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明智屋首頁> 從高考開始的激情歲月小說>從高考開始的激情歲月最新章節列表 >從高考開始的激情歲月最新章節  明智屋APP下載地址!
直達頁面底部
從高考開始的激情歲月-第385章,營收、孫兒、恩怨
正文如下:
從九月份開始,全球就被蘋果公司和華潤公司的電子科技產品連番轟炸,有不少消費者都為之癡狂。

華爍電腦和蘋果iMac就不說了,電腦在如今的時代,已經不是什么新奇玩意兒了。

只能說,他們兩家公司還能夠保持這么高的價格,全是友軍不給力導致的。

但凡IBM公司、德州儀器這些企業爭氣一點,也不至于被華潤公司和蘋果公司聯手吊打了。

所以,華潤公司和蘋果公司的電腦是中高端產品,價格都比IBM公司他們的中低端產品高不少。

而華潤公司在今年九月份推出來的最新款手機華米手機,并不算中規中矩,只能說是勉強還可以。

跟蘋果第九代主打智能機不同,華潤公司的手機是偏向游戲、互聯網這兩大板塊。

也就是說華米手機可以玩游戲,而且不止一款游戲,并且還能夠瀏覽網頁,同時還可以收發電子郵件,這一點跟第九代蘋果手機是一樣的。

售價方面倒是跟蘋果第九代手機一樣,分為基礎、plus和max三個版本。

在銷量方面,華米手機更勝一籌,就看后續誰的持久力更強一些了。

除此之外華潤公司還推出了VCD播放機,價格十分低廉,僅僅只需要二九九美金就可以帶回家了。

這是可以播放電影、MTV的影音播放器,只要跟電視機聯接之后,就可以了。

VCD播放機的出現,直接燃爆了整個市場。

它跟iPod的市場受眾雖說有關聯,但有很大不同,并且VCD播放機不可以移動,可它可以觀看電影。

幾乎可以說它是劃時代的高科技產品,最關鍵的是價格實在低廉。

面世不到一周時間,全球出貨量就突破了一億臺,簡直喪心病狂。

這么多出貨量當中,內地也貢獻了幾百萬臺。

伴隨著VCD的面世,受到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全球影視、音樂公司了,這些企業對這款產品是又愛又恨。

因為VCD剛出來的這段時間,全球票房整體都比去年同期降低了百分之三十左右。

全世界的娛樂行業格局大震動,都被VCD、iPod等新科技產品給顛覆了整個行業。

比如環球音樂科技公司這家互聯網企業,在早些年的時候,就已經拿出重金,收購了全球各大唱片公司的音樂版權。

因為簽合同的時候,就已經說明了是除掉商演、翻唱、演唱會等版權之外的其他版權,這些音樂版權當中就包括了互聯網、VCD等新興科技產品,幾乎可以說是把唱片公司給坑慘了。

不僅僅是環球音樂科技公司,還有蘋果公司、新勢力公司、雪梨公司等企業都是這么干的,畢竟他們這些互聯網企業下面也有互聯網音樂播放器。

互聯網蠻荒時代就是這么蠻不講理,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多方面。

如果說VCD播放器是引起了全球娛樂行業的大震動,那么華潤公司推出來的另外一款產品則是重新定義數碼相機。

是的,最新款華興數碼相機乃是真正的數碼相機,這款數碼單鏡反光相機跟原時空歷史上尼康D1的差不多的。

有效像素為三百萬,這一點比尼康D1的兩百六十六萬像素多了不少。

而攝像傳感器則是23.7x15.6毫米,感光耦合組件等也都跟尼康D1一樣。

數碼儲存也都是JPEG基本壓縮,采用單張拍攝莫斯科,每次快門釋放可過片1張,有照片預覽模式、記錄和回放模式等。

還有連續拍照、自拍模式等,幾乎可以說跟后世時空的照相機沒什么區別了。

就這樣一款數碼單反照相機,確實是重新定義了數碼相機這個產品,引發了整個攝像行業的大震動。

佳能、尼康等照相機廠商,一個個都瘋了一樣。

因為華潤公司這是要把他們給逼上絕路啊。

最新款華興數碼單反照相機已經是跨越一個大時代,領先佳能、尼康他們這些照相機廠商十幾二十年的技術水平啊。

這還怎么比?

