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二十八章 名次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五百二十八章名次

正文第五百二十八章名次

汪福來自是知道自家少爺那是聰明絕頂的,而且心思縝密,不管什么事,只要露出些端倪,就逃不過她的眼睛。

此時見少爺朝自己看來,他不由微微點了點頭。

杜錦寧收回目光,跟著大家朝外面走。

以前的童生試層次太低,入不了朝堂中大佬們的眼,她的試卷又確實出眾,因此拿個案首還屬正常;但鄉試卻是不同,已能被各派系作為培養和選拔人才的渠道了。他們是不允許別的派系或是不為他們所用的“外人”拿到解元的。

因此她對于鄉試的期待值并不高。只要能順利通過鄉試,而且名次靠前一些,能進入前二十就可以了。

雖說前二十并沒有什么特殊意義,但這是她的底限。畢竟這府城里,成績比她更優異的并沒幾個。雖說縣里也有人才,但跟府城的先生們一比,還是有差距的。憑她的水平,把她排到二十名以外,她是不甘心也是不服氣的。

但看汪福來這樣子,倒好像她拿了第一名似的,這不由得讓她心里生疑,不大相信會有這樣的好事落到頭上。

一行人上了馬車往貢院去,就看到貢院門口圍滿了人,把張榜的地方圍個水泄不通。

在場的都是翩翩佳公子,看看那些被擠亂了頭發、扯破了衣服、連鞋都還剩一只的書生,大家都覺得心有余悸。

“你們進去看榜吧。”齊慕遠吩咐幾個小廝道。

他們出來吃飯,都帶了小廝的。這些小廝年紀輕,干勁足,又不怕丟臉,擠進去看榜再合適不過了。

青木、觀棋等人答應一聲,就各顯神通,分別鉆進人群里去看榜了。

杜錦寧他們便是悠悠閑閑地站在那里,邊聊天邊等待。

青木平時雖話不多,卻是個十分機靈的。而且為了更好的保護杜錦寧的安全,姚書棋特意請了人來教青木練武。青木雖比不上那些打小練功的,身手卻是比一般人靈活。憑他的本事,比其他小廝先鉆進人群里看榜還是不難的。

但他來的路上得了汪福來的暗示,雖也裝著極力往里擠的樣子,卻始終比觀棋慢一些,比其他幾位小廝快一點。因為觀棋也是練武的,而且有劉高他們的指點,武功可比他這個半路出家的好多了,看榜的速度快也正常。其他幾位小廝沒練過武,他比他們慢就說不過去了。

直到觀棋擠進去看了榜,回身往外擠的時候,他這才擠到榜前,看到了上面寫的名次。

排在第一個的,就是他家的少爺杜錦寧。

第二名的是祁思煜。

第三名,齊慕遠。

關嘉澤第五,方少華是第十,梁先寬十一,許成源十九。

看到自家少爺名列榜首,兩位姑爺也榜上有名,且名次還挺靠前,青木頓時高興壞了,再顧不得裝樣子,轉回身去拼命地往外擠,惹得一連串的罵聲。

盡管青木沒再有意放慢速度,但之前跟觀棋拉開了差距,等他回到杜錦寧面前時,觀棋已將榜上的情況跟大家稟報過了。

青木借著跟杜錦寧稟報的功夫,偷偷用余光觀察著齊慕遠的表情。

他本以為齊慕遠在明知主考官中有他們一派的人后,會對鄉試寄予極高的期望,渴望獲得第一名。畢竟平時齊慕遠跟他家少爺在書院里也是不分伯仲的,可每次科舉總屈居第二,不管是誰都會心中不平。這次既有希望,期望值自有不同。

現如今他不光沒拿到第一,甚至連第二都不曾拿到,只名列第三。如此的話,齊慕遠會不會心生憤恨,從而遷怒于他家少爺,那就難說了。

這也是汪福來明明看了榜單,早早知悉了各位少爺的名次,卻假裝不知,要讓其他人先看到榜單的原因了。

畢竟他家少爺得了第一,齊慕遠得了第三,到時候他們是該高興還是不高興呢?顯示出不高興,那未免太假,讓人覺得他們甚至他家少爺都是阿諛奉承之輩,要捧著齊家,連高中頭名都不敢顯露出高興來;顯示出高興,會不會惹來齊慕遠的不高興,從而遷怒他家少爺呢?

所以還是避一避風頭的好。

而現在,齊慕遠聽到自己是第三名,愣了一愣后皺了皺眉,旋即就十分高興的轉過身來恭喜杜錦寧,神色中并無平點不平、嫉妒與憤恨,汪福來和青木心里都松了一口氣。

齊慕遠沒有什么不好的情緒,其他人就更不用有了。這一路考上來,杜錦寧從來都是第一名和案首,大家都習慣了。要是杜錦寧沒得第一,大家才覺得蹊蹺,從而懷疑這次科考有什么黑幕呢。

杜錦寧把大家的神色都看在眼底,心下松一口氣之余,更感覺能交這么一群心胸寬闊的人做朋友,她何其幸運也。

這兩年關嘉澤雖沒回桂省,但他跟杜錦寧等人都有書信來往,對于桂省發生的事還是知道得十分清楚的。他本就是個愛憎分明的人,此時聽到祁思煜得了第二名,不由皺眉道:“那祁思煜的才學真有這么好,能爬到齊慕遠的頭上?”

齊慕遠自然知道這是權利之爭的結果,不過不好說出來,淡淡道:“各花入各眼。鄉試嘛,不是誰平時才高就能排前面的。”

關嘉澤點了點頭,不再說什么了。

雖說他們站的這里離別人都有一定的距離,不會被人聽到,但科舉期間還是謹言慎行的好。再質問下去,就得有人說他對主考官的公正性不滿了。他也不是兩年前府試時口無遮攔的性子了,自然知道此時不宜多言。

“行了,回去吧。明日一早,還得摸黑起來入考場呢。”杜錦寧道。

想起還有第二、第三場考試,大家都不敢再耽擱,各自打了聲招呼就四散而去。

杜錦寧是情商極高的人,她深知齊慕遠對她拿第一名可能心無芥蒂,但齊伯昆卻不一樣。

如果她對于自己拿第一的話提都不提,只裝糊涂,齊伯昆就算怪不到她的頭上,但心里終歸是不舒服的。如果她坦坦蕩蕩地說出來,齊伯昆不僅不會怪她,反而覺得她心懷坦蕩,做人不貪心,清楚地明白自己的位置,還有可能更高看她一眼。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