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運氣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運氣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運氣

類別:

作者:玲瓏秀

書名:

樓知府一臉震驚神色瞧著中年美婦,他一直認為是知府夫人的大度賢惠,才容得下那么多的庶子庶女。

他不曾想到眼前的這一位,在他的心里歷來是小性子的女人,卻在人后周全了他的兒女傳承。

樓知府瞧著中年美婦是一臉糾結神色,他好半會后,他還是下不了狠手,他灰心的跟她說:“你走吧,往遠處走吧。”

中年美婦也不曾想過樓知府會放過她,她的心里一直以為樓知府不會讓她活下去。

中年美婦瞧著樓知府面上神情,最終活下去還是占了上風。

中年美婦頭也不回的起身快步走了,她不曾回頭望一眼,自然沒有看到樓知府眼里的傷心和失落。

樓知府在房里坐了許久,他好象想了許多的心事,好象又什么也沒有想。

管事在房外來知會樓知府,二夫人帶著身邊人走了的消息。

樓知府好一會后,說:“由著她去,只要她不在南府,就由著她去吧。”

管事在外面應了一聲,然后還是有些擔心跟樓知府說:“大人,夫人醒了,她已經在招人查看那一日丫頭們事情。”

樓知府嘆息一聲,他起身走出來,說:“走吧,我去看一看她。”

管事跟在樓知府的身邊,他其實也沒有想過樓知府會就這樣的放過二夫人。

管事從前聽他師傅提過,說樓知府對二夫人和別的妾室不同,只是他跟樓知府多年,他只覺得樓知府對待樓夫人才是真的不錯。

至于二夫人也不過是傳言中,他曾經好過一陣子的女人。

然而這一次的事情,還是讓管事慶幸起來,他幸好聽了師傅的話,從來不曾發難過二夫人,而是她有所要求,都盡量滿足了她。

樓知府沖著管事擺一擺手,說:“夫人現在身體不太好,如今她身邊管事的婦人,到底是不如夫人本人處事來得周全,你就隨手幫襯她一把吧。”

管事退下去,他聽明白樓知府的話,有些事情,他要好好的去收尾。

樓知府去往知府夫人的院子,他一進門,聽著里面的熱鬧,他就皺起眉頭說:“夫人的身子還不曾好全,那受得住這樣的喧嘩。”

管事婦人趕了出來,她聽見樓知府的話,她的臉色變了變,她給樓知府行禮問安。

樓知府大步往內里走去,他沒有閑心去瞧一個仆婦的糾結臉色。

管事婦人趕緊大聲音往內里通報:“大人,當心腳下門檻。”

樓知府回頭望一望管事婦人笑著說:“你們夫人還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讓人我知道的?”

管事婦人用力搖頭說:“大人,請恕仆婦多嘴之過。”

樓知府大步邁進去,他進去后,見到知府夫人半躺臥在榻位上,而房里圍著好幾位管事婦人。

樓知府進去后,他沖著她們說:“全退下去。”

管事婦人們抬眼瞧一瞧知府夫人的神色,她們很是安靜的退下去。

樓知府拉一張凳子直接坐在榻位旁,他瞧一瞧知府夫人白得差不多的頭發,他在心里暗嘆息起來。

他的年紀老了,感懷也多了。

樓知府皺眉頭瞧著知府夫人說:“你的身子還不曾好,家里的事務就讓手下人們去做,你好好的休養身子。”

知府夫人伸手摸一摸頭發,她笑了,說:“大人,我這一病再病容顏只怕老得也不能讓人目睹吧?”

樓知府搖頭說:“夫人,人總有老的一天,我現在頭上也生了許多的白發,我和你是一起老的人。”

知府夫人心里越發有些不安起來,每逢樓知府這樣溫言與她說話,他所提的要求,都是她絕對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知府夫人苦笑了起來,說:“大人,外面的流言如何而起?

我不信大人不會去查,大人今天過來,可是要與我提一提查實那些人在外面鼓吹了流言?”

樓知府深深的瞧著她,說:“許多人都有份,然則查起來,人人都只是隨口說了那么一兩句話,而且人人說的都是實話。”

知府夫人氣得捂住胸口說:“老爺,你這是執意要冤死我的節奏,我可是你的元配之妻。

我受這樣的大恥辱,可不單單是針對我一人,那是把老爺的面子一樣踩在腳底下。”

樓知府在知府夫人病重的日子里,早已經氣過了一次又一次,如今他聽著知府夫人的話,他的眉眼淡定。

知府夫人卻受不了樓知府這般無事一樣的反應。

她的手握緊成拳頭直接擂向胸口,一拳又一拳,接連兩拳頭砸下去悶聲響起,樓知府才反應過來伸手攔阻。

樓知府地非常生氣的跟樓夫人說:“你何必如此生氣?你招惹來的閑事,現在別人只不過是反擊過來。

你想去找關夫人算賬嗎?

她已經一走了之,而且她所說的話,我仔細聽后,也不能說她說錯了。

只是夫人算計成功后,你不應該再去別人面前炫耀,你不給人留有余地,也別怨別人跟人說了那時委屈的感受。”

知府夫人昂起脖子說:“那個賤人在外面誹謗我的名聲,她認為是寶的男人,在我的眼里,我不屑一顧。”

樓知府也覺得有他這樣一個能干的夫婿,除非知府夫人是眼瞎才會瞧上關大人。

樓知府等著知府夫人情緒平靜下來,說:“這樣的事情,一向是越描越黑。

關大人那里已經洗清得差不多,我們這邊也要淡定下來,好好的就這樣平靜過度。”

知府夫人很是不服氣,她問樓知府要那些參與誹謗過她的名單。

樓知府瞧著她嘆氣說:“你可以數一數這些年下來,你得罪的人,幾乎人人都閑話一句,只是人人都不曾想過,最后流言變得面目全非,所以無一人會認賬。”

樓夫人很是傷心跟樓知府說:“外面的人,大人說放過她們。這家里的人,我總不能讓她們一個個踩到我頭頂來唱戲。”

樓夫人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樓知府已經放掉主要的當事人,而那人也深知樓夫人的品性,她帶著忠心的人,很快就走了。

那人的運氣不錯,她們趕到鏢隊的時候,恰巧有人臨時有事,正好空下一輛馬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