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門惡婆婆-第1856章 番外:徐玉瑾
更新時間:2024-02-08  作者: 遇花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種田經商 | 遇花期 | 明智屋小說 | 穿成農門惡婆婆 | 遇花期 | 穿成農門惡婆婆 
正文如下:
主題模式:

我的名聲壞掉了!

是的,我知道,我的名聲壞了。

所有人都說,朱三娶了一個“攪事精”,沒腦子,連生的兩個兒子都是廢物。

在他葬禮上那一鬧,我幾乎成了萬夫所指的對象,就是我生的那兩個兒子,出門在外,也會被人嘲笑。

所以,后來他們做官做得不太順利,新任的皇帝也不重用他們。

我問十二寶、二十一寶:“怨娘嗎?”

他倆遲疑了一下,說道:“以前怨過,后來……懂了。”

是的,后來他們也懂了。

人生不可能太圓滿,否則會遭人妒忌。

就是老天爺,它也不會放過你。

我這一生,怎么說呢,還算比較幸運吧。

若放在別人眼里,大概就是“幸運”了一輩子。雖然我出生的時候,爹娘更偏疼兄長,但我爺爺稀罕我呀。

所以徐家那么多姑娘,也就我得了爺爺的喜愛,被他教養長大。

也因此,別人說我“心氣高”,一般的男人都瞧不上。

憑什么啊?

他一般了,我就要瞧上?

我可是欒州徐家的姑娘,我要嫁的男人,就是最好的。

雖然不太滿意家里人給我訂的親,但婚姻大事,父母做事,我也沒有半分自主權,他們訂下了誰,我也只能認了。

沒想到的是,他死了。

于是,我背上了“克夫”的名聲,在婚姻市場上瞬間降到了低,成了被人挑三撿四的“破爛”。

如果不是爺爺做主,我差點就被我爹娘隨便扔到哪家的后院,做了人家的后娘,或者寵妾。

幸好。

真的是幸好。

爺爺這輩子收了最后一個親傳弟子——朱七。

他的兄長朱三,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一個滿身泥腿子都沒洗干凈,卻野心勃勃,想要奮勇向上的男人。

爺爺說,男人有野心不是壞人,要看他有沒有這個能力,還要看他和家里的關系。

既然朱三能夠“犧牲”自己,跑去照顧一個只會悶頭讀書的書呆子兄弟,想來人品是不會太壞的。

幾番考驗,爺爺驚奇地發現,其實朱三是個讀書做事的好苗子,就是可惜了……

“可惜了,要是早幾年遇到,說不定他還能做個讀書人,考出一番名堂。”

爺爺的重點不是放在朱三能夠考得有多好,而是他能“做事”。

即使一朝為官,他必定是個“能臣”。

性格沉穩,為人機警,還知道變通,這樣的人入了朝,也不怕被別人給欺壓,埋沒了。

爺爺唯一有些猶豫的就是,朱三是個泥腿子,怕我不愿意。

但愿不愿意,總要見見才知道。

所以,我見到了他,一個我注定要“低嫁”,拿一生去賭的男人。

只一面,我看到了他眼里的驚艷和內斂。

就像爺爺所說的那樣,他是一個自控能力很強的男人,有原則,也有毅力。

跟我往常所見的那些只知道溜須拍馬,消磨祖上風光的公子哥完全不同,他更沉穩、踏實,就像一座大山一樣,沉甸甸的。

嫁給他,一輩子似乎就能望到頭了,但只要不發生變故,那么一輩子的最低保障也有了。

最重要的是,他不“輕視”女人。

當他與我對話的時候,我能從他的言談間感受到他對女性的“尊重”,也能感受到他刻意的“避嫌”。

他對我有好感,但因為身份懸殊,他將自己的感情藏得很好,以免冒犯到我。

然而,當他得知,只要他努力一下,他還是有機會夠得到我時,他又會破釜沉舟,賭一把——只要我愿意,他愿意為我科舉。

當然了,我和他的訂親遭到了我爹娘的激烈反對,只不過,這個時候的欒州徐家還是我爺爺做主,他們想反對也反對不了,這門親事還是訂了下來。

有的時候,我真的搞不懂我爹娘在想什么。我爺爺是誰?欒州智者,人稱一聲“徐老”,他的腦子是普通人能比的?

明知道自己比不過這位老爺子,干嘛非要跟老爺子對著干呢?

