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62:交易成功
更新時間:2015-01-16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黃金屋

462:交易成功

秦朔幼年,瞧著父皇坐在龍椅上,主宰天下人的生死。sogou,360,soso搜小說

那時,他便想。

終有一日,他會代替父親,站在那里。

他不想被人主宰生死,所以便要主宰他人的生死。

這些年,他從未害怕過這條路的艱辛。

左右成功和失敗,不過是晚亡和早卒。

成功了,他便衛冕為王,百年后變為塵土。

失敗了,他便提前入了地獄。

爭權奪利向來如此,成王敗寇。

這不是亂世,周圍卻依舊是刀山火海。他是大秦皇室的皇子,從出生開始便知道他的道路和尋常人,是不一樣的。

秦朔瞇了眼睛,將手里的公文放下后,打量著馬車外的一切。

他,或許可以試試……

彼時,皇貴妃瞧著手中的信,身子微微顫抖。

父親,居然是這樣想的。

皇貴妃眼里噙著淚,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的父親告訴她,若是真的沒有辦法,安家人就是賠上全族人的性命,也會將秦鶴安全的送出京城。只是,來日皇貴妃怕是再也沒有機會見到秦鶴了。因為以后,秦鶴會隱姓埋名,沒有人知道他曾是大秦的七皇子,也沒有人知道他是大秦最受寵的妃子的孩子……

生死再也不能想見,以后形同陌路。

皇貴妃想起秦鶴的容顏,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不知。該怎么辦。

秦朔和她說過話,秦朔的意思,她都聽進去了。秦朔不喜歡被威脅。而秦鶴的存在對秦朔來說,便是莫大的威脅。秦朔如今雖然沒有得勢,但是六皇子秦賢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建廣帝和秦賢疏遠了不少。

若不是那些道士都是秦賢送上來的,建廣帝恨不得連秦賢的容顏都不要瞧見。

皇貴妃知道,這三位皇子中,最后能站在那個位子的。不是她的兒子,也不是六皇子……而是這個看似軟弱的秦朔。

“朱嬤嬤……”皇貴妃想了一會。才喚了朱嬤嬤進屋,問道,“本宮讓你取的東西,你取回來了嗎?”

朱嬤嬤聽了之后。嚇的跪在了地上,“皇貴妃,你要三思啊……你若是這樣做,便是斷了你和七皇子的母子之情啊。”

又有那個孩子會想到,自己的來日會葬送在母親的手中。

這種愛,雖是為保他活下去。

可是這樣的活著,和死了又有什么區別。

皇貴妃此時眼里一片血紅,她何嘗不知這些,“朱嬤嬤。本宮不能自私。安家全部人保護鶴兒一個人,本宮……你也知,本宮的父母年紀大了。尤其是母親。這幾天她腿腳不便,更是不能多走動。本宮不能自私的讓他們,因為保護本宮的孩子,就全部葬送在本宮的手里。”

“鶴兒是本宮的命,可他們的性命,也是命啊。”皇貴妃嗓音哽咽。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沒有讓自己哭出來。“本宮,只有對不起鶴兒了。而且這樣做,本宮或許還能護住他一命。”

她來宮里,這些年唯一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念頭,便是保護安家所有人。

她是軟弱無能的閨閣女子,能保護安家人的法子,只有做好建廣帝身邊受寵的妃子。這些年來,她不知受了多少委屈,可是再多的委屈,都不能讓她倒下。直到腹中的孩子小產后,她更是明白,自己存在的意義,便是保護好安家。

而安家的人,也從未讓她失望。

她只是提起過秦鶴,父親便看透了她的心思。

在信函中,還放了一些方糖。

她小的時候不喜吃辣和苦的東西,唯獨對這方糖情有獨鐘。母親怕她長壞了牙,一直不敢給她吃太甜膩的東西,可是太清淡的東西,她吃著又覺得沒胃口。后來,父親便陪母親一起用膳,在母親出去備飯后茶點的時候,父親便從袖口里將方糖拿出來放在她的面前。

“阿梅吃。”父親笑的慈祥,一點也不介意自己辛苦。

那個時候她看著父親手中,因為被藏久了,而微融的方糖,甜甜地笑了。

她和父親以為他們隱瞞的很好,直到很久之后,她才知道母親在飯后會離開,是為了給他們父女獨處的機會。

父母,都那么疼她。

總是笑著喊她,“阿梅,阿梅。”

皇貴妃想,為了父母的笑容,她就算死在宮中,也是沒有半分后悔的。

朱嬤嬤此時軟癱了身子,哭泣不已。

皇貴妃這樣做,或許會讓七皇子死都不愿意再見她。

但是朱嬤嬤沒有阻止,她想不出更好的辦法。秦朔要斷秦鶴的子孫,不要秦鶴的性命。而秦賢是想要秦鶴的性命,更想讓安家所有人陪葬。唯有秦朔這一條路可走,但是這條路上,卻鋪滿了毒刺。

