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二十八章 私心
更新時間:2017-01-11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若是只有她跟穆連慧兩人,杜云蘿很可能就直截了當問穆連慧了,但周氏在一旁,有些話就不了。

焦心等了兩刻鐘,秋葉才來她們過去,低聲道:“御醫也,二爺往后是站不來的。”

穆連慧皺了皺眉頭。

杜云蘿進去暖閣,原想著讓御醫診平安脈的,瞥了穆連慧一眼,還是作罷了。

吳老太君疲憊極了,便讓眾人都散了,只留下杜云蘿,是一塊等穆連瀟回來。

穆連誠被送回了尚欣院,娢姐兒在廡廊下等他,見他回來,哇得一聲哭了。

哭得人心痛。

穆連誠伸出手,想像從前一樣把女兒抱在懷里,讓她的腦袋靠著他的肩,一下一下拍她的后背,可終,他只能把手掌落在娢姐兒的頭上。

輕輕揉了揉,又捧著娢姐兒的臉蛋,指腹替她擦去眼淚,穆連誠嘆道:“爹爹在,姐兒不哭不?”

娢姐兒收不住眼淚,她這個年紀,了真的傷心的時候,還不知道怎么控制眼淚。

劉孟海家的摟著她,著穆連誠被抬進屋里,她蹲下身來跟娢姐兒道:“爺跟奶奶有話要,姐兒隨奴婢等一等。”

娢姐兒一面哭,一面胡亂點頭。

內室里,蔣玉暖從床上探出身來,手肘撐著床沿,對上穆連誠的眸,她的視線霎時間模糊了。

明明想著不哭的,卻是忍不住,嗓澀得連一個音都發不出來。

榻靠著床邊擺了。

蔣玉暖睜著淚眸,一眨不眨的,直穆連誠握住了她的手,她才微微醒過神來。

深吸了一口氣,喚了一聲“二爺”,又不知道先什么了?

她沒護住孩,還是問他的狀況?底傷得怎么樣,是腿不行了還是腰直不來了?

穆連誠收緊了手,與她十指相扣,他清楚她的心思,擠出笑容,另一只手在身上比劃,道:“這里以下,都動不了了,也沒感覺,什么都要人伺候。”

蔣玉暖著他比劃的位置,眼淚砸下來,有那么一瞬,心頭滿是無力和絕望。

他要人伺候,可她卻不知道怎么伺候他,這種無力、絕望,遠比當年聽穆連康失蹤時更盛。

她咬緊了后槽牙,逼著自己平靜下來。

穆連誠活著,她扣著的手掌是熱的,這就夠了!

抹了一把眼淚,蔣玉暖回了他一個笑容:“以后我伺候你。”

不會的,她可以學,幾十年人生漫長,還有丫鬟婆們搭把手,她總能學、做的。

穆連誠笑了。

眼下,其余的事情都不需了,他們都要緩一緩。

穆連瀟回府的時候,柏堂里正擺桌,周氏依舊過來伺候老太君用飯。

聽見外頭的問安聲,杜云蘿身迎出去,簾撩開,穆連瀟大步邁進來。

視線相交,這一回有點兒笑不出來,這些時日,府里實在太事情了。

穆連瀟上前,輕輕擁了擁杜云蘿,柔聲道:“先進去祖母。”

吳老太君見了穆連瀟,眉宇漸舒,等他了安,又仔仔細細地:“你沒受傷吧?”

穆連瀟的笑容里閃過一絲猶豫,很快就掩飾過去了:“您放心,孫兒無事,您我這不是生龍活虎的嗎?”

天色暗了,屋里燈火亮著,老太君的眼神卻不及從前了,并未發現穆連瀟的猶豫,只周氏和杜云蘿瞧見了,婆媳兩人的心跳都加快了。

杜云蘿細細,也沒有瞧出什么端倪來,亦不想老太君擔心,忍著了用了飯,才道:“侯爺剛回來,明兒個大夫診個平安脈吧,不如都診一診,我二嬸娘今日哭得兇,診了平安脈才安心。”

這個提議有她的私心,一來是她自己要確定有沒有身孕,二來是沖著穆連慧去的。

穆連慧的舉動實在怪異,萬一真出了差池,要添少麻煩!

吳老太君點頭應了。

回韶熙園,延哥兒、允哥兒興高采烈往穆連瀟腿上撲,杜云蘿擔心他有傷,卻攔不住那兩個靈活的東西。

穆連瀟的臉上有了笑容,彎腰單手抱了允哥兒,又牽了延哥兒。

延哥兒撅了噘嘴。

“爹爹只能抱一個。”穆連瀟道。

延哥兒恍然大悟,握緊了穆連瀟的手,另一只手又去牽杜云蘿,笑彎了眼睛,拖著兩人回屋里。

在羅漢床上坐下,允哥兒扒著穆連瀟的脖不肯放,嘴里嘰里咕嚕地著誰也聽不清楚的話。

延哥兒也爬上來,擠在父親邊上:“爹爹這回還走嗎?”

“不走了,”穆連瀟抹了抹被允哥兒親的全是口水的臉頰,笑著道,“過兩天就教你練功。”

延哥兒揚手歡呼,允哥兒跟著嗷嗷叫,傻樂一樣。

杜云蘿也笑,給穆連瀟倒了茶,兩個孩鬧了會兒,奶娘就來領人了。

允哥兒困了話,延哥兒卻不肯走。

杜云蘿哄他:“閉著眼睛去睡,睡醒了天亮了,爹爹練功的時候,你就跟在后頭學。”

這話延哥兒聽進去了,從羅漢床上下來就往外頭跑,還扭頭催彭娘快些,逗得屋里丫鬟婆們直笑。

伺候的人都打發了,杜云蘿湊過去:“是左邊胳膊嗎?”

穆連瀟挑眉。

“別想瞞我了。”杜云蘿撇了撇嘴,低低哼了一聲。

允哥兒,延哥兒也不大,穆連瀟一個人抱兩個,一點問題都不會有,他只抱了一個,顯然是另一只手傷著了。

穆連瀟失笑,這事情能瞞了吳老太君和周氏,也不可能瞞過杜云蘿,夜里脫了衣服一,都露餡了。

“都得差不了。”穆連瀟一面,一面解了衣衫。

杜云蘿咬著唇了,那傷口確實是得差不了,也沒纏紗布,就一道口,估摸著挺深的。

“了就別難過了。”穆連瀟勾了她的腰身,低聲哄她。

杜云蘿抬手推他,避開他粘上來的唇,紅著臉道:“跟你正事兒呢,日遲了有半個月了,等明日問了大夫……”

穆連瀟的動作頓住了,等琢磨明白,笑容瞬間綻開了,笑意從眼底溢出,布滿眉梢眼角。

歡喜得就像頭一回當爹似的。

他激動得還沒出什么話來,杜云蘿的下一句話就如一桶冰水澆了下來。

“我覺得,鄉君也懷孕了。”

穆連瀟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穆連慧?若是真的,傳出去了還得了?

玖拾陸

96沒有突然神展開,穆連慧的狀況,我前面點了兩回的,雖然管理們我點得隱晦,大家有興趣可以倒回去找找。

至于穆連慧的孩的爹是誰,其實也不難猜。

今天三更完成,明天繼續,寫一天少一天了,我離完結不遠了

手機請訪問:m.abc169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棠錦>> | <<威武不能娶>> | <<佞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