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潑皮-0440【半渡而擊】
更新時間:2024-02-10  作者: 很廢很小白   本書關鍵詞: 歷史 | 歷史頻道 | 兩宋元明 | 很廢很小白 | 明智屋小說 | 大宋潑皮 | 小說在線閱讀 | 很廢很小白 | 大宋潑皮 
正文如下:
最新網址:yingsx0440半渡而擊0440半渡而擊←→:

轟隆隆!

戰馬奔騰的威勢,如排山倒海般。

三千騎兵以及六千匹戰馬,卷起陣陣煙塵,似一條黃龍。

此次領兵之人,換成了蕭慶。

距離上次夏收襲擾,已過去兩個多月,眼見河北秋收,完顏宗翰打算故技重施。

豫州軍駐扎真定府的消息,他自然清楚。

齊國有密諜司,金國同樣也有。

只不過相比起韓楨麾下的密諜司,金國間諜組織結構混亂,且過于生猛。

生猛到甚么程度呢?

趙構在臨安繼位的第三年,金國間諜夜晚在臨安鬧市大肆張貼大字報,抨擊趙構昏庸無能,鼓吹金國吏治清明等等。

這哪是密諜啊,生怕自己不會暴露。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金世宗繼位,扳倒完顏宗翰后,才有所改善,漸漸變得正規。

以至于后來,南宋科舉狀元的考卷,沒幾天就會出現在金世宗的書桌上。

此次南下真定府,搶不到東西無所謂,能惡心齊國,那么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他已與完顏宗望達成同盟,燕京那邊也會同時動手。

一則是破壞完顏吳乞買的計劃,二來可探一探豫州軍的虛實,為接下來的伐齊做準備。

都言齊國火器火炮兇猛,但到底怎么個兇猛法兒,完顏宗翰及其麾下都不曉得。

只有親身體會過,來日才能更好的應對。

蕭慶很謹慎,進入代州后,就將斥候外放二十里。

三人一隊,每隔三里設一點,以旗語交流。

每隔一刻鐘,傳遞一次情報。

奔馳了三十余里,蕭慶揮揮手,示意身后騎兵放緩馬速。

待停下后,騎兵們紛紛下馬,取出豆餅鹽巴和水,開始給戰馬喂食。

就在這時,一名身高體壯的大漢走上前,稟報道:“千戶,五臺山方向的探子,已有半個時辰沒有傳回消息了。”

此人名喚高佛留,契丹人,乃是蕭慶麾下一員猛將。

蕭慶遙遙看向五臺山的方向,冷笑道:“看來豫州軍在五臺山設有伏兵。”

高佛留提議道:“五臺山地勢險峻,只一條道路穿山而過,不利于騎兵發揮,不如繞道石嘴鎮,尋渡橋而過。”

代州入真定府,只有兩條路,五臺山和石嘴鎮。

“可。”

蕭慶點點頭。

若換成步卒,他決計不敢如此囂張,孤軍深入。

否則,等他們過河后,只需毀掉渡橋,豫州軍便可關門打狗。

但三千輕騎,還是一人三馬,機動性已經達到了頂峰,來去如風。

就算豫州軍想合圍,來得及么?

沒法子,騎兵作為統治了幾千年戰爭的最強兵種,不是沒有原因的。

尤其是輕騎兵,當一支輕騎兵一心只想逃跑的時候,誰都攔不住。

這才是蕭慶有恃無恐的底氣所在,也是中原王朝面對游牧民族,最頭疼的一點。

人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有甚么辦法?

喂食完戰馬后,三千騎兵再度上馬,直奔石嘴鎮而去。

代州屬河東路,本就人口稀少,加上前幾個月金兵南下,一部分人口被完顏宗翰擄掠到了大同,另一部分則跑到了河北西路躲避戰亂。

如此一來,整個代州人口劇減,已不足萬余。

石嘴鎮的居民,更是只有數百人。

此刻,石嘴鎮城門緊閉,百姓們瑟瑟發抖的躲在城中。

鎮中街道上,五百身披玄色重甲的騎兵,盤腿坐在地上,千余匹戰馬嘴上套著馬嘴籠,靜靜站在那里。

這時,一名巡檢從城樓上溜下來,小跑著來到為首的騎兵面前,稟報道:“軍……軍爺,金人來了!”

