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游戲!在詭秘世界成反派大佬-第150章 光明與自由
正文如下:
最新網址:dingdiange第150章光明與自由(除夕快樂/免)第150章光明與自由(除夕快樂/免)道戈:、、、、、、、

“Boss,您真的要親自出面嗎?”

快要進入會議廳,阿成猶豫道:

“我不是懷疑您的決策,可是在這么多人面前露面,還是一群沒有真正歸于霧港的職員。再者她們剛剛經歷這么大的變動,人心慌亂也不好控制,要不……先給些好處收買一部分人,等她們冷靜一些?”

權珩耐心聽他說完:“我記得我以前讓你幫我買過一本葉芝的詩集,還記得我說過自己最喜歡哪一句嗎?”

阿成一愣,不知道權珩為什么要提起這個,但還是按著吩咐回想:

“……人心靠贏取,而絕非饋贈?”

權珩笑了下,重復了原詩,“我不知道葉芝在寫時是不是帶上了愛情或者親情的朦朧,但商場和情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主動的征服永遠比被動的等待更有效率,也更有作用——這場仗,我要親自打。”

“老板的決定你還猶豫什么?”宋竹檀低聲。

再說這里面都是高層,霧港接盤子,那是最好不過的出路。

現在董事長親自來,那是給最好的臺階啊!

阿成動唇,緩緩安下心,向前推開會議廳的大門——

燈光聚焦在前方發言臺上,在大門打開的一瞬間整個廳內嘈雜的竊竊私語消散,無數目光從聽眾席上投來,似乎比這灼目的燈光更炙熱,充斥著疑慮、打量、警惕、詫異。

大多數落在了權珩的腿上。

“她還……還坐在輪椅上。”

“真的是霧港的董事長嗎?好年輕。”

“哎,她后面跟著的是不是宋竹檀?!”

宋竹檀停步在臺下,注視著權珩的身影。

“嗡——”

權珩抬手輕按在麥克風上,短暫的嗡鳴聲傳遍大廳,剛剛升起的議論聲被輕柔有力地平息,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

唐君屹從錄播室繞到會議廳的二樓,俯瞰整個大廳。

“我想我不需要一些走流程的開場白。”權珩開口,聲音溫和有力,讓人想到看似平靜但深含力量的海面。

“先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摩登玫瑰的上市申請在昨天通過了審批,大概下周就能正式注冊上市。”

審批通過!注冊上市?!

座下管理人員都在這瞬不敢置信地左顧右盼,這對一個公司來說可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她們之前整整準備了五六年!而且這次變故完全可以取締這次的上市申請!

“怪不得要我們連夜開證明,”唐君屹失笑,“確實是個正中下懷的下馬威。”

“請問,”臺下著職工正裝的設計師開口,聲音稍微有些虛,“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許設計師。”權珩輕笑。

許笙一愣,不敢相信地睜大眼睛:“您認識我?!”

“當然,許笙許設計師,魚尾裙很有自己的設計風格,簡潔大方又不失女性魅力,首作輕紗復古短裙也很有特色。”

“那件作品很少人知道的……”

許笙驚喜,在權珩溫和的目光下紅了臉,逐漸小聲,“您過譽了。”

“謙虛了,”權珩笑道,移開了目光,“許設計師旁邊的盧鈺盧總監,久聞大名。”

盧鈺愣了下,本來審視警惕的目光散了些,有些措不及防。

“當年在古江權氏集團里,談下一億資金的雙城項目,負責人是你,而不是權霖。”

盧鈺瞳孔驟縮怔在原地,那就是她被吞了全部功勞的項目,遭受污蔑無人相信,所以她無條件轉到了摩登玫瑰。

“那個項目的條款我看過,非常有分寸,不會被評定為苛刻,但又把所有能爭奪的資源拿到手中。”

權珩眉眼含笑,“非常厲害,經驗、手腕、魄力缺一不可。”

她生的本就好看,這么一笑更像是畫,盧鈺心跳莫名漏了半拍。

聽權珩說完盧鈺僵硬的面色也緩和,露出些放松的笑,“您過譽了。”

權珩唇角帶笑,輕輕搖頭。

“拉攏關系,打破僵局。”

唐君屹低聲,“下面人的馬屁和上面人的肯定不能一概而論,霧港董事長的認可,不僅僅是親民,對這些見慣世面的職場精英也是莫大的鼓勵,也是匯聚人心、信任的最快途徑。”

身后隊員看著權珩侃侃而談,忍不住感慨:“控場能力好強,整個節奏都跟著她在走。而且她居然記住了這么多人的名字和事跡,還對上臉了。”

“給他人尊重,也能贏得尊重。”唐君屹目光不離,“控場是必然。”

“我知道摩登玫瑰自建立以來經歷了很多風浪,你們無法接受領航者的失德背叛,這座大廈岌岌可危,正處于一個極度危難的時刻。”

臺下無數道目光凝聚,全場只剩下寂靜。

“沉淪在欲望深淵的人性往往經不住利益的誘惑,生活有無數規則、潛規則的欺詐,也有無數灰暗偏倚的不公。命運的風暴總會無情地摧毀無數人的心血。

“我們的生存、事業也總會因為性別受到顯性,或者隱性的阻礙,在我們熱愛的領域內被輕視,被質疑,被打壓,乃至心灰意冷。

“我們常常會低估自己,社會也總會看輕女性。但我們通常足夠聰明,足夠努力,擅長自己的工作,有優秀的想法,有超強的執行力。卻常常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忘記驕傲地夸獎自己,甚至會被打壓到不得不偽裝順從,讓出自己的權力。”

