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讀心,錦鯉崽崽成了京城團寵-第176章 那方面不行
更新時間:2024-02-12  作者: 上春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上春 | 明智屋小說 | 全家讀心 | 錦鯉崽崽成了京城團寵 | 上春 | 全家讀心 | 錦鯉崽崽成了京城團寵 
正文如下:
兩人對視一眼后臉色一變。

糟了,江賀禮!

沒來過牡丹園的江賀禮不知道,他目前追過去的地方是一排廂房,是作為休息的地方給一些公子小姐歇息的。

剛追過來時江賀禮心中旖旎,覺得這是一段美好的緣分,可走著走著他就覺得不對勁了。

這地方怎么沒有一個人啊!

他突然停下,然后猛地回頭,看到了個一閃而過的黑影。

江賀禮:“!!!”

有危險,速逃!

哪知他剛轉身,身體就不受控制地有些發熱,香囊上的馥郁香氣縈繞在他的鼻尖,讓他更感燥熱。

江賀禮雖沒吃過豬肉,但見過豬跑啊。

他當下立刻把香囊一丟,疾步往來的方向跑去。

這時,身后卻突然傳來一道柔柔的聲音。

“公子您怎么把奴家的香囊扔到地上了?好失禮呀”

江賀禮身子一僵,緩緩回過頭,站在他身后的正是剛才撞到她身上的女子。

茯苓蹲下身在路兩邊找到了那個被丟掉的香囊,仔細地拍了拍上面沾的灰塵和草屑,一雙幽幽的含情美目帶著些幽怨。

“看著我做什么,公子?”

茯苓腰肢款款走上前,一雙纖纖素手伸上前去摸他的臉。

江賀禮往后退了一步,看著女子清秀的臉心中升起幾分憤怒。

“小姐這是做什么,我好心救你,你為何要恩將仇報!”

茯苓看了他幾秒后低聲嘆了口氣,她也不想害人的。

她本是一個戲班子里的青衣,后來被人買了下來,買她的主人為她找了一個商戶之女的身份,還給她量身定制了這種樣式新穎的衣物,把她當成大戶人家的小姐來養。

她的主人唯獨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讓她嫁給眼前的這名男子。

但這些話她是不能跟眼前這人說的,她知道主人的人就在附近看著他們兩個。

茯苓伸手拉住江賀禮的衣袖,語氣嬌媚,“跟我去廂房吧,公子”

江賀禮的臉色紅彤彤的,身上又躁又熱,就好像有一萬只螞蟻在爬一樣,他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趕緊離開,但不知為何腳就是動不了。

“別、別這樣......”

江賀禮艱難地開口,額頭上大汗淋漓。

也還好他的意志力還算堅定,要不然根本撐不了這么長時間。

在江賀禮快要撐不住時,他的腦海中突然想到在尚書府時林姨給的小香毬。

當時林姨說,要是不舒服就把它吃了。

江賀禮瞬間清醒了幾分,顫抖著手把放在懷中的那個香毬拿出來,此時眼前的景象都有些看不清楚了。

他的手一直哆嗦著打不開,因為催情藥引發的顫栗傳遍全身。

“咔噠”一聲,香毬掉到了地上,但這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被茯苓撿起來了。

她轉了轉那顆小香毬,面露疑惑,“這是什么東西?”

江賀禮頭皮都要炸開了,他伸手去抓那個小香毬,卻一把抓住了茯苓的手。

茯苓呀了一聲,手像是被燙了一樣,她慌亂地抬頭看著男子意亂情迷的模樣,臉龐浮上緋紅的顏色。

這個男子的長相......還是很俊朗的。

她的眸光錯開,有些不敢看他。

“給...我......”

江賀禮艱難地吐出這兩個字。

“不給,除非你告訴我這是什么?”

茯苓將小球藏在身后,面色緋紅地看著他。

江賀禮又上前一步,看上去就像是將茯苓攬在懷里一樣,努力抑制著體內翻江倒海的欲望,艱難的,“我的、藥...”

不等茯苓接著問,他喘著粗氣說道:“我、那方面不行,要吃藥......

這話說完,江賀禮自己都不想活了。

茯苓一愣,眼神一言難盡地在他身上掃了一遍,很單純地就把藥遞了過去,甚至還猶猶豫豫地問他,“每次......都要吃嗎?”

“嗯......”

就在他即將拿到香毬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飛過來的一枚石子“啪”一聲將那個香毬打掉了。

茯苓臉色一變,眼神瞬間就清醒了許多,“你騙我!”

剛才那一定是主人的人在提醒她!

她伸手拉著江賀禮的胳膊,“走,跟我去廂房!”

要趕緊把生米煮成熟飯!

江賀禮已經失去了理智,不用茯苓拉,他自己就貼了上去。

兩人拖拖拽拽地來到一間廂房門前,茯苓推開門的瞬間,聽到里面傳來一句話。

“小狗,我養不了你,我把我今天身上帶的銀子全給你了,等你花完了我再送過來好嗎?”

屋內外的人同時愣住。

茯苓看到,屋內有一個打扮素凈,面容清秀嬌美的女子正抱著一只臟兮兮的小狗在與狗說話。

茯苓愣住了,怎么回事?不是說廂房里面沒有人嗎?

白婉柔在與朋友聊天的時候看到了一只臟兮兮的小狗被人踢了一腳,她看那只小狗瘸著腿,想追上來為她包扎。

最后跟著那小狗從一個半人高的小洞里面鉆了進來,然后就來到這排廂房里面了。

看到茯苓身后的江賀禮,白婉柔輕呀一聲,連忙放下了小狗走過去。

“江公子,你怎么了?對了,謝謝這位姐姐把他送來,你人真好,我們一起將他放到榻上去吧。”

茯苓滿臉狐疑,語氣有些不善,“你是誰?”

“我與這位公子是朋友,這位姐姐,我們還是先別聊了,我看江公子好像很難受,先把他扶到榻上去吧。”

看到江賀禮雙眼迷離,面頰緋紅又躁動的樣子,白婉柔急得不行。

她拿起了在腰間掛著的香毬,擰開后捏了一顆小藥丸放到了江賀禮的嘴里。

這是她身上唯一的藥了,嫂嫂出門給她的,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你給她喂了什么?!”茯苓瞇了瞇眸子,握住了她的手腕。

白婉柔一愣,隨后寬慰一般地對著茯苓笑了笑,“姐姐放心,我不會害他,這藥是我嫂嫂給我的,對了,我的家里人也在這里,我去找他們幫忙,麻煩姐姐在這里看著江公子了。”

聞言,茯苓的手松開了,眼神莫名地看著白婉柔跑著離去的背影。

這是什么傻白甜?(愛腐竹ifzz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