直接舉白旗認輸得了!

特別是這款數碼單反在自動對焦、測光耦合、自動曝光鎖定、閃光控制、電池技術等層面,都是全面領先其他照相機廠商,所有這些技術都有技術專利。

想要使用就得掏錢,否則的話,就只能夠繞開這些專利,重新開發新技術。

否則的話,華潤公司遍布全球的代理商們,絕對可以教其他想要盜用華興數碼單反的照相機廠商們如何做人的。

畢竟IBM公司、德州儀器、唐老鴨科技公司等企業的下場,還歷歷在目呢。

現如今,全球電子科技霸主還是華潤公司穩坐頭把交椅,蘋果公司緊隨其后,每次都說要將前者掀翻下來,結果這么多年下來,還是沒什么變化。

最新款華興數碼單反照相機的售價不便宜,批發價是一九九九美金,零售價則是二五九九美金。

單價高的好處,就是銷售額很容易起來。

比如說VCD,很短時間內在全球都賣出去過億了,但由于單價不高,導致銷售額也僅僅只是三百億美金出頭罷了。

對比過億的銷量,三百億美金的營收數據,確實有點拉胯。

華興數碼單反的銷售數據是六百萬臺,這是一個月內的數據,看似不多,但營收卻是達到了一百二十億美金。

電腦、手機、VCD、數碼單反這四款產品,就是今年九月份華潤公司主推的產品。

甚至可以說是未來一年內,主推都是這四款產品了。

此外就是華越隨身聽這款產品價格又降價了。

只因為iPod出來之后,華越隨身聽的銷量多少受到一些影響,為了挽回銷量,同時清理一下庫存,降價是必然的了。

其實,華越隨身聽這款產品都已經推出來十一年了,該賺的利潤,早就已經賺回來了。

可直到現在,它也還沒被市場淘汰,那就活該華潤公司賺錢咯。

東京成田機場,一架印著內地航空公司圖案標識的振華十八型客機起飛,目的地赫然是魔都。

井山梨子幾乎是虔誠姿態,激動、緊張的心情,讓空姐都以為她有什么問題呢,趕忙跑過來關心她。

從東京到魔都的航班線路是前些年才開通的,這一點跟原時空的歷史并沒有多大區別。

但自從開通之后,井山梨子也沒敢第一時間跑過來魔都,因為當時內地還沒開始改開政策呢。

現在不一樣了,井山梨子多次反復確認了內地確實已經開放了之后,這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了前往京城的航班。

并且乘坐的飛機還是由內地航空公司運營的航班。

這是一次極為大膽的嘗試。

“這里就是魔都?”

當振華十八型客機順利降落在虹橋機場之后,機艙內的所有乘客都看向窗外,眼眸中滿是好奇、探索,而井山梨子也不例外。

此次航班的乘客,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第一次來魔都,所以大家對魔都這座城市充滿了好奇。

改開之后,民間交流日益頻繁,商業往來也更多了。

井山梨子抵達魔都之后,花了三天時間,將魔都的大部分風景名勝都逛了一遍。

接著這才前往京城。

她這一次前來內地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賺錢,肯定不是來這里旅游的。

振華研究所的存在,在國外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井山梨子當然知道這一點。

可以說,華潤公司發布的產品,幾乎都是來自振華研究所的科技。

因此,當井山梨子抵達京城之后,就給振華研究所提交了申請,想要跟振華研究所合作。

毫無疑問,不管她提出來的合作有多么誘人,都被拒絕了。

就算她退而求其次的要求,也同樣再次被拒絕,即便她想要見一見陳國華這位全球頂級數學家,也同樣被拒絕了。

遭遇連番拒絕的打擊,并沒有讓井山梨子很沮喪,因為她早有心理準備。

盡管不沮喪,但還是挺失落的。

她本來就十分虔誠,但振華研究所肯定是看不到的,她得做出來才行啊。

過去這些年,作為華潤公司的代理商,井山梨子確實賺了不少錢,甚至在東京都開了公司,目前每年都有幾千萬上億美金的利潤。

而且她可不像唐大可同志那么‘野心勃勃’,她相對容易知足一些。

這一次之所以想要來找振華研究所,只不過是想抱大腿,希望合作關系更加牢固一些罷了。

此外就是她確實很崇拜振華研究所,特別是那些研發出電腦、數碼單反、電子辭典、手機等電子產品的科學家們,她很感激,想親自當面跟他們說聲謝謝。

畢竟她是從一個很普通的白領,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位,雖說其中的艱辛是她自己努力扛過來的。

但如果沒有這些科技產品,就絕不會有她井山梨子的今天。

“我應該怎么做呢?”

