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41章 自曝(第一更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8-06-07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741章自曝(第一更求月票)

第1741章自曝(第一更求月票)

梁美麗的眼睛已經瞪得快要凸出來了。

她連聲說:“是誰?!你趕快跟我說,到底是誰?!”

梁美麗氣勢洶洶,簡直人擋殺人,神擋殺神!

秦瑤光的首席律師秦律師急忙大聲說:“反對!這個問題跟本案無關!”

審判席上的法官看向顧念之,還沒問出口,顧念之搶著說:“法官大人,我會很快證明這件事跟本案密切相關!”

“你說的是溫女士的親生母親是誰這件事,請問這件事跟我的當事人有什么關系?!”秦律師對法官偏袒顧念之的行為十分不滿,“法官大人,請您阻止原告律師這種東拉西扯跟菜市場八卦一樣的低俗行為!”

顧念之忍不住笑了,點點頭,重復說:“是啊,溫守憶女士的親生母親是誰這件事,跟你的當事人秦瑤光有什么關系?——我又沒說她們有關系。看,應該一點關系都沒有。”

顧念之其實也在走鋼絲。

她是從查羅飄飄的DNA開始,查到溫守憶跟秦家人的親屬關系。

但是羅飄飄已經被炸得尸骨無存,她沒法把羅飄飄的DNA測試結果拿出來說事,所以只有拐彎抹角,讓溫大有和梁美麗自己爆出來。

梁美麗不知道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溫大有肯定知道。

顧念之的目光停在溫大有局促不安的臉上,對梁美麗說:“梁美麗女士為什么要問我?你不應該問你的老公嗎?他肯定知道你女兒的親生母親是誰……”

梁美麗的怒火一下子轉向身邊的溫大有。

她嗷地一聲大叫,又撲上去連連拍打溫大有的腦袋和后背。

溫大有狼狽不堪地抱著頭躲閃著,好不容易才被法警護到一旁,梁美麗也被兩個女法警控制住了。

她身形矮胖,被關押這段時間瘦了不少,但也老了不少,本來今天出庭穿著工工整整的錦緞盤扣外套和黑絨長褲,現在都揉的一團糟。

梁美麗被兩個女法警押著,還在歇斯底里地罵溫大有:“……你敢偷人!老娘跟你拼了!”

法官皺緊眉頭,敲了敲法槌:“肅靜!法庭上不得喧嘩。——把梁美麗女士先帶出去冷靜一下。”

兩個女法警帶著踉踉蹌蹌的梁美麗出去了。

顧念之看了看畏畏縮縮的溫大有,走過去盯著他的眼睛問道:“溫大有先生,你能解釋一下,你的私生女兒,為什么會出現在秦氏孤兒院?你在領養她的時候,知不知道她就是你的親生女兒?”

溫大有抱著頭蹲在法庭證人席靠墻的角落里,就是不理會顧念之的問話。

顧念之在旁邊耐心地等了一會兒,見溫大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冷下臉來,說:“你不說就以為沒人不知道了嗎?我告訴你,知道的人多了去了。”

“秦氏孤兒院的領養記錄,溫守憶的出生證明,全帝國聯網的人口普查系統,只要把她的DNA數據輸入進去,你看我能不能找到跟她配對的直系親屬DNA!”

這個方法其實是不可能查到溫守憶的直系親屬。

因為政府的人口普查系統根本沒有完整的DNA數據庫,目前政府系統內有的DNA數據庫,只有警察系統創立的罪犯DNA數據庫。

凡是有刑事案底的人,他們的DNA都被存在系統內,方便查詢。

如果這些人二次犯案,就會馬上被察覺。

而溫守憶的親生母親,從羅飄飄那邊的關系來看,可以肯定是秦家女人,但這個人如果沒有過刑事案底,她的DNA是不可能留存在警察系統內的。

所以根本是不可能用這種DNA數據檢索的方法查到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

說白了,顧念之只是用這種聽起來很高大上的噱頭嚇唬溫大有。

溫大有果然被嚇到了。

他抱著腦袋的雙手松動了一下,慢慢側過頭,看向顧念之。

可就在這時,秦瑤光的律師終于給力了一回。

他很快反應過來,冷笑著說:“顧律師真能詐唬人。我可從來不知道我們國家的人口普查系統還能查DNA數據的。——你就嚇唬嚇唬老實人吧!”

溫大有一聽,馬上又折回頭,繼續抱著頭蹲在墻角,不管誰拉都不起來。

顧念之抿了抿唇,慢慢直起腰,垂眸琢磨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繼續打心理戰。

她沒辦法直接指出溫守憶的親生母親跟秦家的關系,甚至一點主動提示都不能有。

她能做到的,只有讓溫大有自曝。

可是她怎么才能做到呢?

