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出嫁(一)
更新時間:2018-05-11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小說名稱

小說作者

關鍵字

阿嬌本想否認,一抬頭,看到顧莞寧滿是關切的目光,心里話頓時沖口而出:“母后怎么看出來的?”

顧莞寧淡淡一笑:“我是你親娘。自小看著你長大。你有心事,我豈能不知。”

阿嬌也不再遮掩,低聲嘆道:“不知為何,越是臨近婚期,我越是惶惑。”

“母后,我舍不得離開你和父皇,舍不得皇祖母,舍不得阿奕,舍不得阿淳小四小五。我也舍不得住了多年的寢宮。”

“這里才是我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有我熟悉的一切。我根本不想出宮,不想離開你們,更不想住什么公主府。”

一邊說著,一邊委屈地紅了眼圈:“阿奕成親,能住在宮中。我卻要嫁出宮,獨自生活。太不公平了!”

顧莞寧好笑又無奈地嘆了一聲,用帕子為長女擦拭眼角:“男婚女嫁,歷來如此。你又不是嫁進周家,而是周梁住進公主府。有你父皇在,有我坐鎮宮中,日后還有阿奕給你撐腰。你這輩子都可以挺直了腰桿,只有讓人受氣的份兒,誰也不敢讓你受半點閑氣。”

“你舍不得我們,以后便時常進宮來。便是天天想回宮也可以。反正公主府離得近,抬抬腳便到了。”

“想住在自己的寢宮,也無妨。等成親過后,你隨時回宮來住下。”

“你到底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阿嬌也說不出話來了,撅著嘴,半天沒吭聲。

顧莞寧心中一軟,輕聲道:“女子出嫁,心中驚惶忐忑,也是難免。你別胡思亂想。想一想就要和周梁成為夫妻,能朝夕相守了,是不是會高興一些?”

阿嬌果然紅了臉。

顧莞寧也不再多言,摟著阿嬌,輕輕撫摸阿嬌的發絲。

過了許久,阿嬌才悄聲問道:“母后,當年你嫁給父皇之前的一段時日,是不是也緊張忐忑過?”

顧莞寧輕笑一聲:“忐忑是難免的。不過,我知道你父皇一定會全心待我,很快便不怕了。”

阿嬌沒什么底氣地應道:“我也不怕。”

顧莞寧笑了一笑。

過了片刻,阿嬌又小聲道:“周梁說他心悅于我。我有時會想,若我不是公主,他是否還會誠心娶我。”

在感情面前,素來驕傲自信的阿嬌竟也患得患失起來。

顧莞寧淡淡一笑:“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周梁待你到底如何,等日后便見分曉。”

虛情假意,只能裝得一時。誰也不能裝一輩子。

阿嬌嗯了一聲,怔怔片刻,才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母后說的話,我都記下了。”

顧莞寧凝視著阿嬌:“阿嬌,你已長大了。我相信,你一定能過好自己的日子。遇到任何為難的事,只管回宮來。父皇母后永遠是你的依靠!”

阿嬌感動地紅了眼圈。

母女一番長談后,阿嬌的心事去了大半,終于安定下來。

四月初十,天氣晴,宜婚嫁。

這一日,大秦的明珠公主出嫁。大秦儲君親自送嫁。

送親的隊伍繞了大半個京城,才抵達公主府。

嫁妝一抬接著一抬,數也數不清。整個京城的誥命女眷都來了公主府賀喜。送來的賀禮堆滿了幾間庫房,又將幾間客房都放滿。

許多年后,依然有京城百姓津津樂道這一日的盛事。

這么一樁大喜事,蕭家父子幾個卻人人怏怏不樂。

蕭詡一臉痛失愛女的陰郁,阿淳和小四也悶悶的不說話。

顧莞寧低頭逗弄懷中的小五,小五咯咯笑出聲。顧莞寧也隨之展顏,一抬頭,就見三張大小不一神情驚人相似的俊臉。

顧莞寧哭笑不得,張口嗔怪:“瞧瞧你們幾個,阿嬌出嫁是何等喜事,露出這等頹喪樣子做什么。”

阿淳氣悶不已地說道:“為何今日只讓大哥去送嫁。我已十四歲了,騎術也好的很。我也想去送嫁。”

阿奕送嫁,今日順理成章地留在公主府觀禮。

他和小四卻都留在宮中。

顧莞寧笑著安撫:“皇家嫁女,儲君送嫁便已足夠。你若再去,倒像是給駙馬下馬威一般。所以,便沒讓你一同前去。”

“我知道你舍不得阿嬌。明日她便會和駙馬一同進宮請安。到時候你便能見到她了。”

小四扁扁嘴:“姐姐以后就要日日都和駙馬在一起了。我想姐姐怎么辦?”

顧莞寧又哄道:“女子長大了,總得出嫁。阿嬌已是幸運,可以隨時回來。普通女子嫁了人,等閑可沒機會回娘家。”

兄弟兩個好哄,到了蕭詡這兒,好說歹說也不見效。

蕭詡就是沉著臉,沒個笑臉。

顧莞寧耐心消耗得差不多了,懶得再理會蕭詡,抱起小五便要走。

蕭詡:“……”

蕭詡反應極快,立刻起身攔下顧莞寧,一臉委屈:“你想抱著小五去哪兒?”該不是也想拋下他吧!

夫妻多年,顧莞寧對蕭詡知之甚深。一見他這等表情,氣也不是,笑也不是:“我還能去哪兒?嫁給你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五個。難道還能回顧家不成?”

蕭詡被噎了一回,沉郁的心情倒是輕松了許多,低聲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氣你。今日阿嬌出嫁,我心中不舍,實在笑不出來。”

顧莞寧放柔聲音:“我又何嘗舍得阿嬌?只是,她已十八歲了,總不能一直留在身邊。我們還有小五呢!”

蕭詡嗯了一聲。

被忽略的阿淳小四愈發委屈了。

什么叫還有小五?

他們兩個就不算了嗎?

父皇母后偏心!太偏心了!

公主府。

穿著大紅嫁衣的阿嬌,安靜地坐在床榻邊。

外面再熱鬧,也無人敢鬧到新房里來。

蕙姐兒即將出嫁,不宜再露面。今日一直伴在她身邊的,是姐兒和孫柔。

姐兒沉默少言,孫柔性子活潑,不時在阿嬌耳邊低語。將外面的熱鬧說給阿嬌聽上一聽。

阿嬌平日大方磊落,今日穿上嫁衣,總得守著新嫁娘的規矩,只聽不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就聽孫柔低聲笑了:“阿嬌姐姐,駙馬來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