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14章 選擇 (第三更求保底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4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阿財看了蔣四娘一眼,轉過身子,窸窸窣窣地爬了出去,很快消失在窗臺上。

蔣四娘馬上恢復了木木呆呆的樣子,眼角的淚痕很快就也就干了。

盛思顏和馮氏在內堂歇息了一會兒,曹大奶奶過來跟她們說了會兒話,苦留她們吃午飯。

馮氏忙道:“你們今天是第一天,忙著呢,哪里有精力到我們這里呢?我們就不給你添麻煩了。”

盛思顏也道:“等以后送殯的時候我們再來吧。”

曹大奶奶只好應道:“今日怠慢了,等這件事過了之后,我專程去府上致謝。”說著,充滿希翼地看著盛思顏。

盛思顏微笑道:“等我的信兒吧。”

曹大奶奶心里一喜,忙拭了拭淚,先出去候著了。

盛思顏服侍馮氏起身,又叫了阿寶,“咱們回家了。”

卻見阿寶放下棋譜,看著地上道:“阿財,你剛才去哪里了?你背上是什么東西?”

盛思顏跟著低下頭,看見阿財背上搭著一塊帕子。

阿財抬起頭,默默地看著盛思顏,往她的腳邊爬了過去。

盛思顏半蹲下來,從阿財背上揭下那塊帕子。——準確地說,不是帕子,而是中衣的一角……

上面還有紅紅的文字。

盛思顏瞥了一眼,看見角落歪歪扭扭寫著“蔣四娘”三個字,忙揉成一團,塞進袖袋里,若無其事地道:“走吧,回去再說。”

馮氏看在眼里,也沒有多問,忙帶著盛思顏、阿寶和阿財離開了蔣侯府。

聽見她們走了,周懷軒和周老爺子也告辭出來,跟著馮氏和盛思顏他們走了。

周懷禮這才得以抽身,回到內院去接蔣四娘。

曹大奶奶坐在蔣四娘身后給她梳頭發,蔣四娘盯著自己面前的炕發呆。

周懷禮含笑站在門口,等曹大奶奶梳完頭,才道:“勞煩岳母了。”

曹大奶奶勉強笑道:“不敢當。我如今已經不是你岳母了,你這樣叫,我實在擔當不起。”

“您當然擔當得起。除了您,我沒有把別人當岳母。”周懷禮笑著說道,過來把蔣四娘扶起來,帶回了一品驃騎將軍府。

盛思顏心神不寧地回到清遠堂,急忙將那塊寫著血字的帕子拿出來看。

上面的字跡不是很清楚,而且寫得言簡意賅,但是其中的內容,卻讓盛思顏看得心驚肉跳。

“……周懷禮殺吳嬋娟、殺祖母、殺生母、殺養母,藏吳嬋娟重瞳于身……請救救我!——蔣四娘。”

別的內容不說,就這一行字,已經足以讓盛思顏霍然起身,連聲道:“快找懷軒進來!”

外面的丫鬟忙去傳話,請神將大人進來。

周懷軒匆匆忙忙從外院回來,問盛思顏,“出了什么事?”

盛思顏將那血帕遞給周懷軒,全身都在發抖:“你看看。”

周懷軒拍拍她的肩膀,“別怕,有我。”

他接過血帕,一目十行地看完了,閉了閉眼,將血帕還給盛思顏,“你從哪里得到這東西?”

盛思顏輕聲道:“是阿財。今日在蔣侯府,阿財溜了出去,應該是見到了蔣四娘。”

這個血帕,應該是蔣四娘親自所寫。

“不過,阿財為何去見蔣四娘呢?”盛思顏偏著頭,若有所思地道,“我記得周懷禮將那間屋子看得嚴嚴實實,阿財又不是喜歡惹事的性子,不知道為何……”

周懷軒背著手,在屋里走了幾個來回,又看了盛思顏一眼,問道:“你有什么打算?你想救她嗎?”

盛思顏想起昨天蔣家老祖宗對她說的話,今日看見的蔣四娘的慘狀,還有這份阿財帶回來的血帕,沉吟良久,緩緩點頭道:“……我想救她。阿財也想救她。”

“你一定要救蔣四娘?”周懷軒又問了一句。

“我……想試試。”盛思顏垂下頭。她想求圣上幫忙,暫時不用周懷軒。

周懷軒走到盛思顏身邊,拉著她的手坐下,看著她瑩澈的鳳眸,緩緩地道:“阿顏,我跟你說個故事……”

“曾經有一世,我沒有活過十八歲。周懷禮承繼了神將府,娶了蔣四娘。他們倆,在那一世,是這神將府的男女主人。”

盛思顏瞪大眼睛,用手捂住胸口,怔怔地看著周懷軒。

周懷軒兩手撐在膝蓋上,看著前方的墻壁,淡淡地道:“知道了這一切,你還想救她嗎?”

