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九三章 掀起蓋子來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九三章掀起蓋子來

第三百九三章掀起蓋子來

剛受了櫻草和唯利是圖的會仙樓掌柜一頓羞辱的士子,親眼目睹了從船上一塊一塊摸出的,簡直象鐵塊一樣的銀餅子,以及急促奔來,驅散眾人,甚至連府衙的人都遠遠趕走,將船圍起來的全家下人,一場勝利之后的喜悅,全數被憤慨取代。

憤慨的士子們倒是極有章法,再次遞折子,只說開酒節上那位囂張粗鄙的引客櫻草,要求徹查拿銀子不當銀子的皇莊三等管事趙貴榮。

當天的小報上,幾篇淺顯明白的文章,歷數了從趙貴榮他祖父起的家史,一直趙貴榮二三十歲,整個趙家,沾親帶故,就是窮極兩個字,一個個關于趙家如何窮困的小故事,生動真實,以及,他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發跡的,如今是如何的比皇家還要奢侈。

再一篇,是一條條列舉趙貴榮的寶貝兒子在櫻草身上花了多少銀子,開酒節那一天,買花買人氣用了多少,櫻草的穿戴值多少,最后輕輕一筆,象櫻草這樣的,趙貴榮那個寶貝兒子趙永富,捧了不下十個了。

全德清和全德明對著那幾張小報,面如死灰,這和先前他們以為是常家用小報放出來的謠言,手段文筆,如出一轍,不是常家,而是,他們和常家,都被人算計了。

是誰?太子?蘇家?還是秦王府?或者是別的什么人?

全德清和全德明四目相對,全無方向,他們沒得罪過什么人,可他們得罪過的人,又太多了。

“會不會是……皇上?”全德清聲音干澀。

“阿爹說過,皇上不擅謀略。”全德明尾音中拽出幾絲顫抖,“大哥,別想這個了,得拿個主意,趙貴榮只怕保不住了,你看,是不是……”全德明做了手勢。

全德清沉默良久,緩緩搖了搖頭,“你仔細想想,這件事,環環相扣,只怕趙家,也暗中張了網了,趙貴榮心思靈動……”

全德清的話停住,眼睛一點點瞇起,“這人,只怕不知道這所謂的貪腐后面,都是什么東西,什么事兒!讓人去一趟趙家,不會藏藏掖掖,正大光明的去,跟趙貴榮說,真要審到他,問什么說什么,我倒要看看……”

全德明跟著瞇起眼,點著頭,“我也是這個意思,要怕,也不是咱們怕!”

士子們這份折子,是從宣德門直遞進去的。

皇上對著這份寫的極其出色的折子,面色陰沉,

“樹大有枯枝。”見皇上看過來,金相欠身勸道。

皇上陰沉著臉,嗯了一聲,看著唐尚書道:“著府尹黃清泉審理,你看著些兒。”

唐尚書忙起身應了,內侍將折子托給唐尚書,皇上接著道:“告訴黃清泉,給朕查清楚。真是喪心病狂。”

李夏聽郭勝說了京府衙門已經鎖拿了趙氏父子,封了趙家。先是驚訝的睜大眼睛,隨即笑出了聲。

他從來沒讓她有過希望,也從來沒讓她失望過。

“這個蓋子既然掀開了,就不能再讓他蓋上。”李夏心情愉快極了。

郭勝遲疑道:“姑娘說的這個蓋子,是皇莊貪腐?”

皇莊貪腐可不能算大事,姑娘從開始吩咐這件事,就少有的謹慎小心,這會兒又這么高興,肯定不是皇莊貪腐這么簡單。

“你還沒想到?你不是游歷過很多地方,又是做師爺的,這事,是沒想到,還是不知道?”李夏看著郭勝,微微蹙眉。

郭勝頓時身子一矮,“在下……愚鈍。”

“是挺愚鈍的。”李夏嘆了口氣,當年太后跟她說這件事時,她聽到全具有,以及后來的全德清每年送進宮里的銀子數目,就覺出不對了,不過,等她查到原因,已經是很久之后了,那時候風雨飄搖,她只能學著某位前輩,在大殿前,一把火燒了所有卷宗,對一切既往不究,只不許再有以后,可因此遺留下來的那無數錯綜復雜的舊錯舊案,而引申引發出來的困境,讓她無數次狂罵先皇,和先皇的先皇。

“羅仲生任上,有大小弓的事兒嗎?”李夏心情相當不錯,愚鈍就愚鈍吧。

“羅尚書做官志不在財,他家里富裕,沒有這樣的事。”郭勝欠身答道,和大小弓的事有關,他想到了,卻又覺得和眼下的案子,連不上去。

“大小弓這樣的惡行,在前朝仁宗時,就已經嚴厲禁絕,這樁……”李夏頓了頓,這是亂政惡行,只這一條,她就把這位先皇,鄙夷到不能再鄙夷,從前年年祭祀,到這位皇帝時,她都會悄悄的啐上一口。

