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戲登場-第三百九十六章 到底是誰?
更新時間:2024-02-11  作者: 鳥川鳴   本書關鍵詞: 都市 | 都市娛樂 | 鳥川鳴 | 好戲登場 | 純愛 | 都市愛情 | 生活日常 | 脫口秀 | 鳥川鳴 | 好戲登場 
正文如下:
最新網址:yingsx第三百九十六章到底是誰?第三百九十六章到底是誰?←→:

這個夜晚,萊陽記不清來了多少次,只覺得天地旋轉,重重的喘息聲連綿不絕,巨大的刺激感讓靈魂好似突破肉體的束縛,沖上九霄!

最后,恬靜輕躺在他胸膛上,發絲混著汗珠粘在熟透了的臉頰邊,聽著心臟的跳動和窗外的煙花聲,漸漸昏睡過去……

萊陽視線透過她凌亂的秀發,落在這張絕美的臉蛋上,內心在幸福到極點后,又開始變得惆悵。

這也是他和恬靜的第一次,按以前看過的電視情節,女生一般都會在結束后對男生說些期許,比如對她一生負責,比如海枯石爛的誓言……可這些恬靜都沒說。

除此,在今晚之前萊陽可以做一個失敗者,怎么著都成。可今晚之后,他不能只再為自己而活,更不能把恬靜熬成下一個顧茜。

還有云彬,她義無反顧跟了自己,得承擔多大風險……

想到這,萊陽眉頭凝了起來。

墻上的鐘表走到了凌晨三點四十分,窗外的爆竹煙花聲也漸漸小了,新年的狂歡也逐漸褪去激情,夜,又一次恢復到了深邃狀態。

床臺小燈的暖光將兩人的臉頰映得明暗有致,萊陽半邊臉在明,半邊臉在暗。恬靜眼前的秀發擋住了大部分光線,所以她臉頰上的陰影區更重,她就像個睡美人,潔白如玉的香肩隨著呼吸輕輕起伏,偶爾像夢到了什么,那放在萊陽胸口前的手輕輕顫了下……

萊陽半邊胳膊有些發麻,煙癮也犯了,他用最輕的力量將胳膊抽開、下床,為恬靜掖好被子后,躡手躡腳地走到客廳抽了一支煙。

隨著煙霧繚繞,思緒也更加沉了下去。他想到了很多事,很多人,包括袁晴。這并非男女之間的那種思念,只是在這除夕深夜,為她的孤獨而感到心疼。萊陽不是個渣男,但也不是個無情義的人。

吸著煙,他衷心地希望這位多年老友,會在新的人生路上,遇到一個真正愛她、疼她的男人。

會有那一天的,會有的……對吧?

煙絲燃盡了,萊陽簡單洗漱了下,隨后回房躺床上,剛準備熄燈,卻發現恬靜居然醒了,溫涼如水的眸子正凝望著自己。

「靜……靜寶?你怎么醒來了?」

「嗯。」

恬靜爬到了萊陽懷里,腦袋蹭了蹭他胸膛道:「萊陽,我覺得好不真實。」

「為什么這么說?」

「……我幾天前還決定再也不見你了,我覺得……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了,而且每次想到這些,心特別的痛!甚至覺得未來都變成了灰色,我自己偷偷哭過好多次,有時做夢也會哭醒,我甚至都覺得自己瘋了,也有點看輕自己。為什么我會這么瘋狂的愛上你,明明你……」

「明明我很普通對吧。」

「嗯,你還很討厭呢。」

恬靜用手掐了下萊陽胸膛,嘴角歪了下,繼續道:「在我剛去民宿住的那晚,我又夢見你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嘻嘻鬧鬧的,我在夢里對你說,好久好久沒見,我很想你。可你卻一笑而過,嘲笑我,說先忍住不住的人最輕薄……然后,然后我也是三四點哭醒,邊哭邊罵你不是東西,并且也是那晚決定一輩子不再理你,可……」

萊陽感到胸膛前一陣溫熱,那是眼淚的溫度。

「可沒想到你還是在除夕前找到了我,真的就像夢一樣,在那天中午,我還專門去了安仙宮,去算了一下我們的未來。可卦象并不好,所以我特意從師傅那兒要了靜心棍,就打算在我控制不住想找你時,給我自己來一棍子。」

