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第1章 初至
更新時間:2015-05-03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大靖有二十個州,其中湖州和臨湖州統稱“兩湖”,乃有名的魚米之鄉、蠶桑重地。湖州轄下有八府,這個故事發生在兩湖交界的景泰府霞照縣,源頭起自烏油鎮綠灣村郭家。

七月中旬,田野里稻禾已經收割完畢,空田和棉花等作物黃綠相間,更有四通八達的水道蜿蜒交錯,幾處煙村和水鄉小鎮點綴其間,好似一匹燦爛而生動的織錦,遠處,蒼翠山巒歷歷可見。

綠灣村環一彎綠水,村人皆依水而居。

此時正是早飯時節,家家屋頂上炊煙裊裊。

今天,綠灣村似乎不太平靜,無論是在家做家務的媳婦婆子,還是在田間地頭收拾莊稼的漢子,都扎堆竊竊私議一樁大事:

“聽說了沒?李家的紅棗懷上了!”

“昨兒聽人說了個影子。這是真的?”

“怎么不真!都鼓這么高了。穿大衣裳都蓋不住呢。”

說話的人一面說一面用手在肚子前面比劃了一下,讓眾人看。

“哎喲!福田這娃真是作孽。他不是跟郭家的清啞定親了么?”

“誰說不是呢!這下好了,郭老頭那是好惹的!”

“福田那小子昏頭了!放著又好看又本分的清啞不要,去招惹紅棗做什么?郭家家底多厚!又最是心疼這個老閨女,當小姐一樣養呢。平日里除了做些家務活計,都待在樓上織布織錦,從來不大出門的,養的白嫩嫩的。不比李紅棗強?”

“嗐,年輕不懂事唄!”說的人忽然四下看看,然后放低聲音,“紅棗那丫頭別看才十幾歲,說話嗲聲嗲氣的,眼睛勾人,走路把個屁股盤子扭來扭去,男娃娃家沒經過事兒的,哪受得起。”

“瞧好了吧,郭家不能放過張家。”

“這還用說!郭守業兩口子什么人?那是頂頂精明厲害的!郭家幾個兒子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回要鬧大了。出人命都不一定呢!你說,郭家會不會要把紅棗和福田沉豬籠?”

“說不定真會。”

“不得了了,真要出人命了!”

人們雖然又感嘆又惋惜,卻帶著不可抑制的興奮,仿佛很期待接下來事情的發展。

家長里短,永遠是調和百姓生活的佐料。

從綠灣村西邊進入,沿著一條槐柳夾道的堤壩深入村中,拐到村子東南角,便可看見一帶土墻,呈半圓弧狀向南圍住十幾畝大的地方。

這,便是眾鄉農口中的郭家了。

從外看去,郭家院內樹木蔥蘢,林間隱露瓦檐,不像農家,倒像大戶人家修建的園林,然進去后才發現里面并無亭臺樓閣和華屋。

院內果木茂盛,棗樹上的棗兒皮現紅暈,快要成熟了。樹林下好些公母雞和小雞娃正悠閑溜達,或在草中啄蟲吃,一條碎石通道蜿蜒伸向林木深處。

沿著道路走近屋舍,便可看清是東西廂房夾著北上房的格局。

南面無房無墻,全敞開的。門前向南牽出一條石板鋪就的小路,路兩旁均以竹籬笆圍著,里面各色時令蔬菜生長正旺。路盡頭是水,水邊搭著木跳板,上擱著一塊洗衣石,旁有棒槌。前方,連綿的荷葉遮住白水,入目全是翠綠。南北兩岸全是豐茂的竹林。

一陣“嘎嘎”聲從下游傳來,原來是竹籬圈住一塊水面,一群鴨子在荷下嬉戲,荷葉被它們踩踏碰斷不少,遠不如別處稠密;再遠處還有幾只大白鵝悠閑自在的浮蕩著;加上門前臺階上臥著的大黃狗,一切都提示這是個地道的農家,不過家境殷實些而已。

此時,郭家上房二樓東屋內卻氣氛沉凝。

這是一間閨房,房內桌椅箱籠雖不精致貴重,卻也十分齊全整潔。架子床上懸著粉色紗帳,洗得有些發白,就像躺在床上人兒的臉頰,失去本來顏色。

床前,郭守業和妻子吳氏看著老閨女郭清啞揪心難受。

隨著一陣“蹬蹬”上樓腳步聲,一媳婦端著一粗瓷盅走進來。

來到床邊,她輕聲提醒吳氏:“娘!”