“難怪蔣四娘一直對我有著若有若無的敵意。”盛思顏感慨說道,“原來上一世,她是這神將府的女主人。”

“上一世若不是因為鄭素馨,也輪不到她做女主人。”周懷軒不以為然地道,“已經占過一世便宜,就該知足。”

這一世卻依然咄咄逼人,咬著盛思顏不放,周懷軒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都看在眼里。

若不是蔣侯府最后關頭懸崖勒馬,不再與盛思顏為敵,周懷軒連蔣侯府都會掀翻……

盛思顏按住周懷軒的手,“算了,她也沒有得逞過。這么些年,她的苦楚也受夠了。其實何止是她識人不清,就連我們,都沒有想到周懷禮是這種人。”

周懷軒深吸一口氣,搖頭道:“我確實沒有想到是他。”

也不是沒有懷疑過,但是一想到那個神秘人寬厚的背影,周懷軒就被誤導了,或者,潛意識里不希望是自己的親人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

仔細想來,如果那人真的是周懷禮,那他就是故意裝出一個異常寬厚的背影,來迷惑熟悉他的人。

也真是處心積慮呢!

“那你還是想救他?”

盛思顏點點頭,“是,除了我們,大概也沒有人能夠將她從周懷禮手中救出來。蔣家老祖宗想來也是終于想明白了這一點,所以臨死的時候向我求救。”說完盛思顏又納悶:“不過阿財居然摻和進去,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周懷軒皺緊眉頭,又在屋里走了幾圈,才下定決心,對盛思顏道:“我大概知道阿財為何這么做。”

“為何?”盛思顏很是好奇。

“這一世,阿財受大祭司所托,從西北墮民之地來到大夏京城,尋找紫琉璃帶來的人。而你,就是阿財要找的人。阿財從西北來到大夏京城的時候,途經江南,在那里曾經被幼年的蔣四娘所救……”

盛思顏的一口氣終于吁了出來,“原來如此。我說蔣四娘怎么會對小刺猬那樣感興趣。而且,阿財對蔣四娘的態度也很奇怪呢。”

之前是一直躲著她,到了最后,才悄悄出手,幫了她一個大忙。

“……阿財想還蔣四娘的救命之恩。我們成全它吧。”盛思顏抱住周懷軒的胳膊,努力勸說周懷軒。

周懷軒笑了笑,溫言道:“你想救,我幫你。”

“……先不用你。”盛思顏忙道,“我先去求父皇,將周懷禮調開。”

周懷軒沒有異議,反正盛思顏搞不定的時候,他再出手就行了,用不著唧唧歪歪。

當天晚上,周懷軒溜出神將府,連夜趕到周懷禮的驃騎將軍府,想探知蔣四娘說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卻發現周懷禮也在深夜時分悄然離開了他的將軍府,往城外行去。

周懷軒遠遠地跟著他,來到了一個非常隱秘的山莊。

在那里,他發現周懷禮又改造了許多血兵!

大山深處,那密密麻麻的營帳,規模直比神將府在京郊的大營少一些。

周懷軒趴在樹上,遠遠地數了數,初步估計,這里大概有五千名血兵……

這么多人,光他一個人,是很難對付的。

就算能把血兵殺光,但是周懷禮有這么多血兵掩護,基本上是不可能將他擊斃的。反而會打草驚蛇。

周懷禮這人已經沒人性了,不知道他發起瘋來,會做出什么事。

周懷軒現在有了很多要守護的人,他不能讓這個瘋子有機會傷害他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如果要動周懷禮,一定要從長計議。

周懷軒沒有出手,悄悄回了神將府。

第二天,盛思顏起身,要進宮見夏昭帝求情。

周懷軒叫住她,囑咐她道:“不要跟圣上說太多話,只要請圣上將周懷禮暫時調離京城就行。”

盛思顏很聽周懷軒的話,忙道:“我知道了。”

進了宮,她依言對夏昭帝道:“父皇,有件事想請您幫忙。”

夏昭帝坐在床上,笑著道:“說吧,什么事?”

盛思顏湊過去,在夏昭帝耳邊輕聲道:“父皇,您能不能找個由頭,把周懷禮先調離京城一陣子?”

夏昭帝什么都沒問,立即點頭道:“沒問題。”

很快,夏昭帝就讓王毅興下旨,命周懷禮去西北查探,看看墮民那邊是不是有變,他們大夏是不是需要出兵。

這正是叔王夏亮一直在夏昭帝面前游說的事。

一聽這個旨意,夏亮大喜,忙催促周懷禮:“趕快去西北。——快去快回!”

周懷禮也想帶幾個血兵去西北跟墮民試一試,看看是他的血兵厲害,還是墮民厲害。

而且要是以往的情形下,周懷禮不會放心離開驃騎將軍府那么久。

但是如今他對蔣四娘的狀況已經放下戒心,因此毫無懷疑地領了旨意,馬上就離開京城,往西北去了。

盛思顏探知周懷禮離開京城三天之后,才派了范媽媽和樊媽媽,深夜往周懷禮的驃騎將軍府去了。

第三更送到。O(∩_∩)O。

今天依然三更,親們,說好的保底粉紅票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