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為貴-第八百八十四章 藥房
更新時間:2018-02-05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以嫡為貴 | 木嬴 | 木嬴 | 以嫡為貴 
正文如下:
正文第八百八十四章藥房

正文第八百八十四章藥房

只見女子把衣裳解了,柔美無骨的聲音聽的人骨頭都酥軟了幾分,她說,“公子的眼睛一直盯著吊墜,莫非這吊墜還能比奴家的身子更美?”

她用酥胸去蹭男子的胳膊,極盡**。

男子一把將她打橫抱起,扔了在了床榻之上,惹的女子嗔怪,“你弄疼人家了。”

雖然沒有瞧見他的臉,但是那背影很眼熟,像是……

還沒來得及猜出是誰,只聽見啊的一聲尖叫,女子脖子被人掐斷,那只手把鑰匙拽了下來。

明瀾也看清楚了他的臉。

不是南岳太子,又是何人?

看著手中的鑰匙,南岳太子臉上劃過一抹冷笑,笑容冰冷蝕骨。

他手攢的緊緊的,大有要將鑰匙捏的粉碎的架勢。

之前求而不得的鑰匙,沒想到如今能唾手可得。

明瀾不知道該說什么了,方才看到那鑰匙掛在那姑娘的脖子上,覺得讓楚離去拿,有點難以啟齒,如今落在了趙翌手中,還不如掛在那姑娘的脖子上呢。

明瀾一想別的,玉球就失去了光芒。

明瀾望著楚離,楚離道,“我會把鐵匣子和鑰匙一起帶回來。”

那邊,北涼國師走了過來,明瀾望著他道,“為什么玉球看不到雪山之巔的情形?”

她一開口,就在告訴北涼國師她的無知。

一個得天獨厚的圣女,一個什么都不懂,懵懂無知的圣女。

北涼國師都服她了,道,“玉球只能看到這個大陸上的東西。”

要是能哪都能瞧見,他早就找到自己的兒子了。

明瀾再問,“就看不到雪山之巔的情形嗎?”

她想知道山兒是怎么被關進玉闕里的。

不過既然當初圣山長老能通過玉球看到王爺和王妃,那說明他們就在這里,只是能看到的一瞬間,令明瀾想不通。

北涼國師淡淡道,“想要看到雪山之巔的情況,只有通過玉闕。”

明瀾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后繼續望著玉闕想其他的。

她想知道圣山腳下那些中毒的百姓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她剛一想到,玉闕顯現出兩個黑衣護衛搬動尸體從圣山往下扔尸體……

北涼國師手一揮,玉球就黯淡無光了。

明瀾瞪著北涼國師,語氣冰涼道,“果真是你搗鬼的!”

雖然沒有親眼瞧見是北涼國師殺的人,但那些中毒的人是從圣山扔下去的,尸體掉進湖里,感染了水源,毒死了那么多無辜的魚,也讓那些不小心喝了河水的百姓遭殃。

圣山有不殺人的規矩。

北涼國師也不許她和玉闕殺人。

可人命在他北涼國師眼里,如同草芥!

北涼國師手一抬,一陣風吹過,明瀾身子往后退了好幾步,要不是楚離扶著她,都能摔地上。

楚離面色冷沉,北涼國師冷冷道,“和本國師說話客氣一點兒!”

丟下這一句,北涼國師吩咐道,“不許任何人靠近圣殿一步。”

讓明瀾靠近圣殿,連他都在明瀾的監視之下了。

北涼國師轉身離開。

那些黑衣護衛過來道,“請兩位離開圣殿。”

明瀾手抬起來,恨不得扔一記火苗過去,圣殿是他們家的嗎,既然都承認她是圣女,這圣山之上有什么地方是她不能去的?

出了圣殿,明瀾望著楚離道,“圣山下的無辜百姓就是死于北涼國師之手,咱們該怎么辦?”

楚離若有所思了片刻,在明瀾耳邊低語了幾句。

明瀾點點頭道,“那你快去快回。”

楚離要下圣山去把鐵匣子和鑰匙拿回來。

時間緊迫,楚離沒有耽擱就直接下山了。

明瀾回了碧心院,繼續融化冰塊。

轉眼,三天過去。

這一天夜里,繁星滿天,那些星子仿佛一顆顆夜明珠鑲嵌在夜幕上,美的驚心動魄。

在這么美的夜色下,明瀾卻釀造了一場火光,將夜色的光芒都掩蓋了。

楚離的方位感很好,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楚離就知道那些尸體是從什么地方抬出來的,之前凌易到處亂跑,還離的很遠,就被黑衣護衛給轟走了。

明瀾現在操控火焰的本事早已經不是之前可比的了,那些火像是有靈性一般在她掌心跳動。

待在訓練場,明瀾指尖一彈,一簇不比星子耀眼的火光就像是箭矢一般飛了出去。

那點火光很小,小到就算瞧見了,也只當成是螢火蟲在夜色下飛舞。

天氣悶熱,圣山有不少的螢火蟲,算是給她打掩護了。

哪點火星掉在一間宮殿屋頂上,然后滾下來,被風一吹,吹到了窗戶上,瞬間化為熊熊大火。

緊接著,就是護衛們高呼走水聲傳來。

沒一會兒,那些黑衣護衛就拎著木桶來蓮池取水去滅火。

明瀾就站在那里,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們奔前跑后,甚至為了盡快滅火而飛檐走壁。

明瀾能控制那點星火什么時候滅掉,可燃燒的火焰卻不是她能控制的。

一夜燃燒,圣山的藥房毀于一旦。

北涼國師怒不可抑,看守藥房的護衛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明瀾在訓練場訓練,黑衣護衛過來道,“我們主子讓圣女去一趟。”

應該是找她麻煩的。

明瀾一點都不想過去,不過她得表現的若無其事,才能不被人懷疑。

幾個小藥奴跪在地上,腦袋撞擊地面,額頭都撞出淤青來了,咚咚的磕頭認錯聲,聽的明瀾心都提緊了。

“拖出去,杖斃!”北涼國師眼神陰翳。

黑衣護衛抓小藥奴出去,明瀾見了道,“圣山不能殺人,這條規矩國師忘了嗎?”

如果眼神能殺人,明瀾這會兒早千瘡百孔了。

要是北涼國師還記得這條規矩,她也就不用處心積慮燒毀藥房。

“不要以為你是圣女,我就不會殺你!”北涼國師的聲音仿佛來自地獄。

就算沒有證據,他也能猜到和明瀾有關。

幸虧這會兒楚離不在,否則他氣頭上該拿楚離開刀了。

明瀾背脊挺直道,“從看到國師起,我就沒打算活著離開!”

“你倒是骨頭硬的很!”北涼國師冷冷一笑。

他幾個月的心血,就那么毀了,叫他如何不憤怒。

如果不是玉闕還沒有找齊,這會兒北涼國師早掐死明瀾了。

這口氣,北涼國師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歡喜記事>>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