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意
更新時間:2017-01-10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三章天意

第七百二十三章天意

蔣玉暖下意識地去摸坐褥,翻過手掌一看,白皙的掌心,刺眼的紅。

她轉眸看向王嬤嬤,似是有些明白了,又似是什么都不懂,身體唯一能感知到的,是肚子的下墜感。

王嬤嬤被那一手掌的血刺痛了眼睛,她大喊大叫起來。

院里亂成了一團,有人去報信,有人去請大夫。

杜云蘿坐在廡廊下,延哥兒在揮舞著他的木劍,允哥兒跟在屁股后頭,咯咯直笑。

丫鬟們半點不敢放松,就怕延哥兒手上沒輕沒重的,木劍砸到允哥兒。

正熱鬧著,白果連滾帶爬地進來,還沒到杜云蘿跟前,就撲通摔坐在青石板地面上,哭喊道:“夫人、夫人,救救我們奶奶!”

杜云蘿認得白果,聽了這話,心里咯噔一聲。

她半會兒沒耽擱,起身就往尚欣院里去,后頭的白果一面哭一面說蔣玉暖見紅了。

蔣玉暖的肚子才六個月,這個時候見紅,是要出大事的。

杜云蘿進去的時候,蔣玉暖已經被挪到了床上,屋子里血腥味濃得讓人作嘔。

她的心撲通撲通,跳得一下比一下快。

來時就想過了,蔣玉暖生養過一個,王嬤嬤也是過來人,若只是出一丁點的血,斷不會咋咋呼呼的。

可親眼瞧見蔣玉暖那白得沒有半點血色的臉,杜云蘿不由呼吸一窒。

對二房的仇怨歸仇怨,突然見蔣玉暖的孩子要保不住了,誰也輕松不起來。

忙碌的醫婆、穩婆無暇顧及杜云蘿,也沒給個準話,杜云蘿退出來,站在院子里深吸了一口氣。

比屋里的清新些,但還是摻雜了血的味道。

沒人喜歡這味道。

周氏急匆匆過來,握住了杜云蘿的手。

杜云蘿沖周氏搖了搖頭,意思是里頭怕是不好,周氏緊緊抿了抿唇。

蔣方氏的馬車還沒到蔣家,就被定遠侯府的人追了回來,聽聞是蔣玉暖見血了,蔣方氏差點兒背過氣去。

馬車當即掉頭,剛停在二門上,她等不及底下人擺腳踏,提著長裙跳下車,跑著就往尚欣院去。

剛一進去,迎面摔過來一樣東西,蔣方氏沒看清,本能想避開。

那東西沉重,沒飛多遠就落了地,砸在蔣方氏身前三步開外。

哐當一聲響,是一個手爐。

“你到底跟她說了些什么!”練氏撕聲大叫起來,眼睛紅得像要滴血,若不是她站不起來,她都要沖過去跟蔣方氏拼命了。

穆連誠重傷,練氏這幾天,夜夜睜著眼睛到天明。

唯一能安慰她的是蔣玉暖的肚子,和蔣玉暖在老太君跟前說的那一番話。

就算是為了讓穆連誠好受些,練氏都想要撐住了,挺過去。

卻不想,尚欣院里傳來的消息又讓她被迎頭棒喝,一棍子悶下來,別說什么眼冒金星,她只知道眼前一片漆黑,險些又要厥過去。

讓人抬著過來了,練氏沒進屋里去等,她受不了那股血腥味,又不肯去廂房跨院避寒,就等在院子中間。

蔣方氏被練氏瞪得發憷,喃喃道:“我也沒說什么啊……”

“沒說什么?”練氏咬牙切齒,渾身都發抖,“你一走,她的肚子就不行了!我就沒見過你這么當娘的!她跟你是幾世仇幾世怨?你回回都折騰她。我這個當婆母的一個聲都沒吭,你能把她罵個狗血淋頭!

我告訴你蔣方氏,連誠媳婦從小養在侯府里,嫁進來了更是我們家的人,輪得到你來耍威風?

你要訓人,回去折騰你兒媳去,別來禍害我兒媳!

她肚子要是保不住,我、我、我跟你拼了!”

練氏說完,氣都接不上,咳得撓心撓肺的。

她是真慌了。

穆連誠癱了,蔣玉暖的肚子就是二房僅剩的希望了,要是沒了,他們二房怎么辦?

比起蔣玉暖,她看重的是孩子。

蔣方氏怔在原地,想自辯兩句,可那些快言快語都堵在了胸口,局勢如此,她還怎么說?

她難道不清楚這孩子有多要緊嗎?她難道會盼著蔣玉暖丟了孩子嗎?

她明明沒說什么,為什么好端端的……

熱水一盆一盆送進去,端出來的紅通通的,她們都是過來人,看著這出血的量,大抵也就知道了。

娢姐兒被送去了陸氏那兒,也就陸氏空閑些,有精力應付這孩子,不叫她被那血腥味給嚇著。

柏節堂里沒不敢隱瞞,秋葉來看了兩回,又回去稟報。

第三次過來時,房門拉開,一頭大汗的穩婆走出來,硬著頭皮,道:“二奶奶應當沒事了,就是、就是哥兒沒保住……”

“哥兒?”練氏抬起頭來,喃道。

“是個成形了的哥兒。”

穩婆話音一落,練氏嚎了一嗓子,厥過去了。

蔣方氏一屁股摔坐在地上,傻了。

穩婆清楚穆連誠的事兒,她暗暗嘆息,那個小小的胎兒,她已經包裹起來了,真要捧出來給眾人看了,怕是都要厥過去。

秋葉咬著牙,飛奔回去報信。

吳老太君聽完,閉上了眼睛,皮包骨的手死死拽著被褥,許久,才冒出了兩個字:“天意。”

這就是天意。

尚欣院里,杜云蘿讓人先把蔣方氏攙去了廂房,又把醫婆從內室里叫出來,讓她看看練氏。

周氏進去看了眼,蔣玉暖暈過去了,整個人跟水里撈起來一樣,慘不忍睹。

她突然就想起了十多年前,陸氏小產的時候,沒比蔣玉暖好多少。

王嬤嬤癱坐在地上,緊緊抱著一團布包。

周氏猜到里頭是什么,因為王嬤嬤一直在哭,剮心剮肺的,就像那團肉是從她身上掉下來似的。

王嬤嬤說:“好好的哥兒,怎么就沒保住!”

杜云蘿也從外頭進來,眉頭緊鎖,低著頭問王嬤嬤:“親家太太走的時候,二嫂到底是怎么一個狀況?真是親家太太傷了她的心了?”

王嬤嬤的哭聲乍然而止,茫然抬起頭,看著杜云蘿,話都哽在了嗓子眼里,發不出聲來。

周氏詫異地看向杜云蘿。

杜云蘿咬了咬下唇,又問了一遍:“我要聽真話。”

王嬤嬤搖了搖頭,說得很艱難:“奴婢以為奶奶會傷心,但奶奶似乎沒有那么傷心,是了,那日從柏節堂回來之后,奶奶變了好多了,她比以前有韌勁多了……”(未完待續。)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棠錦>> | <<威武不能娶>> | <<佞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