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08章 歸來 (5K,第三更求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2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阿寶自從出生就重任在身,雖然只有這一個兒子,雖然也極心疼他,但是盛思顏也沒有把他關在內院,讓他長于婦人之手。

阿寶是天上的鷹,注定要到長空翱翔。

盛思顏愿意在確保他安全的前提下,讓他能夠親自經歷這些人心險惡。

當然,這也是因為阿寶從小就比別的孩子早熟聰慧,而且功夫也好,更是有一定的異能在身,盛思顏才敢在他六歲的時候就放手。

“阿寶,你要記住,就算你爹不在家,我們神將府也不是隨便什么人就能拿捏欺侮的。”盛思顏慢條斯理地道,遞給阿寶一顆藥丸,“吃了吧。記住你是神將府的繼承人,所以你想去見識見識,娘也不攔著你。”

阿寶激動地點點頭,“娘,我早就想見識見識了!他們到現在才動手,實在是等死爹了!”

盛思顏:“……”微慍道:“跟著顯白就不學點好的!”

爹來爹去的,幸虧懷軒不在家,不然阿寶就要挨揍了。

不過看著阿寶雀躍的姿態,盛思顏暗忖,如果讓叔王府的那群人知道阿寶的真實想法,這些人會不會直接吐血而亡……

第二天一大早,阿寶坐車去東宮,身邊的車夫是墮民精英八姓里面的遲七和孫八,四個隨從分別是魯大、羅二、龐五和瑞六。

墮民精英八姓的八個人,阿寶就帶了六個在身邊,另外兩個范媽媽和樊媽媽,則跟著盛思顏擺開夏陽公主的儀仗,先一步去了青仞山。

今天曾大學士要帶著東宮的一群學生去京城附近的青仞山遠足。

這也是太子課程的一部分。

青仞山也在京城的西面,和盛國公府的藥山隔山相望。

青仞山上有皇家莊園,可以讓他們住幾天。

盛思顏是公主,也是可以用這里的皇家莊園的。

盛思顏的公主儀仗一到青仞山,叔王府就得到了消息。

“父王,夏陽公主也去了青仞山。那我們的行動……?”小王爺夏止有些不確定地問夏亮。

叔王夏亮倒是笑了,“咦?她居然敢從神將府出來?嘖嘖,膽子倒是不小。”

“夏陽公主去了,情況就更復雜了。父王……要不,我們緩一緩?”小王爺很是擔心地道,“或者,這一次就放棄吧?”

夏亮仔細想了想,搖頭道:“不,這一次的機會,實在是千載難逢。哪怕是試一試那些血兵的本事,也不能放棄。”

好不容易等到機會,盛思顏和阿寶都離開神將府,周懷軒又不在京城,他們還放棄這個機會的話,那真是以后什么事都別做了!

“前怕狼,后怕虎,能成什么大事?”夏亮沉下臉,訓斥夏止,“我們綢繆了這么多年,可不是一直要鬼鬼祟祟躲在幕后的!若不是為了有一天,我們能站到臺前,跟他們硬碰硬的打一仗,那我們準備這么多年有什么意思?!”

夏亮最耿耿于懷的,就是綢繆多年的東山莊子里的東西還沒有派上用場就沒了!

他又花了五年的時間,囤積了一批糧草、兵器和血兵。

當年的幕后黑手還沒有找到,如果現在這批東西再被人無聲無息就廢掉了,夏亮真是覺得自己不用再綢繆了,后半輩子就真的醇酒婦人、醉生夢死算了!

夏止被夏亮說得抬不起頭,不甘心地道:“但是現在還不到圖窮匕見的時候,著什么急啊?”