“就是從阮十七要給個公道的那十九人案時,舊灰復燃,到現在,大約已經成了帝國南北的大禍患了。”

郭勝看著李夏,眼睛一點點睜大,他有點兒明白了。

李夏斜著瞪大眼睛,用力眨幾下,努力想平復回去的郭勝,笑起來,“那樁案子之后,大小弓的事,朝廷上,幾乎人人反對,先皇就沒再強行推下去,不過,這份旨意,卻留在了那里,一直,懸在那里。”

李夏眉頭微蹙,關于這個,她一直想不明白,明顯已經不能執行,名存實廢的旨意政令,為什么一直懸在那里,一懸就是十幾二十年,直到死了,還懸著,先皇是很不怎么樣,不過,這樣的事卻極少,或者說,這是唯一的一件。

“直到皇上登基的時候,內庫空虛,先是皇莊改小弓重新丈量,重新計算田租,再后來,”李夏輕輕笑著,“江皇后主持后宮,日常不提,在操辦宮宴慶典上,極得皇上贊賞,江皇后和江延世操辦慶典宴席的風格,你見識過,這些銀子,一多半都是要從內庫支出的,一開始,內庫無法支應,不過很快,內庫就能支應得出江皇后主持下的宮中用度了。”

郭勝這一下眼睛瞪大,根本收不回去了,他想到了,可是,這得有多蠢……

“就是你想的那樣,全具有是用先皇那份旨意,用大小弓,掙出了無數銀子,這事皇上知道,大約,皇上覺得,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既增加了帝國田畝賦稅,內庫又多了收益。

這件事,朝廷里,知道的人不會少,比如唐尚書,比如金相,不過,有先皇的旨意,有皇上的默許,有各自的打算,都心知肚明的看不見罷了。”

“田畝連年增加,都說是皇上仁德……”郭勝已經說不上來什么心情了。

“嗯,還有很多聰明人,買賣田產時,找到全具有。到十年前,黃河泛濫時,全具有這門生意,已經駕輕就熟。

那場泛濫,淹死了無數的人,新淤出來的良田,也有十數萬畝,加上死的人太多,那些人死絕了,或是拿不出地契的無主之地,就更多了,你聽說的有多少?”

李夏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聲音卻冷冷的透著濃重的寒意。

“說是三十多萬畝。”郭勝喉嚨都緊了。

“都是全具有經手丈量的,肯定不止三十萬畝,可到底有多少,只怕已經查不清了,那一年,在那一帶置辦田莊土地的,個個都不干凈。”

郭勝呆呆的看著李夏,這會兒,他知道這個蓋子有多大了,郭勝心里突然生出股恐懼,姑娘揭起的這個蓋子,會牽出多少事,扯出多少人?只怕天下官員,十之四五,不,十之六七,都能扯進去,都不干凈……

“害怕了?”李夏微微側著頭,盈盈笑著,打量著郭勝。

“不……是有點兒,姑娘,這是跟天下……”郭勝話沒說完,看著李夏一臉輕松自在的笑,一股子豪氣猛沖上來,將那股子恐懼驅的干干凈凈,“和跟著姑娘比,從前那些在下以為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時候,都不過是些小孩子游戲,笑話兒罷了。”

“唉,你想的太多了,這樣的案子,最后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大小弓并行這樣的惡政,從皇上登基橫行至今,這件事,得有個了結,用大弓也好,用小弓也罷,標準只能有一個。皇上自己挖的屎坑,得讓他自己一點兒一點兒的,親手淘出來,親自清理掉。”

李夏嘴角挑起,又笑起來。

郭勝呃了一聲,姑娘這話,前一半跟后一半,怎么一個天一個地,前一半在悲天憫人的俯看,后一半,充滿了惡作劇得逞的惡趣味。

“黃清泉審不了這個案子,要是快的話,只怕今天就要一句案情重大往上報送了,你去找一趟金拙言,推薦個人給他,御史陳江。”李夏接著吩咐道。

“陳江?”郭勝努力想著這個名字,十分陌生,“金拙言能作得了這個主?”

“象你這樣活一輩子,只求一個活的精彩的人,不只你一個,陳江和你一樣,不過你是一心要經歷見識別人不能歷不能見的奇人異事,陳江酷愛查案子找真相。”

李夏想著陳江,眼睛微微瞇起,她極其討厭這個陳江,討厭到一看到陳字,就如披芒刺。

“你全無顧忌,陳江不如你,他極其在意身后名,是個想青史留名的,知道該怎么對付他了?”李夏看著郭勝。

郭勝急忙點頭,“在下懂了。姑娘,在下并不是全無顧忌,比如胡磐石。”

“胡磐石?”李夏嘿笑幾聲,“也不過就是胡磐石死了,你一定要報個仇而已,他不是你的顧忌。”

郭勝呆了呆,好象是這樣……嗯,姑娘圣明。(/book/136234.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