不提井山梨子接下來要怎么做,莫斯科這邊,難得回光返照的勃列日涅夫,心情大好。

他知道了華潤公司和蘋果公司發布了新產品,并且也知道這兩家企業的產品賣得非常好,他卻沒有備受打擊。

相反,他卻是越挫越勇,頗有一種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感覺。

“告訴科技部,我們莫斯科也要有屬于我們自己的電子科技產品,我們不能夠老實備受其害,不能總是跟人家屁股后面吃灰.”

在過去的十幾二十年時間里,莫斯科在電子科技領域的表現,確實不盡如人意。

人家華潤公司每年都能夠推出新產品,而且技術十分了得,很受市場的歡迎。

就連華盛頓這邊,在IBM等公司倒下之后,又站起來了蘋果公司、雪梨公司等。

唯獨莫斯科,始終配不上‘三足鼎立’的這個稱號。

可以這么說,在電子科技領域,東方是一騎絕塵,華盛頓緊隨其后,但也被東方吊打的存在。

至于說莫斯科嘛,根本就沒什么建樹,不值一提。

“我不管你們是偷還是搶,總之必須要給我們莫斯科帶來新面貌”

勃列日涅夫的話,讓班德羅夫斯基心底忍不住吐槽:該死的老家伙,整天就知道可勁兒折騰勞資,總有一天,勞資也會被你折騰死。

此前,勃列日涅夫將安德烈葛羅米柯提拔上來,給班德羅夫斯基制造了不小的麻煩。

甚至在七十年代初期的時候,還將安德烈葛羅米柯給重新扶正了,讓他班德羅夫斯基變成副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

安德烈葛羅米柯這個老頭太短命了,不到六十五歲就因為操勞過度,嗝屁了。

現在可好了,再也沒人能夠掣肘他了。

但老家伙勃列日涅夫還是老而不死,依舊雄心壯志,時不時地總是會搞出一些讓人為難的任務來。

比如這一次,又是要對東方或者華盛頓下手,好家伙,莫斯科有這么好的牙齒么?

別到時候又是損兵折將,得不償失了。

總之,已經快六十歲的班德羅夫斯基可不想‘英年早逝’,他還想更進一步,或者穩坐現在的位置。

莫斯科在行動的時候,大不列顛這邊也同樣在行動。

甚至,大不列顛這邊比華盛頓、莫斯科他們還要瘋狂。

原因也挺簡單的,那就是東方那邊似乎對港島有什么想法了。

雖說現在還沒提出來,但大不列顛已經察覺到了,最重要的是現如今的東方,實在是難以壓制得住啊。

估計到時候華盛頓都不會幫忙,因此大不列顛只能夠靠自己度過這次的難關。

港島,不容有失!

進入十月份,內地迎來了國慶節,陳國華也難得休假兩天。

這是全國性假日,大家都一樣,都是可以放假的。

反正陳國華就沒有上班了,在家待兩天。

十月一號上午十點,不早不晚,一聲嘹亮的嬰兒哭聲響徹在振華研究所小醫院的產房內,陶紫這位兒媳婦終于生了。

老陳一家全都驚喜萬分,不僅僅是因為陶紫真的在這一天生下了孩子,更是因為這孩子出生的時間,意義特殊啊。

只是這個四個字,就讓陳恭祿欣喜若狂了,陳偉也同樣如此,只有陳國華還在發呆:我今年才三十八歲就當爺爺了?

