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逐道-087 唯思為真,我思故存
更新時間:2022-08-05  作者: 給您添蘑菇啦   本書關鍵詞: 玄幻 | 玄幻頻道 | 東方玄幻 | 百家逐道 | 給您添蘑菇啦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給您添蘑菇啦 | 百家逐道 
正文如下:
與咸京那樣的方方正正不同,這里建筑各異,色彩更是豐富。

吃喝玩樂皆集于此,各方游客尤其之多。

入夜時分,街市早已點滿了燈,一片歌舞升平。

誰還能記起百年前,這里只是一處漁村罷了。

此本吳越故地,后為楚占,封予春申君黃歇。

直至百年前光武請楚王、春申與姒氏來王宮清談,席間“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楚國才“頗識大體”地將會稽郡等領地歸還給越國。

光武重封越王的同時,順手點了下地圖,“建議”越王遷都于此,建會稽新城。

此地有山有水,又是長江入海大美之地,住在這里享受不妙么?

越王“深以為然”,后在光武帝的長期指導與資源支持下,花費了近十年的時間,終于將這城建出了一些模樣。

其后的繼任者也承光武之訓,放下兵戈,專精美學,又經一代人的悉心經營,終為此地掃清了“東越蠻邦”的固有印象,使會稽化身天下名城。m.x81

為今,更是有了“年少不入越,老來不事秦”的名言。

意思是年紀輕輕就浸淫在越國,你怕是爽的再也出不來了,此生恐難建立功業。

相反,如果你已經過了建功立業的年齡,最好也不要去秦國,那邊律法嚴明不養閑人,競爭尤其激烈,便是能人也可能難得善終。

這當然也與環境有關,兩國一西一東,秦終年抗西戎爭四方,每一天都在生存與競爭中度過。

越則和天下享東海,很難找到什么敵人,時間盡可用在奇思妙想上。

秦人永遠不能像越人那樣享受,越的子民更不可能如秦般內卷。

也正因天下無戰,東海無夷,會稽新城才能建的這么美,過的這么爽。

然而,就在這樣一個天下最熱鬧的名城中心,卻坐落著一處靜得不得了的雅院。

院子里沒有花與樹,只有竹于水。

與各異的石景搭配在一起,自是映出了一副鬧市間的清高,更有一種濃濃的逼格。

但要屬逼格最高的,還得是院門口立在門邊的那塊古木牌匾。

牌匾上書——

沒有的,沒有任何字。

這就是一個空的牌匾,一塊漂亮的大木頭,僅此而已。

庶民若是見到這個,只會覺得他還沒來得及被寫上,又或者覺得木頭不錯,就此撿走。

但若名士至此,聽到那院內輕風吹竹,水車打水的聲音,再看這塊空牌匾。

心里只會蕩出一個“妙”字。

這處雅院是有名字的。

其名為“空”。

但它又是沒名字的。

因為“空”無法用語言描述。

那是一種感受,一種境界,一種逼格。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便請進。

如果你難以理解,那便告辭。

再看院中,月色之下,正有一位薄衫老者,紋絲不動閉目冥坐于池前的石頭上。

老者衣飾簡潔,束發精致,滿面光滑,見不得一絲胡茬。

其人端坐于此,似是與這石,這水,這竹融為一體。

又或者說,他既是石,又是水,也是竹。

此景此人,逼格幾乎已經要拉到天上了。

但尷尬的是……

蚊蟲并不與你講逼格。

池邊的蚊子,尤其又多又狠。

眼下又是夏日,會稽更乃濕熱之地。

這也就導致,他但凡裸露的地方,都趴著蚊子。

但老者亦非凡人。

蚊蟲來來往往,滿臉都是大包,他卻連眉毛都未曾抖過一下。

能在此條件下如磐石般巋然不動,倒也的確是一番境界了。

沉靜之間,院門前忽一輛鑲著金邊的華貴馬車駛來,停穩后,一宦官急急下車躬身做請。

一頭頂金簪的純白長衫中年,這才扶著宦官下車。

此膚白貌美過于精致的中年人,正是越王姒衍。

他接過宦官遞來的白手絹,輕擦過面上的薄汗后,便行至院前,作揖請道:“衛磐子老師,青篁寫信回來了,請你過目。”

老者巋然不動,似是罔聞。

姒衍隨之又擦了一把汗說道:“信是剛剛入秦時寫的,她于秦楚交界的山巒之間,發生了一件事,她自己也很懷疑。”

老者依然不動。

姒衍一咬牙說道:“她說在山巔冥思時,突然感覺不太對……”

老者不動。

“大概也許可能,是得道了……”

顫顫顫……

老者動了!