吳氏轉頭看了她一眼,忙俯下身子湊近枕頭,輕聲喚道:“清啞,清啞?你二嫂燉了紅棗蓮子湯,起來吃一口。”

喚了幾聲,床上的人才睜開眼,靜靜地看著她。

吳氏強笑哄道:“閨女,咱不難過了噢!張福田那畜生東西,嫁不成他才好呢。要是等成了親才出這樣事,那才真苦呢。現在好了,把這親退了,娘和你爹幫你再尋個好人家。”

郭守業也心切地看著小閨女,眼神表達了同樣意思。

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老閨女已經芳魂渺渺,不知在何處了。

現代的啞女郭清雅穿越過來,代替了郭清啞。

郭清雅出生在書香世家,父母都在北京一所大學任教。

因天生不能說話,她斷斷續續上了兩年幼兒園后,便再不肯去任何學校,醫生診斷她患有自閉癥。于是,父母便親自在家教導她。除了文化課,爸爸還教她書畫,媽媽教她彈古琴。

在信息萬變的現代,她更像一個古典少女。

八歲的時候,媽媽說她成績很好,問她要不要上學。

清雅慌忙搖頭,神情怯怯的,很瑟縮。

十歲的時候,媽媽說她彈琴跳舞都很有天賦,問她要不要上藝術學校。

清雅還是搖頭,神情很堅定。

十五歲的時候,媽媽問她想不想上高中、考大學。

清雅依然搖頭,這次神情很安靜。

十八歲的時候,爸爸說她古琴彈得極好,問她想不想出名。

清雅漫不經心地搖頭,臉上帶著恬靜的微笑。

爸爸媽媽見了相視而笑。

媽媽擁著她柔聲道:“你能看透,我和你爸爸才真放心了。轟轟烈烈的人生雖然動人心魄,平平淡淡才是真!”

清雅天生殘疾,童年時很自卑,不愿接觸人群,也因此能沉下心學習一切,并能自由發揮自己的天賦。她始終像個旁觀者,靜靜地關注紅塵人生。當看破了鮮花和掌聲背后的艱難、空虛和詭詐,便不再執著于名利和別人的眼光。

她擁有同齡人所不具備的安靜和恬淡。

這便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了。

后來,她大大方方地走上社會,在附中門口開了一間書屋。

白天,她一面賣書,一面看書、寫字,有時編織毛衣。

早晚,她會在房內彈古琴。

鄰居們聽慣了琴聲,已經分不清是她彈的還是放的唱片。

有時,她穿著柔軟的緊身衣對著落地鏡跳舞,靜靜地抬腿、伸臂、旋轉,好像鮮花靜靜綻放。這是她鍛煉的方式,因為她實在太少運動了。

啞巴美女像一株幽蘭,靜靜穿行在校園內。

二十二歲時,清雅有了男朋友,叫劉真。

他是爸爸的學生,對她很呵護。

爸爸說:“現在的社會物欲橫流,要找個可靠的男孩不容易。劉真是農村考上來的,樸實忠厚,可以托付終身。爸爸不會看錯的。”

戀愛中的清雅很憧憬未來的生活。她擅長織衣服。幫自己織,也幫爸媽織,后來幫男友織;再后來又為還不知在哪的孩子編織,從幾個月的到七八歲的都織了。不同季節不同款式,攢了幾柜子。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這美好結束于她二十四歲這年的夏夜。

這天,清雅從書屋下班后,靜靜漫步在校園幽僻小徑上。

忽然,她聽到前面樹下傳來一男一女說話聲,那男聲很熟悉,正是她的男友劉真:

“這事不能急。”

“還不急?你是不是舍不得那個漂亮的啞巴?”

“怎么會!”

“那你怎么拖到現在也不跟她攤牌?”

“我怕傷害她。菲兒,清雅真的很善良,也很單純,又不會說話,我狠不下心去。我真要是這樣無情義的人,你還會喜歡我?”

“可這事遲早是要說的。長痛不如短痛。除非你騙我!”

“菲兒,我何苦騙你呢!清雅是很漂亮,很高雅,會彈琴……”

“她這樣好,你瞎了眼追我?”

