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玉犀-023 咬牙切齒
更新時間:2022-09-23  作者: 謝其零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九華玉犀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謝其零 | 九華玉犀 
正文如下:
正文023咬牙切齒正文023咬牙切齒←→:翁婿倆猜來猜去,也猜不出會是誰背后做手腳。

特別是這個時候方家女兒嫁到平津侯池家,嫁的又是那個傳說中不近人情的九華公子,誰這么膽大,敢惹九華公子的姻親。

方經亙靈機一動說道:“會不會是池家的對頭,不敢惹池家就惹到我方家了。”

齊老爺子說道:“不會,平津侯侯爺是個老好人,外孫女婿沒人敢動他,畢竟圣寵在。”

說這話還看了一眼女婿。

方經亙不停的抖動他的大腿,他要是想事呢就會這樣。

他摸著下巴問道:“那會是誰呢?”

正在這時他大舅子齊良寄進來了,坐下后說道:“我去打聽了一下,能在三天內仿制出和我們一模一樣的首飾除了杭州府的薛家沒人能做到,我聽說薛老爺子親自教的長孫薛妙哥就能夠做到。”

齊老爺子說道:“就算他能做到,但是從順天府到杭州一來一去再快的速度也得兩天。他一天時間能做出來不可能。”

方經亙說道:“那要是人就在順天府呢?”

齊老爺子和兒子相視一眼,兩人都想如果薛家想在順天府做生意,那就是找好了后臺。

如果那樣的話順天府金銀首飾這一塊薛家就要全拿下了。

難道是因為這個才找齊家的麻煩?

那也不可能。

薛家想在順天府立足,不可能一來就得罪人。

方經亙站起來說道:“我也去打聽打聽。”

他想著先自個去打聽,實在不行的話就去找女婿池楓鳶。

這點小事難不倒女婿九華公子吧。

方玉犀不知道這些事,她也有陪嫁鋪子,和親姐姐比不上,但她又不想發大財,有錢賺就行。

有父親安排好的人手,有外祖父家的人幫著照顧不會虧錢。

現在的日子,不像在娘家那么隨心所欲沒人管,雖然在池家也沒人管她,但總歸不如在娘家自在。

好像是在親戚家做客,哪能想躺著就躺著。

她每天還得早早起來給太婆婆和婆婆請安,雖然現在兩個都見不著,都是門口的媽媽給她說話。

方玉犀好奇成親之后丈夫偶爾白天出門,晚上從不出門,夜夜睡書房。

真忍得住,沒去找真愛。

她心想大戶人家總是要點臉面的,不是給她臉面,是給方家臉面。

池家又要開始準備池楓辰的婚事,又是神經病皇上讓皇后給方太妃說臘月是個好日子,成親最合適,池家就定了臘月十二。

而這一陣子溫宜公主纏著親娘想自己擁有一座公主府,不想和表妹住在一個屋檐下。

方太妃也想這樣,可是她做不了主。如果她男人是皇上,還能撒嬌賣慘為女兒討要,可是如今的皇上是她男人的兒子,又不是她生的,她能如何?

溫宜公主見母妃不替她說話,自己去找皇上哥哥,又是委屈又是抹眼淚。

皇上說道:“你搶來的男人,你不在婆家夾著尾巴做人,好好伺候公婆,還想把人家兒子帶跑,你做得出來,我沒那個臉下旨。”

溫宜公主不流淚了,說道:“不是皇兄說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

皇上說道:“打住打住,我還說人不能一棵樹上吊死,你咋沒聽?滿京城的男兒你不嫁,非得搶自己表妹的男人,難道我讓你搶的?”

溫宜公主那個氣呀,不是皇兄一個勁的說她哪敢這么明晃晃的直接截人,還是皇兄給她派的人去接的池楓辰,地方也是皇兄安排的。

她還長點腦子,沒敢和皇兄對峙,畢竟不是一個娘的親兄妹。

乖乖嫁到池家當次媳吧。

而方明月那里,沒等方經亙找池楓鳶,齊家老爺子找了一個中人和買首飾的那人協商,賠了一些銀兩,讓方明月損失一筆。

方明月還想著外祖父幫她負擔這筆錢,可是齊家沒那個意思,她又見不著親娘,只好乖乖自個掏錢,讓丈夫好一頓埋怨。

池楓鳶畫了幾張草圖,讓劉七交給薛妙哥,他想送給玉犀幾個獨一無二的首飾。

杭州薛家的薛妙哥之所以在順天府,是皇上讓池楓鳶派人接來給宮里做一些首飾,池楓鳶借此給方明月難看。

池楓鳶如今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想方玉犀。他以前只敢心里默默想不敢做的一些事,如今都要一一做了。

首先給玉犀做一些他親自想的花樣首飾。

以前賀梅就給他說過,主子喜歡金首飾,說金首飾不容易摔碎,有個急事還能賣了。

他心想,有他在絕不會讓玉犀輪到賣首飾的地步。

玉犀喜歡看話本子,喜歡聽戲。玉犀的祖母常年生病,方家很少請戲班子進府唱戲,僅有的幾次玉犀從不睡覺會從頭聽到尾。

賀梅還說主子自己不能外出聽戲,就給她們錢讓她們去聽,聽完之后回來說一遍。

池楓鳶知道聽戲目前辦不到,他們池家從來不請戲班子,府里也沒唱戲的,因為祖母不愛聽戲甚至厭惡。

他得等,最起碼要等一年,他想辦法帶玉犀搬到莊子里住,就他們兩個人,想做什么做什么。

這一年之內也得讓玉犀明白他的情意。

至于池楓辰的婚事,原本應該世子夫妻當大哥的當大嫂的幫忙,但是因為之前玉犀是池楓辰的未婚妻,這種尷尬的關系,所以世子夫妻不出面,又是侯夫人親力親為。

侯夫人這一次比給長子辦婚事更生氣更憋屈,長子那次是突然變故,什么都來不及媳婦就進門了。

次子娶的是公主又是她對頭的女兒,侯夫人恨不得裝病不管。

但她做不到。

想一想那個人做事不管不顧的性子,在圣旨之下也得讓女兒受委屈,她又能如何?

侯夫人天天咬牙切齒,無可奈何。皇后又派了個嬤嬤,體貼的說協助侯夫人,她只能強裝歡笑。

京城里的人又等著看笑話,這等半年之內一個府連鬧兩次笑話的機會可是難得。

但也只敢背后偷偷笑,不敢私下議論,就怕隔墻有耳傳出去了。不說池家的九華公子,如果讓神經病皇上和神經病太后知道了,再賞自家女眷幾個戒尺一樣的佛手那就難堪了。

請:m.bijianzw←→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謝其零其他作品<<卿本賢妻>> | <<福星高兆>> | <<豆家媳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