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番外二:現代篇4
更新時間:2017-02-12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再說清雅,回到闊別二十年的家,恍然如夢。

這是三室一廳兩衛的格局,曾是清雅眼中最溫馨的家,此時卻讓她覺得陌生,她不由想起清南村的郭家,想起烏油鎮方家老宅,想起清園,想起京城的忠義侯府……

但爸爸媽媽是她最親的人,面對他們,她沒有什么不能說的,她急于要告訴爸爸媽媽自己的遭遇,尚未開始,先悲從中來。

進門她就哭了起來,無聲叫“爸爸!媽媽!”

看著女兒大顆的眼淚往下滾,郭教授夫婦嚇壞了。

他們急忙要問清雅話,又顧忌她穿著濕衣服,呂教授忙對丈夫道:“我先帶她洗澡換衣裳,你去泡牛奶。”郭教授忙點頭。

二十分鐘后,穿著睡衣的清雅坐到客廳沙發上,手里捧著一杯牛奶,爸爸坐在她左邊,媽媽坐在她右邊,摟著她。

她面前的茶幾上,放著手提電腦和寫字板。

科技的進步,讓他們的交流更方便快捷了。

清啞先喝了牛奶,然后深吸一口氣,比劃道:

“爸爸,媽媽,我做了一個夢?”

“什么夢?”

“我夢見去了一個地方……嫁了人,還生了孩子……”

清雅先是比劃手勢,再借助寫字板,將穿越大概經歷告訴爸爸和媽媽,最后哭著寫道:“我的孩子們沒了爸爸媽媽;方初也沒跟我一起來,我該怎么辦媽媽?”她哭得淚如雨下。

郭教授和呂教授則聽得目瞪口呆。

他們原來以為跟劉真有關,結果聽見這樣的事!

兩人都是教授,卻沒有當女兒是在白日做夢。

什么夢能這樣真實?

通常人晚上做夢,一覺醒來能記得十之二三就算不錯了;可是清雅說得那么清楚:郭家有什么人,方家有什么人,謝家有什么人又怎樣陷害她,她生了幾個孩子叫什么等等,這些人事不是短時間內可以編造出來的,他們的女兒也從來就沒有臆想癥。

郭教授秉承著對超自然現象尊重的態度,完全相信了女兒。

他鄭重對妻子道:“小雅這是奇遇!”

呂教授點頭道:“是奇遇!”

接下來,兩人仔細盤問清啞在大靖的點點滴滴。

先是清雅在郭家的生活,聽說郭守業兩口子都很疼愛她,哥嫂也很愛護她,郭教授夫婦都慶幸不已;接著就是清雅在古代的創業,那叫一個跌宕起伏!這其中還夾著和方初的相識、相愛、成親、生子,郭教授夫婦總算明白女兒剛才為什么會對方初那般舉動了。

這些清雅無論如何也編不出來!

郭教授更加確定了女兒的奇遇。

他們聽清雅說無適多么多么勇敢,一歲多就知道幫母親對付林姑媽,被壞人擄了還會扮個小姑娘逃回來、揭發貪官和壞人;還有酷酷的無莫、純真的無悔、脾氣暴躁的無恨等等,兩人又是激動又是緊張,反復詢問孩子們的事情,恨不能馬上見到幾個外孫。

清雅便拿紙迅速勾勒出四個孩子的畫像。

郭教授和呂教授看著畫像,熱淚盈眶。

幾個孩子沒了爹娘可怎么辦呢!

呂教授抱著清雅哽咽道:“我可憐的小雅!”

居然經歷這么多的磨難,最后又和丈夫孩子們天人永隔。他們倒忘了,若是清雅沒回來,他們就與女兒天人永隔了。

他們暗恨自己,為什么沒跟著女兒一起穿越過去幫她,害得她幾次險死還生;又想清雅到底是什么原因才穿越的呢?

直到清雅說困了、倦了,郭教授才扶著女兒肩膀安慰道:“小雅,你先去睡。這件事爸爸媽媽一定幫你。若那個方初就是你丈夫,爸爸一定想辦法幫你。我這就打電話,問他的底細。不過,在此之前,你千萬別向他透露這件事。我怕他不相信。”

清雅轉頭又撲到他懷里,無聲叫“爸爸!”

在大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她,回來極不適應,但是,爸爸媽媽卻迅速消除了她的恐懼和陌生感,他們無條件相信、支持、保護女兒,她可以放心地依靠他們,這讓她感到慰藉。

郭教授抱著女兒,心里很難受。

若方初不是清雅的丈夫,清雅該怎么辦?

他簡直不敢想象。

但是,他沒有表露出來。

他輕松道:“有爸爸幫你,你不用怕。”

呂教授也道:“對!媽媽也幫你。”

兩人都充滿斗志,覺得人生驟然充滿激情。

清雅訴說后,心也空了,也疲了,歪在爸爸懷里沉沉睡去。

郭教授抱著她送回房間的床上,然后再出來抱著電話挨個打,而呂教授則去廚房做飯,那時已經晚上快十點了。

“喂,黃松啊,我是郭老師。我問你呀,那個方初……”

“喂,老劉,你還記不記得當年你們班上那個方初……”

“喂,白雪啊,我是郭老師,那個方初你還記不記得……”

半夜十二點,呂教授做好了幾個菜、熬的肉粥,叫起清雅,一家三口一邊吃,一邊聽郭教授說方初的背景:

方初家世不凡,家里正是做紡織生意的,總公司在蘇州,經營絲綢等各類布料。——這讓清雅激動萬分,覺得和她的方初更加靠近了。

呂教授也覺得很振奮。

方初小學中學都在國外讀的書,十六歲進入北大,卻只讀了兩年,然后就轉赴哈佛就讀。他在學校期間為公司網羅人才,提前和他們簽訂合約。那時,他是女生心中男神之一。現在,二十八歲的還單身他是所有認識他的女孩子心中男神,沒有之一。他留給郭教授的寫字樓地址就在東方廣場,住的地方就是東方豪庭……

呂教授臉上沒了笑容。

她當然覺得自己的小雅是最好的女孩,又經歷“大靖奇遇”,沒有誰配不上的。可是現實很殘酷,她女兒的優秀潛質能被方初發現嗎?會不會嫌棄小雅是啞巴?會不會覺得郭家太清寒?

不是她自卑,而是現在的人太現實!

清雅卻毫不擔憂。

她說(寫)道:“方初不會的。”

只要那人真是她的方初。

郭爸爸和郭媽媽卻不這么想,誰知這個方初是不是那個方初呢,又或者是他的來世?等清雅睡去了,他們還在客廳低聲商量對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