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下堂妻-第一百一十六章逃荒
更新時間:2022-08-05  作者: 言枝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穿成反派下堂妻 | 言枝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言枝 | 穿成反派下堂妻 
正文如下:
!!←→:最新網址:隔天一早。

南枝剛睡醒出了屋子就覺得不大對勁。

自從阿娘她們來了梨花村之后自己就成了個懶性子。

每天睡醒的時候都是辰時,按理說天色早該大亮了,怎么今天周圍都黑漆漆的?

“阿娘!有妖怪!”

沈之玉瞧見自己阿娘傻愣愣的站在那兒,伸手扯了一把她的袖子,手指著天上說道。

南枝一愣,抬頭望天。

看見天上黑白分明的天空,南枝瞳孔一縮。

怎么回事?

昨天那片黑色還只占了五分之一,怎么一晚上的時間就蔓延到了一半?

想到自己的夢南枝抬腿就要去招呼大家收拾東西,結果又被沈之玉給拉住了手。

“阿娘,外婆和舅媽她們在廚房做餅子!”

小家伙聲音軟軟糯糯,手指了一下廚房的方向。

看見廚房里確實亮著火光,南枝這才反應過來,對啊,她雖然成了個懶人,但是阿娘和兩個嫂嫂她們可都是勤快的。

點了點頭,南枝這才放松了些。

看出自己阿娘清醒了,小家伙松開了她的袖子就顛顛跑去了廚房。

隨意洗漱了一下,南枝也趕忙朝著廚房去了。

總不能阿娘和嫂嫂們都在忙活,就自己摸魚躲懶。

廚房雖然不小,但是里面站了六個人還是顯得有些擠了。

看著廚房里忙得熱火朝天,南枝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只看見林母正在烙餅,陳秋蘭和面,孫翠壓餅子,林父燒火,林一成收拾廚房里的調料油鹽,林二成則是在一旁煮雞蛋。

剩下的三個娃娃跑進跑出地幫著裝烙好的餅子。

看見自己兒子和兩個侄兒都在幫忙,南枝這才紅了臉。

太丟人了!

“我,我來煮些肉干,路上吃?”

南枝小心翼翼問了一句,生怕自己突然說話會打亂了她們的節奏。

“沒事,阿娘已經煮了。你先去歇會兒。”林母說著話,手里又鏟起來兩個餅子,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好……”南枝尷尬一笑,也不敢再說話。

只想起后院的兩只老母雞和那個大河蚌這才覺得自己有事做了。

連忙去了后院,兩只老母雞昨晚被驚嚇了半宿,現在還都昏昏沉沉的擠在一起睡覺。

擼了擼袖子,南枝躡手躡腳的進了雞圈。

一手拎著一只老母雞到了前院,南枝拿著繩子給它們綁了腿往騾車里一塞,這才拍拍手去了后院。

看著臉盆大的河蚌,南枝犯了難。

這河蚌前前后后可吐了六顆珍珠出來,換成銀子可就是十幾兩。

要說帶著它一起上路吧,自己一家子又是逃荒,拖著個河蚌說不定什么時候餓狠了可就給吃了。

想著,南枝皺了皺眉,下意識的就想了想這河蚌能怎么個做法。

木盆里的河蚌一臉震驚。

怎么這女人還想把自己給做了吃?難不成是想把自己當儲備糧食?

越想越害怕,最后只憋著一股勁又吐了十來顆珍珠。

有了這些珠子當盤纏,自己怎么也能安全些了吧?

噗通噗通的接連幾聲,南枝也被這聲響給驚得回了神。

四下張望半天這才反應過來是從身前的木盆里傳出來的動靜。

蹲下身子伸手一撈,果不其然摸出來了九顆珠子。

天色昏暗,可手里的九顆珠子個個圓潤光滑,還隱隱泛著些白光。

就算南枝不識貨,也曉得這九顆珠子必定價格不菲。

看看手里的珍珠,又看看在木盆里沒有動靜的河蚌,南枝心下一橫。

做出了個決策來。

把珍珠往著懷里一揣,擼了一把袖子就把河蚌從木盆里給抱了起來。

感覺到懷里的重量她還覺得奇怪,怎么掂量著感覺有些輕?

也沒多想,只抱著河蚌走到了井邊,估量了一下井口的寬度不會卡住河蚌這才兩手一松,把河蚌給丟進了井里。

這河蚌不管怎么說都算是對自己有恩,想著能長這么大只怕也有些靈性。

要真是帶著跟自己一路逃荒,說不定還得干死在半道上。

可自家這井就不一樣了。

雖然不管什么時候瞧著都只占了三分之一的水位,但是到現在都沒干過,說不定河蚌在這井里還能活的久些。

想著,南枝朝著井口看了一眼,這下才是真的得看它的命了。

安置好了河蚌,南枝突然想起來還沒裝水,一拍額頭趕忙去把之前備好的竹筒給拿了出來。

幾十個竹筒擺成一排,南枝拿著水桶猶豫了一下,這河蚌剛丟進去,井里的水應該是能喝的吧?

想著,這才打了兩桶水上來往竹筒里灌。

林二成煮好了雞蛋聽見后院有動靜,猜到是南枝在那兒忙活也到了后院。

“二哥,你快幫著我一起灌水。”南枝說著話,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灌另外一邊的竹筒。

“好。”

兩兄妹埋頭灌水,幾十個竹筒都裝滿了這才停下手里的動作。

“二哥,你去把竹筒都裝到騾車上去,我去拿大家的水囊。”

林二成點頭應下,這才抱著竹筒離開。

騾車上南枝前些日子專門讓他們用繩子做了些奇怪的繩套出來,一個連著一個掛在車廂的內壁上,現在他才反應過來,這是用來當竹筒的!

板車內壁只有一尺高,比不得馬車的實木車廂,但是現在正好可以擺上一圈竹筒,正正好好的擋了個嚴實,要是不仔細看,還真不確定能不能從茅草里發現竹筒。

南枝從堂屋里翻出來了七個水囊,又一個個灌滿這才松了口氣去堂屋等自家阿娘她們收拾妥當。

廚房里的林母也揉了揉發酸的手臂。

今天這餅子烙得差點要了她的命喲!

看著那一堆堆餅子,雖然身上累得很,心里卻是松了口氣。

這些餅子怎么也夠家里人吃上幾天的。

今早她一醒就覺得不大對勁,看見天上那樣子才算是懂了。

趕忙招呼著家里人開始忙活干糧,到現在可就忙了一個多時辰!

一切都準備妥當了,南枝她們這才出了門。

梨花村的其他人也都早有準備,今早醒來看著天色不對,許多人家也都收拾好了東西朝著與那黑色的天空相反的方向走了。

南枝這一行人也算是村子里走的晚些的。

看著鎖了個結實的院門,南枝莫名有些傷感,雖然她穿書來的莫名其妙,但是這個院子卻也是自己的另一個家了。

三輛騾車出了梨花村,朝著白色的天際行進。

泡在水井里的河蚌卻是懵了。

怎么回事?

自己吐那珠子不就是為了讓她帶上自己嗎?

怎么她收了東西還把自己丟井里來了?

她好像還嫌棄了一下自己,覺得自己會把井水弄臟?

可奈何井壁太高,任由它怎么伸著兩條腿蹦跶也沒辦法出去。

看著井口上空黑漆漆的顏色,河蚌只恨自己怎么就沒長雙翅膀?

------題外話------

最新網址:

←→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