一九四一年出生的陳國華,今年可不就是三十八歲嘛。

后世那個時代,三十八歲的年齡,很多人還是單身狗呢,什么娶媳婦都是奢望,四十歲之前有孫子這一類人是極少數中的極少數。

但在這個時代,似乎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兒。

比如羅峰、王學國、馬秉裕他們,未來四十歲左右當爺爺,并不是做夢。

大孫子出生之后,取名的事兒就再次成為大家討論的重點。

詩經、新華字典等書籍全都被搬出來了,全家人出動,連續取了好幾個名字,從各個緯度來選取適合的名字。

按照南方陳氏宗祠的輩分來說,陳偉他們下一代應該是遠字輩。

可是從陳國華他們這一代開始,早就不遵循這個家族字輩來取名了,比如陳援朝,比如陳偉他們。

因此,最后確定了陳策、陳玄、陳東方和陳青云這四個名字。

四個名字代表了不同家長的想法,陶紫和陳偉兩口子都插不上嘴,因為在這個家里,他們倆的話語權不大。

奶奶云婉裳是北大、南大、人大教授,而且還是中文系的,對中華文字的研究和功底是十分深厚的。

爺爺陳恭祿是老革命了,兵痞子的性子加上是老人,是大家長,得讓著點。

母親于沫離是北大碩士畢業生,現在是協和醫院的大夫,同樣還是北大醫學院副教授,同樣很厲害。

父親陳國華就更不用說了,家里南倒座房那邊還住著龍康侯他們幾人呢,這可是保鏢,僅憑這一點就足夠了。

陶紫父母也很厲害,但跟陳國華一比,那只能甘拜下風。

因此,他們四人就拿出來了四個名字,陳偉和陶紫兩人根本就插不上嘴。

最后還是通過投票的方式,確定了陳策的名字。

同時小名也定了小熊貓這個乳名。

之所以取小熊貓,是因為國慶節出生的寶寶,一下子就想到了國寶兩個字,但這樣喊的話肯定不適合。

所以折中一下就取名小熊貓了。

名字定下來之后,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氣。

第二天就有不少人送來了禮物,這些人的耳朵可真靈,陳策也才出生不到二十四小時罷了,結果很多人都知道了。

只能說現如今陳國華的地位實在太高了,京城這邊盯著他的人不要太多。

盡管陳偉并不如他父親年輕時那么優秀,但跟同齡人相比,陳偉也是拔尖的存在。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陳國華今年也才三十八歲啊,正值壯年呢。

按照陳國華的年齡,加上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活到七八十歲絕對沒有問題,甚至是上百歲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兒。

換句話說,陳國華還會在如今的位置上面,待二三四十年,甚至是更長時間。

也就是說陳國華的事業現在還不是巔峰,應該說是才開始沒多久。

可事實上,陳國華早已經是內地科學界第一人了,沒人能夠代替得了他的位置。

甚至在張繼漢他們這一群領導當中,陳國華的地位遠超其他人的想象。

一個能夠在舉手投足之間就賺來幾千億美金,又能夠在眨眼間解決很多科技問題,還能夠帶領內地在宇宙星空走向更遠的地方的男人,他的地位和重要性都是無與倫比的。

雖說在很多時候,陳國華在立項的時候,并不是為所欲為,說什么就是什么。

但領導們也不是傻子,當然是盡可能通過這些項目,只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所以多討論、思考、論證也是很有必要的。

因為陳策的出生,陳國華這個國慶節幾乎沒怎么休息,然后兩天假期就很快過去了。

第一天是因為陳策出生,加上取名字,討論得十分激烈,第二天則是迎來送往的客人很多,陳國華都是忙得腳不沾地。

盡管陳國華很少,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主動去維護關系,但架不住別人要送啊。

羅峰、王學國、馬秉裕、胡先勛他們要送禮物的時候,都被陳國華臭罵了一頓。

二十多年的老同學、老鄰居了,這關系那么好,人來了就行,用得著送禮么?

只不過,陳國華罵歸罵,羅峰他們該怎么樣還是會怎么樣,這么多年了,哪次沒被罵過?

國慶節過后,陳國華照常上班,這天剛巧從葛守志那邊聽到了關于井山梨子這個東京女人的事兒。

得知對方是要來見自己,但卻被拒絕的事兒,陳國華頓時心里一動。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以前邱宗岳和張繼漢都跟他提及過關于這位井山梨子的事兒。

外國有多少代理商,以及哪些是相對可以被拉攏的代理商,陳國華都看過。

雖說自從南天門空間站項目重啟之后,他就沒有再接觸過這些,但不代表他不知道啊。

“我說老葛,人家想要來看看,為什么你們不問一問我的意見?”