朱嬤嬤沒有說話,只是在皇貴妃說出,去吧二字后,回屋拿了東西給皇貴妃。

明日,便要見濁妃。

皇貴妃應了,卻沒抱什么希望。

在宮中的日子,每一日都無比的漫長。

只是一日,皇貴妃覺得像是過了一年。

去御花園前,皇貴妃囑咐朱嬤嬤,“告訴乳娘,讓七皇子睡在本宮的殿內,等本宮回來。”

朱嬤嬤撇過頭去回答,“是。”

御花園內永遠都盛開著繁花,無論是什么季節,這里的花都開的十分的奪目。就像這宮中,來來去去的美人,讓人挑的花了眼。

皇貴妃站在御花園內許久,也沒有等到濁妃。

朱嬤嬤勸皇貴妃坐下,皇貴妃只是搖頭。她不覺得累,只有站著,她才感覺到。自己似乎還是活著。

皇貴妃最后等到的,不是濁妃,而是四皇子秦朔。

秦朔對她行禮,“皇貴妃娘娘,母妃今日抱恙,讓兒臣來給你賠不是了。”

“可傳了御醫?”皇貴妃有些不解,為何秦朔會出現在這里。“若是沒有喚御醫,本宮這邊傳御醫。”

下意識里。她便有些急了。

濁妃,是秦朔最后的理智。

秦朔笑著搖頭,“多謝皇貴妃了,只是不必了。母妃只是身子不適。沒有什么大礙的。只是兒臣聽聞一件事情,不知是真是假?”

“何事?”皇貴妃有些不解。

秦朔瞇著眼睛,看不出他的情緒,“兒臣聽聞皇貴妃手里有一枚閑置的玉佩。正巧,兒臣在進宮的途中,將身上的玉佩遺失了,不知皇貴妃可愿割愛?”

這句話,驚的皇貴妃傻了眼。

她怎么也送不到秦朔手里的東西,如今卻被秦朔親自來取。

皇貴妃趕緊點頭。“自然愿意……本宮這就去取。”

“讓兒臣陪著皇貴妃吧。”秦朔依舊是一臉和善的樣子,說這些話的時候有氣無力,像是一個身體柔弱的病人。

這樣的秦朔。讓皇貴妃有些害怕。

她看不透這個人。

在途中秦朔依舊和平常一樣和皇貴妃寒暄,他的眼里似乎少了一些提防。

剛到皇貴妃居住的地方,秦鶴便從屋內沖了出來。

皇貴妃驚的后退了一步,她被秦朔弄的一篇混亂,差點忘記了孩子還在自己的殿內。

“母妃,四哥。”秦鶴揮動著白胖的小手。走到秦朔的身邊,攥住秦朔的衣袂道。“四哥,你也是來陪鶴兒用膳的嗎?”

秦朔蹲下身子,笑著捏了捏秦鶴的面頰,“這么調皮。”

“才沒有呢。”秦鶴帖近秦朔,眼里清澈如水,“我會寫字了。”

秦鶴說這句話的時候,將頭抬的高高的,胖乎乎的小臉,看上去可愛極了。

秦朔笑著夸秦鶴,“七弟真厲害。”

得到夸獎的秦鶴趕緊扭頭看著皇貴妃,滿臉都寫著‘母妃快夸我很厲害,快夸我很厲害’的樣子,惹的皇貴妃的心繃的更緊了。

結果,秦朔卻沒有多看皇貴妃,而是牽著秦鶴的手進了殿內。

晚膳,是秦朔陪著秦鶴的。

臨走的時候,秦朔從皇貴妃的手里接過玉佩,瞥了一眼玩累了睡在軟榻上的秦鶴,輕聲道,“皇貴妃,兒臣先告退了。”

“等等。”皇貴妃喚住秦朔,一臉擔憂,“你……”

本該問個清楚,可此時,皇貴妃卻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一樣。

過了半響,皇貴妃才道,“為何。”

此時早已入秋,夜里的風,有些微涼。

秦朔想了想,過了一會才慢慢地回答,“我想試試。”

這次,他沒有說‘兒臣’而是說我。

皇貴妃緩緩地松了一口氣,笑著說,“多謝。”

秦朔,不是個手軟的人。

要在這個人手里活下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皇貴妃不太明白,為何秦朔會改變決定。

但是對她來說,總是好的。

她終于不用再提心吊膽,等大局定下來后,她便可以安心的看著秦鶴長大,最后等她老去的時候,秦鶴會有自己的家。

這一切,她又可以期盼了。

等秦朔離開之后,睡在軟榻上的秦鶴慢悠悠地醒過來,他看了看皇貴妃才道,“母妃。”

皇貴妃走到秦鶴身邊,將他抱在懷里,“睡吧,母妃在。”

“唔……母妃不要離開哦。”秦鶴迷迷糊糊,又將眼睛閉上,說出來的話,都是沒有任何意識的。

皇貴妃眼里有些酸澀,良久后,才輕聲道,“母妃,會一直陪在鶴兒身邊,哪里都不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