秦瑤光的首席律師見縫插針,馬上說:“我當事人的品德證人溫守憶女士狀況有些不太好,我要申請休庭半個小時,讓醫生來給她看看。”

法官和兩個審判員商量一下,同意說:“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后重新開庭。”

又對顧念之說:“顧律師,如果你還不能證明你的問題跟本案的關系,本庭將會禁止你再提起跟溫守憶女士的身世有關的問題。”

顧念之只好笑著說:“謝謝法官大人給我這個機會證明我的觀點。”

休庭之后,顧念之沒有跟任何人說話,一個人走出法庭。

她去存放自己隨身物品的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手機,想查一點資料,結果看見路近給她發來一條短信:看你的郵箱。顧念之急忙打開自己的郵箱,發現路近給她發了一封信,這封信居然是溫大有這個人從出生到現在為止的履歷!

這么多年,他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列舉的清清楚楚!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些數據都是從公開的,合法的場所得到的資料!

是完全可以用在法庭證據上面的。

不像羅飄飄的那個DNA數據,只能給他們指明追查的方向,卻不能公開當做合法證據。

顧念之一目十行地看完之后,立刻有了主意。

這里面有些內容真是很有意思。

十五分鐘后,溫守憶和梁美麗都恢復了平靜,連溫大有都氣定神閑了很多。

不過他們走進來的時候,臉色還是不太好看。

溫守憶根本不看梁美麗和溫大有。

梁美麗的心情更復雜。

她想,自己應該是恨溫守憶的,因為這是小三的女兒。

可是她親手把她養大,從她剛生下來不久就帶在身邊,一口奶一口奶的喂,將她養大。

這些年在她身上耗費的心血,跟親生女兒有什么差別呢?

梁美麗根本無法恨溫守憶。

顧念之看著他們在證人席的兩邊坐了下來。

本來證人是要一個個出庭,但是顧念之需要他們一起出庭,所以特意向法庭申請過了。

就法庭來說,證人如何出庭,并沒有一定之規,就看控辯雙方和法庭商量的結果。

顧念之低頭看看路近剛剛給她發來的消息,已經被她打印出來,當做一份新的庭辯資料。

法官在審判席上敲了法槌,朗聲說:“請控方律師繼續,請盡快進入正題。”

顧念之點了點頭,“謝謝法官大人。”

她拿著資料來到溫大有的證人席前,開始問他:“溫大有先生,你的出生年月日是多少?”

溫大有愣了愣,下意識看了一眼秦律師。

秦律師對他微微點頭。

溫大有對顧念之說了一個年月日。

顧念之又問:“你在三十歲的時候,曾經參與了一個由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在華夏進行的醫學實驗,請問那是什么實驗?”

溫大有猛地抬起頭,嘴張得大大的,眼睛都要凸出來了。

他看著顧念之,像是完全不明白她怎么會知道這件事?!

他參與那個醫學實驗,是被高額的實驗費用吸引的。

只要擼幾下捐精,就給一千塊錢,實在是太好掙了。

不過這種方法在當時還比較保守的華夏來說,還有些駭人聽聞,因此他們都心照不宣的保密。

來參加實驗的人戴著口罩,誰都不認識誰。

出去之后馬上各奔東西。

而溫大有想多拿點錢,來過好幾次。

“溫大有先生,請問那是什么實驗?”顧念之敲了敲她面前的證人席,再一次問道。

溫大有黑紅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臉色變化得很是明顯。

雖然他沒有說話,但是從他的表情來看,肯定是有這回事了。

“你不說嗎?”顧念之繼續看著自己的資料,“我這里有一份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公開發表的資料,說的是那個實驗的目的和結果。”

“這個實驗是為了研究華夏人種的生殖遺傳功能,特別是華夏人種特有的基因片段。”

“溫大有先生,我只是很奇怪,你在三十歲的時候捐獻精子,后來溫守憶出生。——如果你的沒有小三,沒有出軌,那就是有人拿你的精子跟別的女人的卵細胞合成了受精卵,然后生下溫守憶?”

她看了看手里的資料,又問道:“可是不對啊,你在聯合國人口基金會捐獻的精子,后來生下的孩子,為什么會在秦氏孤兒院里出現?”

“還有,資料顯示,你們領養溫守憶的時候,她才剛出生不久。這時候離溫大有先生捐獻精子的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年了。——溫大有先生,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拙劣的謊言嗎?!你明明就是有小三!你明明就是出軌了!”

顧念之疾言厲色起來:“你明明就是企圖用醫學實驗來混淆視線!”

“我沒有!我沒有出軌!我沒有小三!”溫大有急了。

梁美麗又跳了起來,覺得顧念之說的很有道理,又開始撕打溫大有,嚷嚷道:“你還騙我!你還騙我!說!那個殺千刀的遭瘟小三到底是誰?!”

溫大有被梁美麗逼得心煩意亂,又要努力自證清白,跟著叫道:“我也不知道守憶為什么會在秦氏孤兒院里,秦院長可能知道,是她讓我領養守憶,說她是我的親生女兒,當時秦院長也在幫助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做那個醫學實驗!”

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741章《自曝》。

今天兩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

晚上八點第二更。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