“繼續探。”

王五面色淡然的揮揮手。

待巡檢離去后,他招呼一聲:“上馬!”

嘩啦!

伴隨著一陣甲葉摩擦聲,五百騎兵紛紛起身,翻身跨上戰馬。

這便是山紋甲的優點,哪怕身著重甲,不需騎奴馬夫攙扶,亦能輕松上下戰馬。

三千輕騎裹挾著滾滾煙塵,自官道奔馳而來。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不斷有探子傳來情報。

“稟千戶,東南方并未發現伏兵。”

“稟千戶,渡橋對岸方圓五里內,并無伏兵。”

蕭慶瞥了眼遠處城門緊閉的石嘴鎮,吩咐道:“過河!”

就算石嘴鎮中有伏兵,能有多少?

一個小鎮子,撐死了幾百人。

隨著騎兵來到清水河畔,第一批騎兵開始過河。

一千騎兵率先渡河,等待蕭慶準備架馬過河之時,石嘴鎮的城門從內打開。

重甲騎兵魚貫而出,直奔渡橋而去。

轟隆隆!

五百重甲騎兵奔騰,讓大地微微震顫。

蕭慶面色一變,轉頭望去,只見遠處一群重甲騎兵擺開橫陣,沖鋒而來。

人馬俱甲,玄色甲胄在烈日散發出陣陣寒意,如一道鋼鐵洪流。

“快,散開,散開!”

短暫的失神過后,蕭慶扯著嗓子大吼。

敵方騎兵雖只有數百,可到底是重甲騎兵,豈是輕騎兵能抗衡的?

迎戰,無異于以卵擊石。

希律律!

不少戰馬受驚,發出驚叫。

兩千還沒過河的金人騎兵立刻朝左右兩側散開。

王五的時機選擇的太好了,半渡而擊。

且利用清水河,擋住了金人騎兵的退路。

兩里路的奔馳,讓重甲騎兵的速度達到頂峰。

“放箭,放箭!”

此刻,兩千金人騎兵陷入混亂之中,各自為戰。

在一名名督軍的指揮下,一輪箭雨朝重甲騎兵射去。

箭矢撞擊在鎧甲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盡數被彈開。

下一刻,雙方沖撞在一起。

盡管在蕭慶的指揮下,金人騎兵已經盡量散開了,可豫州軍重騎擺開的乃是橫陣。

五百騎兵一字排開,籠罩范圍之廣,根本避無可避。

王五手持一桿長槍,借著戰馬沖鋒的威勢,一槍捅穿了一名金人騎兵。

一擊得手,他立刻松開槍桿,抽出腰間鋼刀,左劈右砍。

“走!”

蕭慶到底經驗豐富,沒有絲毫猶豫,架馬就跑。

若率領的是鐵浮屠,他自然不怵,可麾下盡皆是拐子馬,而且為了提升機動性,皆是輕裝上陣,一身皮甲。

這種情況下,如何能與鐵疙瘩般的重騎硬拼?

戰斗來的快,結束的也快。

不到一刻鐘時間,戰斗結束。

清水河畔上空,飄蕩著一層濃郁的血腥味。

四百余輕騎兵戰死,剩余的盡皆都跑了。

彭泉興奮的說道:“旅長,追不追?”

“追?”

王五斜蔑了他一眼,撇嘴道:“拿頭追?”

彭泉意識到自己犯蠢了,訕笑一聲,而后問道:“那河對岸的金人騎兵怎么辦?”

“我們堵住渡河,剩余的交給都帥。”

王五說罷,吩咐道:“清點戰損!”

看著散落在河畔邊的上千匹戰馬,他心頭大喜。

這可都是戰功啊!

(本章完)

←→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