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明智屋首頁> 大宋潑皮小說>大宋潑皮最新章節列表 >大宋潑皮最新章節  明智屋APP下載地址!
直達頁面底部
大宋潑皮-0449【家務事】
更新時間:2024-02-19  作者: 很廢很小白   本書關鍵詞: 歷史 | 歷史頻道 | 兩宋元明 | 很廢很小白 | 明智屋小說 | 大宋潑皮 | 小說在線閱讀 | 很廢很小白 | 大宋潑皮 
正文如下:
0449家務事!0449家務事!←→:最新網址:mayiwsk

處理好正事后,韓楨帶著趙富金姐妹痛痛快快的在海邊頑了兩天。

三日后,啟程回京。

他畢竟是一國之君,國家初建,又無太子監國,無法離開京師太久。

途徑益都時,本想暫住一晚,第二日繼續出發。

不曾想,劉勇卻突然到訪。

前幾日回臨淄時,他并未去縣城,只巡視了一番火藥工坊以及小王村后,當天晚上就趕回了益都。

少陽宮。

書房內,劉勇身著一席七品官服,躬身行禮。

以往這個自嘲自己是武人,行不得文人作揖禮的家伙,如今卻有板有眼,一絲不茍。

“微臣拜見陛下。”

這廝胖了不少,大肚腩微微隆起,如懷胎五月的孕婦。

韓楨打趣道:“好嘛,當了知縣,這作揖禮卻是行的越來越板正了。”

聞言,劉勇苦笑道:“陛下莫打趣俺,人在官場,身不由己啊。”

他到底是不敢再自稱哥哥了,陛下念及舊情,他卻不能不懂事。

韓楨問道:“深夜來訪,有甚么事兒?”

劉勇猶豫了片刻,委婉的說道:“陛下,俺雖是知縣,可臨淄縣乃陛下龍興之地,有些事兒,還真做不得主。”

聞言,韓楨漸漸收斂笑意,沉聲道:“我那幫親戚不安分?”

“是。”

劉勇點點頭,將自家親戚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簡約的說了一遍。

韓楨并非孤家寡人,親戚自然是有的,韓張氏同樣如此。

只不過不常走動,關系生疏而已。

隨著他登基稱帝,那幫親戚開始不安分了。

搖身一變,成了臨淄縣的惡霸,惹得百姓怨聲載道。

劉勇被逼得實在沒法子了,前幾日得知韓楨來過小王鎮,便趕到益都,足足等到今日,才等來韓楨。

這事兒他不能管,也不敢管。

畢竟是官家的家事,得由官家親手處置。

聽完劉勇的稟報,韓楨冷笑一聲:“當街指使家丁殺人,霸占百姓田產……好,好的很!”

他對這幫親戚沒甚感情,起事之前,也無甚交際,與陌生人無異,心里自然也就沒有負擔。

咕隆!

劉勇咽了口唾沫,他聽出韓楨語氣中的殺意。

韓楨吩咐道:“你且回館驛住下,明日隨我一起回臨淄。”

“微臣告退!”

劉勇松了口氣,躬身退下。

翌日。

趙富金自睡夢中醒來,見韓楨已經起床穿衣,便也想起床。

韓楨溫聲道:“時辰還早,繼續睡。”

趙富金迷迷糊糊地說道:“今個兒還要趕路哩。”

韓楨解釋道:“今日不走了,多歇一日,我有些事兒要處理。”

“哦,那妾身再睡會兒。”

趙富金又躺回床上,抱著被褥重新閉上眼睛。

她昨夜累壞了,需要好好休息。

劉勇早早地便候在少陽宮門前,見到韓楨出門,立刻迎上來。

“出發。”

韓楨大手一揮,跨上戰馬,在親衛的簇擁下直奔碼頭而去。

正午時分,一行人成功抵達臨淄縣。

一路來到縣衙,韓楨吩咐道:“劉勇,去將我那幫親戚全部帶過來,一個不漏。老九,你領一百親衛,隨他一起去。”

“得令!”

“微臣領命!”

