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二二章 訴個苦
更新時間:2018-05-09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二二章訴個苦

正文第三百二二章訴個苦

嚴夫人和徐太太帶著李夏、李文楠回到永寧伯府,陸儀差人請來的太醫,已經在二門里等著了,李文松陪著進去。

太醫仔細看了李夏腫起的半邊臉,又診了脈,不停的安慰眼淚掉個不停的徐太太,“太太放心,一點兒皮外傷,破不了相,一兩天就好了,明天一早就能消腫,太太盡管放心。”

太醫診好出來,留了幾小瓶藥,外帶幾大盒太醫院出品,專供宮里的養顏膏,連張壓驚的方子也沒開,就告辭走了。

嚴夫人見太醫走了,一張臉頓時拉了下來,“楠姐兒呢?把她叫過來,還有你,到門口跪著去。”

“阿夏傷成這樣……”徐太太嚇了一跳,李冬急忙去拉徐太太,示意她別說話。

“她這傷頂在臉上呢,不耽誤罰跪,跪到門口去,不許拿墊子,今天不跪滿一個時辰,誰都不許起來!”嚴夫人聲色俱厲。

李冬拉著徐太太往后退了一步,低低道:“阿娘,阿夏的傷沒事,是該罰跪,越來越淘了,您別說話。”

徐太太點著頭,可還是心疼不已,看著頂著半張腫臉的李夏,和李文楠你擠我我挨你,垂著頭出了屋,跪到了廊下。

嚴夫人送走太醫,剛坐下來,一盅茶沒喝完,婆子稟報:阮夫人陪著阮家十七爺,上門陪禮來了。

嚴夫人急忙讓人請了徐太太,又叫了老四李文松和老二李文櫟,一起迎出去。

阮夫人一臉愧疚,看到嚴夫人和徐太太,就深曲膝到底,嚴夫人急忙緊跑幾步,扶起阮夫人,“當不得,不是十七爺的錯,是那兩個小的,夫人也知道,淘的不得了,什么熱鬧都敢湊,這會兒正罰跪呢。”

阮十七站在阮夫人后面五六步,沖著嚴夫人和徐太太,連連長揖,聽到嚴夫人說正罰李夏和李文楠跪著,眉毛挑起,這一揖一直往下,比前面幾揖深了許多,嗯,那倆丫頭雖然不象話,這李家大人,還算明理。

李文松和李文櫟急急忙忙趕出來,和阮十七見了禮,客氣無比的讓著阮十七往前廳說話,嚴夫人和徐太太,則和阮夫人說笑著,讓著她往后堂去。

剛剛落了座,婆子一路碎步急急進來,瞄了眼阮夫人,陪笑稟報:“夫人,剛剛有幾個婆子,說是姜家的,奉了她家姑娘的吩咐,送禮陪罪。扔了這句話,留下東西就走了。”

“拿進來吧。”嚴夫人吩咐了句,一臉苦笑的看著阮夫人道:“你看看,這會兒,一個兩個,都懂事知禮了。”

阮夫人也失笑,忙又抿回,欠身再次陪禮,“將軍說阿夏傷的重,他當時一眼看到,心疼的恨不能把十七叔狠打一頓,將軍說,晚點兒,他再上門給太太和夫人陪禮。”

“阿夏的傷就是看著嚇人,將軍已經請了曹太醫過來診治過了,夫人也知道,曹太醫治外傷是國手,都打了保票了,說沒事,一天兩天就能好了,一絲傷疤也不會留,你跟將軍說,可千萬別放心上。

要說起來,阿夏挨這一巴掌也好,看她以后還敢不敢什么熱鬧都湊,楠姐兒也該挨上幾巴掌,今天竟然便宜她了,蔓青呢,去傳句話,讓楠姐兒多跪兩刻鐘。”

嚴夫人連說帶笑。

阮夫人跟著笑起來,看著徐太太笑道:“冬姐兒和阿夏,真是象名字一樣,一個冬一個夏,冬姐兒乖巧懂事讓人簡直不知道怎么疼,阿夏活潑潑也讓人疼的不知道怎么疼。”

“夫人過獎了,一個兩個,都是不省心的。”徐太太并不是很擅長這樣的應酬往來。

“冬姐兒得多疼,阿夏得多管教。”嚴夫人接話道。

“將軍常和我說起阿夏小時候,將軍一直夸她懂事呢,還說……”阮夫人臉上微紅,含糊了后面那句要是能生個象阿夏那樣的女兒就好了。

“你十七叔這是突然到京城來的?”嚴夫人轉了話題。

“我還沒來得及問他,不過不用問,肯定是又闖了禍,出來避災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跑到京城來了,他一向是跑到福建明州避災的,那里有阮家的鋪子宅子,又熱鬧繁華。”