所以說,徐玉瑾理解不能。

朱三也挺爭氣,還真考出了名堂,雖然沒有金榜題名,考中什么狀元之類的,但也有了舉人功名,能通過大挑做官了。

很多人瞧不起朱三的舉人身份,那又怎么樣?他們不知道的是,朱三才讀多久的書?人家還沒考上,就已經得到了上面的重視。

這不,才考上舉人沒多久,她爺爺才剛推薦,那邊就讓朱三做了縣令,跑去當地方官了。

而我,也跟著去了。

剛成親那會兒,我還擔心婆婆會把我留在鄉下,讓我在她跟前盡孝。

結果她沒有,反而讓我跟緊朱三,朱三去哪兒了,都要把我給帶上。

用她的話說就是:“夫妻兩個,哪有分開的?自然是老三在哪兒,你也在哪兒。”

地方官一當至少得三年,我還以為要三年不見婆婆了,但沒多久,婆婆就跑來了。顯然,她嘴上說得好聽,還是擔心這個兒子沒經驗,年紀輕輕被人給唬弄了,她帶著一大波人來給朱三送功績了。

那幾年,青遠縣真的是大發展,整個一個翻天覆地,從清貧變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子。

朱三也因此被調到了京中,我也跟著進了京。

嫁給朱三這么多年,一直沒有消息,這也成了我的心病。不成想娘家這邊知道了,就想送妾,反倒是朱三和婆婆安慰我,說朱家有男兒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規矩,我還年輕著,不用著急。

還說二哥、二嫂他們也是多年才有的好消息,指不定我倆的運氣跟他們一樣。

人嘛,心情總是反復的。

他們安撫一下,我好了。

時間長了,我又擔心起來。

沒有兒子傍身,腰板總是不直的。再加上京中這些婦人,整天不是胭脂水粉,就是哪家后院又多了一個女人,庶子庶女又有多煩人……

聽著,我也煩。

他們又總是試探我,想給朱三送妾。

自己一年比一年大了,用他們的話就是——一年比一年老了。

可那些年輕姑娘,就跟剛冒出來的嫩豆腐似的,一塊比一塊嫩。她們還一個個仰慕年輕有才,感情專一的朱三,也想嫁一個這樣的男人。

膽子大一點的,都敢投懷送抱。

我的天啦!

我剛知道的時候,都嚇壞了,生怕朱三被人給勾搭走了。

世上的小妖精那么多,我怎么能保證他一直不動心呢?沒有兒子,就沒有我在朱家立足的根本,我如何能不心慌?

朱三大概看出了我的情緒,每每反復的時候,他都會請了假,想著法兒多陪陪我。

然后,他“寵妻”的名聲傳得更廣了。

我:“……”

雖然很高興他這么寵愛我,但是……有更多的小妖精盯上他了,怎么辦?

回憶,就像一個小姑娘,越回憶越美好。

我依稀還能記得當我肚子里的好消息傳來,我有多么喜悅,就好像盼望已久的珍寶終于落到我懷里了一般。

他臉上的喜悅,也是如此明朗。

我們倆都很開心。

四寶的事情,就是在這個時候爆出來的。

我的反應有些大。

十二寶還在我肚子里呆著,我以為這是我和他的長子,將寄托了我與他最美好的希望,但其實他早就有了別的兒子?!

我的天!

那……

那我肚子里的算什么?

我驚慌失措,彷徨四顧。

他安撫我,朱家安撫我,四寶是四房的孩子,他這一生都不會認回來。

真的嗎?

他真的能舍棄那個兒子?

好吧,朱三還沒舍棄,四房先鬧起來了,人家好好的養得這么大,哪里舍得還給朱三。

四弟妹李氏,差點都要翻臉。

看到四房如此反應,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也有那么一絲竊喜。

我知道他成過親,但我不知道他有過孩子。

我嫁給他以后,想象的都是我們倆的世界,即使有孩子,也是我和他的,而不是他和別人的。

我愛他,所以我介意他有別的女人,也介意他有別的孩子。

我希望我和他的孩子,能夠得到他所有的偏愛。

當然,聽到他的“放棄”,我對四寶多少有些愧疚。我也愿意從別的方面補償四寶,所以過年過節,我包給四寶的那份禮物總是最重的。

我一直以為,我會這樣一直幸福下去。

我和朱三也這樣認為吧。

但我們沒想到,時光能夠改變一切。

在外人眼里,他位高權重,我作為他的夫人,也跟著風光無限。

事實也確實如此。

但沒有人看到他的如履薄冰,也沒有人看到我和十二寶、二十一次面臨的各種“危機”。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聰明,我只是敏感而脆弱,因為得到了朱三的全方面保護,所以才讓我顯得格外雍容不迫。

但當頂層的“逼近”和“陷阱”來臨時,我和孩子成了朱三最大的弱點。

一開始,我是不知道的。

我只是“自得”有那么多人圍著我,吹捧著我的男人和孩子,說他們有多好多優秀。

然后有人在我耳邊說:“你和朱大人成親那么久了,你不怕他沒了新鮮感,在外面偷腥嗎?”

我愛他。

所以,我在意他。

我對我們的感情堅信,但同時我也怕他經受不了來自外界的誘惑。

你瞧,這就是外面對我的“影響”,悄無聲息,毫無破綻。

因為人家說得沒錯,這都是“常理推斷”,都是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什么戲劇里唱的,別人家發生的故事,各種各樣的,就這樣交織在我的周圍。

我也見到了多少命運悲慘的女性,她們將自己一生寄托于男人身上,最后賭輸了。

我和她們唯一的區別就在于,我目前是“贏”的。

關于孩子的教育問題,我倆的分歧,但大體還是能夠攜手而行。所以,他倆上了朱家的學堂,大量的時間呆在課堂里,只有天黑了才回來。

而我在家里,更閑了。

外面的人影響著我的兒子,也影響著我,他們簡直無孔不入。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和朱三吵了起來,我懷疑他變了心,他疲于自證。

然而,他怎么自證?

