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番外二:現代篇1
更新時間:2017-02-12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這不是正文,不想看可以不看的。

路燈照射下的荷花池,優美寧靜。

方初光著膀子,抱著從水下撈起來的女孩子匆匆上岸,叫陳雷:“快,把我的T恤鋪在這!”陳雷急忙將他的T恤鋪在水泥地上,方初將女孩子小心放上去,然后為她控水,并拍著她腮頰叫喚她。

韓祈果斷道:“不行,要做人工呼吸!”

方初立即低下頭,捏著女孩的鼻子,開始做人工呼吸。

三人忙乎半天,那女孩子也沒有醒來的跡象。方初看著那睫毛低垂的眼瞼,不知為何,心里揪成一團。他不肯放棄,繼續為女孩子做人工呼吸,期間,他的手機一再來電,《存在》的音樂唱了幾遍,他也沒空理會,陳雷和韓祈同樣沒空理會。

在他們周圍,不知不覺已經圍了一圈人,有個中年人驚叫道:“這是小雅!”然后他飛快地轉身就跑,說是去叫女孩家人。

這個女孩子,就是清雅!

她一直在抗拒,不肯醒來。

她丟不下古代的“方初”,也丟不下孩子,可是,她終究沒能抵得住現代方初的堅持,還有那反復播放的《存在》干擾,被拉了回來。

她嗆咳了兩聲,感到就像氣管進了水一樣,刮得鼻子深處又澀又疼,嗓子也難受,跟著,她頭一歪,往外吐水。

就聽旁邊一道清亮的男聲驚喜道:“方初,她醒了!”

清雅還沒搞清狀況,還以為在大靖呢,一聲“方初”,讓她忍不住想歡呼——終于浮上來了嗎?方初帶她上來了。

剛才在水下,她感到有人在下面扯她,她甚至懷疑,是不是謝吟月死了變作水鬼拉她呢,就不讓她跟方初走。

現在,他們終于上來了!

又聽身邊七嘴八舌道:

“總算救過來了。”

“還以為救不過來呢。那以后可不敢到這兒來散步了。”

“你說你這孩子,好好的怎么想不開呢?”

“就是。年輕輕的,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清雅聽得稀里糊涂,這都說的什么?她怎么就聽不明白呢!就感到有人拍她的后背,扶著她讓她繼續吐。

吐了幾口,身體被扶正,她便努力睜開眼睛。

亮光閃爍,她又合眼,然后再張開,不禁一愣——

入目是一張極為年輕的臉。

初見方初時,他就是這樣。

不,還是不同!

清雅吃驚地發現,眼前的方初居然留了個平頭,這要是被方瀚海看見了,非斥責他不可。這是怎么回事?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想問:“你怎么把頭發剪了?”尚未張口,就被更大的變故驚住——那是一只白皙、骨節分明的大手,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只手居然完好無損!

斷掌呢?

她舉起他的手細看。

看罷,滿眼疑問地看向他。

這是怎么回事?

方初大手被她抓住,柔軟的感觸迅速擴散全身,不由心一跳,有些尷尬,臉也微微發熱,想抽卻抽不出來,主要是他不忍粗暴地奪手甩開,不知為什么,這女孩子讓他做不出那樣的動作。

旁邊,韓祈和陳雷都偷笑。

方初顧不得了,他看出清雅疑惑,并不知她是對他的手和頭發疑惑,以為她是想問事情經過,忙主動解釋,道:“你剛剛——”說到這他頓了下,不愿說自殺刺激她,換了個方式道——“不知怎么掉進水里了。我們恰好碰見,把你救了上來。現在可好些了?”

質感醇厚的男中音,和那個方初也不一樣。

清雅心不在焉答道:“還好。”其實她想說,不是李紅棗把她推下水的嗎?他不是特意下水救他的嗎,為何說恰好碰見呢?

結果,她什么聲音也沒發出。

她又一呆——怎么沒聲音?

方初也一怔,這女孩嘎巴兩下嘴,卻什么聲音也沒發出,別是肺部嗆出毛病了吧?他覺得有必要送她去醫院。

再一想,還是先等她家人來再說。

他便轉頭招呼道:“韓祈,你來扶她。我穿衣服。”

他連褲子也脫了,這會兒覺得有些不自在。

清啞想,韓祈是誰?

這念頭一晃而過,她就顧不上想了,急于要弄清這是怎么回事。頭一低,發現身上穿著濕透的連衣裙——前世的連衣裙;身下墊著不知是誰的T恤——前世的T恤,清雅腦子徹底暈了。

她猛抬頭看向方初。

方初光著上身,正穿牛仔褲。

清啞的視線正對著他屁股。

嗯,穿的是平底褲。

就是她幫他做的樣式!

韓祈扶著她肩膀,見她這樣大膽“欣賞”,又是驚詫又是好笑又是幸災樂禍——兄弟今天這身材被看光光了!也對,誰讓他吻人家的。雖然是救急,但也是侵犯了人家,說不定這還是人家的初吻呢。

一陣音樂聲從旁傳來。

陳雷對方初道:“電話又來了!這都第幾遍了?快接吧。”

就聽唱道:

多少人走著卻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著卻如同死去

清雅聽得驚慌起來。

她目光一掃周圍。

很熟悉的環境。

也是很陌生的環境!

熟悉,因為這是她前世生活了二十四年的地方;陌生,因為這里的道路是水泥地,周圍都是修剪得很整齊的花樹叢,節能路燈在花樹蔭中閃爍著朦朧的光芒,遠處有高樓燈火閃爍……

旁邊站的人都穿著現代衣服。

她居然又穿回來了!

清雅急了:她回來了,方初呢?

方初沒有過來嗎?

那這個方初是誰?

若是她的夫君,見她醒來不知會怎樣安慰她呢,再不然就會偷偷在她耳邊告訴她最新狀況,免得她慌亂,絕不應該對她這樣生疏,也絕不會不說一句解釋的話。

若是方初沒回來……

她嚇壞了,不敢想那結果。

方初沒回來,她怎么能回來呢!

不對,就是兩個人也不該回來,怎么能丟下四個孩子不管呢?還是不對,她應該回來,這兒還有她的爸爸媽媽呢!

清啞徹底懵了,被巨大的恐慌籠罩。

這時,一對青年男女匆匆趕來,男子驚慌地叫:“清雅,清雅!”

清雅看著似曾相識的面容,卻想不起來是誰。

男子在她身邊跪下,拉著她的手含淚道:“對不起,清雅!”

清雅皺眉,推開他——誰呀,隨便就拉人家手?

稍后還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