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第198章 蕭沉硯喜當爹?
更新時間:2024-02-11  作者: 一碗佛跳墻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一碗佛跳墻 | 明智屋小說 | 喜棺開 | 百鬼散 | 王妃她從地獄來 | 一碗佛跳墻 | 喜棺開 | 百鬼散 | 王妃她從地獄來 
正文如下:
第198章蕭沉硯喜當爹?第198章蕭沉硯喜當爹?→:雖然聽到了,但厭王殿下還是裝作沒聽到。

哪怕這行為很茍,但如果現在拆穿了的話,大概這根蠢筆會當場夭壽。

以自家小女鬼的脾氣,大概率也會惱羞成怒的立刻送他去地府一日游。

蕭沉硯雖然想在生死危機中錘煉尋回力量,但這種‘生死危機’……還是算了吧。

大概是心虛的緣故,青嫵沒有繼續口舌之爭,嘴里兇巴巴的嫌棄他一身臭汗,讓他滾去洗澡,她也要去洗香香了。

只是走之前,她又硬邦邦丟下一句話。

“現在你就是巫族眼里的大肥肉,以后夜里別亂跑,老實回鳶尾院里呆著!”

蕭沉硯笑看著她,異常乖覺的哦了聲。

青嫵一臉不自在,回避他的眼神:“看你打個釘子掛墻上睡怪造孽的,勉為其難讓你進屋睡好了……就這段時間啊,只許打地鋪不許上床。”

他眼里的笑意又濃了幾分:“好啊。”

青嫵被他盯得如芒刺在背,走出兩步,又覺得惱火,轉頭跑他跟前,狠狠踩了他一腳,這才扭頭又跑了。

這舉動實在莫名其妙,屬于她心氣兒不順,路過的狗都要挨兩巴掌那種。

蕭沉硯卻是被逗得笑出了聲。

笑了兩聲后就嘶了起來,左腳腳指頭麻了,她剛剛那一腳至少用了八成力。

想到她昨兒的大力出奇跡,一拳給他手骨干骨裂的光榮事跡,蕭沉硯長長嘆了口氣。

他內心挺復雜的,不知道是該‘感動’她過去與他相處時的手下留情,還是‘羞愧’于自身十年征戰沙場,歸來竟是一朵‘嬌花’。

蕭沉硯看著腳下的影子,影子變成貓貓樣兒,蕭沉硯突然踢了貓一腳。

影貓:喵喵喵?

主人你為什么有狗子行為?

蕭沉硯:“你想想看何處能找死,今夜給我個列個章程出來。”

影貓:???這是人話?

青嫵洗香香出來后,就見院里多出兩只鬼。

夜游和黃蜂兩鬼撐著兩把傘,姿勢統一的坐在石椅上,手托腮,一副望穿秋水的模樣。

青嫵扭頭就要走,身后兩個討債鬼的聲音就飄來了。

“死鬼呀”

“帝姬呀”

青嫵警惕的回頭,嫌棄的咧嘴:“干嘛?”

夜游笑瞇瞇:“你交代給我的事兒,我可是都辦妥了,你躲什么躲?”

他說著伸出手,食指拇指并攏搓了搓,死魚眼都笑瞇成一條縫了:“你回老家這趟,有沒有帶點土特產啥的回來啊?”

青嫵抬腿先送他一腳,直接踹飛這只見錢眼開鬼,轉向黃蜂:“你也是來討賞的?”

黃蜂一縮脖子,嬌滴滴道:“帝姬你這可冤死奴家了喲奴家找您那是有正事,我可不是夜游大人那種無利不起早的黑心鬼”

夜游飄了回來,一腳踹在黃蜂的細腰上:“我是黑心鬼?昨夜要不是我,某些色中餓鬼就要去吸人陽氣了。”

黃蜂被踹了個腰椎間盤突出,咔嚓扭動兩下給自己正了個骨,媚眼里煞氣一閃,剜了夜游一眼,對上青嫵那意味深長的眼神后,她立刻道:

“帝姬明鑒,奴家只是一時嘴饞,我饞歸饞,我沒有真的去吸孟懷瑾的陽氣啊!”

旁邊傳來夜游的譏笑聲。

青嫵懶得看這兩鬼斗法,不耐的擺手:“再廢話我就放火烤了你倆。”

兩鬼登時噤聲,黃蜂一臉正色:“屬下是想來請示帝姬,能否將孟懷瑾的姐姐從瓊花樓里接出來,換個地兒安置。”

“這種小事,還需要來問我?”青嫵挑眉:“他姐姐不是快生了嘛。”

黃蜂咳了聲,道:“我昨夜去見了他姐姐,這才瞧出來她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來歷有點麻煩。”

她說著,壓低聲音道:“論輩分,她肚子里的孩子算是咱駙馬爺的子侄。”

青嫵略感意外,那日她沒有細察孟懷瑾家人身上的因果絲,只看了孟懷瑾與黃蜂之間的‘舊日情分’。

“他姐姐懷得是蕭家人的孩子?生父是誰?”

夜游嘖了聲:“巧得很,是徽王。”

“徽王不是才回京嘛?”

“據說是年初的時候,徽王曾入京給老皇帝拜年朝貢,那廝去瓊花樓也是偽裝成富商。”

孟懷瑾的姐姐叫做孟懷瑜,姐弟倆本就是世家出身,家族蒙難之前,孟懷瑜還是個聲名在外的才女。

可即便是才女,淪落風塵后,就是人盡可夫的妓子,命運不由自己把握。

年初的時候,徽王用重金在摘花宴上拍下孟懷瑜的初夜,享用了這位美人兒后,提起褲子便走人了。

只是一個女人而已,還是個妓子,徽王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不過徽王那夜雖是微服,但瓊花樓也有自己的路數,自然探聽出了徽王的身份,不管徽王是啥態度,孟懷瑜都算是被他瞧上的女人,瓊花樓自然不敢硬逼著孟懷瑜接客。

誰曾想,就那一夜,孟懷瑜就懷孕了。

孟懷瑜自是從一開始就不想要這個孩子,但瓊花樓不干啊,瓊花樓的東家知道這孩子乃是皇子龍孫,不管孩子生出來后,徽王府認不認,總歸不能在他們手上折了。

更別說,這東家還有點想借著孩子,攀附上徽王府的意思,一直讓人好生看守著孟懷瑜。

“要悄無聲息將孟懷瑜帶走,再簡單不過,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身份又怪敏感的。”

黃蜂瞧了眼青嫵的神情,小心翼翼道:“所以,屬下就想著,行事之前先回來與您商量商量。”

青嫵沉吟不語。

孟懷瑜肚子里這孩子竟是蕭家骨肉,的確是‘意外之喜’,她和蕭沉硯本就疑心,蕭家血脈與巫族有關,若這孩子能降生,或許能給一個答案。

日游和夜游如今的身體雖也是蕭家后裔,但古凌月本就是個活死人,他倆身體的特別,不具備說服性。

但孟懷瑜和徽王都實打實的只是普通人。

哪怕沒有這點,巫族急需孩童肉身降世,也不會放過孟懷瑜的這個孩子。尒説書網

不論是從世情還是利益層面出發,救下這個孩子,對青嫵和蕭沉硯來說,都是利大于弊。

只是吧……

青嫵感覺很微妙,正巧蕭沉硯這會兒也沐浴結束,進了院子。

青嫵看著他,嘆了口氣,道:“咱們王府又要添丁了。”

蕭沉硯頓住,下意識看向她的肚子。

影貓嗖得拱出來,激動的炸了毛。

主子喜……喜當爹?!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大神一碗佛跳墻的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

御獸師?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