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九二章 看銀子辦事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九二章看銀子辦事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李文嵐在府里養傷出不了門,古六跟著眾士子高興了半天,豪氣的拿了銀子,請大家痛快樂一場,出了太學走沒幾步,小廝就急急忙忙奔過來,府里有急事,讓他趕緊回去,古六只好別了眾人,放了句用了多少銀子都算他的,趕緊跟小廝走了。

這幾天各個衙門都忙,蘇燁自然沒空出來。

不過古六蘇燁他們在不在,并不影響這一群士子高漲的興致,他們剛剛做成了一件大事,用他們書生之力,為帝國除去了一條巨大蛀蟲。

在滿街的瘡痍和忙碌中,喧囂驕傲的士子隊伍,分外令人矚目,士子們在各式各樣的目光中,高聲談論著他們的發現,他們的折子,他們的彈劾……

水還沒有完全退下,龍津橋兩頭還堵著木欄,汴河兩岸還暫時隔斷,士子們沿著朱雀門街,直奔遇仙樓,那是南城最大最好,也是這會兒唯一一處能容納他們這么多人的酒樓。

在遇仙樓門口,雀躍的士子們被一群迎門小廝攔下了,“幾位爺,眾位爺,實在對不住,小號今天不待外客。”

“昨天不是打人發和你們掌柜說過了?今天我們要外下你們會仙樓會文,這會兒不待外客是什么意思?”走在最前一個士子立刻沉下了臉。昨天他們打發人過來訂好了的,會仙樓這是不想做生意了?

“諸位大爺,諸位舉人老爺!”掌柜提著長衫前襟,從里面一溜煙跑出來,沖堵在門口的眾士子團團長揖,“實在對不住,昨兒個是有人過來說過一句,今天要用一用咱們這會仙樓,可也就是說了一聲,也沒放訂銀,諸位老爺都是讀過書的明理人,因為沒放訂銀,小號也不知道諸位老爺來不來,后來又有人拿了現銀,不是訂銀,一口氣把所有銀子都放下了,小號不敢不接,諸位老爺,諸位大爺……”

掌柜口舌極其利落,態度恭敬話說的無可挑剔。

一群士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昨天打發人來訂樓的,是古家六少爺……

“你這是看到銀子花了眼了吧?昨兒個是古家六少爺打發人過來傳的話,你們這會仙樓跟古家這樣的人家,還一定得要了訂銀才算數的?”幾個在京城住了好些年,從士子住成了幫閑,極其明白京城世情的士子,不客氣的接話問道。

“這位爺,您這說的……昨天那小廝,可沒說是古家要用,只是說有幾位爺要會文,哪幾位,也沒留名姓,諸位爺都是飽讀詩書,明理之人,象小號這樣,開門做生意,不看銀子,您說,還能看什么?您說是不是?開門做生意,總沒有往外推銀子的理兒,那也不吉利不是。”

會仙樓掌柜早就掃過一遍這一群人了,沒有有份量的人,他這心里篤定,只是態度恭敬,話卻半分不客氣。

“諸位諸位,請讓一讓,略讓一讓。”散在四周的迎門小廝眼睛最尖利,眼看幾輛奢華堆砌,亮麗到刺眼的車子過來,急忙從眾士子中間,一邊穿過,一邊從眾士子中間,分出一條寬寬的通路來。

櫻草披著件杏黃底金線滿繡薄斗蓬,滿頭珠翠,扶著個婆子的手,從車上款款下來,迎著眾士子的目光,微抬著下巴,帶著明晃晃有挑釁,一個個瞪回去,理了理裙子,再拉了拉斗蓬,看著后面幾輛車上的小姐們都下來了,從眾迎門小廝中間,在眾士子的怒目中,昂然穿過,進了會仙樓。

“你把我們訂下的地方,讓給了這群下賤如泥的賤人?”離掌柜最近的一個士子,一把揪住掌柜的衣襟,怒目呵斥。

“人家掌柜開門做生意,認的是銀子,沒銀子硬充大爺的,才真叫下賤呢。”櫻草猛回頭,尖刻的譏諷了句,沖著揪著掌柜的士子,猛啐了一口,“窮酸丁!”

“爺見諒,小號開門做生意,實在不容易,爺都是讀過書的明理人,沒銀子,小號里這百十號人,連個家里,全得喝西北風去了,還請爺們見諒。”

掌柜一邊陪笑解釋,一邊從士子手里掙出來,理了理衣服,沖著眾人長揖道:“實在是不得已,小號里百十號人,幾百張嘴等著吃飯。諸位爺,旁邊清風樓說是已經收拾出來了,諸位爺也知道,好幾樣菜,小號可比不了清風樓,清風樓那個后湖……這會兒只怕還沒清出來,小的讓人帶諸位爺到清風樓會文,諸位爺看怎么樣?小號愿拿十兩銀子,給諸位添筆墨……”

周圍已經有三三兩兩的閑人圍觀上來,眾士子進退維谷,憤然和尷尬,說不上來哪一樣更多。

“去清風樓吧。”有人低低建議。不然不能怎么辦呢,總不能硬沖進去,和一群女伎爭起來,豈不是斯文掃地?

“這不是去不去清風樓的事,這是……”旁邊的人滿腔憤懣,這是體面和體統的事。

“諸位諸位!”兩三個士子打扮的年青人從太學方向,沖著眾人沖上來,“可算找到你們了,不得了,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眾士子急忙圍上去,這會兒出了大事,真是出的太是時候了。

“東水門里,這水不是小了么,先頭東水門里沉了四條船,這事諸位知道不?”來報信的幾個士子跑的滿頭的汗,看起來興奮無比。

眾人中有幾個點頭的,不過多數人都是一臉茫然。

“這水一退,船就出來了,也不能說船出來了,原本外頭也露著,就是船板出來了,衙門里讓人上船看看有人沒有,誰知道,那人到船上,竟然彎腰就撿起塊生銀餅子!”

被眾士子圍在中間的人說到生銀餅子,兩眼放光。

“聽說那四條是全家的船?”士子中有人失聲叫道。

“是全家的船,我聽蘇公子,還和六少爺說過,前天晚上,黃府尹過來看咱們時,也說過一回,全家有四條船在東水門里擱淺了。”立刻就有人確定并給出證據。

“怪不擱淺!原來這船上裝的全是銀餅子!四船!”有人失聲驚叫。

“咱們去瞧瞧!剛才那個櫻草,靠上的,就是全家門下一個管事!銀子都讓他們貪走了,咱們去瞧瞧!”

有人振膊高呼。一眾正憤懣滿腔的士子,呼啦啦直奔東水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