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09章 痛擊 (第一更求保底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3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爹,那人我能對付!”阿寶感覺到正往這邊趕來的那人的氣息,暗暗想施壓過去。

“不行!”周懷軒凌厲說道,“快走!”

魯大他們沒有再拖延,抱著阿寶飛身離去。

阿寶再著急也沒用了,被魯大他們很快就帶到了盛思顏住的福臨殿。

“都解決了?”盛思顏忙迎上來,看見阿寶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挑了挑眉。

范媽媽給她使了個眼色,言簡意賅地道:“神將大人回來了,讓我們把小少爺先帶回來。”說完躬身退下。

墮民八姓精英在門外守護。

盛思顏又驚又喜,連忙拉住阿寶問:“你爹呢?怎么沒有跟你過來?”

她的心砰砰直跳,整個人站都站不穩了。

阿寶握了握小拳頭,不甘心地道:“娘,我能對付那人!我感覺得到!但是爹不讓我出手,把我趕回來了!”

“誰?你要對付誰?”盛思顏緊張起來,“難道還有厲害的?”

阿寶點點頭,“我們走的時候,有個人正往我們剛才站的地方撲過來,應該是跟那些血兵一路的。娘,您知道我能對付血兵……”

盛思顏馬上明白周懷軒的用意,她抬手制止阿寶繼[續說下去,正色說道:“阿寶,你爹做得對。你對血兵確實有克制作用,但是你要知道,你能用特殊手法對付的,只有血兵。正常的軍士,你對他們毫無辦法。如果對方提前獲悉你這種能力。會不計一切代價要做掉你。他們只要不用血兵就行了。找一些功夫高強的人,對你不斷擊殺。而你現在才六歲,跟你爹學的本事還不夠你自保,連顯白都打不過,怎么打得過對方派來的高手?——你難道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處于這種不斷地被人追殺的狀態中?”

阿寶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娘的話。

是啊,他現在能克制的,只是那些血兵。

但是今日摸上山來的那些殺手,只有少部分是血兵。大部分都是正常人。

這些正常人如果趁他落單的時候一擁而上。他確實不是他們的對手……

“娘,我會趕快長大的!”阿寶抿了抿唇,仰頭說道。

“娘知道,阿寶長大后一定會非常厲害。”盛思顏撫了撫他的頭。“去歇息吧。娘要等你爹回來。”

“娘。我跟你一起等。”

黑暗的叢林里。迷霧漸漸又收攏了過來。

周懷軒立在一棵大樹背后,目光敏銳地盯著樹林深處的一個地方。

那迷霧里雖然有迷藥,對周懷禮卻一點用的沒有。

他沒有吃過盛思顏的解藥。但是他早就百毒不侵。

簌、簌、簌……

從對面傳來不緊不慢的腳步聲,從樹林里厚厚的落葉上走過,在寂靜的山林里并不很響亮,但是聽在周懷軒耳朵里分外刺耳。

這些人,居然設了這樣一個圈套,針對他的兒子、妻子……

周懷軒的眼神不善地瞇了起來。——他在西北墮民之地接到周顯白和周老爺子的信,一刻也待不住了,馬上離開墮民之地,日夜兼程地趕了回來。

走到這青仞山附近,他感覺到一絲不尋常,看到山下有巡邏的軍士,問了他們才知道,原來夏陽公主,還有太子和他的東宮伴讀們,今天都來青仞山了。

周懷軒二話不說,就飛身趕了上來。

林木間埋伏的那些殺手,被他毫不留情地全都做掉了,甚至有幾個是跟五年前被他在東山滅掉的血兵差不多的人。

看來,是五年前的人,卷土重來了。

簌……

那腳步聲突然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周懷軒能夠感覺到他被一股氣勢牢牢鎖定……

居然能夠感覺到這棵大樹背后有人,這番感知能力,整個大夏里面除了他周懷軒,應該就是這個人了。

周懷軒突然有著強烈的愿望,想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

他沒有再給那人躊躇猶豫的時間,不聲不響從大樹背后消失,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對面那人的背后,一只手握著匕首,悄沒聲息地遞了過去。

那人像是背后長了眼睛一樣,寬厚無比的身子平平往旁邊移了一尺,生生避開周懷軒從背后刺過來的匕首!

周懷軒腳下不停,身形半側,一個掃膛腳如旋風般掃了過去。

那人躲開了背后的匕首,卻沒有躲開周懷軒的掃膛腳,硬生生挨了一腳,整個人往旁邊斜飛出去,但是他的人逃開了,手腕卻是一抖,一條長鞭如同毒蛇吐信般卷了過來!

周懷軒反手如同鐵鉗般抓住那條長鞭,往上直飛出去,從很高的樹上飛躍而過,將那長鞭如同掛繩一樣掛到樹上。

那人如果不放手,他整個人就會隨著長鞭被周懷軒掛到樹上!