“這不是著急!”夏亮簡直有些恨鐵不成鋼了,“我看你是讀書讀傻了!——書讀得多,固然懂得比別人多,但是束手束腳的東西也比別人多。這一次的事,你別管了,我讓懷禮直接負責。”

夏止見不能說服夏亮,只好應了,叮囑夏亮道:“父王,周懷禮那邊也要小心,這人臉酸心硬,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反噬一口。”

夏亮笑了笑,道:“這不用你說,我自然知道。——我敢用他,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下去吧。”

青仞山的秋色很是絢麗多彩。

漫山遍野的紅葉如火如荼,映著秋日的藍天,分外耀眼。

盛思顏本來是懷著緊張的心情來到青仞山,看到這番美景之后,她的心情居然輕松下來。

“夏陽公主,您看那邊的院落,就是皇室的莊園。”神將府來探路的一個向導對盛思顏指著皇室莊園的位置。

盛思顏點點頭,“去那邊吧。”

他們一行人很快來到莊園里住下,而且住的是莊園里最大的一個院子。

看守莊園的內侍本來有些為難,還勸了一聲:“夏陽公主,今日太子殿下也要來青仞山游玩。”

盛思顏挑了挑眉,“那又怎樣?難道這青仞山,他來了,我就不能來?”

“當然不是,當然不是,夏陽公主多慮了。”那內侍忙笑著賠禮,“只是,這里的院子,除了圣上住的那個以外,別的最大的院子,一般都是給太子住的。”

“哦,以后就留給我住吧。”盛思顏笑盈盈地道,“我是他的長姐,長幼尊卑的道理,不用我教你們吧?”

那內侍被盛思顏堵了回去,不敢再勸,賠笑退下了。

盛思顏便看著下人把東西搬進來,順道進來的,還有她帶來的人手,也潛入了青仞山,趁機四處搜了一遍。

“……大少奶奶,青仞山里沒有找到可疑的人。埋伏的地方也空無一人。”周顯白悄悄過來回報,“是不是那邊知道消息泄露,就取消了這一次的行動?”

盛思顏微笑著拿著一柄羽毛扇子扇了扇,輕聲道:“如果取消了,算他們識相。不管他們取不取消,我們照原計劃,青仞山上的重要位置,都要安插我們的人。”

阿寶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盛思顏雖然放手,但是一定要在旁邊看著。

周顯白應了聲“是”,自去布置。

到了天黑的時候,他們才看見叔王府的人手在一個身材異常寬厚的男子的指引下,四處就位了。

曾大學士他們一行人本來是打算吃過早飯就來的,但是太子殿下早上突然拉肚子,耽擱了一陣功夫。

曾大學士擔心太子的身體,本來說要不取消今天的遠足,等太子殿下病好了再說。

但是到了中午,太子就說他沒事了,可以上山了。

為了讓曾大學士相信他的話,太子甚至請了太醫過來診脈,對曾大學士保證太子沒事了。

曾大學士見太醫做擔保,又想到東宮遠足一次不容易,方方面面的安排布置,足足要準備半個月,就允了,順便還帶上了那個太醫,這樣就保險了,萬一太子的病情復發也沒關系。

他們正午時分離開京城,來到青仞山的時候,已經快傍晚了。

阿寶從車里下來,帶著四個隨從,跟幾個小伙伴一起,笑呵呵地往前走,一邊狀似漫不經心地看著四周的林木風景,一邊其實緊張地盯著周圍的動靜。

這是阿寶第一次獨自一人面對這樣的險境,雖然提前打點過了,但是危險從來不給人準備的機會,他還需要更多的實戰經驗。

咕咕、唧唧……

樹林中傳來各種小動物和小鳥的叫聲。

這些孩子聽得激動不已,恨不得撒丫子去林中捉鳥。

曾大學士笑著招呼他們:“別跑遠了,先去那邊的莊園歇息,吃晚飯。明天再來爬山。”

大家只好應了一聲,依依不舍地揪了幾朵野花,跟著曾大學士,帶著自己的隨從下人,還有數百個御林軍一起,住進了皇室莊園。

“太子殿下,這里最大的福臨殿已經有人住下了,您住旁邊的喜來殿吧……”莊園里接待的內侍戰戰兢兢說道。

太子果然不高興了,挑了挑眉,沉著臉不說話。

太子的內侍忙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太子殿下住的大殿,你怎么能給別人住?!”