看到陳國華突然出現,葛守志、殷孟倫幾人頓時嚇了一跳。

按理說,作為軍人的殷孟倫,警惕性不應該這么差,只不過他們這會兒在辦公室內,背后就是主任辦公室,加上陳國華走路比較輕,所以才會被嚇一跳。

“主任,這可是東京來的,這種人不見也罷,您都不知道她提出了什么異想天開的建議.”

葛守志當即便跟憤青一樣,憤憤不平地說道。

殷孟倫他們也跟著點頭,顯然他們對東京人并沒有什么好感,要不是現在上面推行改開,說是要注意影響,他們肯定也跟著開罵了。

憑什么要讓東京人掙錢?

家仇國恨至今都還沒報呢,有機會的話,殷孟倫他們絕對會第一個申請前往東京,就算戰死沙場,也要多殺幾個鬼子。

陳國華當即無語:

“你們在我面前說說就可以了,往后可別在領導面前這么說,小心隔墻有耳.”

“別一天到晚都想著打打殺殺,對付敵人要學會用腦子,但凡可以的話,我也很想給他們來發射幾枚洲際導彈.”

“行了,井山梨子的事兒就這樣吧,下次別這么自作主張,聽到沒有?”

葛守志聞言,渾身一震,立即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對于井山梨子這件事,陳國華并沒有太過在意,畢竟葛守志都已經拒絕了對方,那就沒必要再起什么波折了。

見與不見井山梨子,全看陳國華自己的心情。

下次再有機會,也剛巧他有這樣的閑情逸致,更碰巧有時間,或許他會見一見。

一個外國代理商罷了,就算生意做得再好,也僅僅只是華潤公司的賺錢工具罷了。

當然,就像葛守志他們想的那樣:憑什么要讓外國人站著把這些錢給掙了呢?

其實華潤公司在這些年已經減少了很多產品的代理,部分科技產品都讓蘋果公司等白手套企業來處理了。

但還是那句話,雞蛋不能全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面,這一點就跟進口糧食、原油等物資是一個道理。

甭管是啥,單一的渠道,一旦出事兒,事兒就會變得十分麻煩。

進入十月中上旬,這一天,張繼漢再次來到了振華研究所,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國華,那個北美巨商答應了,三億美金已經到賬了,他們也即將啟程來京城這邊,正在申請直飛航班.”

聽到張繼漢的話,陳國華也露出了笑容。

所謂的北美巨商,其實就是北美考克斯家族的現任大家長克倫佩勒。

這人特別留念人間,很想長壽,奈何疾病纏身,已經病入膏肓了。

此前的多次交流當中,透過盧從振他們幾位院長、醫生的分析,陳國華也知道了克倫佩勒此人目前的病情,確實是惡化到了油盡燈枯的程度。

如果克倫佩勒沒有李希慶、姜迎秋、梁毓晉他們這些醫生的幫忙,恐怕早已經去見了上帝。

三億美金是此次克倫佩勒在京城治病的全部費用,如果半年之后,他的病情沒有治療好,不是因為他本人不配合導致的意外,那么振華研究所小醫院這邊還是需要負責到底的。

畢竟三億美金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為了活下來,克倫佩勒直接掏了三億美金,恐怕全球都沒有幾人能夠做到他這樣‘慷慨’了。

“確實是一件好事兒,他們要申請直飛京城航班,上面會答應么?”

陳國華好奇地問了一句。

考克斯汽車公司要申請的是從北美直飛到港島中轉,然后再直飛京城的私人飛機。

克倫佩勒是有私人飛機的,而且還是超級空中客車。

五六十年代的時候,私人飛機市場主要是一豪華輕型飛機和超輕型飛機為主,只因為這些富商、企業家等客戶都需要高效、快捷、個性化的出行服務。

進入到七十年代之后,經濟全球化進程按下了快進鍵,比如蘋果公司、錢多多超市等全球知名企業,速度就非常快。

連陳援朝這個大侄子都有一架豪華的私人飛機呢,何況克倫佩勒這些北美頂級富豪?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私人飛機就已經是頂級富豪們的標配了。