周懷軒隨手將對方的長鞭繞在樹上,自己飛身回轉,企圖繞到那人身前,撕開那人臉上的面具。

那人卻飛快地轉身,又一次把寬厚無比的后背對準了周懷軒。

周懷軒一拳砸去,那人長嘶一聲,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被周懷軒打得往前撲去!

周懷軒移步上前,踩到那人背上,正腳下用勁,想要一腳踹死他算了,那人的右手突然反手往上一抖,無數牛毛細針往周懷軒身上扎去!

同時數十個血兵聽到那人的長嘶聲,從樹林深處撲了出來,一起往周懷軒攻去!

周懷軒將腰一擰,整個人往后平折成直角,才堪堪避開那些牛毛細針。

為了躲開血兵的攻擊,周懷軒順勢抽出腰間軟劍。往自己身周劃了一個大圈。

劍氣縱橫,將那些血兵逼退了一步。

而他腳下剛才踩著的那人卻趁機往前探去,如同長蛇一樣,在草尖上跐溜劃過,很快消失了蹤影。

周懷軒一躍而起,手中長劍翻飛,跟那些圍上來的血兵搏斗起來!

那些血兵雙目通紅,一點眼白都看不見,比上一次他在東山遇到的那些血兵還要暴怒狂躁,戰力更強。但是人性似乎殘留地更少了。

周懷軒察覺到這些不同。也不把他們再當人看。

他沖入血兵群中,手中長劍揮蕩,將迎面一個血兵砍成兩截!回手斜劈,又削掉了一個血兵的半個肩膀!

身形閃動如同林中暗魅。

一顆顆血兵的頭顱飛向天空。一具具無頭尸體倒在了林間的空地上。

浴血的殺戮激起了周懷軒的狂性。他長嘯一聲。嘯聲聲震天地,驚得青仞山和對面的藥山上飛鳥烏拉拉揚天而起,無數野獸在山上奔騰逃竄。連十幾里外的大夏京城都聽得清清楚楚!

“什么聲音?”

“那是什么聲音?”

“好像有人長嘯……”

神將府里,周老爺子倏然醒過來,坐起身道:“……軒兒回來了。”

青仞山的皇室莊園里,一個個殿堂宮室都亮起了燈。

“出了什么事?”

“誰在喧嘩?”

太子心神不定地披衣起身,問道:“……外面怎么回事?阿寶呢?會不會他出事了?”

太子的內侍眼神閃爍著,低聲道:“太子殿下,沒什么事,您去睡吧……”

太子皺著眉頭道:“孤總覺得會出事。”

“出事也是阿寶出事。”那內侍撇了撇嘴,“您擔什么心啊?”

雖然太子很不喜歡阿寶,但是如果他真的出了事,太子還是很擔心的,他在父皇那里無法交代啊……

“你出去看看,讓他們收手吧。”太子咬了咬牙,“如果阿寶真的有個三長兩短……”

“太……太子……”那內侍終于忍不住,顫抖著聲音說道:“太子殿下,您就別管了!阿寶肯定活不過今晚,您就當什么都不知道吧!”

“什么?!”太子驚得一下子抓住那內侍的衣襟,“你再說一遍!什么叫活不過今晚?不是嚇唬嚇唬他嗎?你們到底做了些什么?!”

“太子殿下,小王爺也是為了太子打抱不平!那阿寶這樣得圣上歡心,小王爺和叔王都擔心圣上會……會有別的心思啊!”那內侍跪在地上磕頭道。

“什么心思?孤是父皇唯一的兒子,父皇會起什么心思?!”太子聽得心驚膽戰,他一向不肯面對的問題,真的要面對了嗎?

“太子殿下您聽奴婢說,您想想,從您的娘親昭王妃那處開始想,圣上的心思,那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圣上不肯立王妃為皇后,反而立了鄭想容的牌位為皇后。這還不說,您和安陽公主明明是名正言順的皇后嫡出,卻弄得跟見不得人一樣!就您這個太子的位置,也是叔王勸了又勸,并且拿出祖制,聯合朝臣和您舅舅王相,圣上才不情不愿立的儲啊!”

內侍的話,將太子最不愿意面對的事實血淋淋地展現在他面前!

他愣愣地站在喜來殿寢宮中央,喃喃地道:“父皇……父皇到底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不是很明顯嗎?——圣上恨不得立夏陽公主的兒子阿寶為儲君啊!”那內侍悄悄說道,“您為什么會對阿寶看不順眼?——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啊!”

“父皇……父皇不會的……”太子喃喃地道,“阿寶姓周,不姓夏!父皇不會的!”

這是第一更。求保底粉紅票!!!o(∩_∩)o。

昨天三更超過一萬二千字啊!親們的保底粉紅難道已經木有了???

下午有第二更。晚上有第三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