“嗨,你怎么不聽我說完呢?清雅是好,可惜我就是個大俗人,消受不起她!剛談那陣子還算動心,時間久了一點熱情都沒了。你想想,兩個人面對一整天,你說再多話也沒人回聲——不,也有回聲,她彈琴。聽著《高山流水》,看著窗外的高樓大廈,你想我是什么感覺?再好聽也聽膩歪了!我還不如聽搖滾自在愜意呢。不怕你笑話,我都沒吻過她!——我不敢吻她,也沒那個激情。她那樣子,說好聽的是高雅,說難聽些就像個活死人,不真實,冷冰冰的沒點熱乎氣——”男子一面低聲說話,一面用手撫摸懷中女子豐滿的胸部,氣息粗重起來——“我還是喜歡你這樣的,摸著舒服,感覺踏實。”

隨著他的撫摸,妖嬈的女子起來。

清雅渾身顫抖,眼中滾下大顆淚珠。

她呆呆地看著依偎在暮色下的男女,張著嘴卻發不出一聲。

許是受不了,她猛然轉身疾步走開。

暮色漸濃,路燈都亮了起來。

不知轉了多久,清雅來到一個荷塘邊,池中荷葉密密層層,間有荷花亭亭玉立。在朦朧路燈照耀下,她覺得前面一片璀璨明麗,鮮花如錦,有個朦朧的人影站在花叢中對她招手,便想過去看看。

慢慢地,她走入水中。

她是會游泳的,沾了水也不驚慌。

當冷水包裹她,心中彌漫的悲傷淡去,仿佛被水洗去了。

她感覺輕松釋然,于是繼續往荷葉深處走去。

直到窒息的感覺傳來,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

可是,她忽然覺得很疲憊,不想再動彈。

就這樣,她意識漸漸模糊。

最后,她想起爸媽,才急忙要回家去,卻再也動不了了。

再醒來,便是郭清啞的身居處。

她沒有尖叫——她自生來便沒有叫喊的習慣;她也沒有驚慌——她安靜慣了,少有驚慌;她接收了郭清啞的全部記憶,因此得知自己穿到大靖朝一個水鄉農家女孩身上。這女孩子才十四歲,小時候也不會說話,萬幸后來治好了,卻因此少言寡語。

這是一個殷實又“強悍”的農家:

厲害的爹,精明的娘,主掌郭家門戶;

大哥郭大全人稱“郭笑臉”,最善周全人事;

大嫂蔡氏潑辣彪悍,遠近聞名;

二哥郭大有是個木匠,性格內斂,含而不露;

二嫂阮氏賢惠溫柔,鄰里常夸;

三哥郭大貴才十五歲,熱情又沖動,尚未娶妻;

再就是淘氣可愛的幾個小侄兒女了……

郭守業年少時隨父親外出做生意,掙了錢回鄉后置辦了百畝田地,還蓋了郭家大院,是綠灣村殷實的莊戶人家。

家家一本難念的經,郭家自然也不例外,爭爭吵吵、磕磕碰碰是免不了的,但全家上下在兩方面從來堅定不動搖:

對外,父子婆媳、兄弟妯娌上下一心、同仇敵愾;

對內,老兩口偏疼小幺女,哥嫂疼愛小幺妹。

郭清啞十二歲那年,同村張家上門為第二個兒子張福田求親。

郭守業見張家根基還不錯——有幾十畝田地——張福田還算誠實勤勉,他又舍不得閨女遠嫁,便答應了這門親。

定親后,郭清啞再見張福田便羞羞答答的,兼有些朦朦朧朧的心跳歡喜感覺;張福田面對清啞也束手慌腳、面紅詞鈍,行動上卻又十分關照她,顯見得很傾心這個小未婚妻。

簡言之,這門親雖是父母之命,他們卻情投意合,很滿意。

誰知晴空一個霹靂下來,致使芳魂窅然。

郭清雅將這些過濾后,明白自己再也見不到爸媽了!

她心頭涌出一陣哀傷,是那樣濃烈,以至于分不清到底是原主殘留的意識,還是她自己切身感受;是因為前世失戀誤喪性命傷心,還是因為今生失戀不堪打擊傷心;又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她被濃濃的哀傷包裹、侵蝕,茫然不知如何。

不知如何面對眼前的爹娘,她疲憊地閉上眼睛。

吳氏正小心地打量揣摩閨女,忽見那平靜無波的眼底閃過一絲痛楚,慢慢的長睫毛又闔上了,頓時心房就像被人一把攥住般,捏得生疼,還喘不過氣來。

拖拖拉拉的,終于又和朋友們見面了。原野呼喚新老朋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