不僅僅是身份的象征,也因為他們確實有這樣的出行需求,而且每次出門,最少都需要帶十幾二十人的小團隊。

更關鍵的是,客機飛行距離要足夠長才行,否則的話,無法滿足他們前往全齊任意目的地。

全球出售私人飛機的公司并不多,波音公司算一家,振華研究所下屬的振華飛機制造廠也算一家。

自從十年前,泛美航空公司跑來京城訂購了二十八架振華十八型客機之后,這款客機在全球的知名度一下子就打開了。

并且在此之后,振華二十型短程客機和振華二十三型超遠程客機這兩款客機在推出來之后,也同樣受到了很多客戶的喜歡和追捧。

振華型客機在過去十年間,在全球范圍內總共出售了兩百八十架客機,一躍成為全球知名飛機制造廠。

私人飛機業務也是最近幾年才推出來的,只不過受限于安全層面的考慮,訂購振華飛機制造廠私人飛機的客戶,大部分都是歐洲、莫斯科、東南亞、中東和南美一帶的富豪,北美這邊的客戶也就是陳援朝他們了。

“來之前,上面就已經批示了,申請已經通過了,估計未來一周時間內,他們的飛機就可以降落到南苑機場了.”

張繼漢笑呵呵地說道。

只要克倫佩勒來了,那么這三億美金便可以說是真正落袋而安了。

別看這一次只賺了三億美金,好像沒什么值得高興的事兒,畢竟華潤公司在過去的九月份都已經賺了不止五百億美金,所以三億美金還真沒什么可值得開心的地方。

更別說三億美金能不能真正落袋而安,還要看接下來半年時間內,小醫院對克倫佩勒的治療結果,否則的話,就是接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但其實,如果真的能夠將克倫佩勒考克斯這人治療好,那么未來的錢,絕對是源源不斷的。

為什么?

因為這就是最牛逼的啊!

什么人的錢最好賺?

不是女人、孩子,而是病人!

原時空的二零二四年,白云城一條很普通的城中村街道,也就是短短一百米左右的距離,遍布著六家藥店和兩家診所,并且在附近其他街道,還有兩家診所和十一家藥店。

從這里就不難看出來,什么生意最好賺錢了。

一個普通的小感冒,去一次藥店可能就需要花掉大幾十人民幣,甚至是過百人民幣。

就這,還只是普通的小感冒,如果是癌癥這樣的重病呢?

掏空一個家庭過去幾十年的積蓄,都未必夠治好癌癥這樣的疾病。

在一九七九年的這個時空,克倫佩勒這樣的北美巨商,如果振華研究所小醫院成功將他治愈,那么小醫院在全球富豪圈子當中的名氣將會徹底打響。

到時候,全球的富豪們,都會蜂擁而至。

特別是那些患有癌癥這樣疾病的富豪們,首選肯定是振華研究所小醫院。

因此,到了那個時候,小醫院想不賺錢都不行了。

克倫佩勒此人在北美,乃至是歐洲等其他富豪圈子,名氣都挺大的。

就好像戴維洛克菲勒一樣,他們都是藥罐子,必須得靠這些頂級醫療資源才能夠續命。

那么有錢的富豪,聘請了那么多頂級醫生的醫療團隊,依然沒能夠治愈自己,偏偏克倫佩勒來了一趟京城之后,就成功治愈了。

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情況了。

只不過,令張繼漢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一周后,克倫佩勒住進小醫院的私人病房的第三天,一個消息也傳了過來。

居然有人假借其他名義,接觸到了盧從振院長他們幾人,這人拿出兩千萬美金,希望盧從振他們不要治愈克倫佩勒。

好家伙!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兒?

大概率就是豪門恩怨了吧?

主任辦公室內,陳國華也很快知道了此事,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吐槽才好。

“主任,我們要告知克倫佩勒么?”

坐在陳國華對面的盧從振、李玉珊、王大榮他們幾人,此時的表情也是挺豐富的。

畢竟以前只是從文字里了解到資本主義國度的一些腐敗,但沒想到有一天還能夠親眼見證這樣的場景。

豪門恩怨啊,這絕對是非常有意思的大場面了。

人類向來都有窺探欲和好奇八卦的想法,街道辦那樣的情報組織傳出來的一些八卦,都能夠讓人津津樂道好幾天,更何況這些豪門恩怨呢?

陳國華聞言,反問道:

“盧院長,你們確定將這件事告知對方之后,對方的病情不會惡化么?”

這倒是值得考慮的關鍵!