她說著又笑了起來,那種委屈、軟糯的聲音,讓萊陽的心情也高低起伏。

「結果一下山我就碰到了你,見到你的剎那,我所有的決心和戾氣,就像紙

糊的冰川一樣,從核心部位開始燃燒,熊熊大火,轉眼就燒成了灰燼。其實從你開口之前,從你站在那里開始……我的心就已經投降了。今晚也一樣,我的理智和從小養成的觀念都在對我說no,可你吻上來時,我的心卻說了一句……yes!」

「它除了說yes,沒有多說一句ebaby!或者ygod?」

「你混蛋!」

恬靜錘了下萊陽胸口,又把腦袋埋了進去生氣道:「我現在后悔了,萊陽你真是渾蛋!」

「哈哈哈,渾蛋就渾蛋吧,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摸著她的頭發,萊陽又心疼,又開心,隨后又抱緊她道:"對了,那天你抽了個什么簽?"

「中下簽,還有兩句簽文……嗯,三火一運塑天命,或去或留看金身。我也沒太懂意思,當時心情很差,也沒讓師傅解釋。」..

「三火一身,嗯我想想啊,小時候你經歷過一次大火,在舟山又有一次……這不會是說你還有一次火災吧?能不能活下來看你是不是金子做的嘍?」

話落,恬靜抬頭用一種看傻子的表情盯著他。

「哎呀我瞎說呢,呸呸呸!」萊陽撓頭一笑:「這種東西別信,咱們現在不就在一塊了嘛,說明簽不準。」

「嗯,但是那個棍不錯,我打算留著,以后方便執行家法。」恬靜歪著一笑,微卷的長發垂落在萊陽胸前,毛茸茸的,散發著淡淡的白玉蘭香。

「哈!來啊,打我啊,使勁地打我!折騰我,哦ebaby!」

「咦你好惡心呀」

「你不打,那換我打你!」

萊陽開始撓癢癢,兩人也開始滾起了床單,滾到一半時,萊陽又伸出了手,拉開床頭的抽屜取出一片那玩意。

「啊?你還來?」

初一,萊陽醒來時已經到中午了,他摸了摸空蕩蕩的床,有些發懵地起身推開門,卻發現恬靜剛在茶幾上擺了幾碟小菜,沖他盈盈一笑。

她只穿了棉睡衣,但屬于比較保守的那種,連體帽上還印了一只小恐龍,素面秀發,說不出的清純感。

「我手藝不好啊,看家里有點菜,就弄了一個炒雞蛋、青菜豆腐,還有烤糊了的粉條,有點黑了……還有饅頭,你不介意吧?」

「哈哈,大年初一這飯,也忒豪華了吧」

「切,你愛吃不吃,我就這手藝,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

萊陽笑著上前抱抱她,一個早安吻后,開始和她一起洗漱吃飯,在這期間父母又打了電話,看到兩人都這幅模樣時,二老既震驚,眼眸里又喜悅。

陽媽還說讓他們商量一下,看初幾回來轉轉,順便聊聊未來的大事!

掛了電話后,萊陽還面色喜悅,可發現恬靜神情有些變了,低頭小口咬著饅頭。

「怎么了靜寶?還不想考慮未來?」

「……萊陽,昨晚我不想破壞心情,所以有些話,還沒跟你說。」

萊陽心里咯噔了一下,笑容也有些凝固:「沒事,你說。」

「兩件事呢,第一……關于吳青善,我已經打聽清楚了,在同行里口碑不是很好,去年一年就打了很多官司。他找你不是我爸爸指使的,我爸爸之所以知道,是他來西安后見你脫口秀做的不錯,就托人打聽了一下。然后發現吳青善推薦的那幾家公司,都是剛收購的二手公司,也沒有實際運營,是皮包公司,那錢基本上都不干凈。和你這種合作,只是逃稅的話還算好,萬一是洗黑錢,那捆綁的深了,你是真可能要坐牢的!」

「坐牢?」

萊陽一陣觸電感,心驚之余又問道:「那既然不是他,那是

誰跟我這么深仇大恨,要整死我?!……等會,靜寶你覺得,會不會是李良鑫?」

「……我覺得概率很小,首先他不至于這么狠。其次,他的能力調動不了吳青善,更沒可能做這么深一個局。」

「那是誰啊?我也沒得罪誰啊!」.

萊陽嘴角抽搐了好一會,猛抬頭:「你說還有一件事,不會也跟這個有關吧?」

恬靜聽此,輕輕咬了咬嘴唇,抬頭道:「說了……你先別急哦。」←→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