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難為-第一百六十章 毀靈基
更新時間:2024-02-12  作者: 禧四水   本書關鍵詞: 仙俠 | 仙俠奇緣 | 遠古洪荒 | 禧四水 | 明智屋小說 | 青丘難為 | 禧四水 | 青丘難為 
正文如下:
當前位置:第一百六十章毀靈基

閱讀設置設置X

第一百六十章毀靈基

九階之上,無數金飾的龍張牙舞爪,盤旋在高位,狐貍雕像左右各一,雍容華貴,顯現出一派高貴寧和的氣息。涂山鏞悠閑地喝著茶,看著臺下的李書白。

涂山斐坐在一邊,眼中臉上滿是不服氣。

鏞慢條斯理道:“我還當是什么事,原不過是失死了個丫頭,雖說是老太太留下的丫頭,也犯不著找我來特意評定啊。”

涂山斐聽了,上前跪著挪動幾步,拱手道:

“父親!可就是因為一個丫頭,這小子砸毀了我的石基,如今我魂無所依,今后修為更不知該寄存何處。”

李書白跪在原地,盡管長劍已被人褪去,眼中卻不見悔意,他跪在那,宛若一尊山,不卑不亢,不斜不倚。

鏞放下茶盞,向李書白道:“他說的,你可應了?”

李書白眼眸低垂,卻未顯一絲恭順,反而更像是對眼前一切的不屑,他冷冷道:“應了。”

鏞道:“我原想著,自小虧欠了淞,你是他的徒弟,又是他唯一親近的人,便給你也許了個小公子的稱號,允許你也住在青丘。可我倒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養,竟將你養得忘了是誰。

我竟養出了兒子的仇敵。”

李書白一言不發,此刻他萬念俱灰,說真的,若可以與眼前這些人同歸于盡,他恨不得此刻就撞死在這大殿之上!

可無謂的傷亡什么都換不來,他還得在這里跪著,看他們高高在上。

鏞看著他,向身邊人問道:“淞來了嗎?”

話音未落,只聽一人快步上來,小聲道:“族長,淞公子來了。”

涂山鏞點點頭,沒多時,只見淞一襲青衫乘風而來。他瞇著眼去看,這孩子與他母親長得極像,有那么一瞬間,他竟生了錯覺,以為那婦人又回來了。

待淞走近了,向他行過禮,他才回過神來。

臺下的仆從為淞講了來龍去脈,鏞居于高處,緩緩道:

“淞,你以為,此事該如何了結?”

涂山淞躬身行禮:“族長一向辦事公正,如今是這外族人犯了大錯,一切都任憑族長處置。”

鏞沉默片刻,笑了笑:

“我聽聞他在青丘得了淞不少真傳,還修了靈基。既然如此,便毀去他的靈基,逐出青丘吧!”

說罷,他微微側過頭,看向淞:“你以為如何?”

淞俯首稱是。

是夜,在一眾涂山鏞的暗影、青丘衛兵的護送下,涂山淞送李書白出青丘去。

月色朦朧,四周樹叢深深,清風拂過臉頰,卻帶著春寒的料峭,在人心上刮下無盡的愁傷。

在離開的前一刻,將由大長老為他抽去靈基。

大長老設下法陣,不過一個簡單的法陣,卻可以將他的修為全部剝離,從此靈基盡毀,不可再修行。

設好陣后,李書白站在陣眼中間,大長老問道:

“靈基一旦被毀,此生將無法再修習,與此之前,你可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李書白揚起頭,看向周圍眾人,又盯著淞注視良久,才緩緩道:“沒什么別的心愿,若伶兒走了,只希望將她一縷殘魂寄在我劍上,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長老看了看眾人,閉眼點點頭,隨即自深宮之中召出伶兒的一縷殘魂,遠望去,只見一道青色的閃著微微磷光的悠煙自宮中升起,游蕩在宮門前。

長老又伸出二指,將那殘魄打入李書白劍上,做完了這一切,李書白俯首道謝,長老將手中的靈犀放到淞手上,道:

“這件事小李公子確實委屈,但我不能違逆族長的意思。既然你是他的師父,這件事,就留給你做吧。”

淞看了一眼手上的靈犀,向長老謝道:

“能完成他最后一個心愿,已難報長老大恩,如今……”

長老搖搖頭,示意他可以開始執行。

淞托著靈犀,望向站在陣法中間的李書白,此刻他面色蒼蒼,眼神凄迷,心灰意冷,無半點求生的欲望,更別說保住什么靈基了。

他嘆了口氣,以心訣催動靈犀,隨著靈力的升騰,那靈犀緩緩升到半空之中,呈一把尖刀的形狀,刺向李書白的心臟。

王宮中,涂山斐大鬧,坐在地上撒潑打滾。

“為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抓住那小子一個錯處,他那么欺負兒子,您怎么才毀他靈基逐他出山啊!這判的也太輕了!”

涂山鏞扶了扶額頭,有些頭疼,他坐正了,看著階下的斐,嘆道:

“你沒聽涂山淞說的嗎?他點明了那小子是外族人,如今月國獨大,若此時我們與月國把關系鬧僵,若有朝一日月國和楚國開展,他們第一個收拾掠奪的,不就是我們青丘?”

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從高階上走下來,扶起涂山斐,又寬慰道:

“斐啊,記著,要做一件事的出發點,永遠都不是我要出了這口惡氣,那是匹夫之怒。你的一切行動,都要以瓦解對方羽翼,增長自身實力為目的,明白嗎?”

涂山斐有些不服氣地嗯了一聲,他坐起來,向鏞問道:

“父親,那個淞,既然您覺得他有問題,有威脅,怎么不趁他羽翼未豐就干脆殺了他,還何須和他裝什么叔侄恭敬的戲碼!”

鏞瞇起眼,沉默良久,嘆了口氣道:

“我們不僅不能讓他死,還得保護他。當年他父親走時,族中原本是維護他父親做族長的。母親驟然重病,他父親自愿削去靈基,離開青丘,以換取青丘的安寧。

這樣的功績與偉大,青丘無一人不記得,因此,倘若此刻他死去,青丘所有人,必定會認為是我這個當叔叔的擔心侄子奪權,而我走后,斐,屆時你該如何擋住天下悠悠眾口,安安穩穩地坐在這高位之上?”

涂山斐聽了,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可他又極度不自信,左右思量半晌,終于沒有忍住自己內心的疑問,皺著眉問鏞:“父親,他父親因為失了靈基而不能繼承族長之位,可我本沒有靈基,難道也可以繼承族長之位嗎?”

隨機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