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1 那個傻瓜
更新時間:2017-12-22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番外1那個傻瓜

番外1那個傻瓜

泰祥帝駕崩,幼主繼位,一時動蕩在所難免,北地有鎮北王駐守還算安寧,南邊局勢卻驟然緊張起來。

“你們,走到這邊來蹲下,抱頭!”倭人打扮的數十人舉著明晃晃的倭刀,指著被逼得無處可逃的一艘客船上的人大喊著。

客船上的人陸續走上倭寇的船,按著倭寇的吩咐抱頭半蹲在船沿邊。

倭寇首領指了指客船,很快分出一隊倭寇往客船去了。

甲板上蹲著的楊厚承對一旁打扮差不多的同伴擠擠眼。

那名同伴雙目清亮有神,狠狠白了楊厚承一眼,正是作男裝打扮的謝笙簫。

楊厚承低聲說:“那個首領交給我——”

話音未落,謝笙簫就出其不意跳了起來,抽出纏在腰間的軟鞭勾住倭寇首領的倭刀,手腕一用力就把倭刀奪了過來,手握倭刀對著倭寇首領砍過去。

倭寇首領哇哇大叫起來。

留在船上的倭寇們立刻舉刀砍過來,抱頭蹲下的人紛紛一躍而起,與倭寇激戰在一起。

“支援,支援!”倭寇首領被謝笙簫逼得左支右絀,大聲對客船喊著,想把那隊倭寇喊回來。

回應他的卻是客船中傳來的廝殺聲。

“中計了,哇哇!”倭寇首領氣得大叫,一個分神的工夫肩膀就被謝笙簫砍中。

謝笙簫另一只手長鞭一掃,逼退沖上來營救倭寇首領的人,手起刀落砍掉了倭寇首領的腦袋。

倭寇首領的腦袋高高飛起,鮮血從腔子里飛出來,濺了謝笙簫一臉。

謝笙簫卻眉梢都不動,反手一抹露出一張俊俏的面龐來。

“你不講規矩,說好了這次的倭寇首領歸我的!”楊厚承氣急敗壞嚷道。

謝笙簫得意一笑:“殺倭寇還要講規矩,你是不是傻?”

楊厚承抬腳踹飛一個趁機沖過來的倭寇,怒道:“等完事再找你算賬!”

“怕你不成?”明媚陽光下謝笙簫大笑,反手又砍殺一名倭寇。

倭寇被分化成兩隊,楊厚承等人又是個個身經百戰的,激戰了半個多時辰就把那些倭寇盡數拿下。

數十名倭寇只剩下四五名,全都跪下來等著發落。

“這次不錯,抓了幾個活的。”楊厚承笑嘻嘻道。

謝笙簫唇角緊繃走了過去,手起刀落把一名倭寇的腦袋砍了下來。

“你干嘛,這是俘虜!”楊厚承急道。

謝笙簫輕瞥他一眼,不屑撇嘴:“什么俘虜,帶回去浪費糧食不成?”

“可是肖老將軍交代了——”

謝笙簫打斷楊厚承的話:“反正我沒聽見。這些狗雜種說不準就是吃不飽才當倭寇禍害咱大梁百姓的,現在不殺了難不成還要把他們帶回去吃白飯?那不正遂了這些狗雜種的心愿!”

幾名被俘虜的倭寇一聽氣個半死。

這人也忒瞧不起人了,他們當強盜是要發大財的,誰只是為了當俘虜混口飯吃啊。

“看看這些人的表情,一個個不服氣的樣子,明顯是覺得吃白飯還不行,還要燒殺搶掠才劃算呢,這樣的人不殺了留著過年嗎?”謝笙簫如砍白菜般砍掉幾名俘虜的腦袋,把尸首踹進海里,笑道,“人不能帶回去,這些倭刀還有這艘船還是可以帶回去的,好了,收工了。”

看著手下們低頭忍笑清理戰場,楊厚承黑著臉道:“你好歹是個姑娘家,能不能不要開口狗雜種,閉口狗雜種的?”

謝笙簫把長鞭往腰間一繞,在衣袍上隨意擦了擦手上鮮血,一邊往客船上走一邊冷笑道:“那你怎么可以這么叫呢?”

楊厚承抬腿跟上去:“說過八百次了,我是男人!”

“呵,那我問你,倭寇禍害咱大梁人時,會優待大梁女子,只殺大梁男人?”

“那倒不會——”

“這不就是了,那我怎么不能跟倭寇叫狗雜種?”

“你這樣的,誰敢娶呀。”楊厚承小聲嘀咕著。

“你說什么?”謝笙簫停下來。

楊厚承頭皮一麻:“沒說什么,趕緊走吧,肖將軍還等著咱們回去復命呢。”

二人帶著手下與戰利品乘船返回營地,并肩走入帳中。

肖將軍正在營帳里看海圖,聽到動靜把海圖放下來,笑道:“回來了,如何?”

楊厚承眉飛色舞講著戰斗經過,謝笙簫涼涼插了一句嘴:“倭寇首領是我殺的。”

“急著邀什么功!”楊厚承嘟囔道。

謝笙簫卻不理他,雙目晶亮問肖將軍:“將軍,當時說好了我與楊將軍誰先殺了十個倭寇首領,誰就當先鋒將軍,另一個人只能給他當副將,現在您該履行承諾了吧?”

肖將軍大笑起來:“謝將軍提醒我了,是該履行承諾——”

“等等!”楊厚承大急,“將軍,謝笙簫明明只斬殺了九個倭寇首領,還不到十個呢!”

他目前雖然落后一個,但還有趕上的機會啊。

都是謝笙簫狡詐,不然今天就是他領先一個了。

肖將軍**著短須笑起來:“是這樣的,昨晚謝將軍秘密執行了一個任務,斬殺了一名倭寇首領,所以加上今日的正好十個。”

楊厚承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伸手指著謝笙簫:“謝笙簫,你使詐!”

謝笙簫輕輕撥開他的手,冷冷道:“目無尊卑,你就是這樣對上峰說話的?”

“你——”

謝笙簫對肖將軍一笑:“將軍,那末將就先回去洗漱了。”

“去吧。”肖將軍笑瞇瞇道。

“末將告退。”謝笙簫抱拳,轉身走出去。

“謝笙簫,你給我站住!”楊厚承氣急敗壞追出去。

謝笙簫停下,轉身,瑩白的臉上還沾著血跡:“楊將軍有事?”

楊厚承一想到以后要聽謝笙簫指揮就覺得暗無天日,怒道:”我就沒見過你這般厚顏無恥、狡詐如狐、粗魯野蠻……的女人!”

聽楊厚承艱難蹦出一串貶低人的詞兒,謝笙簫掏掏耳朵,不緊不慢問道:“說夠了么?”

“沒有!”楊小將軍都快氣哭了,最后鏗鏘有力總結道,“總之你這樣的女人這輩子別想嫁出去了!”

謝笙簫聽了轉身便走。

看著她的背影,楊厚承眨眨眼,又有些后悔說得過分了。

走出兩步后謝笙簫轉身,笑盈盈道:“誰說我嫁不出去的,曾經有個人說過要對我負責任的。哎呀,讓我想想,那個健忘的混蛋是誰呢?”

眼睜睜看著謝笙簫瀟灑遠去了,楊厚承這才回過神來。

有傻子想娶謝笙簫?誰這么想不開啊?

等等,那個傻子好像是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