在這聲音里,臺下人紅了眼眶,在寂靜中聽到細小的抽泣。

宋竹檀輕偏頭,伸手擦去了眼淚。

“但你的智慧,極其有用。”

她的聲音溫和而堅定,清潤眼眸如星辰灼目。

“所以不要隱藏自己的智慧,不要藏起自己的鋒芒,更不用為此道歉,展露出你的鋒芒和智慧,讓庸俗者來適應你。”

權珩在矚目中,在燈光下,溫潤如易碎美玉,靈魂卻似磐石不可摧。

“我們都在奮力爭取一個時代,一個女性能夠在誕生就和男性擁有相同地位,相同處境的時代。

“而我也始終堅信著,身為女性的我們會將腳步踏遍人類智識的所有角落,迎來最終的勝利。”

回蕩的聲音溫潤而有力,包裹起人的靈魂,又如秋日暖陽,在蕭條季節溫柔整個世界。

“我希望在結構性限制與壓迫徹底消除之前,諸位不會輕信天賦的倒果為因。以自己獨有的優勢與驕傲,在男性霸占的領域贏回自己應有的成就。

“無論在大眾文化中,還是親密關系里,不會被物化,矮化,附庸化,寵物化,能夠得到真正平等的愛與尊重。”

“當然,”權珩善意地輕笑,“如果不需要的話,也祝我們掙脫愛情的桎梏,獲得更廣闊的自由。”

她坐在輪椅上,卻遠比無數健全的人更為堅強更為高大:

“我期望我們能在這場人生旅途中贏得真正的獨立、幸福和快樂,不被任何風暴打倒。

“無論是否達到世俗意義上的卓越,都能擁有不被輕蔑、歧視與踐踏的尊嚴,擁有任何人類都應該享有的權益。我們終將覺醒,終將掙脫世俗的枷鎖,贏得真正的光明和自由。”

她的語氣溫柔而認真,帶著女性特有的包容,也帶著領航者獨有的底氣:

“當然,與此同時,你們也要相信——凡不能毀滅我們的,必將使我們強大。”

所有的掌聲在此刻轟鳴,震耳欲聾。

唐君屹看權珩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從容坦蕩,溫和淡然,似乎她站在哪里,哪里就是風暴的中心,是所有風雨中唯一的安全眼。

溫暖的晨曦從摩登大廈破碎的窗照進,照亮了本是暗沉的大堂,照在無數張流下辛酸淚水的臉上,也照在塵世無數受盡壓迫的女性身上——

宋旌云身著正裝,彎身輕輕將百合花放在裘霓裳、衛梓呦的墓碑前。

冰冷的墓碑上,笑靨如花的女孩被永遠封存在了這張小小的照片中,沉眠在那么一小塊的盒子里。

宋旌云垂眸,束起的長發隨著風吹起,看初升的陽光照在這片小小的墓地。

他身后緩緩停下一輛加長林肯,已經離場的權珩緩緩下車,示意阿成拿好東西。

“你處理好了?”宋旌云偏頭看她靠近。

“嗯,我還帶了一樣東西。”

權珩輕聲,從阿成手中接過紅色的禮盒。

“這是……”宋旌云愣了下,“她們設計的那件「霓裳嫁衣」嗎?”

“是,還是根據老古董改的。”

權珩從禮盒里拿出那件嫁衣,又看了眼宋旌云放在墓前的花。

“她的設計都那么偏愛囂張大氣的紅,你怎么這么不懂事?”

宋旌云不理解地“啊”了聲,疑惑地看權珩從禮盒中取出鮮紅的玫瑰花瓣,灑在了女孩的墓前。

張揚的紅色恰如高歌的璀璨生命,死寂也變得鮮活。

宋旌云微微睜大了眼睛。

權珩滑動火機,將火苗輕置于嫁衣裙角,看火焰將嫁衣灼燒,玫瑰在火光中舞蹈。

“她們不需要安詳的素凈。”

權珩溫柔地看手心花瓣飛起:

“她們永遠熱烈而璀璨。”

紅嫁衣踏上了回歸主人懷抱的路,熱烈美麗的玫瑰花溫暖了冰冷的墳墓,在風吹起時飛揚,擁抱無垠的大地,親吻無際的天空——

世界上總有那么多的不公平,那么多針對性別的無理壓迫。

唯愿我們夠安全地、不被篩選地來到這個世界,在出生時能收獲父母與家人無差別的對待,受到平等與自由的教育,擁有自由的思想。

能夠擺脫婚姻與生育的束縛,收獲作為個體真正的自由。打破任何關于性別的刻板印象,免于遭受一切形式的性別暴力,真正作為女性而幸福快樂。

從各類厭惡、仇視女性的文化傳統,道德觀念,信仰體系中解放出來,在自由意志的基礎上,大聲說出“我愿意”與“我不愿意”。

從出生到死亡,不會因為性別而承受比人類平均多余的苦難與不公。

——無需條件,天賦此權。最新網址:dingdiange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