在我看不到他的時光里,他到底是在朝中辦事,還是在做別的,他拿什么證明?

朝上的事不能跟我講,他的秘密也越來越多,花在外面的時間越來越長,陪我的時間越來越短。甚至有時候到了他長居外面,我一個月才能見到一面的地步。

最長的,有半年。

這么長時間的分離,他身邊的丫鬟婆子,路上偶爾遇到的女性,各種傳言經過編攢以后,紛紛揚揚地飄進我的耳朵里。

最可怕的是,總有人拿出“證據”,證明這個男人背叛了我。

那段時間,我真的很痛苦。

一則,我的內心告訴我,我該相信他。可外面的聲音太多太多,我沒辦法堵住我的耳朵,假裝不知道。

我愛得太痛苦。

他愛得太累。

我倆都很疲憊。

他不是沒有提醒我,這可能是別人給我設下的“陷阱”,讓我清醒些。

我也不是不知道,但是……我又如何能保證,當他面對這么多“誘惑”時,他就不能開個小差,嘗一個鮮?

即使只是品嘗一下,過后就反悔了,根本不可能有納妾的事,我也沒辦法接受。

我愛他。

我沒辦法接受他的任何“背叛”。

偏偏在這個時候,他選擇了“放棄”我和孩子。他的位置站得太高了,危險太大了,為了保證我和孩子的安全,他選擇讓孩子“平庸”,犯點小錯誤,就像他身上的污點似的……

我那么愛他,我如何能允許?

他是那么完美,那么他的孩子也該是完美的,就像他一樣。

偏偏,我的孩子出了錯。

女色上的,被人哄著買了假貨,一時氣急跟人爭執,甚至動了手……

細細碎碎,并非原則上的小錯誤就像一張白紙上的污點,即使只是幾滴,也是那樣刺眼。

他甘于孩子的“平庸”,但我不行,我強迫他們“改正”,讓他們要像他們爹一樣優秀。

即使考不了狀元,考個進士總行吧?

他們未來要繼承朱三的衣缽。

我越是希望完美,就越容易出錯。

一切都被我搞砸了。

當我發現,原本要介紹給我兒子的姑娘,一眼就相中了四寶,我差點崩潰——同一個爹生的,我兒子還生長在身上,受到了最好的教育,怎么會比不過一個鄉下來的“野小子”?!

不知道什么時候,我的心態已經崩了,我變成了我原本憎恨的人,面目全非。

我嚎啕大哭。

我后悔,我想“改正”。我和朱三重修舊好,可裂痕已經在那兒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勤帝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老了,他明顯在“逼近”朱三,在打壓朱家。

我和我的兒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成了朱三的“軟肋”,也成了眾所周知的“攻擊對象”……

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我和我兒子已經掉進了陷阱里,他幾次想要撈我們,都沒有撈出來。

“對不起!”

當他對我說出這三個字,我痛苦非常。

我不要他的對不起,我只想跟他過一輩子,白頭到老。

我拉著他的手,也紅了眼眶,瘋狂搖頭:“既然你知道你對不住我,就不要死。你答應我的,你要跟我白頭到老……”

我想質問他,為什么要丟下我一個人。

我們說好的,我們要一起到白頭……

“對不起,我必須走在那位前面,要不然……沒有人能安心。”

我瞬間就懂了,帝家無情。我們一家變成這個樣子,全是他們“逼”的。

他們挖了太多陷阱,有太多人在這件事情里面出力,我們防不勝防,最后還是中了招。

“三郎……”我撲在他的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我為他感到不甘,他為了大燕奉獻了一輩子,他們卻這么逼他,太過分了。

他們怎么能這樣?

就連他自己的“命”,他也把他算計在了其中。

何至于如此,何至于如此啊……

我哭了,喊著“三郎”的名字,我想讓他放心,我不會讓他為難的。

他想做的一切,我都替他做了。

即使,會付出我的名聲,我的孩子這輩子都出不了頭了,但沒關系,我們會“活”得好好的,比任何人都活得久。

他們會富貴一生,他們的子孫會在另一個起點爬起來,重回高峰。

我在朱三的葬禮上大鬧了一場,鬧給朱家、鬧給皇家、鬧給天下人看——朱家大房和朱家老宅鬧翻了。

我揪著朱三瞞了四寶的存在騙婚,怨恨朱三寧愿幫那個兒子也不幫我的兒子,讓我的兒子無所事事,一事無成……

朱三偏心,朱家其他人沒良心,罵天罵地,罵了一群人……

到了夜深人夜時,我抱著朱三留給我的遺物哭了好久好久。

“三郎……”

“我的三郎啊,下輩子,我們早一點遇到好不好?”

“下輩子,我還要當你的妻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