阮夫人說著,愁容就浮上來了,不到萬不得已,十七叔不會到京城來,他說過,京城這種地方,最不自在,磕頭碰腦全是惹不起的,突然來了,肯定沒有好事兒。

嚴夫人還要到周家陪禮,阮夫人也一肚皮煩惱,徐太太擔心著李夏,說了一會兒話,阮夫人就起身告辭了。

嚴夫人送走阮夫人,一邊吩咐老劉媽親自去庫房挑幾樣禮物,命了備了車,想了想,讓人叫了李文松和李文櫟進來,“那個阮十七,怎么樣?”

“溫文知禮,學問極好,是個難得的謙謙君子。”李文櫟極口稱贊。

嚴夫人看向李文松,李文松欠身道:“挺聰明的人,二哥說什么,他立刻就能接上,順著二哥的話說話,一直翹著二郎腿,大約沒怎么把咱們家太放心上。”

嚴夫人嗯了一聲,斜著李文櫟,“這待人接物上頭,你得跟四哥兒學學。唉,算了算了,這也不是學能學得會的,你安心讀你的書吧,我也不敢多求,你能考出個秋闈……你回去念書吧。”

剛說了兩句,就勾起來了嚴夫人一肚皮的煩惱,多說無益,多煩也無益,嚴夫人揮著手,打發了李文櫟和李文松,換了衣服出來,往周家陪禮去了。

李夏和李文楠乖乖跪滿了一個時辰,才扶著小丫頭,坐到矮凳上,揉了好一會兒,才能站起來。

當著板著臉瞪著她倆的老劉媽的面,兩個人一句話不敢多說,乖巧的不能再乖巧了,揉好了腿,各自回去,沐浴洗漱了,小丫頭們將太醫留的膏藥在李夏臉上涂了厚厚一層,又在她膝蓋上也涂了一厚層。

這一下午,打了一架,跪了一個時辰,涂上藥膏,李夏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外面天都黑了。

李夏躺在床上,將下午的事細細過了一遍,正要叫人去看看五哥回來了沒有,端硯氣息急促的進來,伸頭看到李夏醒了,頓時眉開眼笑,“姑娘醒了,正好。姑娘,剛剛,富貴讓人把我叫出去,說先生說是陸將軍的話,說陸將軍不知道姑娘傷的怎么樣了,很是擔心,問姑娘能不能到咱們園子后角門,他在那里等姑娘,就看一眼姑娘傷的重不重。”

李夏雙手撐著坐起來,這不是陸儀要看她傷的重不重,這是王爺吧。“叫人進來侍候,多拿幾件衣服我看看,把鏡子拿來。”

端硯忙揚聲吩咐下去,拿了鏡子過來,“姑娘的臉好多了,這藥膏先洗了吧,回來再涂上,正好該換藥了,姑娘梳洗得一會兒,我先到后角門說一聲?”

“嗯,把藥洗掉吧,不用去說。”李夏看了幾眼,將鏡子遞給端硯,往凈房進去。

李夏洗干凈臉上的藥膏,再仔細看臉,紅腫已經下去不少,手指頭印倒是更清楚了。

梳好了頭,李夏挑了柳綠素綢裙子,一件竹青上衣換上,帶著端硯,出了明萃院,往園子后角門溜過去。

聽到腳步聲,承影將門從外面推開,讓出李夏和端硯,關上門,抖開件小廝常穿的防風披風,示意端硯給李夏披上,低低吩咐端硯,“你在這兒等著。”

端硯見李夏沖她點了頭,往后退到承影示意的陰影里,看著李夏跟著承影,往巷子口那輛大車過去。

李夏爬上車,秦王急忙放下手里的文書,一只手拿起面前的小燭臺,湊過去看李夏的臉。

李夏將受傷的半邊臉伸過去給他看。

秦王仔仔細細看了好一會兒,才舒了口氣,“曹太醫說沒事,我怕他大夫當久了,見慣了重傷重病,不當回事,看起來真沒事。”

“剛到家的時候,腫的有這么高。”李夏在臉上比劃著,訴著苦,“大伯娘和阿娘可比你大氣多了,曹太醫說了沒事,大伯娘就罰我和七姐姐跪到門口了,連藥都不許上,說是先跪一個時辰再說。”

秦王失笑,“是該罰,你也太莽撞了,上回往上沖,是因為你阿爹被人打,你昏了頭了,這回是為什么?湊上去看熱鬧?”

