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回巢-番外之遠走(三)
更新時間:2018-05-18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回巢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鳳回巢 
正文如下:

傍晚時分,蕭詡悄然回宮,進了椒房殿。

顧莞寧一直在等他歸來,輕聲問道:“他們走了嗎?”

蕭詡點點頭:“今晚便能出京城。”

顧莞寧半晌沒說話,許久才輕嘆一聲。

蕭詡也有些黯然,上前摟住顧莞寧,將頭靠在她的耳際,低聲道:“關了他們幾年,他們兩人的野心俱已被磨平。也該放他們離京了。”

顧莞寧嗯了一聲。

從蕭詡留下他們性命的那一日起,她便猜到他有此打算。

“希望他們能在嶺南安分度日,不要再生異心。”蕭詡嘆了一聲:“否則,便是逼著我痛下殺手了。”

顧莞寧伸手,輕撫蕭詡的眉間,輕聲道:“既已做了決定,不必再瞻前顧后。他們安分度日是最好。如若不然,一道圣旨,便能要了他們兩個性命。他們兩個都是聰明人,當知如何選擇。”

蕭詡長長呼出一口氣,不再出聲。

魏王世子夫婦韓王世子夫婦一并離京之事,悄然傳開。

百官們私下談論幾回,感嘆一回天子仁厚,很快將此事拋諸腦后。大秦江山穩固。兩個失了勢的世子,便是領著嶺南駐軍,也掀不起風浪來。

瑜姐兒心情低落,時常抹淚。情緒起伏過度,動了胎氣。

閔達又驚又急,連著告假幾日,寸步不離地守在她身邊。不時出言勸慰:“岳父岳母終于得以夫妻重聚,夫妻就得守在一起過日子才有滋味。你也別傷心難過了。”

瑜姐兒抽抽噎噎地應道:“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遺憾,母親離宮前,我因著養胎之故,竟未能和她親口道別。”

閔達一臉自責:“這都怪我。不遲不早偏令你這個時候懷了身孕。”

瑜姐兒滿心離別愁緒,被閔達這么一哄,終于稍稍展顏。

閔達順勢摟著她,輕聲哄道:“我知道你心中難過。只是,你也得顧著肚中的孩子。兩日前你動了胎氣,大夫看診過后說了,一定要靜心養胎。萬萬不能再枉動心緒。”

瑜姐兒點了點頭,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以后我便只有你了。你若待我不好,我連個流淚訴苦的地方都沒有。”

閔達聽不得這些話,立刻說道:“我千辛萬苦才娶了你,怎么可能對你不好。若有那么一天,我自己都饒不了自己。”

瑜姐兒目中涌起一絲滿足的笑意。

朗哥兒的心情也消沉了幾日。

不過,他身為男子,胸襟自比瑜姐兒寬闊得多。

孫家的田莊店鋪著實不少,朗哥兒凡事親力親為,每天頗為忙碌。再有一對雙生子,孫家四個主子俱都忙得腳不沾地。

孫柔自己還是孩子心性。初為人母,對兩個肉團子一般的兒子十分喜歡。只是,孩子一哭,她便手足無措慌了手腳。

孩子哭得厲害,她一急,便也跟著哭。

朗哥兒一手抱著一個,還要張口哄孫柔:“乖柔兒,別哭別哭。我來哄兒子,你別哭了啊!”

孫柔抽抽搭搭地應道:“他們兩個一直哭。我哄了也不管用。定是餓了,可我的奶水又不夠他們兩個吃。”

朗哥兒無奈一笑:“不夠就讓奶娘喂。”

孫家早就請了兩個奶娘。孫柔心中不舍,堅持要親自喂養兩個兒子。奶水不夠,孩子都未吃飽,便會哭鬧。

孫柔哭了一會兒,才點了頭。

兩個奶娘將孩子抱了出去,沒了孩子的啼哭聲,孫柔的抽泣聲也漸漸停了。

朗哥兒擦了額上的汗珠,走到孫柔身邊,俯身攬住孫柔:“以后你輪流喂兩個兒子。也省的孩子總是哭鬧。”

孫柔紅著眼前應了一聲,然后愧疚地說道:“你這些日子心情不好,還要哄孩子哄我。都是我不好,什么都幫不了你,盡給你添亂。”

一邊說著,一邊仰頭在朗哥兒的臉上親了一口。

朗哥兒心里一甜,低聲笑道:“你懷孕生子,已十分辛苦。我才覺得內疚。”

孫柔抿唇,臉頰露出兩個笑渦:“以后我和兒子都陪在你身邊,不會讓你孤單。”

朗哥兒嗯了一聲,將孫柔摟緊。

時間一晃,到了年底。

阿嬌孕期已有六個多月。她身體底子極好,這一胎又養得格外精心,氣色紅潤,精神極好。

只是,走起路來,圓圓的肚子挺著,總讓人看著心驚。

周梁扶著阿嬌進了椒房殿請安。

顧莞寧親自起身迎了過來,拉起女兒的手,細細打量一眼,笑著嗔道:“你懷著身孕,便安心養胎。別再隔三岔五地進宮來了。”

阿嬌故意哀嘆:“母后如今只寵著妹妹,哪里還想見我。”

顧莞寧失笑:“罷了罷了,你想進宮便進宮。我不說就是了。”

白白胖胖眉眼秀氣穿著大紅絲襖的小五走了過來。她現在還小,尚未到學禮儀的年齡。眾人也都疼她寵她,無人舍得讓她行禮。

“姐姐,姐夫。”小五聲音又甜又軟,大紅絲襖映襯得小臉白胖可愛。

阿嬌笑吟吟地應了一聲。

周梁十分喜歡小五,年齡相差大,也沒什么忌諱。俯身抱起小五,耐心地陪著小五說話。小五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很快便咯咯笑了起來。

阿嬌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揚起,低聲道:“母后,我和周梁都喜歡女兒。只盼著能如愿以償。”

顧莞寧微微一笑:“你們這般年輕,喜歡女兒,總會有的。”

阿嬌應了一聲,悄聲問道:“蕙妹妹可有消息了?”

換了平日,她一回宮,蕙姐兒必會來相陪。今日不見人影,母后也未讓宮女去相請。聰慧的阿嬌立刻猜出了端倪。

顧莞寧笑著瞥了女兒一眼:“你這個鬼靈精,什么都瞞不過你。”

阿嬌眼睛一亮:“真的有了?”

“時日尚短,待過些日子便能請脈了。”顧莞寧心情頗為愉悅。

轉眼間,她竟也是要做祖母的人了。

幸福安逸的日子,過得似乎格外快。

琳瑯笑著來稟報:“明玥郡主聽聞公主殿下回宮,特意來請安說話。”

顧莞寧笑道:“讓她進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