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九四章 善事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九四章善事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郭勝剛走沒多大會兒,金太后就命人召李夏進宮。

李夏忙換了衣服,富貴趕車,嚴夫人又挑了幾個老成沉穩的婆子長隨跟著,往宮里趕過去。

李夏進到萱寧宮時,姚賢妃已經到了,正坐在炕前的矮幾前,碾茶粉準備沏茶。

李夏給金太后見了禮,又沖姚賢妃曲了曲膝,姚賢妃忙放下手里的茶碾站起來,金太后沖擺手道:“她年紀小,這一禮半禮的,你也受得,不必太拘于小節。”

姚賢妃已還了禮,笑應了句,重又坐下,接著碾茶。

李夏心里微微一動,太后這話里可帶著教導的味兒。

“我叫你來……”金太后剛開了口,內侍的聲音從垂花門之外傳進來,江娘娘到了。

“你去迎一迎。”金太后示意李夏,李夏答應了,不緊不慢的出到殿門口,正好迎上從游廊轉上正殿門口的江皇后,江皇后身邊,蘇貴妃正從垂花門外進來。

李夏見了禮,側身垂手,讓進江皇后,并沒跟進去,站在殿門外,微笑看著腳步悠閑的蘇貴妃。

蘇貴妃轉了個彎,才仿佛剛發現李夏般,緊走幾步笑道:“不敢勞動姑娘。”

李夏帶著七分怯怯,笑著曲膝,并不答話,只欠身往里讓蘇貴妃。

殿內,金太后端坐中帶著幾分自在,看著蘇貴妃和李夏都落了座,沉著臉道:“我活了六十多年,宮里平地漫起一尺多深的水,這是頭一回,也算長見識了。”

“常家父子萬死不足以抵罪。”江皇后聲音狠厲。

“聽說從常世富接了都水監那年起,京城內外的河道,就一回也沒疏通修繕過,算起來也有三四十年了,撐了這么久,常家祖上這遺澤,正經不薄。”蘇貴妃帶著笑,語調感慨。

姚賢妃點了茶,一人遞了一杯。

“這些都是朝政。”金太后接過茶抿了幾口,“城里水深的地方,說是足有一人多深,倒了不少房屋,唉。”金太后嘆了口氣,“城外方圓十幾里,莊稼都泡了水,今年只怕是要顆粒無收了。議一議怎么幫一幫城里城外的窮苦可憐人吧。”

“這事兒得有個章程,免得宮里做什么,外頭全一窩風的跟著做什么,要么全搭粥棚,要么家家往外亂送銀子,好事辦成了壞事兒。”江皇后先接了話。

“就是這個意思。”金太后點頭贊成,“叫你們過來,就是商量商量,這事怎么安排才最好。你先說說吧。”金太后看向江皇后。

江皇后一聲輕笑,“這沒什么,不過指一個統總的人,但凡要做善事的人家,先到她那里報一聲大約有多少銀子,施銀施粥施藥,有個統總就是了。”

蘇貴妃抿著嘴笑著,“我也是這個意思。”

姚賢妃專心品著茶。李夏一臉鄭重的聽著眾人的話。

“嗯,這統總的人,我看就讓九娘子辛苦辛苦吧,咱們都在宮里,報備進出不便,要是有什么事,你隨時過來,問問我,問江娘娘也行。”金太后干脆之極的指了李夏做這統總之人,看著李夏,溫聲交待道。

江皇后臉上閃過絲意外,隨即失笑又忍住,抿了一口茶,笑道:“娘娘指派的極是,咱們在宮里,確實不便。不過,九娘子到底小了些,別說這樣繁瑣的大事,就是你們府里的家務,九娘子也才開始跟著習學吧?”

江皇后說著,看向金太后,“九娘子是個聰明的,歷練幾回也就歷練出來了,只是,這賑災的事,瑣碎繁雜,卻又件件關系重大,得找個人,在九娘子身邊拾遺補漏,協助一二,我看,就讓延世去吧,大前年雪災,京城內外救災濟民,就是他一手打理的,這幾年年年打理上元節一應瑣事,城里城外,他都熟悉得很。”

蘇貴妃嘴唇挨著杯沿,一臉的笑意抿也抿不住,目光斜斜的看向李夏。

姚賢妃抬頭看了眼江皇后,接著喝茶。

李夏神情淡定中透著怯意,金太后瞄著李夏的神情,嗯了一聲,“延世要能幫一把,這事就更妥當了,九姐兒,你看呢?”

“我在高郵的時候,跟著阿娘張羅過兩回施粥施藥這樣的事兒,象江娘娘說的那樣,大事是沒什么大事,就是繁瑣之極,每一件小事,都關系重大。這幾天,各個衙門都忙的連家都顧不上回,我阿爹,還有五哥,都兩天沒回家了,江公子領著差使,只怕空閑不多,能不能……”

李夏怯怯的目光從江皇后看到蘇貴妃,再看向姚賢妃,再看向金太后,“讓四爺和五爺也幫個忙?”

金太后嗯了一聲,臉上帶著不打算掩飾的笑意,“這話極是,正好,四哥兒和五哥兒都閑著,還有六哥兒,一起去,這是積福的事。”

江皇后有幾分意外的看著李夏,片刻,輕笑一聲,干脆之極的點頭道:“我也覺得合適極了,九娘子真是聰明,真是難得。”

蘇貴妃瞄瞄李夏,再看看江皇后,又看向姚賢妃,嘴角的笑意時隱時現。

“那就這么議定了,一會兒我打發人跟皇上說一聲,四哥兒和五哥兒,還有延世那邊,得皇上說句話。”金太后一語落定,江皇后先站起來,曲膝告退,蘇貴妃緊跟在江皇后身后,和來時一樣,一前一后告退走了。

姚賢妃也站起來,李夏正要一起告退,金太后看著她道:“你留一留,我有幾句話問你。”

看著姚賢妃出了殿門,金太后示意李夏坐到炕沿上,“怎么想起來讓四哥兒五哥兒幫這個忙?”

“這是替娘娘辦差使,算是家事,是四哥兒五哥兒該盡的孝道。”李夏斟酌著言詞。

“嗯,江后推江延世這件事,別往心里去。你記著,做皇家媳婦,頭一件事,就是要大度得體,不能下作。”金太后語調溫和。

李夏忙起身應了,心里浮出絲絲異樣感覺,從前,太后從來沒說過這樣的話,她一直教她,或者告訴她,那些沒有下限的人心之惡。

“回去吧,讓嚴氏給你搭把手,還有,打發人跟巖哥兒說一聲你這差使,讓他挑幾個人給你用。”

李夏忙答應了,垂手告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