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軍嫂是神醫-第887章 只恨生不逢時
更新時間:2018-07-09  作者: 咪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八零軍嫂是神醫 | 咪菟 | 咪菟 | 八零軍嫂是神醫 
正文如下:
第887章只恨生不逢時

第887章只恨生不逢時

作者:咪菟

貝思甜得到了時家人的血,還是時建斌的,為什么單體一句是他的呢,因為他受了兩種壞水的影響,參考起來更有價值。

如果能夠順帶救治了時建斌,對于接下來可能會有的戰斗來說也是一大利,時家幾個‘建’字輩的對斗符都相當在行。

盡管雙方沒有明確的交流,但是貝思甜總感覺能夠建立起基本的信任,如果換做其他的家族和流派,未必會有這樣的信任。

第二天中午,貝思甜忽然覺得飯菜中的壞水劑量增加了將近一倍,心中一動,不動聲色繼續將飯菜融成汁液倒掉。

下午三點多鐘,貝思甜剛剛對兩種壞水研究出一些頭緒,就聽到外邊傳來很大的聲響,像是發動機的聲音。

她走出屋門,便看到兩輛吉普停在村路中央,下來六七個男人,都是黑色的T恤,這T恤左胸部繡著一團青色的火焰,配上黑色背心,顯得格外沉重,一種壓抑的窒息感迎面而來。

這青色火焰的標志,總感覺不是第一次看到,貝思甜臉上帶著好奇看著那兩輛車。

七八個人下來后,立刻有幾個婦人牽著五個孩子走了過去,盡管距離不太遠,但是他們說話的時候都壓低了聲音,所以根本聽不到。

貝思甜哪里還用聽,看到這副場景,再看到時家人臉上的憤慨、難過、復雜等等情緒,不難猜出接走這些孩子是要去做什么。

人群當中,時建東的目光一直盯著貝思甜,大概是因為知道了貝思甜不是一般人,所以這一次他很清楚地注意到了她眼底劃過的那抹冰冷和憤然。

時建東心中稍安,如果看到這一幕,貝思甜沒有任何反應,那才是真的可怕了,那他們時家還要盡快做第二手安排。

貝思甜注意到,在她出來后,稍微環視一周,便發現有五道目光若有若無地盯著她,這里邊定然是有時家人的,當然也有那七八個人中的人。

婦女們見貝思甜一臉好奇,卻是沒有貿然上前,也沒有看到其他的情緒,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那七八個人當中有一個平頭男子,三十多歲的樣子,盯著貝思甜看了半晌,就屬他的目光最為直接。

“還不錯,留著吧,下回估計就能用上了,最近那邊需要不少貨,最近還有送過來的新貨,你們收拾五間房等著。”那平頭男對婦女說道。

這一次因為沒有刻意壓低聲音,離得近的貝思甜和時建斌都聽到了,很顯然對方已經不把貝思甜當成威脅了。

貝思甜眨巴眨巴眼睛,臉上只有好奇的神色,心中卻是一片冰冷,貨?

汽車很快就開走了,貝思甜按照以往的習慣進了林子,也沒有人去管她,吃了那么多天的壞水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都起作用了,還能不回來?

這一次進山,貝思甜是帶著衛星電話的,既然被‘同化’了,窗戶什么的也就不好試試關閉著,容易引起懷疑,只能上山打電話。

程書瑋在那邊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派出鷹眼的人進行跟蹤。

“沒什么事吧?”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在貝思甜身后,貝思甜嚇了一跳,回頭卻看到是魏仲源從樹后邊走出來。

“你怎么在這里?”貝思甜不由地問道,隨后四下看了看。

魏仲源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飯盒,貝思甜立刻便明白了,飯菜都是他送的,不過今天怎么沒離開呢。

“沒什么事,目前為止還算順利,盡量不要往這邊靠近,那些人都很警惕。”貝思甜將剩下的飯菜扒拉進嘴里,笑了笑就準備走了。

貝思甜邁出一步就感覺到手腕上一緊,回頭便看到魏仲源拉住她的手腕。

“一切小心,我就在附近,一旦有事,記得發信號!”

難得聽到魏仲源說這么多的話,貝思甜不禁笑了,“放心吧,我很惜命的。”感覺到手腕上的力道松開,她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魏仲源看著那個纖細的身影消失在密林當中,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掌,剛剛手掌傳來的細膩柔軟是那么真切。

他實在是擔心貝思甜,原本沒有人同意她去做這件事,但是她執意要去,而且只有她能夠針對壞水在最短時間內找到解決的辦法,她是最好的人選。

盡管魏仲源知道他的出現很冒險,可是不親眼看到貝思甜安然無恙,他現在甚至都夜不能寐。

或許她不需要他的守護,因為有人守護著她,但是他仍舊愿意默默的在一旁守著,在那個人無法兼顧的時候,他來填補上這空缺,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受到半點的傷害。

其實他心里明白,這份守護,這份等待,注定沒有結果,可是他甘愿如此,無怨無悔。

“只恨生不逢時。”魏仲源淡淡地說了一句,轉身離開。

將消息傳遞出去,貝思甜才松了一口氣,但愿鷹眼的人能夠找到源頭,如果找不到……他們會救那些孩子嗎?

貝思甜閉了閉眼,現在只能往好的地方去想。

這件事讓她內心頗為不安。

貝思甜路過時建斌門前的時候,時建斌第N次摔倒,以便讓她有機會進來取血,但今天貝思甜好似沒有看到他一般,徑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時建斌全靠聽音,聽到旁邊的房門關上才知道貝思甜真的不過來取血了,便施施然自己站起來,被女神扶起的感覺還是挺美好的,所以他摔得格外賣力。

以往不覺得疼,怎么今天覺得這么疼?

“我說,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時建斌嘴角一抽,“我自己可以起來。”

是時建華這小子。

“你剛才是一腳踩在板凳上了?”

“……我是在練習平衡感。”

時建華轉頭看了貝思甜的屋子一眼,然后跟在時建斌身后進屋了,對于這兩個人的往來,婦人們是沒什么興趣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些孩子刺激到了,貝思甜一直埋頭研究那壞水的成分以及救治的辦法,終于在凌晨三點多鐘的時候研究出了結果。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