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后,我繼承了游戲里的財產-181,都閃開,女婿要裝嗶了(二合一)
正文如下:
181,都閃開,女婿要裝嗶了(二合一)181,都閃開,女婿要裝嗶了(二合一)←→最新網址:sjwx

“男朋友?”

還想著見面后好好表現的鄭小海有些失望。

鄭光榮也是有些吃驚:“萌萌都有男朋友了?”

侄子今天過來看他帶了不少禮物,包括他拿來和關為民一起鑒賞的這幅當代著名畫家的畫作。

閑聊中侄子委婉的說了想要認識認識關萌萌的想法,鄭光榮秒懂侄子的意思,立即打了包票帶著侄子過來見人。

然而現在卻得知了關萌萌已經交了男朋友的消息。

“老關,萌萌什么時候交的男朋友,怎么都沒聽你提起過。”

鄭光榮頗為郁悶的問道。

“也沒多久,一個月左右。”

關為民回憶了一下上次見楊浩的時間,其實是沒有一個月的,但他也不想把時間說的太短了。

而一聽關萌萌的男朋友才交往了一個月,鄭小海的心思頓時又活絡起來。

交往時間這么短,感情未必穩固。

而在當下這種社會風氣下,自己這種優質海歸男想從對方男友手中搶人,應該不難。

“關叔,看看畫吧。”

“三叔說您自己就很擅長畫動物。”

鄭小海把話題轉移到了他送三叔的這幅畫上。

“對對對,看畫。”

鄭光榮把畫卷展開,這是一幅《猛虎下山圖》,作者叫徐寧,是比較年輕的當代畫家,沒什么名氣,但水平還是有的。

關為民從抽屜里拿出放大鏡,仔細的看了看這幅畫,然后頗為欣賞的點了點頭:“不錯,很有氣勢。”

“看的出來這位年輕畫家很有潛力啊!”

鄭光榮嘿嘿一笑:“老關,要不說你有眼光呢,這位徐畫家的畫展都開到法蘭西去了,就這幅畫,我侄子花了十萬。”

“按照這位畫家的發展勢頭,用不了多久這畫的價值就得翻倍,要是發展的好,翻幾倍也不是不可能。”

“關叔,其實我和這位徐畫家認識。”

“可以拿到比較實惠的價格,您要是喜歡他的畫風,回頭送您一幅。”

鄭小海笑呵呵的說道。

“那怎么好意思!”

“這么貴的畫”關為民搖了搖頭。

鄭光榮則是說道:“老關,你好歹也算是有準女婿的人了,那小子怎么都不知道投其所好的嘛!”

關為民擺擺手:“萌萌男朋友也不知道我喜歡這些東西。”

“就是不上心。”

“問問萌萌不就知道了!”

明白侄子心意的鄭光榮開始拆臺。

老丈人要是看不上這個女婿,那距離分手也就不遠了。

鄭小海面帶微笑的站在一旁,在心中默默的給三叔點贊,有些話他不好說,但三叔和關為民是多年的老鄰居了,彼此也熟悉說這些話沒毛病的。

“畢竟相處時間也沒那么長嘛。”

其實關為民根本就沒想過“女婿”送自己書畫作品的事,但鄭光榮這么一說吧,心中難免多了那么幾分期待。

未來女婿要是真能投其所好的送自己書畫作品,那也算是走心了。

“為民,快出來,萌萌和小浩回來了!!”

這時,徐艷芬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

“回來啦!”

“這是提前下班了啊!”

關為民趕緊從書房里迎了出去。

“小海,好好表現。”

“剛才你也聽到了,萌萌這男朋友才處了一個月,你還是有機會的。”

“何況,萌萌男朋友條件一定比不上你!”

鄭光榮低聲說道。

“嗯,我有信心。”

鄭小海自信滿滿的點了點頭,然后叔侄倆也跟著走出了書房。

這會兒進門的楊浩剛剛換好拖鞋,而他手里抱著的畫框則是瞬間吸引了關為民以及鄭家叔侄的注意。

關為民更是有些恍惚。

剛才鄭光榮還說自己這“女婿”不走心呢!

結果人家還真抱了一幅畫過來。

甭管值不值錢吧。

是走心了的!

“關叔叔,聽萌萌說您喜歡書畫。”

“這東西我也不太懂,您看看這幅畫,您喜歡嗎?”

楊浩一邊說一邊把手中畫框舉到一個關為民比較好觀賞的高度。

他這幅《雄獅圖》算是中幅,尺寸是50cm70cm,不算小。

“好啊!”

“氣勢磅礴,不愧是雄獅圖!!”

名家的作品總是會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尤其是對于關為民這種書畫愛好者來說,看到一幅優秀作品的感覺就更是無以言表了。

“小浩,你別舉著了!”

“快拿到書房!”

