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06章 鋒芒 (第一更求保底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2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那孩子當眾出了大丑,羞憤難忍,也沒法再待下去了。

他的下人忙過來將他領走去換衣裳。

和這孩子相熟的小伙伴自然看阿寶不順眼,但是他們不敢再親自去挑釁,而是去慫恿太子。

“……太子殿下,您騎射的本事前日師傅都夸呢,不如給大家伙兒露一手?”

“是啊!讓那邊那個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也見識見識什么叫厲害!”

幾個大一點的孩子圍在太子身邊擠眉弄眼地說道。

還有一些孩子是跟阿寶交好,自然也氣不過,就跟對方吵起來:“……喂!你們怎么罵人啊!”

“誰罵人了?我們說狗眼看人低,你是狗眼嗎?不是就不要往自己身上栽!”對方發出一陣哄笑聲,十分愉悅。

阿寶擰起眉頭,站了起來。

還是那句話,他可以讓著太子,但是別的人,對不起,沒這待遇。

他大步走到自己這邊小伙伴前面,將他們護在身后。

阿寶比同齡的小孩子要高得多,跟太子身邊那些大他兩三歲的孩子差不多高,因此在這些人面前完全不輸氣勢。

“你——!”他伸手指著太子身邊笑得最厲害的一個大孩子,“出來!”

那孩子的笑聲戛然而止。

他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太子,輕聲道:“……太子?”

太子看了他一眼,也上前一步,將他護在身后,對阿寶道:“阿寶,你這是要干什么?”

阿寶微微躬身。道:“太子請讓開,我要跟他比試比試!”

太子搖了搖頭,“若要比,跟孤比。”

“是啊!要比,就跟太子比!跟我們比,算什么英雄好漢!”那孩子在太子身后激動得發抖,越發火上澆油。

阿寶的眼神不善地瞇了起來。“弓箭!”他手一攤。對身邊的人說道。

神將府的下人忙遞上來阿寶常用的一張小弓,弓身雖然不長,但是用料黑沉沉的。看不出是什么材質做的,弓弦色如暗金。

“箭呢?”阿寶等了一會兒,見沒人給他送箭,回頭又問了一聲。

神將府的下人有些猶豫了。輕聲道:“阿寶小少爺,這弓的威力太大。對付這些人,您還是用別的弓吧……”意思是,殺雞焉用牛刀?

阿寶頑皮地笑了笑,道:“把我的箭囊拿過來。我早有準備。”

他當然早有準備,準備好了有人會耍賤,會故意挑釁。

他也不能一箭把人射死。

畢竟賤人雖賤。但只是言語挑釁,到底罪不至死。

一直在旁邊觀望的范媽媽便把箭囊笑嘻嘻地遞了過去。

阿寶抽出一支箭。搭在弓弦上,對準了太子的方向。

太子的臉都白了,厲聲道:“阿寶,你敢射孤?!”

“敢對太子射箭!阿寶你好大的膽子!”

太子那邊頓時鼓噪得更厲害了。

阿寶撇了撇嘴,大聲道:“煩死了!安靜點兒行不行!”話音一落,他的手指一松,他搭在弓弦上的那支箭已經離弦而出,往太子那邊直飛過去!

太子沒料到阿寶真的動手,嚇得兩眼一翻,當場暈了過去。

那箭卻如同長了眼睛一樣,拐了個彎越過太子,往他身后那個剛才罵阿寶“狗眼看人低”的孩子身上扎過去!

那箭一下子打在那孩子的胸口,重重地撞擊,然后落在了地上。

那孩子直覺得胸口一陣悶痛,再低頭,卻看見那箭尖已經是被削去了,箭尖的位置包上了厚厚的布團,只是那布團里面似乎是一小團墨囊,在他胸口氤開了一大團黑墨,十分刺眼難看。

“看見了吧?我可以用沒有頭的箭射中你,也可以用有頭的箭射中你。——再胡說八道,我一箭射到你嘴里,讓你這輩子也長不出牙!”阿寶抖了抖自己的小弓,快意說道。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校場周圍的軍士見了阿寶露的這一手弓箭,齊聲喝彩,都涌了過來。

當值的校官跑過來問阿寶:“……可不可以跟我們試一試?去那邊的靶場就行。”

阿寶隔著人射中目標的絕技讓這些軍士們看得目不轉睛,都忍不住想從這六歲的小孩子手里學點東西。——果然是神將府出身,箭術就是不同凡響!

阿寶早跟這些小孩子在一起混的不耐煩了。

他在神將府的時候,陪練的都是墮民八姓精英,他們也從來不把他當小孩子看。

“走吧,我們去靶場。”阿寶揮一揮手,很有氣勢地帶著校場的軍士去靶場比試箭法去了。

太子這邊被人悠悠地救醒,醒來就問:“阿寶呢?他殺了人!——快把他抓起來!”

