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針-自得樂
更新時間:2022-09-22  作者: 希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熱血江湖 | 洛九針 | 希行 | 小說在線閱讀 | mingzw.net | 明智屋小說網 | 希行 | 洛九針 
正文如下:
翻頁夜間→:、、、、、、

回程的平板車上亦是裝得滿滿當當。

裝滿這些東西也不如一頭野豬重,所以主仆兩人都坐在車上,一人占據一邊,中間堆著采買的物件。

其中有青雉熟悉的米糧菜,也有青雉看起來陌生的物件,比如大大小小的斧頭,奇奇怪怪的鋸子,以及叫不上名字的各種東西。

“小姐,這個....”她指著其中一個問。

七星說:“刨子。”

青雉哦了聲,手指再挪,不待她問,小姐已經答道“墨斗。”

小姐說完又皺皺眉。

“這個墨斗不好,回去后自做一個。”

青雉的手指收回來,放在膝頭磨了磨,再忍不住疑問:“小姐,為什么你會這打獵,打床?”

“因為...”七星要說。

青雉搶過話頭:“因為小姐手很巧。”說著嗔怪,“我知道小姐手很巧,但,手巧,怎么就能會這些?小姐以前從未.....”

“從未做過嗎?”七星看著她,嘴角似有淺笑,“你以為你家小姐手巧就只會刺繡做衣梳頭嗎?那是在陸家的七星,不是在自己家的七星。”

青雉大概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小姐的手很巧,會的也很多,只不過到了陸家沒有機會展示。

在家的七星小姐,跟在陸家的七星小姐,是不一樣的。

她不要再迷惑震驚了,她也要清醒一下,現在自己是杏花山七星小姐的婢女!

青雉放在膝頭的手再次伸出來,從琳瑯滿目的工具中拿起一把小鑿子,認真地端詳熟悉它。

七星不再看她,看向前方,夕陽西下,余暉鋪地,山湖隱隱綽綽。

“你見過在自己家的七星是怎么樣的手巧嗎?”她似乎是在問青雉,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她見過。

幾場雨后,夏天變成了秋天,站在庭院里,一陣風吹過,滿目清爽。

陸康氏站在廊下,看著花園里。

買下的祁氏宅院終于修葺一新,擇吉日搬進來,待異兒考入太學的喜訊傳來,慶賀宴就在新花園里辦了。

比起陸家老宅,這花園真是大了很多,置辦一場宴席的花銷也會更大。

當然,陸大夫人并不在意這些花費。

“這么說,她就做了獵戶?”陸二夫人的聲音在后說。

陸三夫人的聲音帶著笑:“她什么都沒有,只能靠山吃山。”

山里野物多,拉根繩子,挖個坑,支起個筐,兔子野雞什么的總能撞到幾個。

那丫頭來她們家之前,不就是長在那邊山上的嘛,這些事才是她日常做的吧。

“上次福順不是說了,見到她們提著一籃子野雞蛋在賣。”

陸二夫人也笑起來:“我以為她會售賣手藝。”

這阿七好刺繡是沒的說,陸三夫人自然也知道,但是。

“這刺繡可不是只有手藝就行啊。”她說,伸手捏了捏袖口,今年的新秋裝料子越發好了,“她空有手藝,沒有布料,沒有好針線,怎去跟人展示手藝?且她身家不清不楚,誰敢請她?”

陸二夫人看了眼陸大夫人的背影,從背影都能看出陸大夫人心情不太好——

“阿七她這好手藝,是在咱們家練出來的,大嫂寵溺,任憑她隨意用針用線,在好料子上折騰。”她笑著說,“大嫂現在還寵著她呢,鬧出這樣的事,大嫂都能忍.....”

陸大夫人轉過身,不高興地說:“別提她了,走了的人,提她干什么,這么閑,今年的秋宴你們來籌辦。”

陸二夫人和陸三夫人都有些驚喜地站起來,陸大夫人吝嗇的很,把家里的錢都攥在手里,讓她們來操辦宴席,那真是有不少好處可撈呢。

陸二夫人高高興興從大宅出來,迎面遇上了一個管事,這是專替大夫人在外行走的。

想到先前的話,陸二夫人要為大嫂解憂,喚住他。

“福順在許城干什么?看著那賤婢過日子好玩嗎?是不是還買人家野雞蛋吃個新鮮了?”

