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三十三章 配合默契
更新時間:2018-06-07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三十三章配合默契

《》第五百三十三章配合默契

她坐起來伸了個懶腰,下床走到門邊將門打開,就看到姚書棋和青木都站在門口。

看到姚書棋,她心里一定,問道:“昨晚上可有動靜?”

姚書棋雖一夜沒睡,卻是精神抖擻,兩只眼睛炯炯有神。

他道:“少爺放心,一切如咱們所料。楊大人把人捉住,押回衙門審問了。等您從考場里出來,祁思煜就沒資格考第三場了。”

杜錦寧點點頭,看青木把水準備好了,趕緊去洗漱。

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把鄉試考好,其他的事現在都沒辦法去管,一切等她考完這三場考試再說吧。

洗漱完跟齊慕遠一起吃過早飯,兩人就乘車去了貢院。

第一場考試刷下來幾百人,余下能參加第二場考試的,兩百人都不到。

杜錦寧下了馬車在人群里掃了一眼,正尋找方少華他們的身影,就對上了祁思煜的眼睛。

想來昨日祁思煜吩咐人去放火,就沒再管后續了,所以并不知道昨晚行動失敗,他派去的人還被抓了個正著,現在正在衙門里審訊中。看到杜錦寧時,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一副大吃一驚的樣子,大概是對杜錦寧還能出現在這里很是意外。

杜錦寧看他那樣,很想跟他說一聲:“你這么蠢,你祖父你爹娘知道嗎?”

要是她不知道那場火是誰放的,現在看祁思煜這樣子,答案就昭然若掀了好嗎?

她似笑非笑地看著祁思煜:“看來祁少爺看到我能安然地站在這里,很是吃驚啊。怎的,沒燒死我,你很失望?”

“你、你……你胡說什么?”祁思煜臉色驟變,心里萬分懊惱剛才沒管住自己的表情,引起了杜錦寧對他的懷疑。

經過府學里毒蛇和講學事件,他對杜錦寧還是很忌憚的。盡管嘴里不承認,但內心里還是覺得杜錦寧是個很厲害的人物,輕易惹不得。所以這兩年來他都沒敢再跟杜錦寧做對。

昨晚他也是一時頭腦熱,才做出了那樣一個決定。現在跟杜錦寧面對面站著,而且被杜錦寧一言道破行徑,他心里那叫一個后悔,后悔自己沒聽祖父的勸阻,一時沖動做了傻事。

想到昨晚的事是找外面的人做的,跟祁府無關,他的心這才定了下來。

杜錦寧現在不能拿祁思煜怎么樣,但這不防礙她使壞,要讓祁思煜在考試的時候心神不寧。

她清了清嗓子,提高聲量道:“沒聽清楚?那我再說一遍。你昨晚叫人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告訴你,楊大人那里已捉到了人,正在審問呢。等到時候……”

祁思煜見她似乎真知道什么,而且還提到了“楊大人”,他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趕緊打斷杜錦寧的話:“杜錦寧,你少在這里胡說八道。你別以為你拿了頭名就可以這樣信品開河、擾我心志,我是不會上你的當的。”

他恨不得拔腿就跑,只是擔心被杜錦寧說成做賊心虛,這才按捺住自己,只是邊走邊說,只是走得比較快。等他說到后面那句話時,人早已鉆到人群里了。

旁邊有不知內情的考生,聽到“杜錦寧”三個字,知道是第一場的頭名,都好奇地朝杜錦寧看過來;又轉頭去看祁思煜,好奇杜錦寧是跟誰生口角。

齊慕遠見狀,趕緊沖著祁思煜的背影高叫一聲:“祁思煜,別跑啊,咱們把話說清楚了。”

祁思煜聽到這話,不光不敢停留,腳下走得更快了,不一會兒就不見了身影。

考生們則恍然大悟。原來是第一名和第二名互相不服氣啊,這再正常不過了。聽說杜錦寧和祁思煜素有齟齬,看來所言非虛啊。

不過這些都不關他們的事。覆試在即,他們還是把試考好要緊。

這么一想,大家就散了,各自去尋找自己的隊伍。

杜錦寧對齊慕遠豎了個大拇指,并奉送一個燦爛的笑容。

她跟齊慕遠配合就是默契,真不愧是一塊兒長大的好兄弟。

齊慕遠被她這個笑容恍花了眼。貢院門口考生加家長、下人也有五六百人,擠擠攘攘,但齊慕遠眼里卻只余了杜錦寧那張迭麗出塵的臉。

“杜錦寧,你怎么在這兒?害我好找。”一個在掌拍到杜錦寧肩膀上,關嘉澤的聲音傳來,把齊慕遠驚醒。齊慕遠趕緊將目光移了開去,看向別處。

現在不是讓杜錦寧明白他心意的時候。一來兩人正在經歷人生最重要的考試;二來,杜錦寧的年紀還小;三來……齊慕遠總擔心他袒露了心思,杜錦寧會離他遠遠的,再不與他交往,更不說要親近。如果那樣,他想他會瘋的。

跟關嘉澤聊了兩句,方少華和許成源等人也找了過來。大家又等了一會兒,貢院的大門打開,開始入考場。

這一場考試的題目是一道律法條例的記憶題,兩道案情分析,外加兩道經義題。

憑杜錦寧的記憶力,律法條例題和經義題都是不在話下的。案情分析題,她雖沒像齊慕遠那樣對這方面有十分深入的研究,但憑她的邏輯思維能力和前世看過的許多法制案例,分析起案情來,自然比那些只顧埋頭讀四書五經、沒多少社會實踐經驗的書生要強多了。

她依然按著自己的生活節奏,不緊不慢地答題。

這一場考的是齊慕遠最拿手的內容,他更是如魚得水。

方少華、關嘉澤等人即便對刑法案情分析不拿手,但因鄉試總考這個,他們練得也比較多。即便分析不到位不夠細致,總能根據自己熟記的律法條例對案子進行分析的。

可祁思煜就慘了,他現在滿腦子里想的都是縱火案被楊云濤現的后果。

如果這事真被現,而且被楊云濤找到了證據,舉人什么的他就別想了,秀才身份估計都保不住,他還要被關進牢獄。他這一輩子就完了。

想到這些,一股寒意從腳底直沖頭頂,讓祁思煜根本沒心思答題。明知道考試重要,他此時最應該的是先把鄉試考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說,但看著那些案例題,想著熟知的律法條例,祁思煜總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下場,完全沒辦法集中精力分析案子進行答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