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華夏列祖列宗-第四百七十二章 呂蒙去哪兒了?
更新時間:2024-02-10  作者: 一語破春風   本書關鍵詞: 玄幻 | 玄幻頻道 | 高武世界 | 明智屋小說 | 我的華夏列祖列宗 | 一語破春風 | 我的華夏列祖列宗 
正文如下:
“陛下那邊,已經登陸對馬島,那里的倭寇根本不是唐軍的對手。”

看完信函,戚繼光將信傳下去,讓張遼、高順、呂蒙也看一看,眼下他模樣與三個月前已有些許不同,從年老的狀態,漸漸恢復成五十來歲的相貌,身子骨也比之前強壯了不少,完全能襯起甲胄。

眼下,他立著船舷,身著鎖子甲,胸有護心鏡,腰纏獸頭帶,兩肩覆有披膊,下有下裙甲,頭上纏裹武人抹額,手托一頂紅纓鳳翅盔。

身旁站著的分別是著兩襠甲的高順,持黃龍鉤鐮刀,目若朗星的張遼,以及站的稍遠一點的呂蒙。

這可是漢末時的精悍強將,放在任何時候,都是獨擋一方的存在,如今被歸到他帳下,打這場針對倭寇的戰事,比當年他抗擊倭寇,嘉靖帝給予的支持,不知強了多少。

“通知裝載并州軍的貨船到對馬島東岸暫時休整,鎮海司的水兵駕馭戰船,隨我直面倭島。”

戚繼光心潮澎湃,握緊了拳頭,他背后負著一把有人那般高的戚家刀,“聲勢造起來,為南路艦隊制造試探防御的機會!”

咚咚咚!

戰鼓傳令,十艘一水的青龍戰船,橫行海面,駛離對馬島海域范圍,徑直向東面的倭島第一座大島‘四國’過去。

大船橫呈,鼓聲高亢激昂,張遼、高順各率兩艘,一個在左翼,后者為后陣,而呂蒙也率兩艘航行在右側,戚繼光則獨領四艘居中隨時增援兩翼。

倘若正面,便驅使三艘青龍戰船接敵,纏住敵人的同時,讓呂蒙和張遼從左右兩翼包抄。

此時,大海正是風平浪靜的時候,諸葛亮的東風早已停歇下來,十艘戰船航行的速度相對比之前慢上許多,距離倭寇的‘四國島’已經不足四十里。

正站在船樓眺望海岸線的戚繼光隱約聽到嗚咽的風聲,目光望了望臌脹的船帆,微微蹙眉,隨即手指在嘴里沾了沾口水,抬起來。

感受海風在上面吹拂的力度,眉頭更皺了。

“風怎么突然變強了?”

做為常年在海岸駐扎,防范倭寇的人,哪怕海風微妙的變化,都是極為敏感的,這一點他比張遼、高順和呂蒙更加懂其中道理。

“給左右兩翼打旗語,讓他們留意海風變化。”

桅桿上的眺望臺,旗手瘋狂變化兩個不同顏色的小旗,而左右兩翼的張遼、呂蒙兩人麾下的戰船上,自然有旗手看到,立即給所在的旗艦將消息轉達過去。

“留意海風?”張遼皺起眉頭的同時,右翼青龍戰船的呂蒙也微微蹙眉,他本就是水軍將領,海上作戰與江河作戰雖然不同,但也對風比較敏銳。

經戚繼光這么一提醒,他下意識的看向南面。

若是風有問題,那就說明倭寇當中有異人,與諸葛亮一樣,能驅使風,若是這樣,那試圖進攻的關羽那邊,豈不是……

思緒之中,戰船再次航行過兩里,海風越來越大,吹的甲板上的水軍士兵睜不開眼睛。

也就同一時刻,他們正對面三十多里的海岸線上,一個穿著深黑狩衣,兩肩掛有銅錢裝飾垂在胸前,頭上一頂高高立烏帽,手中一柄小折扇,正站在海巖上,眺望海平面。

玉質般的臉龐,猶如一頭玉狐貍,微微勾起唇角,輕輕一搖折扇。

海風的聲音從嗚咽變得狂嘯起來。

他身后,有腳步聲靠近,一個插著小旗幡的使番,半跪拱手:“安倍大人,左京大夫差遣卑職過來詢問,可起神風了?”

