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春入帳-第209章 來來來,打,你打
更新時間:2024-02-12  作者: 晨露嫣然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晨露嫣然 | 明智屋小說 | 暖春入帳 | 晨露嫣然 | 暖春入帳 
正文如下:
親,歡迎光臨88!

錯缺斷章、加書: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第209章來來來,打,你打

主題模式:

晨露嫣然

第209章來來來,打,你打

“怎么回事?”一名身著盔甲的將軍沉著臉大步走了過來。

“羊跑出來了,撞翻了篝火。”一名侍衛抱拳回道。

“那你們又在嚷什么?”將軍轉身看向正在人群里穿行、檢查眾人身份的侍衛長,一臉不悅。

“接到密報,有細作混進來了。”侍衛長立刻說道。

封宴眸色沉了沉,悄然看向對面的人群。商子昂和常之瀾也來了,站在人群后,正往這邊張望。

“細作?”將軍面色更難看了,走到人群前,慢慢地看著眾人的臉。

封宴垂下眸子,手悄然摸向腰間的刀。這些人,還不夠他殺的。但此時還未開戰,他實在不想朝大周國的將士動手。

“崔將軍。”商子昂突然嚷了一嗓子,“別是說我和之瀾兄吧?我們可是被你們強行抓來的。”

“你閉嘴。”將軍扭頭掃一眼商子昂,冷笑:“好好呆著,少找麻煩。”

“你放我們走唄。你說說,我不過一個小小京官,之瀾兄連官都不是,還窮得全身上下湊不齊十個銅板。你抓我倆干啥?我都說了,我那夫人已經死了,宴王和我不是親戚了,你莫不是以為他會來救我啊?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商子昂嚷嚷道。

“你再說話,打落你的牙。”將軍呵斥道。

“來來來,打,你打。”商子昂火了,一把扒拉開面前的侍衛,朝將軍走了過去,指著自己的臉說道:“老子好歹是個京官,老子的夫人好歹也是宴王的大姨子,就算是死了那也是大姨子,你敢打老子,老子回去就告狀,讓宴王弄死你個天殺的。”

將軍黑了臉,揮手就想扇。

“劉將軍,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常之瀾快步上前,一把拉回了商子昂。

將軍還想發作,此時突然覺得哪里不對,轉頭看向人群,感覺少了幾個人,又感覺不知道少了誰。正迷茫時,前頭又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

“報,緊急軍報!”

“又有什么事?”

將軍黑著臉,嘟囔著往前走。

商子昂揉了把臉,罵罵咧咧地也往回走。

常之瀾扭頭看了一眼漆黑的后營守衛處,擰了擰眉,跟上了商子昂。

營地外,封宴和祈容臨一行人已經悄然穿過了關卡,隱于密林之中,直到人群散開,這才放輕了腳步,往涪村急步奔去。

“剛剛的火不知道是意外,還是常之瀾和商子昂放的?”祈容臨突然問道。

封宴眸色沉沉,低聲道:“許是故意。”

“常之瀾胸有大才,可惜了。若能為王爺所用,必會發揮大作用。”祈容臨點頭,若沒看錯,常之瀾已經發現了他們一行人。

“有什么作用。”封宴冷聲道。

情敵的作用?

“嘖,王爺醋勁大,屬下不說了。”祈容臨搖頭,走到了封宴前面。

“換藥的人還不知道是誰,不留他是對的。”方庭低聲道。在藥王山的男子就那幾個,排除來去,只能是商子昂和常之瀾。但換藥一事,又可能不是發生在三妹妹見到的那一天,所以此事一時半會無法弄清。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蠱師養蠱之地。

一路疾行了一個多時辰,幾人在涪村外停下了腳步。

封珩把營地建在涪村不遠處,就是防止有人進入涪村。

“分散。”封宴打了個手勢,和祈容臨各帶幾人,悄無聲息地潛入了夜色深處的涪村。

營地。

顧傾顏把堆在第四個小榻上的雜物搬走,朝門口的常思藝揮揮手。

“常小姐,你就住這兒,把被褥鋪好就能睡了。需要本妃幫你鋪嗎?”

“不敢,小女自己來。”常思藝走進來,朝顧傾顏笑笑。

顧傾顏點點頭,走到了墻邊,拉起垂在墻上的細繩,慢慢拽動幾下,一個小簾子就升了起來,正好隔開了兩個小榻。

說是小,那是真小,不過一人寬而已,躺在上面都不敢亂翻身,怕半夜里摔得頭破血流。

常思藝鋪好被褥,靜靜地躺了上去。

顧傾顏坐在簾子后面,捧著繡羅挑選繡線,她準備給封宴做一雙新靴子。他這一趟出去,只怕會沾上鮮血,要洗洗才能再穿。她今晚可以先備上,等他回來就能穿上新的了。

“王妃不睡?”常思藝見她一直坐著,于是問道。

“常小姐先睡吧,兩個妹妹還沒回來。”顧傾顏輕聲道。

“顧大小姐真的已經沒了?”常思藝小心地翻了個身,小聲問道。

顧傾顏點頭,“是。早產,血崩。”

常思藝輕輕點頭:“女兒家生孩子就是過鬼門關,王妃節哀。”

顧傾顏定定神,輕聲道:“常小姐當日從王府回去,沒被刁難吧?等回京后,本妃讓王爺好好補償你們幾個。”

“我還好,那兩個妹妹難過一點。”常思藝嘆了口氣,“城中傳過不少閑話,說是我們貌丑無德,王爺嫌棄。有一個妹妹被家里匆匆嫁給了一個四十多的商人當續弦……還有一個被關在后宅一直沒出來過。”

“倒是本妃與王爺考慮不周了,委屈你們了。”顧傾顏琢磨了一下,說道。

“宴王殿下疼愛王妃,我們只是羨慕,不敢委屈。”常思藝輕聲道。

“常小姐,會有屬于你的好兒郎的。”顧傾顏勸道。

“天下兒郎都一樣,不會喜歡一個被人嫌棄的女子。我已經看開了,一個人也好,不必侍奉公婆,討好夫君。”常思藝絞著帕子,直愣愣地看著簾子上映出的身影。

“王妃,齊大人想請您去看看齊小姐。”司黛快步過來,在顧傾顏耳邊小聲說道。

“走吧。”顧傾顏放下針線,讓趙阿姑留在這里照顧兩個小的,帶著司凌司黛去見齊粉青。

齊粉青單獨住在一個小山洞里,去那兒得走上一炷香的功夫。齊禮杰已經到了,正在門口往里面張望。

洞口用胳膊粗的木頭做了門,木頭間縫隙很小,連一根手指都伸不過去,光線就從這些細小的縫隙里鉆進山洞,勉強照到了方寸大小的地方。

“王妃娘娘。”侍衛行了禮,打開了木門。

“為何看管這么嚴?”顧傾顏不解地問道。

“齊小姐發作時會很瘋狂,抓傷了不少人,所以只能關著。”侍衛說道。

顧傾顏擰擰眉,邁進了山洞。當初嬌憨明媚的少女此時蜷縮在山洞的角落里,一頭長發亂糟糟地披散著,衣衫也皺巴巴的,胡亂包裹在身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