眉毛抖了一下,身體也顫了一下。

但還是不說話。

姒衍不得不拿起信說道:

“寡人生怕曲解,這里就念給老師聽吧……

“得道之后,是該回越還是赴秦?我一時也拿不定主意,照理該與父王和老師商議的。

聽到這里,老者的神色終又舒緩了一些。

“但細細想來,得道的機緣,不正源于赴秦求道?這應是天道認可我赴秦的決定吧。

顫顫顫……

老者又抖了起來。

“然青篁這一點點才學,都是老師所傳,能有今日,亦是父王所育,一朝得道,總是該回越向老師與父王報恩的……”

老者短舒了口氣,又穩了。

“但青篁又想,一路行至秦地,所獲頗多,不該繼續游歷求學么?”

顫顫顫……

老者這次險些從石頭上掉下來。

但還是扶住了。

眼見此狀,旁邊的宦官先是看不下去了。

“我王啊,咱們說事就別講節奏韻律了,直接說結果吧,老人家可經不起折騰……”

“也好。”姒衍就此收信又呆又快地說道,“青篁已得道,決心赴咸京道選,追尋璃公主,事秦宮。”

話音未落。

嘭!!!!

老者旁邊的石頭炸了。

青煙飛礫之間,老者爆簪炸毛而起,那一身蚊蟲也都灰飛煙滅。

“法奸墨賊敢偷我的人??!!”老者說著將身上被炸爛的簡衫一把扯掉,“備車!!隨我殺去秦宮!!定要攔青篁拜師!!!”

“息怒……老師息怒啊……秦宮道選之日,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姒衍連退幾步沉痛抬手道,“該拜的……怕是……怕是已經拜了。”

“那就奪回來!”老者挺著一身精極的腱子肉瞪目上前,“我就說,青篁得道已近在咫尺!就說不要放她走!你……你耳根子軟啊!”

宦官眼見衛磐子要打人,忙以身護駕,哭求道:“衛磐子……當時你不也沒頂住公主的懇求……”

“……不必你提,我有自省!”衛磐子憤憤一嘆,斬臂道,“快備車便是了。那韓奸范賊確也有些造化,若是青篁為其所惑,改道入那法家墨門,她可就再也回不來了!早一刻是一刻,快!”

姒衍這才推開宦官道:“車子馬上到,老師寬心,寬心。”

“你早知道我要殺過去?那你還繞彎子說話?!”

“老師快快準備,寡人還要去請別人撈青篁!”姒衍一溜便躥上了馬車。

衛磐子聞言眉色一緊,沉沉問道:“越王請了我,還不夠么?”

“足矣,足矣……”姒衍忙又屈身下車道,“才學與武德,自然沒人比得上老師。寡人是要去農家學館,請一飛鴿傳書,將此事告知青篁的長兄白茅,他人在王畿更近一些。按日子算,或已赴咸京‘奉天指路’。”

“公子白茅啊……”衛磐子沉吟片刻,后又抬手一擺,“罷了,你的家事,我不評。”

“老師多慮了,白茅與老師一個是情,一個是理,情理俱在,還愁青篁不歸么?”姒衍笑而登車,“再者,青篁從小就聽白茅的話。”

“好個聽話……那根本就是在……”衛磐子只嘆然回身,“算了,我取了琴便走。”

“不請幾位弟子同行?”姒衍探身道,“此去秦地,再快也要兩旬,總要有個人作伴吧?”

衛磐子只一笑:“已有人與我作伴。”

“在哪里?”

衛磐子輕輕點了點腦袋:“這里。”

“……原來如此!”姒衍一臉精彩地擊了個掌,“老師說‘唯思為真,我思故存’,所以當老師想到別人的時候……”

“那個人也便存在了。”衛磐子說著,便抬起了手。

一陣細細的風聲之間,便見一古木瑤琴自小舍門中飛出,正落于他掌中。

撫過那琴,衛磐子也如完滿一般,抱琴回身。

“備畢,出行。

“青篁若為法墨所惑。

“滅那法奸墨賊便是。”

鄰近戌時,檀纓一行人終于搬完了家。

說來慚愧,他與范畫時,大小也算個學博了。

而且他還很懂學權,當場就搞起了雙標精神。

何為學權雙標?

那自然就是享受學博的福利,不盡學博的職責。

落到實處,就是先落個學博的大院子住,若祭酒請他開堂授課,他便會說“我就是一個學士啊,這學博只是個名譽罷了”。

倘若祭酒還糾纏,便將贏璃也拉下水。

“我大姐姐也這樣,憑什么我就不行,你秦宮玩雙標是吧?”

