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二十七章 提議
更新時間:2018-06-03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五百二十七章提議

正文第五百二十七章提議

要說見世面,在座的誰有她見的世面多?前世不說全國各地,便是國外都去過無數次。她對勛貴滿地走、權臣多如狗的京城避之不及,實在沒興趣去那種地方給人裝孫子。

關嘉澤還想再勸,深深了解杜錦寧心思的齊慕遠就拍了拍關嘉澤的肩膀,道:“行了,京城我又不是沒呆過,那地方,說是繁華,但麻煩也多。除了參加會試和殿試,錦寧還真沒必要跑到那里去。當然,去那里做官又是另一回事。”

關嘉澤勸杜錦寧去,也不過是十分想念當初他們幾兄弟在一起的情形。現如今他雖成長了不少,在京城里也站穩了腳跟,把庶兄庶姐的風頭壓了下去,但心里終是孤獨的。幾兄弟里他最為看重杜錦寧,所以才希望杜錦寧能去京城陪陪他。

此時聽齊慕遠這么一說,他也知道自己自私了,沒替杜錦寧思慮周全。

他心里內疚,臉上卻揚起揶揄的笑容:“齊慕遠說的也是。兩年不見,錦寧的相貌越長越漂亮了。要是去了京城,被權貴們捉了婿,甚至被公主、郡主們看上,那就惹大麻煩了。還是桂省好。”

“去你的。”杜錦寧給了他一拳,“竟然敢拿我開玩笑,兩年不見膽兒肥了你。”

大家都哄笑起來。

在座的許成源年紀最大。許是因為早年喪父、家中貧寒的緣故,他成熟得早,性格沉穩,思慮得總比別人要多一些。

等大家的笑聲落下,他認真地勸杜錦寧道:“錦寧,關嘉澤這話雖說是開玩笑,卻不無道理。你如今十四了,再過兩年就可以娶親了,是時候考慮把親事給訂下來了。你長得好,又如此有才華,盯著你的人可不少。咱們在這桂省這一畝三分地里還好說,那些權貴即便看上你也不敢輕易打主意,可真去到京城,被人捉了婿那就真有大麻煩了。”

說起這個,關嘉澤情緒便有些復雜。

他是真真正正喜歡杜錦寧,覺得杜錦寧如果能娶他的妹妹關嘉玉,那真是再好不過的事。這于杜錦寧自己,于關家,于喜歡杜錦寧的關嘉玉,都是一樁極好極好的事情。怎么杜錦寧死活都不愿意娶他妹妹呢?

想起為了提高母親和妹妹在關家的地位,他不得不聯姻娶進門的妻子,現如今夫妻之間雖說不上特別恩愛,卻也能和睦相處。他盡可能的對妻子好,妻子也盡力地為家里操持,從未嘗過愛情滋味的關嘉澤對杜錦寧的這種做法就十分地不明白。

杜錦寧不欲在這里多說她的親事,笑道:“我才十四歲,誰喪心病狂地要捉我去做女婿?倒是齊慕遠已滿十六歲了,到了該娶親的年紀了,倒是要提防一下。”

大家又把玩笑開到了齊慕遠身上,打趣他娶媳婦的事。

齊慕遠性格雖然冷了些,但對朋友還是極好的。平時大家開個玩笑,他興趣來了也會湊趣地附和幾句,跟大家說說笑笑。可今天卻有些沉默,聽大家開玩笑時只是笑笑,便一杯一杯地喝著手里的茶水。要不是大家今天沒有要酒,沒準他就在醉著回家了。

杜錦寧看他這樣,以為大家是說中了他的心事。像齊慕遠這樣的人家,什么時候娶媳婦,娶什么樣的媳婦,可由不得他自己做主,都得聽父母長輩的。現在齊伯昆回京里去了,沒準過一陣就寫信來,說幫齊慕遠訂下親事了。

她忙按住齊慕遠的胳膊,低聲勸道:“你少喝些,這又不是酒。”

看著她白白嫩嫩比自己小一號的手,齊慕遠一時有些怔愣。

杜錦寧在男人堆里混了這么多年,能不被發現自有她的一套做法。比如別人偶爾發現她跟其他男人有點不一樣時,她是從來不心虛的,而是鎮定自若地該干什么干什么。別人看到她這樣,自然就把心中那點猜疑壓下去了,甚至還會為自己的那點心思感覺內疚。久而久之,大家就覺得杜錦寧即便跟他們這些男孩子不一樣,也是正常的了。

此時她見齊慕遠盯著自己的手兩眼發直,一面很自然地把手縮回來,一面又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發什么愣?擺在你面前的燒鴨對面夾不著,你給他們遞過去。”

齊慕遠回過神來,趕緊把燒鴨給遞過去,趁著忙活把心里的悸動給壓下去,神色恢復平靜。

大家雖然很關心關嘉澤,但關父妻妾之爭卻是不好問的,關嘉澤也不愿意說起,大家只聊了些京城的風土人情,外加關嘉澤的學業,看看時辰不高,就打算各自散去了。

卻不想大家告辭的話還沒說完呢,門外就傳來了汪福來的聲音:“少爺,少爺。”

汪福來雖是貧苦的趕車漢出身,這些年跟著杜錦寧,又時常被姚書棋教導,卻也與時俱進,說話做事都講究起來。平時沒有急事大事,一般不會大呼小叫,免得丟了杜錦寧的臉。這會子的叫聲卻是又急又大聲,還帶著隱隱的激動,讓杜錦寧心里跳了一下,唯恐家里出了什么事。

不待她站起來,汪福來就闖了進來。他一抹臉上的汗,揚著笑臉正要說話,看到滿屋子的人,尤其里面還有齊慕遠、關嘉澤等人,他一下子冷靜下來。

“什么事?”杜錦寧問道。

“小人趕車過來接少爺時,聽路上的人說,貢院門口要放榜了,著急想讓少爺去看榜,這才失了態。”汪福來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一副憨厚的樣子,又拱手施禮,“擾了各位少爺的清靜,小人該死。”

許久不見汪福來,關嘉澤覺得十分親切。他擺擺手笑道:“聽到放榜了我們也著急激動,這有什么。”說著站了起來,“走吧,咱們去看榜去。”

大家都急著知道自己的名次,紛紛起身往外走。

杜錦寧也跟著起身,但在路過汪福來身邊時,卻是深深看了汪福來一眼。

汪福來是什么性子她最清楚。要不是放了榜,而且她在榜上的名次十分出乎汪福來的意料,他絕對不是剛才那模樣。知道了自己的名次卻不說,還藏著掖著,只等著大家去看,這其中的緣故……

這么一想,她的心跳就加速了幾分。

不會是她猜想的那樣吧。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