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三十三章 沉重
更新時間:2017-01-17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三十三章沉重

第七百三十三章沉重

第七百三十三章

傾盆大雨下了一夜,深秋季節里,頗有些罕見。

園子里的秋菊一夜之間凋了大半,只余下孤零零的花枝。

古福來家的搓著手,張嘴時呵出白氣:“原還想著要落雪了,卻都是雨水。”

錦嵐縮了縮脖子,道:“看天色,初雪也快了。”

兩人正說著話,外頭一個小丫鬟快步跑進來,眼珠子一轉,就瞧見了錦嵐。

“姐姐,我是柏節堂里的,秋葉姐姐讓我來說一聲,老太君身子不舒坦,讓侯爺、夫人和哥兒們早上就別過去了。”小丫鬟道。

錦嵐一怔,問了幾句,轉身便進屋里去了。

穆連瀟和杜云蘿帶著孩子們正在用早飯。

錦嵐一稟,杜云蘿的眉頭就皺了皺,眼下旁的都不擔心,就怕聽見吳老太君說身子不適。

杜云蘿轉眸去看穆連瀟。

穆連瀟搖了搖頭,嘆道:“知道了。”

底下都是聰明人,撤桌的時候,洪金寶家的就打聽好了。

昨兒個半夜里,吳老太君去風毓院看過穆元謀,四更天里才回到柏節堂,至于穆元謀的狀況,青松那兒傳出來的話,說他很是不好,別說是動彈了,連說話都不行了,大夫的意思,有些像偏枯之癥。

杜云蘿見識過甄老太爺當年的病情,偏枯,有好起來的,也有一夜之間就沒了的,誰都說不準。

心里多少有些發憷,這個當口,什么事兒都不妥當。

杜云蘿問過穆連瀟,蜀地世家的紛爭,圣上如今是勝券在握,這兩年的打點和謀劃總算沒有白費,要不然,就算穆連誠重傷,穆連瀟也不能返京,西南那兒,茍延殘喘,等來年開春收攏一番,大抵就能踏實了。

局勢說定卻未全定,不說穆元謀,只吳老太君的身子骨,這個年可能也不好過了。

傍晚時,杜云蘿才去了柏節堂。

單嬤嬤請了她進去,撩開了暖閣前的青竹簾子,壓著聲兒道:“夫人您就看一眼吧,老太君睡著呢。”

杜云蘿探了探頭,只看到羅漢床上起伏的錦被,吳老太君的容顏卻是看不清。

“祖母身子還好嗎?昨兒個怎么半夜去了風毓院?”杜云蘿退后兩步,輕聲問單嬤嬤。

單嬤嬤放下簾子,長嘆道:“勸了別去,一定要去,說是耽擱來耽擱去,不是她起不來身,就是二老爺不醒。”

杜云蘿抿唇。

單嬤嬤深深看了她一眼,沉聲道:“夫人,奴婢昨兒個看二老爺那狀況,說句不敬的話,估摸著就這兩日,奴婢怕老太君吃不消……”

杜云蘿愣愣看著單嬤嬤,見她目光沉沉,不由嘆息:“知道了。”

出了柏節堂,杜云蘿往風毓院方向看了一眼,手指拽緊了斗篷領口,有個念頭從腦海里劃過,并不清晰。

天黑時,初雪飄然而至。

屋里燒著地火龍,杜云蘿還是有些冷,緊緊偎在穆連瀟懷里取暖。

穆連瀟擔心她的肚子,沒讓她蜷成一圈,雙腿夾著她涼涼的腳丫子,給她烘著。

四更天時,韶熙園的門板被捶得噼里啪啦響,沈婆子開了門,聲音直打顫:“做什么?”

來人渾身抖得跟篩子似的,道:“二老爺沒了!”

沈婆子一個激靈,踉踉蹌蹌就往正房跑。

杜云蘿睡得沉,沒聽見外頭動靜,穆連瀟警醒,聽到房門開合之聲,便披了衣服起來。

錦蕊進來稟了,穆連瀟示意她把油燈點上,俯身輕輕推了推杜云蘿。

杜云蘿睡得迷迷糊糊的,對上穆連瀟凝重的神色,突然就清醒了。

“二叔父過了。”穆連瀟啞聲道。

杜云蘿眨了眨眼睛,醒來的時候她想過幾種可能,最怕的是聽見老太君的訊息,現在聽聞是穆元謀過了,她的心猛得一跳,卻也沒有多暢快。

各房各院都亮了起來,年幼如延哥兒、允哥兒,都從被窩里被奶娘抱出來更衣。

一溜兒的素服。

穆連瀟和杜云蘿先往風毓院去了,才剛邁進去,就聽見練氏撕心裂肺的哭聲。

比夾著雪的風更滲人。

柏節堂里亦是燈火通明。

吳老太君睜著眼躺在羅漢床上,單嬤嬤垂手站在一旁。

“妥當了?”老太君的聲音啞著,每個字都說得艱難。

單嬤嬤的眼睛通紅一片,頷首道:“已經送二老爺走了。”

吳老太君張了張嘴,卻沒發出什么聲音,只幾滴淚水,混了視線,她艱難抬手,抹了一把臉。

難啊!

這樣的難事,也總要有人來做的。

對至親下手,絕不是輕飄飄的,它沉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況且,吳老太君也不知道怎么開口,怎么跟長房、三房交代老侯爺、穆元策和穆元銘的死,不管他們已經知道了多少,親口去說,老太君說不出口了。

那就做吧。

他們不是沒背過人命,戰場殺敵、手中染血,這并不難,穆家男兒搏命沙場,他們經歷太多。

可下手害自己的親人,這是不同的,是會壓在心上一輩子的。

穆連瀟是男兒,雖堅毅,卻心正,心正之人,會備受其苦。

良心二字,對有良心的人,才是最沉重的。

而女人,本不如男兒能直面染血的刀子。

吳老太君其實知道杜云蘿在嶺東府衙后院面臨過什么,知道這也是一抹不能深挖的傷口。

老太君殺過敵人,她不提往事,并非是不張揚那些京中閨閣女子眼中的豐功偉績、巾幗不讓須眉,而是她也不愿意去回憶一刀子就奪人性命的味道。

她明白這種感覺,她也曾想親手送走穆元婧,亦明白大義滅親是什么滋味。

這種陰暗事情,不該贓了穆連瀟和杜云蘿的手,她老婆子生下來沒有教好的子女,她親自帶走,反正她老了,良心的折磨,生命的沉重,躺在棺材板里去地底下慢慢想吧……

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慢慢去想……

唯一的遺憾是,見不到嫡長房有個乖巧可人的姐兒。

她要像周氏一樣,像杜云蘿一樣,捧在手心里。

卻要小心,不能捧壞了。

“阿單,”吳老太君的聲音很輕很輕,“姐兒的名字,你記下了吧?給姐兒的東西,你也收好,抓周時要用的首飾、胭脂,我都備了,等姐兒周歲的時候,就交給連瀟媳婦……”

老太君的聲音幾不可聞,單嬤嬤緩緩在羅漢床前跪下,掩著嘴連連應聲。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偷香.touxiang.la

閩ICP備16029616號1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棠錦>> | <<威武不能娶>> | <<佞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