他身邊的人尷尬地道:“太子殿下,阿寶……阿寶沒有殺人。”

“沒有?!不可能啊!我明明見他的箭嗖地一聲從我頭上射過去,將我背后那人射死了!”太子瞪大眼睛說道,一轉頭看見剛才那個應該“被射死”的人,嚇得又吼了一聲“鬼啊!”差一點又暈過去。

那人忙對太子道:“太子殿下莫慌,阿寶的箭沒有箭頭,所以沒有傷我,只是把我的衣裳弄臟了。”

太子這才看見那人胸口一大團黑墨,心有余悸地點點頭,扶著人從地上爬起來,左右看了看,“阿寶呢?”

“去那邊靶場跟軍士比試箭法去了。”有人不無羨慕地說道,“我也好想學啊……”

太子:“……”

他扶著內侍的手,往靶場那邊走過去,正好看見小阿寶騎在一匹四蹄踏雪、全身黑得發亮的大馬身上,風馳電掣般在校場上跑過,于馬上回身彎弓,對著靶場另一頭的靶子嗖嗖嗖三支連珠箭發。支支連中靶心!

“好!”校場周圍響起軍士們如轟雷般的喝彩聲,很多軍士跑了過去,將阿寶從馬上抱下來,一起往空中拋去,等掉下來,再接住拋上去。

阿寶也十分開心,樂得哈哈大笑。比他爹周懷軒還標致的小臉上英氣勃發。正午的陽光從他頭頂照下來,更顯得他一張小臉光芒四射!

那光芒實在太過耀眼,刺得太子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從校場回到東宮。太子的心情很不好。

叔王夏亮正好進宮看他,見他悶悶不樂地樣子,忙問道:“太子殿下可有不開心的事?”

太子便把上午在校場的事說了一遍。

夏亮聽了半天沒有說話。

“叔祖?為什么不說話?您也覺得有問題嗎?”太子不確定地問道。

夏亮點點頭,“確實有些問題。”

“真的?!我也覺得有問題!”太子眼前一亮。真是覺得“知我者,叔祖是也!”。

“別的也就罷了。校場那些軍士。可都是御林軍!——他們不尊太子,居然對阿寶佩服得五體投地,實在是不妙,大大地不妙。”叔王夏亮很是擔心地說道。

太子愣了愣。“這有什么不妙?”

太子只是不爽被阿寶搶了風頭而已,倒是沒有夏亮想得那么遠。

夏亮便跟他解釋:“……太子殿下,御林軍是什么人?他們是要誓死保護圣上和太子的人!就跟神將府的軍士。他們要誓死保護的是神將大人周懷軒和阿寶!——本來您有御林軍,有大夏軍士。阿寶有神將府軍士。兩相對比,您比阿寶要多一重御林軍的保護。如果如今,連御林軍都倒戈了,您……的位置,實在是岌岌可危啊!”

“沒有那么嚴重吧?”太子遲疑,“只是射了一次箭而已。”

“好吧。太子殿下天性純良,是叔祖多慮了。——但愿是叔祖多慮了。”夏亮說完就搖著頭走了。

他的人雖然走了,但是他的話,卻在太子心里扎了根,等有合適的土壤,就會生根發芽了。

這以后,太子越發看阿寶不順眼,哪怕阿寶努力收斂,但是他的鋒芒,還是刺痛了太子的眼睛。

夏昭帝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也不是不感慨地。

這一天,太子來給他請安的時候,夏昭帝對他溫言道:“坐吧,跟父皇說說話。”

太子忙坐在夏昭帝身邊,給他倒了一杯茶水。

夏昭帝抿了抿茶水,先問了太子最近的功課如何,考了他幾句,雖然不算特別滿意,但是比以前還是有很多的進步,便點了點頭,故意在他面前夸阿寶,還說太子在這些方面都不如阿寶。

太子果然生氣了,但是不敢跟夏昭帝辯駁,只是氣呼呼地紅了臉。

看見太子這幅樣子,夏昭帝才道:“池兒,聽父皇夸阿寶,你是不是不高興?是不是覺得,阿寶如何能比你還要厲害?”

太子低下頭,不敢看夏昭帝的眼睛。

夏昭帝摸了摸他的頭,教導他:“你是太子,為什么要跟人爭這些東西?你就算什么都比他好,難道你還要跟他一樣將來去做事,還是去打仗?”

太子怔了怔,抬頭看向夏昭帝,若有所思。

“池兒,你是太子,須要心胸寬宏。為君之人需要的是心胸和眼力,不一定是能力最出眾的人。你只要懂得用人就行。日后,你要親近神將府,他們才是你的堅強后盾……”夏昭帝很是耐心地說道。

太子雖然不甚聰慧,但是夏昭帝還是想給他機會。

反正太子也不是開國之君,而是守成之君,他只要有眼力和心胸就夠了。

能力不足,會有臣子為他補足。

但是如果能力不行,還愛逞強,同時又沒眼力和心胸,這就是亡國之君的征兆了。

這是第一更。求保底粉紅票!!!o(n_n)o。

親們的保底粉紅票請投給,俺會堅持三更到結文!!!

下午有第二更。晚上有第三更。o(n_n)o。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