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二一章 拘在手里
更新時間:2018-05-08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一章拘在手里

第三百二一章拘在手里

慶豐樓離京府衙門不算遠,很快,衙役頭兒老周就帶人趕到了。

到了慶豐樓下,聽說永寧伯府李五爺的妹妹,也被殃及打傷了,唬了一跳,趕緊讓人去請吳推官,自己不敢上去,先拘拿了外面的閑人,仔細查問起因經過。

吳推官騎著馬一口氣趕到時,老周已經問的差不多了,迎上吳推官,三言兩語說了經過,吳推官擰起了眉,“鬧事兒的這姑娘,跟那小子,什么來歷?有人知道沒有?”

“都不知道,都問了,說沒見過,面生得很。兩個人官話都說的極好,聽不出口音,可也能肯定不是咱們京城口音,大概是哪個地方上來的禍害,跑到京城撒野來了。”

吳推官嗯了一聲,腳下加快。

揪著年青男子的掌柜看到吳推官,忙松開年青男子,上前見禮。

“你是推官?你過來,我跟你說幾句話。”聽掌柜喊了句吳推官,年青男子一邊沖吳推官招手,一邊上前幾步,拉過吳推官,俯到他耳邊,低低說了幾句話,吳推官頓時一臉愕然呆滯。

年青男子退后兩步,沖吳推官拱了拱手,“我得趕緊走了,有事你就……什么時候去找我都行。”

吳推官連連點頭帶哈腰。

年青男子剛走了兩步,徐煥猛幾步沖前,一把揪住年青男子,“你別走,你漫撒銀票子,惹出這場事,不能就這么一走了之。”

“徐爺,這位……那個……”吳推官趕緊上前連解釋帶和稀泥。

“咦!你這個人,我明明是幫你!”年青男子指著徐煥,眉毛往上嘴往下,扯的一張臉都長了不少,“你知不知道好歹啊?”

“你這不是幫人,這是害人,鬧出這樣的大亂子,你看看,我外甥女傷成這樣,兇手還沒找到呢,你不能走。”徐煥冷著臉,死揪著年青男子不放。

“哎!這可不能怪我!你那個……那倆外甥女,直著頭往人堆里沖,還有,你外甥女那臉,是那小子,哪,就是那個胖墩,是他打的,就這樣,反手一巴掌,這胖墩手勁可不小……好好好,也算是我的不是,至少沒想周全,兄臺原諒則個。”

年青男子倒是爽氣,長揖到底,鄭重道歉。

“徐爺徐爺,這位是……”吳推官總算能插進話了,一句話沒說完,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陸儀在前,郭勝在后,急沖了進來。

年青男子一眼看到陸儀,一把甩開徐煥,轉身就要跑,徐煥被他帶的猛的往前趔趄了好幾步,在摔倒之前,被陸儀縱身躍起,一把提住。

“你什么時候到的京城?到京城來干什么?”陸儀提住徐煥,順手扔給郭勝,一個箭步,一把揪住年青男子后面的衣領,拎著他轉了個方向,面對自己。

“是懷慈兄啊,好久不見,看你氣色挺好。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走走,咱們回去,回家再好好說話。”年青男子被陸儀拎著,回過身,一臉干笑。

“一點小事,勞動吳推官了。”郭勝放好徐煥,一把拉過吳推官,順手往他手里塞了張銀票子,“大熱的天,給兄弟們買幾碗冰水喝,這事兒,就是個誤會,帶回去請我們老太太處置最好。給吳推官和諸位兄弟添麻煩了。”

吳推官也不客氣,接了銀票子,長長舒了口氣,“郭爺客氣了,只要沒事,在下就念阿彌陀佛了。府衙這頭郭爺放心,不會有人嚼舌頭根子,這里,郭爺也放心,在下這就去好好交待交待。”

郭勝連聲謝了,轉身要送吳推官出去,吳推官哪敢讓他送,拱著手連稱不敢,推著郭勝一步不讓他送,出來帶著人回去府衙了。

姜尚武看到陸儀和郭勝進來,再看到年青男子和陸儀明顯十分熟捻,下意識的靠近姐姐,緊緊拉著姐姐的衣袖,警惕的怒目著周圍所有人。

姜尚文垂著頭,眼淚一滴一滴往下掉。

嚴夫人站在諸人最前,神情嚴厲的看著年青男子,和揪著年青男子的陸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還請陸將軍給我們解釋一二!”

“驚擾夫人和諸位……”陸儀話說到一半,一眼瞥見李夏半邊已經腫漲起來的臉,愕然的后面的話都忘了,一個轉身,劈手就去揪年青男子,年青男子叫的極快,“不是我!是那小子,是他打的,我怎么可能打女人?我從來不打女人,又是那么小的小姑娘!”