關為民滿面笑容的說道。

“嗯,好。”

楊浩當即把這幅用畫框裱好的《雄獅圖》拿到了書房。

“老鄭,趕緊把你的畫收起來。”

這會兒書桌上擺的是鄭光榮拿來的那幅《猛虎下山》。

雖然不太情愿,但鄭光榮也不好說什么,畢竟是人家的地盤,他只好先把侄子送的《猛虎下山》卷了起來。

當然了,他也很好奇關為民這位女婿送來的畫到底怎么樣。

剛才只是匆匆一撇,看起來還行。

但書畫這東西水太深了,專家都有打眼的時候,更別說是他們這種愛好者了,許多畫看起來不錯,但其實都是臨摹作品。

“對了老鄭,這就是萌萌男朋友。”

“小浩,這是住隔壁的老鄭,這是他侄子,他們是過來讓我鑒賞畫的!”

介紹身份的同時,關為民也簡單解釋了一下,鄭光榮和鄭小海為什么會在自己家。

其實鄭光榮還好,不過鄭小海在自己家里,他是怕自己這位“女婿”誤會的。

“鄭叔好。”

楊浩客氣的問候了一句,然后又沖鄭小海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伱好,鄭小海。”

“索邦大學碩士畢業,剛從法蘭西回來,以后在國內發展,請多關照!”楊浩其實沒打算做什么介紹,畢竟就是個路人。

結果對方卻主動秀了一波學歷以及留學背景。

這踏馬的顯然不是普通路人啊!

再加上這家伙介紹完自己后,目光便下意識的看向了關萌萌。

這目的就很明確了。

知曉對方的意圖后,楊浩也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楊浩。”

“萌萌的男朋友!”

他沒像鄭小海一樣秀學歷又秀留學背景的,只是淺淺的秀了一下自己“關萌萌男友”這個身份。

不過對于鄭小海來說卻是絕殺了!

果然,鄭小海嘴角忍不住輕輕抽搐了一下。

他又掃了楊浩心中暗罵:老銀幣!!

炫耀是吧!

老子再讓你高興幾天!

有你哭的時候!!

鄭小海又看向關萌萌,臉上露出紳士的笑容:“關小姐你好,我和你表姐是馮麗娜是高中同學,我們之前見過的。”

“哦,你好。”

關萌萌微微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她現在的心思和注意力都在楊浩身上,根本沒注意鄭小海這個路人。

主要是對方的確沒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個子不高不矮,體型不胖不瘦、長的不帥不丑,屬于扔到人群中就會直接消失在人海的那一種,沒什么記憶點。

“這畫竟然是高奇峰的?”

“真跡還是贗品啊??”

這時,鄭光榮忽然驚呼起來。

他是江城書畫協會的會員,算起來要比關為民更專業一些,因為關為民之前也有申請加入書畫協會,但他的申請沒被通過。

因為想要加入江城書畫協會的話,要么你自己是從業者,要么就是收藏家。

而關為民自然走的是收藏家這套路,可他收藏的東西實在沒什么價值,書畫協會那邊沒有認可他收藏家的身份。

鄭光榮這一嗓子立即吸引了鄭小海的注意力,其實他也不懂畫,更不知道高奇峰是誰,當即好奇的問道:“三叔,高奇峰是誰啊?”

“民國大畫家,嶺南三杰”之一,“嶺南畫派”創始人之一!”

鄭光榮自然是知道高奇峰這位民國大畫家的,回答完侄子的問題后,他從口袋里拿出放大鏡,開始認真的看畫。

與他一樣認真的還有關為民,他當然也知道高奇峰。

但這兩天高奇峰的畫越來越貴,這樣一幅《雄獅圖》如果是真跡的話,那就要幾百萬了!

鄭小海則是默默查了查一下高奇峰這個人,又查了一下他作品的近期成交價,然后整個人都傻了眼。

某拍賣行的公開信息顯示,去年5月高奇峰的一幅《松鶴延年》賣出了420萬!!

贗品!

絕對是贗品!

哪有女婿上門直接送幾百萬的畫啊!!

鄭小海如是想著,嘴里則是說道:“現在書畫市場水很深的,到處都是贗品。”

“要想買真跡,還是得當代畫家”

他雖然沒直接說楊浩送的這幅《雄獅圖》是贗品,卻也隱晦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這會兒卻沒人搭理他,因為關為民和鄭光榮都在認真看畫。

關萌萌輕輕扯了扯楊浩的衣角,然后踮起腳尖,小聲說道:“你這畫不會和我們的關系一樣吧?”

因為兩人之間的關系是假的嘛。

所以關萌萌是想調侃一下這畫是不是贗品。

“嗯,跟我們的關系一樣!”

楊浩笑著點了點頭。

他的意思是畫是真的,所以,我們也是真的!

但現在關萌萌還無法領會他的意思,只當他承認了畫是贗品。

對此關萌萌倒也無所謂,她是知道書畫這東西很燒錢的,普通人可玩不起。

所以,哪來的那么多真跡啊!