管事忙賠笑:“實在是疏忽了,我這就親自去……”

陸二夫人打斷他:“不用了,這點小事,用不著咱們家親自出手,我給我娘家侄子說一聲就行了。”

陸二夫人娘家是許城的,雖然只是典吏,但也算是家大業大的地頭蛇,管事忙笑著討好:“那真是太好了,辛苦公子了。”

陸二夫人淡然擺手:“多大點事兒,不就是讓人知道世道艱難嘛。”

所謂的世道艱難,就是哪怕只是拎著一筐野雞蛋,走在路上也會絆倒摔爛,顆粒無收。

其實野雞蛋并不好撿的,青雉認真算過,不如養雞鴨鵝下單賣的更好。

伴著晨光,杏花草堂的廚房里傳來咚咚咚的切菜聲,不多時,青雉就抱著盆出來,并不是送到正堂,而是來到屋后,這里一圈籬笆圍著一群雞鴨。

青雉咕咕咕叫了幾聲,將混雜這野菜面糊的盆放下,雞鴨都涌上來啄食。

青雉從雞籠里撿起幾個蛋,拿在手里還暖呼呼,她抬起頭看向山那邊,漸漸散去的晨霧中有女子慢慢而來。

“小姐。”她高興地揚手,“我再給你蒸個蛋就可以吃飯了。”

隔著那么遠,也不知道能不能聽到,或者也只是因為看到了她,晨霧中的女孩兒也抬起手輕輕晃了晃。

青雉拿著雞蛋進了廚房,灶臺干凈,鍋碗瓢齊全,只是一眼掃去,除了鐵鍋,很多都是木作。

青雉拿起木瓢舀水,一邊燒水,一邊利索地將雞蛋打在木碗中攪拌,待鍋氣騰騰上來,打好的水蛋放進木籠屜里蓋上木鍋蓋。

做完這些,外邊腳步聲,推門聲,是小姐回來了。

“小姐你先洗漱。”她揚聲說。

隔著門窗有回應聲,緊接著便是水聲。

待青雉將菜粥蒸蛋發糕擺在堂屋桌子上,帶著一身水汽的七星也走進來。

“小姐,你看選好料了嗎?”青雉問。

兩張床,屋內的桌椅,小姐都打好了,不過又要再搭建兩個屋子,一個安置瘦驢和板車,一個用來擺放小姐的工具。

現在除了買來的工具,小姐還做了很多,屋子里都擺不下了。

七星說:“已經砍好了。”

青雉再次感嘆一聲小姐真是太厲害,說:“那等從城里回來,我去請王大叔他們幫忙運下來。”

七星點頭,坐下來。

“今日賣了獵物,多買一些米和菜,我們請他們吃個飯。”青雉說。

七星握著碗筷:“那我——”

青雉知道小姐要說什么,忙制止:“不用再去山上打,夠了夠了,家里現在這些就夠了。”說著又俏皮一笑,“山上的野雞野兔子都要被小姐嚇得搬走了。”

七星亦是一笑,低頭吃飯。

進城之后,青雉和阿七先去順德樓,待順德樓挑走了需要的,余下的她們再去街市上售賣。

“阿七,小青,你們來啦。”順德樓的伙計已經熟悉了,在巷子口就招手喚。

青雉也笑著喚聲哥哥。

這小哥幫她們將車拉進后院,又有伙計卸車過稱,全程不用青雉和阿七動手,還有伙計給她們一人一塊桂花糕。

兩個人坐在條凳上捧著吃。

這一瞬間,青雉甚至覺得這日子比在陸家的時候還要好。

但下一刻,好日子被打破了。

“就是你們的東西不干凈!”前方傳來吵鬧聲,“我們少爺吃壞了肚子,你們順德樓還不承認!讓我們看看你這后廚都藏了什么臟腌!”

后院的伙計們都向前看去,青雉也停下來,唯有阿七還在仔細地吃桂花糕,一手還捧著接掉下的渣滓。

一群人沖過來,兩個粗壯的家仆,扶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公子,家仆氣勢洶洶,公子彎著腰哎喲哎呦,一旁跟著店伙計以及有些無奈的掌柜。

“寧公子,這,是誤會吧。”掌柜說,“我們順德樓的東西都干凈。”

“怎么可能都干凈!”寧公子哎呦著喊,彎著身子一雙黑豆眼四下看,看到正在過稱的野物,頓時直起身子,指著喊,“那不是嗎?我今天就是吃了野兔子肉,原來你們順德樓一直用得這種來歷不明,不知道死了多久,也不知道是毒死還是怎么死得野雞野兔子!”

原本看熱鬧的青雉臉色一僵,手里捏著的桂花糕掉落——

沒有落在地上,落在一只手掌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希行其他作品<<問丹朱>> | <<第一侯>> | <<君九齡>> | <<大帝姬>> | <<楚后>> | <<嬌娘醫經>> | <<誅砂>> | <<名門醫女>> | <<重生之藥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