另一方面,作為學士的檀纓,依然還可以雙標。

落到實處,就是可以隨便去堂里聽課,但逃課不寫作業也沒人管得了他。

若司業對他學風不滿,他便會說“我大小也是個學博啊,憑什么還要做這些?”

哈哈,雙標2。

四標,這學權可不要太爽。

檀纓懷著如此心情,只躺在自家院中的小亭里幽幽賞月。

話說這個院子,也正是鄒慎剛剛騰出來的,是僅次于祭酒與司業的大院。

本來是輪不到檀纓的,但唯物家這不需要一個臨時活動的場所么?

在檀纓一番學權言論的轟炸下,韓蓀也只好許了。

這大院,他一個人也住不了,正好請嬴越同宿,這樣每天就又可以一起大談了,那生活簡直美如畫。

再往后,這也是唯物家的“臨時學館”,讓小茜和范畫時來打掃一下,整理整理,實在是名正言順,收拾屋子都省了。

于是,檀纓一番策劃之下,就連姒青篁也為了陪小茜,而客串起他的搬家工。

他自己卻舒舒服服地躺在亭子里,舒適地感懷著。

沒人能治我了,這秦地再也沒人能治我了!

“唯物家領袖,有點樣子。”

檀纓下意識緊張起身。

眼見范畫時正從書房蹙眉走來,檀纓扭臉辯道:“我就累了,歇會都不行?”

“行的,但我見你就想訓。”范畫時走至亭中,方才舒了口氣坐在對面,扭過頭道,“我不看你便是,你躺吧。”

“這也叫擺爛。”檀纓就此靠柱,兩眼一閉開擺,“無論是誰,無論多么強大或卑微,都會有這一天過不去的事,做不完的工,像我這樣偶爾擺一擺,這一天才過得去。”

范畫時不禁瞥了過去。

檀纓此時就跟特別長的懶貓一樣,倒也真的舒服。

偶爾也試試什么都不想吧。

于是她便也小心地抬起腿,往亭柱上一靠,與檀纓背倚著同一根亭柱,閉目舒了口氣,浸入了這擺爛的閑暇。

檀纓:“對了,畫時啊……”

范畫時:“叫同仁。”

檀纓:“……”

范畫時:“不是剛剛才定下的,唯物家之間稱為同仁,魁首稱為領袖。”

檀纓:“是這樣,可至少擺爛的時候,我想與我的朋友范畫時對話,而不是唯物家同仁。”

范畫時(微微扭身):“哦。”

檀纓:“那畫時啊……”

范畫時:“不行,還是難受,只有我爺爺這樣叫我……”

檀纓:“那……時兒姐姐?”

范畫時(瑟瑟一震):“省去稱謂,直接說事。”

檀纓:“時兒啊,有了你的流算,在參照這百年的星圖,我們或可做到一件事了。”

范畫時:“都說了省去稱謂……你在說星圖通式?吳孰子和他的弟子們,包括爺爺在內,早已做過這件事,你沒看過《擎天說》么?”

檀纓:“我看過的,吳孰子認為地是宇宙萬物的中心,地擎天道,一切天地繞地而旋,于是他們為了讓時譜恰當,做了十幾個本輪上去,為每個星體繪制一個自己的周轉圓,再使這些圓繞地球運轉,難以想象為了自圓其說,將來還要畫多少個本輪上去。”

范畫時:“……你的立論,爺爺給我講過一些,你認為任何物體都有它的‘勢’,質量越大則‘勢’越大,這‘勢’會對周圍的物體產生引力,日生月降星轉正因如此,我們會站在地上而沒有飛到天上,也因于此。”

檀纓:“是這樣。”

范畫時:“所以,你要基于勢論,推出新的星圖通式??”

檀纓:“反了,我想用現在的星圖規律,反推出‘勢’與引力。

范畫時:“這……又該如何做到?”

檀纓:“我也說不清,但我感覺是能做到的,在墨館的時候一直在想這件事,想的都要絕望了,直到遇見你,不是這個你,是數理上的你。”

范畫時(瑟瑟二震):“不要突然說這種話……我也……還好遇到了你……”

檀纓:“誒嘿?”

范畫時:“也不是這個你,是答題的你……你也只比朱奇聰明了那么一點點,莫要沾沾自喜。”

檀纓:“那這數理之交,可結束了?”

范畫時:“天道無盡,問答無止。”

檀纓:“好,那這第四題換我出了——請推導出任何兩個物體之間,引力的公式。”

范畫時:“………這題未免太天馬行空了。”

檀纓:“哈哈,這次總該夠一生的時間去定義了,讓你再甩我?”

范畫時:“你……還在記這仇?”

粵統計代碼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