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穿越指南-0718【金國內斗】
更新時間:2024-02-09  作者: 王梓鈞   本書關鍵詞: 歷史 | 歷史頻道 | 兩宋元明 | 北宋穿越指南 | 明智屋小說網 | 王梓鈞 | 小說在線閱讀 | 王梓鈞 | 北宋穿越指南 
正文如下:
初來貴寶地0718金國內斗初來貴寶地0718金國內斗←→最新網址:xuanshu

金國使者在四方館住了數日,沒有被帶去皇宮覲見,而是直接領到玉津園。

“明人這是何意?”完顏宗輔問道。

金兵圍城時曾出使開封,商量宋金聯合滅賊的王濬,此次也在使節團當中做顧問。

王濬解釋說:“玉津園是宋國皇家園林,那里有圜丘可以祭天。還養著珍禽異獸,前番帶回的大象,便來自玉津園。宋國皇帝每年春天,會在玉津園御射,宴請文武百官和諸國使者。能射箭勝過遼使的宋人必得宋國皇帝重賞。”

“選在玉津園會面,這是要比武恐嚇我們啊。”完顏希尹說。

完顏宗雋的關注點卻不同:“就是從宋國帶回來,半路上累死了一頭,養在遼陽全部凍死的那種大象?”

王濬一愣,隨即點頭:“是的。”

完顏宗雋高興道:“我卻只聽人說過,并未親眼目睹,想必這次能夠看到大象。”

完顏宗輔瞅瞅完顏希尹,二人俱皆無語。

眼前這不著四六的完顏宗雋,是完顏宗望的同母胞弟。他既代表完顏宗望做副使,又多少跟吳乞買有點聯系,此刻鬧著看大象純屬裝傻充愣。

歷史上,這家伙屬于金國議和派,支持吳乞買的兒子掌控朝政,最終被金兀術以謀反罪弄死。

不再跟眾人討論,完顏宗雋回房喝酒去了。

阿骨打的兒子也不是個個能打,像完顏宗雋就不怎么上戰場,偶爾隨軍亦只是去湊熱鬧打醬油。此人可謂文不成武不就,常年留在金國上京,充當完顏宗望在京城的聯絡員。

完顏宗雋喝得醉醺醺,半下午出門溜達,在四方館的園林里閑逛,身后還跟著兩個侍衛。

忽見一行人走來,完顏宗雋揉揉醉眼,發覺對方的打扮有些眼熟。他腳步踉蹌著走過去,用夾著遼東方言的漢話問:“可是高麗來的?”

負責引導的四方館吏員說:“這些正是高麗使者,今日剛到東京。”

完顏宗雋頓時大怒,揪著高麗正使的衣襟:“你們既已向大金稱臣,今年為何出兵攻打父國?”

這高麗使者名叫李德清,乃是金富軾的心腹,甚至還出使過金國。他一看就認出完顏宗雋,心虛恐懼得掙扎后退,慌忙向四方館吏員求救:“快快攔住這醉鬼,在大明四方館動武成何體統?”

吏員還沒反應過來,完顏宗雋就一拳砸過去,精準無比的命中李德清的鼻子。

“救……救命啊!”

李德清哭喊著想要掙脫,但力氣實在太小,被醉酒的完顏宗雋抓住衣襟,抬起巴掌又是一耳光扇過去。

“吁!吁!吁……”

四方館吏員終于吹響哨子,陸續有十幾個兵丁沖過來,將正在打人的完顏宗雋團團圍住。

其他金國使者也趕來了,完顏宗輔呵斥道:“出使在外還喝酒鬧事,大金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還不快快住手?”

完顏宗雋挽起袖子呵呵一笑:“遇到不聽話的狗,出手教訓教訓。”

被解救出來的李德清,不再那么害怕,又覺臉上無光,躲在士兵身后說:“蠻夷就是蠻夷,半點禮數也不懂。這種混賬也來做使者,看來金國是真的沒人了。”

完顏宗雋怒喝道:“再敢嘴硬,我明年就提兵去打高麗。”

李德清卻回懟道:“你倒是來啊,平壤和保州有大明駐軍。你想要提兵攻打我國,得問問大明天兵同不同意。今年大明天子,已經譴使冊封了我大高麗國王,以后大明與高麗就是父子之國。有父國相助,豈會怕你們這區區女真蠻子?”

“討打!”完顏宗雋又打算沖過去揍人。

“止步!”

士兵們結陣抬起兵器,對準完顏宗雋的各處要害。

完顏宗輔終于看不下去了,上前扯住完顏宗雋的袖子,把這廝強行拉回金國使者院落。

關上院門,完顏宗輔怒斥:“你故意的吧?”

“啊?”完顏宗雋一副還沒醒酒的樣子。

完顏宗輔質問:“你是不是在故意擾亂和談?”

完顏宗雋并不回答,踉踉蹌蹌回屋睡覺去。

金國內部出大問題了!

