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五十章 驚
更新時間:2018-07-0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五十章驚

第一千零五十章驚

知府夫人聽樓知府的話后,她一臉悲憤神色瞧著樓知府說:“大人,你這是在逼我以死證清白嗎?”

“關夫人不在家,關家由小妾打理家務。

你又起心要送關大人能干的妾,那只有我的后院有最合適的人選。

這樣一來,你有機會清理不喜歡的人,用我后院的人,解了關大人的后顧之憂。

你很好啊,你還反咬我要逼你死。”

樓知府說完這番話就走了,知府夫人氣得渾身顫抖不休。

在知府夫人說出那話的同時,樓知府就明白知府夫人的心思是瞧不上關大人,自然不會有私情。

為何外面會有一些不好的傳言?只怕是對他們夫妻有意見人的中傷。

管事婦人瞧見樓知府走了,她趕緊往客廳里走。

她進客廳后,聽得見知府夫人坐的椅子在晃動聲音,她走近后,她才發現知府夫人是不由自主的顫抖。

管事婦人趕緊伸手去搖知府夫人說:“主子,我扶你站起來?”

知府夫人很是用力的輕點頭,她的眼神著急的看著管事婦人。

管事婦人用力的扶持知府夫人慢慢的行走幾步后,知府夫人喘過氣來,她的眼淚刷一下掉下來。

知府夫人一下子坐在地面上,管事婦人趕緊把她扶起來,她的心里面隱約明白,知府大人把知府夫人氣得快病了。

管事婦人最知知府夫人的為人,她只能視若無睹的繼續跟知府夫人說話。

管事婦人跟知府夫人說:“主子,后院的女人今天瞧著還很是安分。

今天她們沒有出來讀書和彈琴,連內院的院子都不曾晃悠過。”

知府夫人暗暗的擦拭面上的淚水,只是她一邊擦一邊淚水如同泉水一樣往外涌起。

知府夫人轉身走回客廳坐位,她低頭跟管事婦人說:“去關門吧,這里安靜,我要在這里靜一靜。”

管事婦人去關門,站在門口,她有些糾結,不知是在內里還是去外面靜候。

一會后,管事婦人選擇站在外面靜候,她已經聽見知府夫人抽泣聲音。

管事婦人在客廳門外,她聽見知府夫人帶有暗吼聲的哭訴。

“為什么,我為他做這么多,他最后還要故意來冤枉我?

為什么,我有那些地方不如人?

我那時要用心讀書,他有機會為官嗎?

他那時說會一世記得我的辛苦,哈哈哈,男人的話,我信錯了。”

管事婦人順著客廳門坐下來,她瞧過年青時知府夫人最為困窘為家里盤算的樣子。

那樣的光陰只有短短幾年,可還是消耗了知府夫人所有最為單純的心思,她成了精明老練的夫人。

管事婦人輕輕嘆息著,她如果不是有知府夫人護著,在公婆在的時候,她的日子不會太好過。

管事婦人聽著內里隱隱傳出來的聲音,她突然后悔,她應該跟自家主子說一說外面那些中傷的話。

知府夫人主仆一個門里一個門外,各有各的傷心,各自守著心事度著光******大人家的兩個老妾悄悄的行出關宅的院子門,她們在這一天里面,已經把最為重要帶了出去。

兩位老妾在之前就變賣了一些東西,那時是想著給兒子留一些安家費用,她們還不曾想過要走的事情。

如今兩位老妾感謝當時的私心,要不然,那些東西帶不走,留置在這里給別人用,她們的心里也不舒服。

兩位老妾各提一包行李出了院子門,她們不曾帶身邊人出來,門房也不曾多去注意。

第二天,老妾身邊人大早上出了門,她們手里也提著東西,瞧上去不重,門房也沒有把她們進出當成一回。

小黃氏已經接到消息,兩位老妾出了門,她想著兩位老妾放手的這么爽快,自然不會在這樣的事情上面去糾纏。

老妾走了三天后,關大人偶然聽同僚夸贊他們夫妻大氣,愿意放有自立庶子姨娘的自由身。

關大人為官多年,自然面子功夫不會太薄弱。

這一日,關大人心急如焚,然而面上還要保持鎮靜神色,他與同僚在一處當差的時候,他如常般的行事。

傍晚的時候,關大人處理了公事,他和同僚一起出來,一起同行半個路程,他比平時表現得要話多一些。

關大人在無人處,他一張臉完全陰沉下來,那臉上就如同下暴雨前的黑暗樣子。

門房打開院子門,原本上前想招呼關大人,只是他抬眼瞧見關大人的面色,他行禮之后,很是守規矩迎了主子入門。

關大人進了院子門,他對半路迎上來的小黃氏說:“那兩人呢?讓她們去夫人院子門口候著。”

小黃氏一臉詫異的神情瞧著關大人,只是瞧見到他的黑臉后,她小心翼翼應付說:“老爺,你開恩讓她們去瞧少爺了,她們已經走了三天。”

關大人瞧一眼小黃氏,見到她一臉恭敬佩服仰慕的神色瞧著他,他輕輕的搖頭說:“我們去夫人的院子。”

小黃氏完全不敢提醒關大人,等到關夫人院子門口的時候,關大人瞧見那門上的一把鎖,他對著冷笑了起來。

小黃氏往后退了一步,關大人沖著小黃氏,說:“叫人來砸開門。”

小黃氏直接讓丫頭叫兩個粗婦來,她在一旁瞧著關大人的神色,她安靜的守著關大人身后。

她能感覺到關大人已經火冒三丈了,這個時候,她不敢說任何的話。

粗婦很快的來了,等到關大人吩咐她們砸門,她們瞧向小黃氏,只見她低垂著頭站在暗處。

兩個粗婦不敢違抗關大人的話,她們還是壯著膽子提了提:“這是夫人的院子,我們聽大人的吩咐砸了門。”

她們停了停,關大人嚴厲呵斥:“你們費話太多,動手。”

兩個粗婦只有壯著膽子去用木棍砸了瑣,門打開了,兩個粗婦站在院子門外。

關大人大步行了進去,小黃氏站在院子門口候著。

兩個粗婦互相瞧了瞧,只覺得她們那時不應該出門,就不會給瞧見了,她們不得不來做了這樣的事情。

關夫人的院子,很空。院子地面上有積土一層,瞧得出來,主人出門多日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