陸儀松開年青男子,目光掃向姜尚武,姜尚武迎著他的目光,機靈靈打了個寒噤,緊緊揪著姜尚文的衣袖,緊緊抿著嘴,努力挺起胸膛,腿卻抖起來。

姜尚文恍過神,伸手把姜尚武推到身后,迎著陸儀陰寒的目光,雙手緊緊攥著拳頭,怒目陸儀。

“她不是有意的。”徐煥往前一步,擋在陸儀和姜尚文中間。

“這是陸將軍夫人的小叔,行十七。”郭勝一步上前,將徐煥擠的一個趔趄,退到了一邊,再順手拉過阮十七,“十七爺,再怎么著,這事也是由你而起,我們九娘子這臉,就算不是你打的,你也脫不開干系。”

嚴夫人聽說是阮氏的小叔,呆了片刻,一時哭笑不得,這叫什么事兒?那這兩位呢?總不能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吧!

霍老太太站在嚴夫人側后,瞄著郭勝,又看看徐煥,再看向不停長揖的阮十七和一臉愧疚的陸儀,似有似無的冷哼了一聲。

徐太太蹲在李夏面前,想摸李夏的臉又不敢,看著李夏一點點腫起來,越腫越高的臉,心疼的眼淚不停的掉,“阿夏這是要破相了……”

“是他打的九妹妹!阿娘,殺人償命,不能放過他!”李文楠怒目姜尚武,恨不能沖上去把他打成一只爛豬頭。

“這位姑娘,在下要是沒記錯,在南水門里,好象見過你們姐弟吧?”郭勝繃著臉,沖姜尚文拱了拱手,“那一次,多謝令姐弟出手相助。這一回,在下請姑娘給個說法,是我們永寧伯府,還是徐家,或是徐舅爺那匹馬,惹著姑娘了?讓姑娘氣成這樣,鬧成這樣?”

“是……那匹馬!”姜尚文一只手背在背后,緊緊攥著姜尚武的手,“是我莽撞了,以為那匹馬是我家前兒被偷走的馬,和我家的馬一模一樣,那是弟弟最喜歡的馬,我以為是偷馬賊,是我莽撞了。”

說到最后,姜尚文聲音里透著哽咽。

“姑娘,你看看我們九娘子這臉。”郭勝臉色更冷了,“這可不是一句莽撞,陪個禮就能過去的。還有十七爺,得有個說法。”

阮十七連聲唉唉唉,抬手按在臉上,陸儀伸手按在他肩上,按的阮十七支撐不住,腿一彎,半跪到了地上,“唉你……是我的不是,我先給九娘子陪個不是,別的,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

姜尚文咬著嘴唇,一眼不看垂頭站在旁邊的徐煥,只盯著郭勝,“你說……你先說,我弟弟不是故意的,我們……”

那一句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姜尚文怎么也不敢說出口,他們都認識,說不定都是一家子,她和弟弟可是孤單單兩個人。

郭勝先看向嚴夫人,又看向李夏,再看向霍老太太,霍老太太看著渾身警惕的姜尚文和姜尚武,暗暗嘆了口氣,“南水門的事,我聽我這個小孫子說過,姑娘是明州來的?”

姜尚文不看霍老太太,擰著頭嗯了一聲。

“我也是明州人,姑娘是太莽撞了些,這小哥兒也是,就是打架,也得看著打,你看看我們九姐兒這臉,被你打成什么樣兒了?再怎么著,也得讓我們九姐兒出口氣,讓九姐兒說吧,你看呢?”

霍老太太看向嚴夫人,見嚴夫人點了頭,示意李夏和李文楠,“九姐兒,還有七姐兒,你們說說,這口氣怎么出。”

嚴夫人有幾分心不在焉,不時瞄著一直垂著頭,幾乎一直處于恍惚離魂狀態的徐煥,和渾身上下都是委屈的姜尚文,剛才老太太說,這姑娘是明州來的……

這事兒后頭,可得有不少事兒。

“打……”李文楠指著姜尚武,剛說出一個字,就被李夏一把拉過,兩個人湊在一起,嘀嘀咕咕了一陣子,李文楠眉開眼笑,指著姜尚武道:“你不長眼亂打,你看看我妹妹這臉,這是要破相的!”

姜尚武眼睛瞪的溜圓,破相了……

“不能便宜了你,我和妹妹商量好了,兩條,隨你選,一是罰你給我們家……算了,我們家的馬太多了,你洗不過來,就……五哥騎馬最多,還有四哥,還有六哥,算了就五哥吧,還有郭先生的馬,罰你給我五哥,還有郭先生,洗三個月馬!”

“什么!”姜尚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一巴掌,就得洗三個月馬?