“是……是夏陽公主住下了。”莊園的內侍低下頭,輕聲說道。

“誰?夏陽公主?……”太子的內侍卡殼了,他看了看太子。

太子臉上的怒氣一閃而逝,很快就堆起笑容:“原來是皇姐,應該的,應該的……孤就住喜來殿吧。”

別的孩子都在偏殿住下。

阿寶居然也沒有去福臨殿跟他娘親夏陽公主盛思顏一起住下,而是跟別的孩子住在一起。

太子聽說了,心里倒是好受些,叮囑身邊的人:“待會兒領他出去,嚇嚇他就行了,別讓叔祖的人真的傷到他。”

他身邊的人笑著道:“太子也忒仁厚了。叫我說,就別管他。叔王那邊要怎么做,咱們都裝不知道。”

太子皺了皺眉,道:“這樣不好吧。畢竟是我們的人將他騙出去的……”

按原定計劃,太子派人將阿寶從屋子里騙出來,引到林地里,那邊有人借機揍他一頓,然后將他扔在外頭過一夜。

阿寶再藝高膽大,也只是個六歲的孩子,這樣一嚇,肯定就嚇破膽子,以后再不敢跟太子作對了。

可是這樣一來,阿寶要是去父皇那里告狀,他可是要吃虧的,父皇肯定要打他板子。

太子身邊的內侍聞言暗忖,這阿寶到了叔王的人手里,怎么可能還活著回來跟太子對證……便安慰太子:“叔王一定給您打點好了,一定不會牽扯到您身上的。”

“不會?”太子狐疑,“之前不是說好了,讓孤派人去騙他出來?”

“……這不是情況有變嗎?夏陽公主既然在這里,不用白不用……”那內侍笑得意味深長,“太子殿下,這一次實在是天賜良機,您就放寬心睡大覺,明天一早起來,您就知道那阿寶,再也不會給您添堵了!”

太子聽見完全跟自己無關,才抿嘴笑了笑,道:“這一次讓他吃個虧,以后學乖點就好了。”說完就去跟大家一起吃晚飯去了。

吃完晚飯,各自回自己住的屋子歇息。

阿寶在屋子來來回回走了半天,才等到有人敲他的窗子,忙大喜撲過去問道:“誰?”激動地聲音都在發抖。

外面的人聽見他的聲音顫抖,還以為他是害怕了,擔心他不出來,忙道:“夏陽公主請您過去說話。”

阿寶心念電轉,立刻明白是對方臨時改了主意,不說是太子叫他出去,而說是他娘親。

阿寶對著窗子做了個鬼臉,已經打定主意,到時候告狀,就說是叔王派人請他出去,嘿嘿嘿嘿……

“來了來了!”阿寶連聲答應,披了件薄氅就沖了出去,做出一番激動的樣子,“我想跟我娘住,可以嗎?”

那人的身子站在黑地里,笑著道:“當然可以。”又問他:“您的隨從呢?”

“誰管他們!”阿寶著急地道,“快帶我去找我娘!”

“阿寶小少爺跟我來。”那人看阿寶身后沒人跟著,忙對身后打了個手勢,轉身就走。

阿寶蹦蹦跳跳跟在他身后,一直往林木深處走去。

越往里走,里面越是黑暗。

前面那人都快看不清路了。

阿寶的目力卻是非同凡響,在黑暗中視物如同白晝一般。

他往林中一掃,就看見不少人影瞳瞳,在樹林深處埋伏好了。

“噓——!”阿寶突然打了個呼哨。

一群夜宿的飛鳥被阿寶的這聲呼哨驚得撲棱棱飛了起來,寧靜的青仞山夜空頓時被驚飛的飛鳥畫割成無數的方格。

前面那人被嚇得一個趔趄,差一點摔倒在地,他回頭,怒視著阿寶道:“你干什么?!”

阿寶眨了眨眼,無辜地道:“我跟我娘打個招呼,告訴她我來了。”

那人:“……”盡扯謊!

他都把他帶到后山了,離夏陽公主的別院足足有半座山的距離,怎么可能聽得見!

