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九十九章 由著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九百九十九章由著

夜色深濃,孩子們睡了,林望舒和蘇青芷夫妻躺在床上,兩人輕呼一口氣,然而轉頭互望一望。

月色透進室里,他們都只能瞧見對方朦朧的面容。

夜色下,林望舒跟蘇青芷低聲說:“芷兒,南府的事要比安南城多許多。”

蘇青芷聽他的話后,她無聲的笑了,低聲說:“那些應該去的應酬,我會去。那些多余的應酬,我會婉言推了去。”

林望舒伸手握住蘇青芷的手,他來南府后,面對南府復雜的人事,只覺得這個地方的水很深。

他們低聲說著話,偶爾停頓下來,他們兩人一起傾聽外面的動靜,外面很是安靜。

蘇青芷低聲跟林望舒說了聽來的消息,她頗有些感嘆說:“知府夫人不喜歡讀書女子,待我也平常。

她有這般遷怒與別人的心思,其實我覺得她還不如沉下心思多看書。”

林望舒輕捏一下蘇青芷的手,他明白她的心思,那時盡量說得平淡,免得他去多操心。

林望舒低聲說:“這個世上有些人是不喜歡看書的,他們覺得讀書多了未必有用,他們有別的長處。

再說一般人家供男子讀書尚且不易,那對家中女子在這方面更加不會理會。

當然也有許多女子嫁入好人家后,夫婿待她寬和,她們有識字的機會,閑暇下來,便會有看書的心思。

我聽說,知府大人年青的時候,他是認真教過知府夫人認字,而且夫妻在年青時特別的恩愛。”

蘇青芷瞪大眼睛瞧著他,短短的日子,他們自家后宅事,給南府有心人查得清清楚楚。

這林望舒對別人家后宅事情打聽得清楚,他竟然還打聽到知府大人夫妻年青時候的事情,這也是一種本事。

林望舒感覺到蘇青芷的詫異反應,他低低的笑了起來,低聲說:“這又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我覺得知府大人很樂意讓有心人打聽到到這樣的消息。

知府大人當年來南府的時候,他還是有一番壯志雄心,有心要教化下面的百姓多識字。”

蘇青芷頓時明白了知府大人當年放出那樣風聲的用意,只怕那時節,他們夫妻感情雖然已經不深了,只是利益一致,知府夫人是相當懂事的人。

蘇青芷想著那幾個夫人隱晦的暗示她,知府大人的紅顏知己妾室們,那一個個在琴棋書畫方面相當的有本事。

蘇青芷聽后不曾接她們的話,她大約猜得到那些人的來路。

蘇青芷嘆氣跟林望舒說:“果然是郎心似鐵般冷硬,那樣的時節,還要提起年青時的事情,讓知府夫人憶起他曾經的好。”

知府夫人守著過往的歲月,在獨守孤寂的日子里,日日瞧著鏡子里老去的容顏,這種折磨想一想都覺得悲涼。”

林望舒聽蘇青芷的話,只覺得她平日里話本子看得有些多了。

他低聲笑著說:“我們親戚方大人與我說,知府大人平日里很是尊重夫人,知府夫人喜歡熱鬧,他便縱容著她去熱鬧。”

男人的想法與女人總是不同,他們在外面有廣闊的天空去飛翔,而女人只有四角的天空去仰望。

男人們在負心之后,他們給了家中女人最最浮華的享樂,又給了她們面上的榮光,他們覺得那便是待女人最好的回報方式。

想來許多的女人,直到這一時才會悔教夫婿覓封侯。

蘇青芷想一想輕輕的嘆一聲,這種魚與熊掌的道理,她這種腦子是想不明白的。

她與林望舒說:“舒哥兒,我們兩個好好的過日子。你可別在南府這個地方給我添了什么花花心思,我沒有那容人的肚量。”

他們夫妻感情深后,蘇青芷便不再避諱在林望舒面前露出本性,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小氣個性的女人。

林望舒聽她的話笑了起來,說:“你安心,我只要是想一想你家中的兄弟們,就是一個天仙站在我的面前,我都會視若無睹的走過去。”

蘇青芷笑了,這一時,她覺得林靜瑯在安甕城是好事,她有機會跟家中兄弟們相處。

有相處的機會,將來娘家兄弟們待她多一些兄弟姐弟的感情。

蘇青芷一時不想睡,林望舒便引著她說話。

蘇青芷與他輕輕嘆道:“我在那廳里閑坐著,聽那些夫人們說,知府夫人初來的時候,她還沒有現在這般的喜歡熱鬧。

現在是每隔兩天,知府夫人就要約上一些同好在家里開上兩桌牌桌。”

林望舒眼神閃了閃,他隱約是有些事明白了一些。

林望舒伸手蓋住蘇青芷眼睛,說:“睡吧,明天早晨,我是有心想要你晚起一會,家里那個最小的,卻不是懂事的孩子。”

蘇青芷聽他的話笑了起來,林廣樂幾個月大的孩子,現在要是懂事了,他們當父母的人,只怕又有得擔心不能安眠。

蘇青芷很快的睡熟了,林望舒略略驚訝后,他笑了,自家妻子一向心大,他這是白擔心了一回。

蘇青芷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林望舒已經前往官府了。

官驛里這里距離官府還是遠了一些,蘇青芷想著還是要派人去瞧一瞧那處宅子修繕得如何?

他們夫妻的意思都是修整得能住就行,想來官府派來的人,只要有心也不會耽誤太久。

林望舒與蘇青芷說過,他私下里讓管事派過辛苦銀子給管事的,那人瞧上去還可靠,不象敢消極怠工的人。

蘇青芷入內稍稍打理一下,便聽見林廣樂在外面啊啊的叫聲,她連忙趕了出來。

迎春抱著的林廣樂,他在瞧見蘇青芷的時候,便立時歡喜的笑了,他沖著她張開了小手。

蘇青芷是滿心歡喜的抱著他,他小小的身子上面有著淡淡的汗味。

迎春在一旁笑著跟蘇青芷說:“主子,小少爺醒來就知道來尋主子,他這是想主子了。”

蘇青芷吩咐迎春準備水,她要給林廣樂好好的洗一洗。

兩個青年醫婦過來的時候,蘇青芷已經在院子里為林廣樂清洗,小小的人兒在水中用力拍著水花。

蘇青芷的頭上衣裳染上了水印,而她還是笑著由林廣樂玩耍。

兩位醫婦想著天氣炎熱,,她們也只是在一旁笑瞧著這對母子嬉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