“一天要洗兩遍!還有……”李文楠豎著兩根指頭。

“這個不行,你說第二條!”姜尚武打斷了李文楠的話,他可不干洗馬這活。

“第二條么,打斷你那只胳膊,要把骨頭打碎,讓你這輩子都不能再欺負人。你挑吧。”李文楠胳膊抱在胸前,抬著下巴,挑釁的斜著姜尚武。

“那他呢?”姜尚文一把按住就要跳起來的姜尚武,指著阮十七。

“第一,是你先無理取鬧的,他是打抱不平,錯在思慮不周欠妥當,第二,我九妹妹這臉,是你弟弟打的,不是他打的,你和你弟弟七成錯,他最多三成,第三,他是替我們打報不平,就是有幾分不妥當,我們也不該多計較。”

李文楠迎著姜尚文的質問,豎著指頭一二三說的清楚明白。

阮十七一臉贊賞,連拍了幾下巴掌,“說得好……”

“你閉嘴。”阮十七話沒說完,就被陸儀一個掌刀,砍在兩只手上,砍的阮十七身子往前晃了好幾晃,甩著兩只手,疼的齜牙咧嘴。

嚴夫人看著李文楠,連眨了好幾下眼,臉上的高興得意,根本掩不住了,她家楠姐兒這話說的多清楚多明白多在理!

姜尚文下意識的瞟向霍老太太。

“七姐兒這話在理,這都是看在你和你弟弟,一個是姑娘家,一個還沒長大,要是剛才直接送官,平白無故找事打人,照律法……”霍老太太看向郭勝,郭勝忙欠身答道:“照律法,最少也要枷號示眾半個月,九娘子傷成這樣,判個流徙也不算重。”

“姑娘自己掂量吧。”霍老太太陰沉著臉,看起來相當惱怒。

“姐,我……”姜尚武脖子一梗,他寧可站在衙門口戴枷示眾,就是流徙,他也不怕!

“去給他們洗三個月馬。”姜尚文打斷姜尚武的話,姜尚武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姐,你……”

“去洗馬。我們答應了,是現在就跟你們走,還是挑個日子。”姜尚文看向李文楠。

李文楠呃了一聲,忙看向嚴夫人。

嚴夫人神情很是和緩,“明天吧,我們五哥兒辰初出門,你卯正前到,哥兒出門前,馬是一定要洗刷干凈,打理的整齊光鮮才行,晚上哥兒回來的時辰不定,這你不用管,你只管申末過來。”

嚴夫人極不客氣的直接安排了。

姜尚文用力攥著姜尚武的手,嗯了一聲,“明天一早,我準時送弟弟過去,別過。”說完,拉著姜尚武,從徐煥和郭勝,以及陸儀和阮十七之間,目不斜視徑直走了。

“阿夏沒事吧,我已經讓人去請太醫了,老太太,夫人,太太,都是十七叔的錯,讓阿夏傷成這樣,儀愧疚難當。”陸儀一連幾個長揖到底。

阮十七看著李夏,和叉腰怒目他的李文楠,想說一句這兩個丫頭是找著挨打,卻無論如何沒敢說出來,他敢說出來,懷慈指定揍的他比那個小丫頭慘多了。

“這位十七爺,我聽阮夫人說過幾回。”嚴夫人忙還了半禮,“還真是……陸將軍客氣了,也怪這倆妮子,跟十七爺一樣,都是淘氣得很。

阿夏傷得不輕,我們這就別過,這店里,就煩勞郭先生料理安排,看看傷著人沒有,還有毀壞的東西,都照價賠償,再多留些銀子,給他們買些壓驚湯藥。”

嚴夫人一邊和陸儀告辭,一邊和郭勝客氣托付,一眼都不看阮十七。

郭勝忙欠身答應了。

婆子已經不知道從哪里找了頂厚帷帽過來,給李夏戴上,眾人一起出來,上車回去。

霍老太太在徐宅二門里下了車,看著垂頭喪氣的徐煥,沉著臉問道:“姜家姐弟怎么知道今天相親的事?你讓人告訴她的?”

“不是。”徐煥趕緊解釋,“我怎么能跟她說這個,我是……要好好相親的,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我……”

霍老太太輕輕松了口氣,看煥哥兒這樣子,他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姜家姐弟的事,郭先生知道嗎?”霍老太太接著問道。

徐煥僵了片刻,垂下了頭,霍老太太看著徐煥,半晌才嘆了口氣,“那今天相親的事兒呢?”

“他不知道,昨天想跟他說的,等到半夜也沒等到他,不過……”后面的話,徐煥沒說下去,他今天相親這事,在永寧伯府稍稍一打聽,甚至不用打聽,就能知道了,哪還用得著他再告訴郭勝。

“晚上你去問問郭先生,姜家姐弟,他這是什么意思,要怎么樣。還有,知道她們到京城那天,我就打發人捎信過去了,讓人來把她們帶回明州,以后不會再讓她們進京城了,她們不能呆在京城,這話,也說給郭先生聽。”

霍老太太低聲交待,徐煥低頭答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