“別再鬧了,聲音太大,會把野獸引來的。”那人輕聲叮囑一聲,突然往林子里一拐,就消失了蹤影。

阿寶一怔,在林間空地停下了腳步,也不敢動了。

他四下里看了看,正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就看見林中漸漸起了一層薄霧。

阿寶臉色一變。

他倒是有些輕敵了,山中的夜晚,氣候跟平地不同。

這薄霧,不知道會有什么狀況。

阿寶一邊想,一邊往后退到一塊大石頭后面。

有人敲了敲他的肩膀。

阿寶猛然回頭,見是范媽媽和樊媽媽,才松了一口氣,埋怨道:“嚇死爹了,你們怎么來了?我娘怎么辦呢?”

“你母親沒事,她不放心你,讓我們來看看。跟著你的魯大他們呢?”范媽媽悄聲問道。

阿寶悄悄地笑,“在你們后面呢,你們沒看見嗎?”

范媽媽猛地回頭,果然看見魯大、羅二他們露出了腦袋,才放心地道:“還好,都來了……”

話沒說完,就聽見前面的林地里傳出來幾聲悶哼,還有人撲通撲通往下掉的聲音。

阿寶有些奇怪,看著范媽媽道:“說好的偷襲呢?打斗呢?要人命呢?——這算什么回事!”自相殘殺嗎?!

林中繼續傳來不斷的慘叫聲,似乎有人正在林中殺戮,而那些埋伏的人毫無還手之力。

還有人晃晃悠悠從林中鉆了出來,在他們前面的空地上不斷打轉,跟喝醉了酒一樣。

阿寶大奇,但是看見范媽媽她們胸有成竹的樣子,阿寶恍然大悟:“是不是娘出手了?!”

范媽媽沖他搖了搖手指頭,“大少奶奶哪有出手?不過是吩咐我們在容易聚霧的地方撒了點迷藥而已。”

原來那些霧是有迷藥成分的!

他們自己人,包括阿寶,都事先吃過解藥了,所以沒事。

但是林中埋伏的叔王府的人,可就倒了血霉了。

“啊?怎么能這樣?——勝之不武!太勝之不武了!不過我喜歡!”阿寶搓著手,歡天喜地就要沖出去試試自己的淬毒小匕首。

就在這時,叢林中的迷霧漸漸散去,一個頭戴云冠,身穿玄色長袍的男人分云撥霧,從林中緩緩走出來。——正是周懷軒!

范媽媽他們瞠目結舌,呆在原地。

阿寶已經欣喜地迎了上去:“爹!您可回來了!”

然后看見周懷軒冷峻的神情,阿寶眨了眨眼,馬上開始裝可憐,“爹啊!那些人欺負我!想把我騙來殺掉!要不是爹來了,我就見不到娘了!”

說完又覺得這樣不厚道,黑了娘親,實在是對嘔心瀝血布局的娘親不公平,忙又道:“娘不知道他們這么兇殘!哦不……他們不知道爹這么兇殘……不對不對,他們不知道爹會回來!可是娘知道爹會回來,所以讓我在這里等爹!”

阿寶掛在周懷軒的胳膊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周懷軒唇角微翹,淡定地道:“出來吧。”

阿寶帶來的人手紛紛從大石頭后面走出來。

“你可憐?

你被欺負?

你是在等我?

帶著刀槍劍戟甚至大口袋等我?”

周懷軒低頭看著阿寶,“你這樣淘氣,你母親知道嗎?”

阿寶嘿嘿地笑,眼珠一轉:“爹啊,娘想你想得昨天晚上都哭了,一天到晚只看你看過的書,晚上睡覺還要抱著你的中衣睡!我偷偷給換成我的中衣,還被娘打一頓!”

范媽媽和樊媽媽他們聽著大囧,忙道:“阿寶就交給您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就要跑走,給盛思顏報信去。

周懷軒將阿寶拎起來,往魯大那邊扔過去,沉聲道:“快帶他走!”

魯大他們感覺到一陣凌厲的氣息正從山下飛奔而來,都是一怔。

阿寶也感覺到了,正要放開自己的氣勢,周懷軒已經捂住他的嘴,低聲道:“你不能,你還太小。”抬頭對魯大他們低吼:“快帶他走!”

第三更五千字,為丟丟剪剪盟主大人天打賞的仙葩緣加更送到。O(∩_∩)O。

今天三更超過一萬二千字了啊,親們的保底粉紅票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