要知道那三億美金當中,兩億美金是治療費用,剩下的一億美金是住院和后續的治療,反正就是三億美金全包,必須得保證治好他的病。

換句話說,在這個過程中,一旦有任何誘發克倫佩勒病情惡化的原因,都應該及時制止。

而很明顯,家人就是現在克倫佩勒最為致命的關鍵點。

跟戴維洛克菲勒他爺爺約翰洛克菲勒差不多,克倫佩勒在過去十多年時間里,都是‘安享晚年’的狀態,所以他很喜歡也很享受愛麗絲這些兒孫輩承歡膝下的時光。

可是現在,如果告知了克倫佩勒有人收買醫生,不希望他痊愈的消息,真的可能會引起他心態上面的變化,進而引發病情惡化的癥狀。

“很難說”

盧從振他們幾人頓時沉默了,顯然他們也沒有這樣的把握。

陳國華聞言點頭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別管這么多了,這件事我們就當做不知道”

為了那兩千萬美金要丟失三億美金的生意,肯定是不劃算的呀,傻子才會這么干。

而且京城是自己主場,還用得著怕別人么?

再說了,振華研究所的保衛科又不是吃素的,閑雜人等怎么可能靠近得了小醫院?

盡管小醫院號稱是醫院,應該是對外開放才對,但小醫院跟其他普通醫院不一樣,它是不對外開放的。

所有病人都是從其他醫院提交申請通過之后,才能夠轉移到小醫院來,畢竟小醫院需要篩查病人的病情,并不是所有病人都會接待的。

另外就是小醫院還肩負科研任務,如果對外的話,那就很容易導致泄密等問題。

因此,小醫院的情況這般特殊,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張繼漢對振華研究所的處理方案并不沒有覺得很意外,而且他這邊也通過華潤公司的情報搜集小組調查清楚了想要收買盧從振的那個老外的信息。

前來執行任務的是一名叫卡特漢姆的老外,他背后的公司是大不列顛的一家普通外貿公司。

從這里來看,似乎沒有跟克倫佩勒沒有任何的關系。

但是深入調查之后就會發現,這家貿易公司跟北美一家私人企業有貿易往來,而這家私人企業的大股東赫然就是迪圖瓦。

迪圖瓦是克倫佩勒的小兒子,他能干出這樣的事情來,說明他已經做了一些準備,否則的話,不會這么冒險。

那么迪圖瓦為什么要冒險呢?

自然是因為克倫佩勒的遺產分配方案不公平啊,他覺得自己的那份太少了,他那兩個哥哥卡雷班克和普萊斯特分到的遺產更多。

也因此,迪圖瓦勾搭了克倫佩勒的首席律師的女兒卡瑞娜,以跟卡瑞娜結婚為條件說服了卡瑞娜的父親篡改遺產協議。

當然,前提是克倫佩勒活不過今年。

“所以現在守在克倫佩勒旁邊的就是這個小兒子迪圖瓦?”

辦公室內,陳國華翻看完資料之后,頓時無語了。

資料是張繼漢拿過來的,按照現如今的情況,那么守在小醫院病房內的迪圖瓦很危險啊。

都說最毒婦人心,但其實賭徒一旦瘋狂起來,確實也是夠狠的!

為了幾百億美金的家族遺產,迪圖瓦還整了這么幾出計謀,屬實是為難他了。

但凡迪圖瓦的心思用在正道上面,估計也能夠經營好一家企業了。

只不過他應該是不想動腦,所以才會想著走捷徑。

事實上,有捷徑的話,沒幾人愿意吃苦。

那句話叫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其實這句話并不好,因為還有一句話叫吃啥補啥,所以吃苦成不了人上人,只有吃人才行。

迪圖瓦就是這么干的,他要吃人,而且還準備親自幫他父親拔管的那種。

“對,所以現在我們需要集思廣益,是趁著現在才剛開始治療沒多久,一切都還來得及,我們提前跟克倫佩勒說清楚,讓他解決好這些后顧之憂,然后再全面封閉式地接受治療.”

張繼漢肅然地說道。

陳國華聞言點點頭,這確實應該這樣,畢竟三億美金真的不好賺。

為了這件事,不管是陳國華還是張繼漢,前前后后都投入了不少時間。

講真的,如果不是為了治愈克倫佩勒之后的那些潛在收益,陳國華根本不會搭理這些事兒。

“好,那就開會吧!”(本章完)

最新網址:mhtxs.cc

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

本書:

上一章: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