“起。”

那糯糯的聲線,讓后面半跪的使番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聽到答復,用倭語重重道了聲:“哈依!”

旋即,起身,翻身上馬狂奔而去。

至于被稱作安倍大人的狐臉男子,俊美的臉龐依舊帶著一副淺淺的笑意,最后又看了一眼遠方的海平線,轉過身緩緩走下海巖,幾步間已去了數丈外。

早在對馬島布置交給上衫兼信布置防御時,‘四國’這邊已經開始布下另一道防御‘神風’,一來靠著陰陽師將敵人阻擋在本島之外,拖延造船和武裝、集結士卒的時間。

二則是希望借‘神風’的名字,再現當年元朝折戟沉沙的事情,希望為他們帶來好運。

畢竟島上的大名們,也是常年打仗的主兒,哪怕規模與華夏大陸上的將領們不是一個級別,但終歸還是有經驗的。

夏國的中路艦船矗立對馬島東南方向,大概已經推測出,南面還有吳州的艦船在枕戈待旦。

至于對馬島,織田信長、德川家康、毛利元就、豐臣秀吉這些老奸巨猾之輩,在探查到被圍點打援后,早就將那里放棄了,讓上衫兼信自身自滅。

當然,若是這位上衫兼信反敗為勝,固然是好的,若是失敗,他們也沒什么損失,只要鞏固好群島的防御,拖到夏國兵馬人困馬乏,糧秣殆盡,甚至思鄉心切,軍心浮躁,就是他們反攻的機會。

眼下主持‘四國’這邊防御的,便是之前被夏國刺客杜亦初當街刺殺的伊達政宗,號稱獨眼龍,自詡漢末時的獨目夏侯。

如今又少了一只手,戰斗力大打折扣,眼下只能依靠軍陣發揮他的能力了。

接下‘四國’的防務,協助名叫安倍睛明的陰陽師,在這里負責搭建神壇,驅使神風繞島,逼迫靠近的夏國戰船無功而返。

就在得到安倍睛明那位陰陽師的答復,少了一只手的伊達政宗,坐在他的戰馬上,撫了撫焦躁不安的戰馬,看了一眼回來報訊的使番,偏頭低聲對身旁心腹低聲說了句:“開始吧!”

陰陽寮的數名陰陽師,在神壇上舞動,走起了神步。

海風越來越烈。

并行的海面上的青龍戰船上,戚繼光瞇著眼簾,讓人立即降下船帆,否則再航行下去,桅桿必然會折斷,到時候就更加麻煩。

“傳令給呂蒙、張遼,還有后面的高順,調頭返回,不能再前進了,這股海風有古怪!”

就在旗出旗語時,傳令的旗手忽然發現右翼的方向,原本之前還在的船只,竟然不見了,他急忙俯身朝下大喊。

“鎮撫使!呂將軍的艦船不見了!”

聲音在劇烈的海風里變得縹緲,還是飄進戚繼光耳朵里,他臉色微微一變,顧不上大風將他吹的東倒西歪,拄著手中的戚家刀,艱難來到右側船舷。

“呂蒙的兩艘戰船呢?”

他視野前方,海面上裊繞薄薄的一層白霧在風里鼓舞,原本在那邊的兩艘戰船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股海風不僅古怪,恐怕這片海域都有些古怪了。

當機立斷之下,他急忙讓人將艦船調頭,先返回對馬島,畢竟他還要對剩下的人負責。

不好……

關羽那邊……

想到此處,戚繼光心里泛起一股不安。

陛下和他最初的戰略構想,恐怕要出差錯了。

“這批倭人,看來沒那么簡單啊……”

畢竟不是原來的世道了。

(本章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