無非都是批量臨摹而已。

可是,自家老爹卻是看的很認真。

鄰居鄭叔叔同樣很認真

過了一會兒,兩人都收起了各自的放大鏡。

“老鄭,你怎么看?”

關為民迫不及待的征求這位老鄰的意見。

“看著像是真跡”

“可是,這是高奇峰的畫啊!!”

“真跡的話,這么一幅畫得幾百萬了吧!!”鄭光榮說著,下意識的看了看楊浩。

對方看起來倒是一表人才的,但也不像是出手就送幾百萬畫作的人啊!

何況他還不是真女婿的,只是在和關萌萌處朋友。

“我也覺得像真跡。”

關為民點點頭,然后看向楊浩:“小浩,這畫你多少錢買的?在哪買的?”

“就在古玩城買的。”

楊浩先報出買畫的地址,然后問道:“關叔叔,這畫有問題嗎?”

“有問題!”

“太像真跡了!”

關為民皺著眉頭說道。

聞言,楊浩忍不住笑了:“關叔叔,我送你的就是真跡啊!!”

“沒理由送贗品的”

“啊??”

“這幅畫竟然真是高奇峰真跡??”

關為民直接驚呆了,怔怔的看著這位“準女婿”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鄭光榮則是滿臉震驚的問道:“小楊,你這畫花了多少錢啊?”

這個問題也是關為民非常好奇的,剛才他就問了,但楊浩卻沒回答,只是說了這畫是在古玩城買的。

這會兒再次面臨這個問題,楊浩也不再回避,他淡淡的說道:“其實多少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關叔叔您喜歡。”

“如果關叔叔您喜歡的話,這360萬花的就值了!”

嘶!!

多少??

360萬!!!

楊浩話落,書房內頓時鴉雀無聲。

包括關萌萌在內的四人皆是震驚不已。

愣了片刻,關萌萌又扯了扯楊浩的衣角,低聲道:“你剛剛不是說這畫是贗品嗎?”

“我可沒說!”

楊浩聳聳肩,他等的就是這個后續呢。

在關萌萌疑惑的目光中,他這才揭曉謎底:“你問的是這畫是不是和我們的關系一樣。”

“我的回答是:一樣的。”

“所以,我有說是贗品嗎?”

“啊?”

關萌萌畢竟是醫學院的高材生來著,立即便明白了楊浩話里的意思。

畫是真的!

所以,他們的關系也是真的!

關萌萌臉頰微紅,有被撩到。

這時,一直假裝法蘭西紳士的鄭小海終于憋不住開口了:“你確定這畫花了360萬??”

“這有什么不能確定的?”

楊浩疑惑的看了看這位假紳士。

“這么大的一筆交易有憑證的吧?”

“當然了,商家開了收據,我這里也有轉賬記錄.”

楊浩并不是喜歡打臉的人,他也就是偶爾的來個人前顯圣什么,但眼下這個假紳士有點討厭。

于是楊浩直接把商家收據,以及手機銀行上的轉賬記錄甩到了對方臉上。

而關為民和鄭光榮自然也好奇的湊了上來。

然后三人便一起看到了這幅畫的確是畫了360萬的確鑿證據。

“這”

“竟然真花了360萬!!”

三人皆是震驚不已。

本來還打算揭穿楊浩逼王面目的鄭小海也是瞠目結舌。

相處一個月,就送女朋友父親價值360萬的名畫!!

這操作簡直令人窒息!

什么家庭敢這么花錢啊!

還是說關萌萌有什么過人之處,讓你欲罷不能、神魂顛倒.

“老關,你竟然有一幅360萬的名畫了!!”

“再申請書畫協會還不是輕而易舉!”

回過神的鄭光榮發出感慨。

“咦,對了。”

“不出意外的話賣畫那家伙應該也在我們江城書畫協會的微訊群里!”

鄭光榮說著便打開了昵稱為江城書畫協會的微訊群。

結果他連找都不用找,這會兒群里一個昵稱文品軒胡掌柜的人正和江城書畫協會的會長聊著他已經把《雄獅圖》出手的事,還炫耀的說賣了360萬!!

這下線索閉環了!

桌子上的《雄獅圖》果然是高奇峰的真跡!!

鄭光榮把微訊里的內容拿給關為民看,然后關為民立即把平放在桌子上的《雄獅圖》抱了起來,一邊愛惜的摸著畫框,一邊說道:“這畫不能放在書房,我要掛在臥室里!”

“嗯,就掛在床頭,把補照的結婚照拿下去,然后把我這《雄獅圖》掛上去”

“關為民!!”

“你想干什么?”

這會兒徐艷芬剛好端著果盤走進了書房,見自家老頭竟然要把結婚照拿下去,掛什么《雄獅圖》,她自然是不同意的。

“我要把這價值360萬的《雄獅圖》掛在臥室床頭!”

關為民一臉正色的說道。

“一幅畫而已,放在書房就好了!”

“等等.”

“價值多少???”

(本章完)

最新網址:sjwx←→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