“不是,是聽到姜家那位姐姐的聲音了。”李夏挪了挪,將腿伸直,兩只手揉著膝蓋,“大伯娘和阿娘不許用墊子,這一個時辰,是跪在青磚地上的,我覺得我這兩條腿要落下毛病了。”

“是該……你大伯娘這是氣極了,墊子總得有一個,雖說是夏天,地上也涼得很,一會兒讓阿鳳找幾瓶治老寒腿的藥,你涂幾天,防患于未然。下次別這樣了,阿鳳說你被人打了,我也嚇著了。”

秦王看著李夏揉著兩個膝蓋的手,轉身看了一圈,拿了只墊子給她,“墊在腿窩下面,看看是不是能舒服些。”

李夏接過墊上,舒服的嘆了口氣,“舒服多了。我是聽到了姜家姐姐的聲音,上回在南水門,先生說,多虧了姜家姐姐擋在阿爹前面,把打阿爹的人都打走了,要不然,阿爹還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樣兒,說不定要打出事兒來。那天往衙門的路上,姜家姐姐就走了,一直沒能好好謝謝人家。

這回雖然是她找事,可她又不知道舅舅跟我們家是一家,也不知道她家是不是真的丟了馬。

阮姐姐家那個十七叔那樣說話,我怕他真把姜家姐姐打了,他后來還真是打了,大伯娘和阿娘都不認識姜家姐姐,唉,總之,我是想出去讓他們別打,也是急的昏頭了。”

李夏的話東一句西一句,不過秦王聽的十分明白,又是氣又是笑又是無奈,“你舅舅不是也在?我看你就是湊熱鬧,你看看你這臉……”秦王看一眼李夏紅腫的半邊臉,心疼的就抽一下,這得多疼!

“挺疼的,還有兩條腿,唉。”李夏唉聲嘆氣,“我覺得罰少了,才三個月,應該讓那個胖墩給五哥洗上至少半年的馬。”

“那就讓他洗半年,這容易。”秦王立刻接話,“聽說家里有銀子,兩房只有這一個獨子,嬌慣的太過了,正好,剎一剎他的性子,于他只有好處。”

“你是專程來看我的?”李夏隨口嗯了一聲,話題跳躍。

“剛從宮里出來,臨時有事,剛議好出來。阿鳳下午打發人過去看了兩趟,說你睡著了。阮謹俞也是個混帳性子,我讓他到侍衛處去洗半個月馬桶。”秦王的話又說了回去。

李夏笑起來,笑到一半,又吸著氣忍回去。

“疼得很?”秦王上身前傾,眉頭擰了起來。

“還好吧,有一點兒疼,不笑就不疼。”李夏抬手想捂臉,手舉到一半,卻被秦王伸手擋住,“別摸,千萬別碰,越碰越腫,你看你這臉……”

“疼!五哥心軟,你讓陸將軍看著那個死胖墩,不能便宜了他,雖然他和他姐姐救過我阿爹,可是,我這臉……疼。”李夏疼的吸著氣。

“好,你放心,下次可千萬別往前沖著看熱鬧了,我明天……”秦王躊躇了下,他過來不便。

“太醫說,兩天就能好,這會兒就比剛挨打的時候好不少了,等明天后天好了,我過去看你,阮謹俞都是什么時候洗馬桶?”李夏接話道。

秦王失笑出聲,“你都這樣了,還掂記著看熱鬧?侍衛處住著一兩百的侍衛,他天不亮倒了馬桶,阿鳳說,上百個馬桶,至少要洗到午后,你明天再歇一天,后天吧,后天上午,我讓阿鳳去看一趟,要是馬桶洗的不干凈,讓他重新洗,洗到你看好熱鬧。”

李夏抿嘴忍著笑,連連點頭,“那就后天,你趕緊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得趕緊厚厚涂一層藥,越來越疼了。”

秦王應了,欠身掀起簾子,可喜急忙從外面接過簾子,高高掀起,李夏跳下車,接過披風披上,承影跟著,往巷子里回去。

可喜瞄著一直看著李夏背影的秦王,沒敢放下簾子。

秦王看到看不到了,才示意可喜,“回去吧。”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