完顏宗望最先有議和的想法,現在卻是最不愿議和的。因為金國打算讓出的土地,全是完顏宗望的地盤,而其他兩派給出的補償,卻讓完顏宗望極不滿意。

甚至,完顏宗望有被奪去軍權的危險,就算還能掌兵也處處受制于人。

世祖系跟渤海貴族聯手了,完顏宗翰又有強軍做后盾,這些勢力打算犧牲完顏宗望的利益。

于是乎,以完顏宗望、完顏撻懶為首的“邊緣人”,跟漢族、奚族、契丹族豪強聯手,并且暗中跟皇帝吳乞買結盟。他們想要破壞議和,繼續維持現狀,直至逼迫政敵做出讓步為止。

吳乞買的情況跟完顏宗望差不多。他先前支持議和,但感覺兩派想吞掉完顏宗望,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吳乞買害怕那些家伙撕破臉了會亂來。

可換成世祖系的角度來看,這又是再正常不過的做法。

因為完顏宗望之所以能夠成勢,就是完顏斜也和完顏宗干推出來的。

他們始終都把東路軍當成制衡工具,現在西路軍損兵折將不需要再制衡,自然而然就要把工具給收起來。

他們依舊會讓完顏宗望繼續帶兵,但各族士兵的軍權必須上交,老老實實做世祖系貴族的一員,完顏宗望今后只能調動自己的猛安。想要指揮別的部隊也行,前提是要得到世祖系的集體許可。

三角關系很牢固,打破它搞二雄并立肯定出問題。

情況完全顛倒了,歷史上的金國主戰派,現在變成了議和派。而歷史上的金國議和派,現在卻想方設法阻止議和。

皇宮。

朱銘收到消息就在樞密院討論,繼而又跑去老爹那里。

“金國的內部矛盾公開化了。”朱銘幸災樂禍道。

朱國祥聽完一通分析,感覺有點匪夷所思:“金國都被打成那副鬼樣子了,他們就不知道妥協嗎?這可是軍國大事啊,不是在小單位里面爭權奪利。”

“國家跟單位有什么區別?大小不同而已。”

朱銘說道:“完顏宗望本來就屬于世祖系成員,是世祖系在軍隊里的門面。可這個被大家推出來的門面,風光太久已經成勢想自己變成獨門大院。而世祖系的掌控者們,估計只打算給一處偏院,完顏宗望心里受委屈了啊。價錢沒談攏,那就要鬧一出,以此來展現自己的價值。”

朱國祥嘆息:“利益分配沒談妥,果然是你死我活的事情。”

“主要還是被我們在戰場上打破了平衡,”朱銘闡述說,“金國的勃極烈會議,跟滿清的議政大臣會議差不多。滿清能夠從貴族手里收權,是因為努爾哈赤玩崩了,皇太極力挽狂瀾威望太大,生生把其他貴族給壓住。在皇太極的基礎上,多爾袞兄弟又連消帶打,一直到順治手里才徹底收權。”

“但金國就要曲折得多,繼任者不是皇太極那般人物,而是大權旁落的吳乞買。貴族權力不但沒收回,反而變得更加壯大,而且有從兩派變成三派的趨勢。”

“歷史上的金國,經歷了前后三次大規模政治屠殺,才終于把這個問題解決。但在解決問題的同時把能打仗的人也一起解決了。”

“金國目前的政治制度極為落后,大概相當于滿清努爾哈赤剛死的時候。他們迫切需要一個皇太極啊。”

“完顏宗翰和完顏宗輔,都有做皇太極的潛力。但前者的血統不對,他不是阿骨打的兒子,永遠得不到世祖系認可。而后者的軍中威望又不足,其本人也沒啥政治野心,白白浪費了得天獨厚的資源。”

“至于吳乞買,因為得國不正,難以獲得軍心,必須向世祖系貴族妥協。一步妥協,步步妥協,現在都被架空了。”

“就這鬼樣子的金國,歷史上的南宋只要不亂搞,女真貴族自己就能殺得伱死我活。”

“旗鼓相當的對手啊,純粹是比誰更爛,而南宋明顯爛得更勝一籌。”

朱國祥聽完感慨道:“看來金國已經不足為慮了,你是否同意暫時議和?”

朱銘笑道:“金人內訌,我當然要議和。外部壓力一消失,他們會斗得更精彩。等時機一成熟,立即撕毀和約殺過去!他們能撕毀給宋朝的和約,我為什么不能出爾反爾?”

“既然要暫時議和,大明的財政壓力也能緩解,我是不是該趁機退休了?”朱國祥圖窮匕見,終于說出關鍵話題。

朱銘沖老爹翻了個白眼:“您老再堅持幾年吧。聽說安貴妃又懷孕了,寶刀未老退休個啥?”

“滾!”

朱國祥惱羞成怒,快樂的太上皇生活遙遙無期。

朱銘樂呵著站起,拍拍屁股說:“明年不打仗,正好抽空派人去日本,把石見銀礦給探一探。他媽的,國內富戶都是屬倉鼠的,造那么多銀元全給藏了,現在市面上連銀元都見不著。”

(本章完)

如有侵權,請聯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