓斥霍念。

見念兒一臉委屈,還不敢大聲哭,楊氏和霍二淮心疼壞了。

把人攬到懷里,安慰起來。

霍念一到楊氏懷里,還是抿著嘴沒哭出聲,只是金豆子越掉越多。讓霍二淮和楊氏鄒阿奶等人心疼得直抽抽,手忙腳亂地安撫。

另一邊的高處,穆儼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小子,要記住你姐姐的話,在自己不如對手強大時,就要學會避其鋒芒,要懂得示弱。不然被人一把摁入泥里,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霍惜一路冷著臉,沒與霍念說一句話,與大伙回到瓊花巷的宅子。

晚飯時分,坎二把她叫了出去。

穆儼遞給她一個匣子。

里面有八千兩銀票,和一把腰扇。做工比霍惜送他的更要好,同樣是前端藏梅花針,后端藏利刃。

“送我的?”

穆儼點頭:“給你防身。但別輕易用。你沒有手腳功夫,一旦拿出來,會更激怒對方,使自己沒有回旋的余地。”

“放心,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用。謝謝了。”

霍惜給穆儼做那把腰扇時,不是沒想過給自己也弄一把,但一是心疼錢,二是覺得也沒什么必要,就沒做。

“這銀票?”

“是結算你上批番貨的,連同之前我給你的將軍山的莊子,也是你的了。”

“把你那個將軍山的莊子給我?”霍惜有些不敢相信。

穆儼點頭:“你在我那個莊子里,弄出那么大動靜,總不會就那樣棄了。我那個莊子的人老實聽話,沒人敢多嘴。你那個莊子,都是篩子,你又把莊頭遣出去了,遣了也就遣了,還留了他兄弟一家在那里,你敢在那里做些隱蔽的事?”

霍惜一凜,之前沒想到這個問題,現在被他這么一說,將來可不敢在那邊制糖了。

“你那個莊子真的給我了?”

“也不是給你,是轉賣給你。錢我從貨款中扣下了,名字我勸你暫時不要去變更,對你沒好處。”

霍惜想了想便點頭:“那吉老莊他們能聽我的?”

“他們聽我的,自然也會聽你的。”

呃……這話說的,容易讓人誤會。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

但想著對方比自己有手段,將來若是出了什么事,只要推到他身上……

穆儼看了她一眼,便猜到她的想法,只道:“你不放心在你莊子做的事,盡管放吉老莊那邊去做,那邊的人比你莊子上的人忠心。”

霍惜看了他許久,覺得這番話應該能相信。

點頭,把匣子合上。又說道:“你幫我給娉娘帶個話,讓她幫我約一下吳有才,好不好?”

←→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芭蕉夜喜雨其他作品<<嫌妻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