兩人拱手應道,轉身出了大堂。

萃博酒樓。

吳桐正在雅間左擁右抱,飲酒作樂。

他是韓楨表哥,父親是韓母的三哥。

自打韓楨起事后,他便開始嘚瑟起來了,只不過那會兒還比較收斂。

等到韓楨登基稱帝后,吳桐就愈發張狂了,欺行霸市,驅使縣衙補官如家奴。

百姓敢怒不敢言,劉勇也不敢管,這更加助長了他的氣焰。

加上狐朋狗友,以及別有用心的人唆使,犯下不少惡事。

前陣子,因與一名外地商客犯下口角,竟讓家丁將其當街打死,捕快趕來,卻被他一頓打罵呵斥,最終揚長而去。

就在這時,一名簪花抹粉的青年說道:“哥哥,俺聽父親說,前兩日劉勇那廝去益都了,說不得是告發哥哥打死人的事兒。”

他本是城中一個商賈之子,靠著巴結吳桐,發了不少財。

與懷中姐兒來了個皮杯兒,吳桐冷笑一聲:“呵!告去郡城又如何,誰敢管俺?”

“哥哥說的是。”

青年奉承道:“就是陛下來了,也得喚您一聲表哥,那些個官兒哪敢摸您的虎須。”

吳桐滿口胡謅,吹噓道:“官家是俺看著長大的,當初要不是靠俺家救濟,早餓死了。”

其實兩家關系早就生疏了,就韓楨以往那好打抱不平,嫉惡如仇的性格,不揍他就不錯了。

許是喝多了,吳桐口無遮攔,大著舌頭說道:“劉勇不過是俺表弟的一條狗,念著舊情,才讓他接任了知縣,否則哪能輪得到他。這廝不感恩戴德,竟還敢暗中使絆子,待他從益都回來,俺定要他好看!”

話音剛落,一聲巨響在眾人耳邊炸響。

只見雅間大門,被一腳踹開。

吳桐面色一變,一旁的青年怒罵道:“哪個不長眼的腌臜玩意兒,敢來俺這撒野,也不睜大你的狗眼……”

說到一半,青年便沒聲了。

只見劉勇站在門前,身后跟著十數名玄甲士兵。

這些玄甲軍魁梧彪悍,眼神冰冷,渾身上下散發著攝人的煞氣。

吳桐眼中閃過一絲慌亂,色厲內荏道:“劉……劉勇,你想干甚?”

劉勇面無表情道:“勞煩吳郎君跟本官回一趟縣衙,莫要鬧得不體面,否則對你我都不好。”

吳桐咽了口唾沫,呵斥道:“你敢抓俺?你可知當今陛下是俺何人?”

聞言,劉勇冷笑一聲:“陛下就在縣衙之中,親自下的旨意,你想抗旨不成?”

陛下就在縣衙?

吳桐心里頓時咯噔一下,面色慘白。

見他遲遲不動,劉勇懶得再廢話,揮揮手:“帶走!”

下一刻,身后頓時沖出兩名玄甲軍,拎小雞一樣將吳桐從軟榻上拽起來。

瞥了眼縮在角落里的粉面青年,劉勇面露譏諷。

待解決了這幫皇親國戚,他有的是手段收拾這些狗腿子。

一個時辰后,縣衙大堂站滿了人,男女老少足有百人。

這些有的面色欣喜,有的忐忑不安,目光都聚焦在堂案后方的韓楨身上。

而在縣衙之外,更是圍滿了百姓。

畢竟劉勇方才的動靜有些大,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環顧一圈大堂,韓楨皺眉道:“人都齊了?”

在他的印象里,自家親戚好似沒這么多。

聞言,劉勇躬身道:“回稟陛下,都齊了。還有一些出了五服,微臣便沒算進去。”

“念!”

韓楨吩咐道。

“是。”

劉勇點點頭,從懷中取出一份罪狀,一字一句地念道:“吳桐,去歲十月初三,強占楊莊楊三良田五十畝。十月初八,于城南瓦市子,與東城張琦發生口角,將其右腿打斷,十二月十三……”

“韓斯,今歲二月初八,當街調戲民婦李王氏,李王氏不從,縱火燒毀李家房屋。三月十五……”

一樁樁罪責,當著所有人的面念出來。

每念到一個人,那人便臉色煞白,神色驚恐。

他們不傻,哪里不知道韓楨這番做派是要干甚。

片刻后,劉勇念完了。

犯事的宗親,共計十一八人,罪責有大有小。

韓楨面無表情的吩咐道:“劉知縣,按《大齊律》處置,該斬首斬首,該流放流放,該服役服役。”

話音剛落,就見人群中一名老者撲通一聲跪下,哭嚎道:“二子,三舅求伱了。你表哥只是一時糊涂,被豬油蒙了心,本性其實不壞,看在你娘的份上兒,饒過他一回兒罷!”

韓楨厲聲道:“我齊國以法立國,功必賞,過必罰,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遑論汝等!”

(本章完)

最新網址:mayiwsk←→新書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